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019条件(书号:13650

019条件

作者:阿彩
    </d></r></ble></d></r></ble>

    天很黑,再加上顾千城与秦寂言两人躲在水央的浮萍下,顾国公并没有发现两人,在池塘边走了一圈后,顾国公便带着小厮们继续往前,寻找秦寂言的下落……

    沉在水,顾千城没有秦寂言那样的内力,她并不知晓顾国公走没有,她只知道她快撑不住了,顾千城猛得松开秦寂言,脚一蹬便从水里钻了出来。

    “呼,呼,呼……”顾千城大口大口地喘气,看样憋得不轻。

    秦寂言慢地从水里钻出来,看到顾千城如此狼狈,秦寂言表示很满意。

    谁让顾千城招呼都不打一声便吻住他,还把他按进水里,虽然他并不讨厌顾千城的吻,但这种事应该是男人主动。

    “人走了。”顾千城缓了口气说道。

    “是走了。”秦寂言点头,却没有说接下来要怎么办。

    顾千城只得继续说道:“我身上的药效好像散了,你呢?”

    这么一惊一吓,再加上在冷水里泡了这么久,除非是非破处不可的烈药,不然再厉害的春药,那药性也该散了。

    “差不多了,能控制住了。”秦寂言体内的春药,似乎比顾千城还要霸道一些。

    “既然如此,我们就先上去再说。”没有药效的支撑,顾千城根本受不住池水的寒意,她此时冷得牙关直颤抖。

    顾千城七手八脚地将浮在水面上的衣服抓过来,免得留下把柄。

    秦寂言点了点头,看顾千城楚楚可怜的样,犹豫片刻还是伸手,带着顾千城游到岸边,并把顾千城拉了上去。

    顾千城有些吃惊,却没有拒绝秦寂言的好意,她此时有些有脱力,要游到岸边还拖着几件衣服恐怕会很吃力。

    身上全是湿的,上了岸,冷风吹来,寒意更重,顾千城冷得牙齿打颤抖,将身上的衣服拢了拢,又查看了一下脚边的湿衣,发现自己的衣服都在,顾千城暗暗松了口气。

    秦寂言一身是水,衣服缠在身上,露出精瘦的上半身,和修长笔直的双腿。

    秦寂言很高,顾千城坐在地上,只能看到秦寂言腰部以下,想到刚刚这个男人腰间的力量,顾千城就忍不住脸红。

    差一点,差一点她就在水,和这个男人做完全场了。

    这个男人,全身都是水,本该是狼狈万分,可偏偏他丝毫不放在眼里,下额微抬,神情冷傲,站在顾千城面前,就如同君临天下的帝王。

    长发没有平日柔顺,湿了后卷在一起,如同海藻一般披在身后,不仅没有减弱他的气势,反倒增添了三分魅力,只可惜天太黑,顾千城看不到。

    “起来,本王送你回去。”秦寂言黑着脸说道。

    从来没有那个女人,能把他忽视得这么彻底,他都在顾千城面前站了半天,可顾千城硬是一点反应都没有,非得他出声提醒。

    “啊?”顾千城呆呆地抬头。

    “愣着干什么,本王送你回去,难不成你想一个人呆这里。”秦寂言恶声恶气的说道,要不是顾千城刚刚还算聪明,他绝对不会这么好心。

    跛了脚又如何,与他何干,他从来没有同情心这种东西。

    “哦……谢谢。”顾千城反应过来,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可起得太快,再加上的左腿无法使力,顾千城还没有站直,人又摔了下去。

    本以为又会摔个狗吃屎,却没有想到跌入一个温热的怀抱,顾千城再次震惊了。

    她没想到秦王会出手救她,看样秦王应该是一个面冷心善之人,顾千城在心想道。

    “谢……”就在顾千城准备道谢时,秦寂言一脸轻蔑的说道:“女人就是没用。”

    得,这位是典型的男权主义者,顾千城将道谢的话又吞了回来,秦寂言也没想过要顾千城道谢,将顾千城抱横抱起:“你住在哪?”

    刚刚在水,除了最后一道防线外,什么亲密接触都做了,顾千城觉得没啥好扭捏的,大大方方地给秦寂言指路。

    反正,两人要是扯上关系,吃亏得是秦王,秦王都不怕,她扭捏个什么劲。

    顾千城从住的地方,走到池塘费了老大的劲,秦寂言三两步就走到。

    就在秦寂言准备抱顾千城抱回房间时,房内传来一道男声:“人呢?到底去哪了?不是说下好药等我来的嘛,我这都等了两刻钟,还没有看到人,该不会出了差错吧?”

    “没想到,算计你的人这么狠,居然给你准备了这么一个货色。”秦寂言停下脚步,嘲讽的道。

    顾千城眼闪过一抹愤怒,咬唇说道:“秦王殿下,可不可以请你帮我一个忙吗?”

    “帮忙?”秦寂言剑眉微挑:“本王凭什么帮你?”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我定当回报。”顾千城没有提之前的事,也没有说请求一类的话,她和秦王不熟,她没有资格求秦王。

    “你的人情?本王稀罕吗?换一个条件?”秦寂言并没有拒绝,而是更奸诈的要求更多。

    人情这种东西,也只能用人情来还情,作为大秦的皇长孙,顾千城恐怕没有机会还他人情。

    “你提。”顾千城也爽快。

    “先欠着,等本王想起再说,你只要记得你欠本王一个条件。”秦寂言更阴险,顾千城本想拒绝,可想到双方的身份差距,还有她要做的事,必须要找人帮忙,而现在她唯一认识的人,就只有秦寂言,咬了咬牙,顾千城重重点头:“成交。”

    顾千城不知,她今天的承诺,差点把自己给卖了。

    “好。现在说说,你要本王帮你做什么。”事实上,这个时候的秦寂言,并没有将所谓的条件放在心上,相比他更好奇,顾千城要做什么。

    顾千城指着屋内,说道:“帮我把那个人打晕,丢到我继母的床上!”

    君报仇十年不晚,她顾千城是小人,有仇逮到机会就要加倍的回报。当然,报不了的时候,她也不介意当君!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