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023贵人(书号:13650

023贵人

作者:阿彩
    </d></r></ble></d></r></ble>

    “没想到,我二赖,这辈还能娶个千金大小姐当老婆,看着水灵灵的样,在床上定不赖。”

    那个神情猥琐,举止下流的车夫,猴急地朝顾千城扑来,两个婆也奸笑道:“你小倒是撞了大运,回去可得好好谢谢夫人。”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拿镜照照自己什么德性,凭你也配?”即使被人推了一把,面对车夫下流的言词与举动,顾千城也没有惊慌,而是在对方靠近她的那一刻,猛得抬脚,一脚踹在二赖的命根处。

    “想要娶我顾千城,也要看我同不同意。”

    咚的一声,命要害!

    看似很长时间,可前后不到五秒,顾千城在踢出这一脚后,还来不及收回脚,人就摔了出去。

    好在顾千城早有准备,摔出去时特意控制了一下力道,让自己摔得更远,一来避免被马车压住,二来可以避开那下流的二赖,免得和他摔到一块,白忙一场。

    那二赖被顾千城踢命根,抱着裤裆大喊大叫,在马车倒下的那一刻,人也被压在马车下,根本顾不得顾千城。

    顾千城摔出十来米远,虽然在落地时,双手抱住了头,减缓了冲势,可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了伤。

    身上的擦伤倒不严重,最严重的是额头上的伤,顾千城伸手一摸,就感觉手心湿漉漉的,脑晕沉沉的,双眼有短时间的失明。

    怕是脑震荡了。

    顾千城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样,周围一切都变得很模糊,自己也好像躺在云端,飘忽不定,完全没有脚踏实地的真实感了。

    虽然身体不对劲,可顾千城的脑还算清醒,她明白自己的处境,只是使不上力罢了,灵魂好像与身体分离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即使很想爬起来,可身体却无法动弹。

    好半天后,顾千城才发现自己双手可以动,本能地取出手帕,按在脑门上止血。

    她知道自己的身边站了很多人,他们在说话,可具体说什么,她却听不到,她的耳边全是嗡嗡的杂音,吵得她脑袋瓜生痛。

    不知过了多久,顾千城才发现自己有力气了,右手按住脑门,左手撑着地,顾千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眼前一片血红,偶尔有几个模糊的人影,却是看不真切。顾千城用衣袖擦掉眼前的血,才发现自己身边站满了人,而这些人……

    不仅没有扶她一把的意思,反倒对她指指点点,猜测她是哪户人家的女儿,还有几个人对着马车指指点点,说她坐的马车如此豪华,定是出自富余之家,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摔死也是活该。

    不管在哪,普通百姓都仇富。顾千城不在意这些人怎么想,怎么说,横竖这些人影响不到她的生活,她只想知道官差什么时候会到。

    就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阵马蹄声,敢在城内骑马,来者一定非富即贵,京城的百姓早就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听到马蹄声便一轰而散,只留下顾千城孤零零地站在马路间。

    顾千城顺着马蹄声望去,只见一身着黑衣的男,骑着一匹雪白的骏马朝她走来。

    隔得太远,顾千城看不清对方的脸,只觉得对方威风凛凛,气势十足。

    顾千城呆呆地看着那骑马的男,这一刻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她的眼里只有那骑着白马的男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对方骑得不是白马,而是踏着五彩祥云。

    呵呵~她肯定是神经错乱了,这个时候居然在做梦,果然伤得很重。

    顾千城伸手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希望自己能清醒一点,可就在此时,那骑着白马的黑衣男,却下了马站在她面前。

    “我一定是眼花了,我居然看到了秦王。”顾千城抬手想要揉一下眼睛,却踉跄一步,往后摔去。

    “小心。”黑衣男眉头一皱,伸手拉住了顾千城,顾千城没有防备,转了一圈,然后华丽丽的跌入黑衣男的怀抱。

    倒在黑衣男怀里,闻着对方身上的汗味,顾千城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眨了眨眼,说道:“真是秦王?”

    “怎么本王每一次看到你,你都这么倒霉。”秦寂言一脸嫌恶的将顾千城推开,可见顾千城站不稳,还是伸手扶住了她。

    对这个女人,他似乎比较容易心软,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人很像。

    顾千城苦笑:“这说明王爷是我的贵人,每一次我狼狈不堪,都能得王爷相助。”

    “你到是会说话,本王什么时候说过,会助你。”秦寂言想要甩开顾千城,可偏偏他一松手,顾千城就往下栽,不得已他只好一直扶着。

    此举,在秦寂言看来并没有什么,他昨晚才和顾千城有肌肤之亲,此时扶顾千城一把也不算什么大事,可他身后两人却目瞪口呆。

    “小谦谦,我是不是看错了,秦王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下马,还亲自扶她,这个女人是谁?”说话的男叫焦向笛,出自大秦七大家的焦家,是焦家大公,才识不凡,不过是个万年老二的命。

    被他称为“小谦谦”的男,全名凤于谦,出自大秦七大家的凤家。

    凤家以武传家,凤于谦虽然没有从过军,却是凤家全力培养的嫡,早晚有一天会接手凤家的兵权。

    凤于谦听到焦向笛叫他,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再叫我小谦谦,我杀了你!”

    “杀我之前,能不能把这位姑娘介绍给我认识一下,我真好奇,这世间还有女,能让秦王动凡心。”焦向笛一点也不怕,指着顾千城问道。

    他这话明着是问凤于谦,实则是问秦寂言,从两人的谈话,焦向笛可以肯定,秦王认识这个女。

    奸情呀,有奸情呀!

    焦向笛一脸激动,等着秦寂言为他解惑。

    顾千城这个时候才发现,秦寂言身后还有两个人,努力睁大眼睛,想要将两人看清。

    咳咳……其实,骑马而来的不是秦王一个人,而是三个人,只是顾千城眼只有秦寂言,把剩下两人忽视了,当然,他们骑的马顾千城更是看不到。

    顾千城看了半天,又试着从记忆里搜索,结果发现这个身体的主人,认识的人实在有限,至少这两人她就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那就没有必要寒暄,顾千城便收回眼神,也没有问这两人的身份,而是看向秦寂言……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