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229自私,难得厚道一回(书号:13650

1229自私,难得厚道一回

作者:阿彩
    秦寂言对景炎确实厚道,不仅为他宣了陈御医,还是最擅长接骨的陈御医。甚至临分别,还好心地提醒了景炎一句:“唐万斤的血是最好的伤药,他的心头血更是精华所在,你的腿也许还有救。”

    唐万斤的血,唐万斤的心头血,景炎正好有,可那滴心血却是景炎为倪月准备的。如果现在用了,那么……

    他又要求秦寂言一次。

    至于你说的再骗唐万斤一次?

    别说他现在没有办法在秦寂言的眼皮底下,把唐万斤骗出来。就算他能把唐万斤骗出来,唐万斤也不会上当,会让他取心头血。

    要知道,唐万斤的武力值,比起他也是不弱的,唐万斤能伤他一次,自然能伤他第二次。而他骗了唐万斤一次,要再骗唐万斤一次,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越是单纯的人,越是死认理,唐万斤已经认定他是坏人,任凭他怎么说,怎么做都不可能相信他。

    他要用掉手中这一滴心头血,就只能去求秦寂言帮他。可不用,他的左腿就一定废了,以后别说用力,就是正常走路都不可能。

    而身患残疾的他,在属下面前还能保持原有的威信吗?他自己能完全不在乎吗?

    “秦寂言,你就是蛊惑人心的恶魔。”景炎从怀中取出那一滴心头血,紧紧握住,无声苦笑。

    秦寂言又给他出了一个难题,而他现在真的不知要怎么选?

    陈御医就在宫里候着,很快就来了,检查完景炎的伤势后,陈御医没有夸大,如实将景炎的伤情说给他听。

    “公子左脚废了,下官建议公子把左脚锯了。当然,公子要是不接受,下官也可以帮公子封了左脚筋脉。只是如此一来,日后公子的左脚会日渐萎缩,无法用力,只是一个摆设,和锯了没有什么两样,反倒会增添危险。”

    “一点办法也没有吗?只是骨头碎了罢了,接上骨就好了。”景炎云淡风轻的与陈御医讨论起商情,那神情与语气,就好像在别人身上的伤,让陈御医一度以为,景炎不在乎自己伤。

    “不行,公子的左脚不仅骨头碎了,筋脉也断了,应该是受伤后,又再次受了力,没法治了。而且现在不锯,伤势还有发炎的可能,要是不行最后还得锯。”秦寂言给景炎安排的陈御医,可以说是大秦最擅长接骨的大夫,他要说不行,基本上没有人敢说行。

    “我知道了,先包起来吧。”景炎神色不变,可握着心头血的手又紧了紧。

    事有轻重缓急,他……只能先对不起倪月了。

    “请公子稍候,容下官为你配药。”秦寂言事先就告诉了陈御医,晚上会有一个脚伤的病人,陈御医原本准备了伤药,可景炎的情况比他预想的严重,他还得重配,这需要一点时间。

    而这个时间,足够景炎将那一滴心头血,摸在伤处。

    心头血是血中的精华,这一滴的效果,不会比一桶差。景炎小心的将血抹在伤处,虽然此时没有什么感觉,可景炎却知道,他的左腿就算无法恢复正常,可也不会像陈御医所说的那样,完全无法用,只能做一个摆设。

    “真正是白忙一场。”看着空空如也的瓶子,景炎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他费了这么多精力,最后事情还是回到了原点。

    不过,他不悔。

    他的性子就是如此,不到最后绝不会放弃,只要有一线的可能,他都会争取一下。

    不争取,他一定会后悔!

    陈御医调好药膏过来,粗粗看了一眼景炎的伤,将伤处固定好,便抹上药膏,“公子,这几天你要多注意一些,要是伤口红肿发炎,必须尽快让人来找我,切记不能隐瞒。”

    陈御医用的是最保守的治疗方法,但并保证就一定有用,必要的话,他肯定还是要锯掉景炎的腿,不过这话他并没有对景炎说。

    “嗯。”景炎淡淡的应了一声,闭上眼,任由陈御医给他抹药。

    药膏是绿色状的糊糊,看上去十分恶心,可药效却是极好,不过刚涂下,景炎就感觉伤处一片沁凉,伤口也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陈御医一边涂药,一边观察着景炎的神色,见景炎身子放松,陈御医说道:“公子,这药膏有镇痛清热的作用,对外伤和骨伤极有效。我给公子留一点,公子要是身上有伤,或者脚上的伤又痛了,就抹一层。”

    陈御医动作极快,三两下就将涂好了药,为防止药膏被蹭掉,还缠了一层绷带。

    “公子,下官让药僮去给你煎药。”陈御医将多余的药放在一旁,便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去。

    “嗯。”景炎朝陈御医点点头,以示谢意。

    这个大夫,确实是有两下子,秦寂言难得厚道了一回,没有坑他。

    秦寂言与景炎谈妥后,回到御书房,将之前未完的信件写完,然后封印,交给暗卫,“立刻送出去。”

    一共三封信,分别是给顾千城,子车和风遥的。

    给顾千城和子车的信,自然是与之后江南会面的事有关。而给风遥的信,则是与西胡战事有关。

    与景炎把事情谈妥,秦寂言就不需要花精力和人力防备北齐,他写信给风遥就是催他加快速度,尽快与西胡开战,尽快结束战事。

    没办法,大秦的粮草有限,他们必须速战速决,然后让退下来的士兵,回江南或者老家种田去。

    焦大人之前呈上了江南的重建计划,其中有一项就是人口。之前江南被淹没的不仅仅是良田,还有江南本土的百姓。

    此时的江南虽不能说十室九空,可却十室也仅能存三五室,人口减了一半有余,必须尽快迁民入住,以保证江南的正常运转。

    江南富饶,自然有很多百姓愿意去,但秦寂言却没有打算把普通百姓迁过去。和普通百姓相比,秦寂言认为那些在战场上受伤致残的人,更需要这个机会。

    他已经想好了,迁往江南的百姓,首先从受伤致残的将士们中挑,不够再说……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