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权妃之帝医风华 > 1227作死,锦绣文章扬天下(书号:13650

1227作死,锦绣文章扬天下

作者:阿彩
    以一敌万,不仅需要无以伦比的勇气,还需要独一无二的实力。如果只有一个人,如果处在全盛时期,景炎勇气与实力都不缺,可现在……

    带上倪月,景炎真的没有把握,可以从万人中杀出去,哪怕再用**也不行,因为京郊大营也有**,并且将**推了出来,横挡在他面前。

    “景炎公子,束手就擒吧!”此刻,哪怕景炎穿着小兵服,领军的人也不会认错他。

    景炎那一身气势,绝不是小兵会有的,更不用提他还背着倪月。

    “束手就擒?我景炎从来不会未战先降。”景炎没有动,冷傲的看向众人,没有一丝怯意,并不惧怕与京郊大宫的人动手。

    “不降?你以为你还能和之前一样冲出去?或者你以为带上这个累赘,你还能杀出去?”领军的人嘲讽的看着景炎。

    并非他自大,可是事实摆在面前。任凭景炎武功盖世,也不可能带着倪月杀出去。就算景炎身上暗器再多又如何?

    一万人拦不住他,他就有两万,三万,甚至十万人去拦,他就不信景炎身上的暗器,能杀十万人。

    一个人的力量终是有限的,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战国家机器,无疑是痴人说梦。

    这一点领军的人知道,景炎当然也知,可他却没有一丝惧意,“就算我杀不出去,你们也要为我陪葬。”

    牺牲两三万人只为杀他,这种事景炎相信秦寂言做得出来。可如果有更好的选择,景炎也相信不管是面前的人,还是秦寂言都会愿意接受另一个选择。

    毕竟,没有人不怕死,而这些人训练出来,也是耗费了极大的财力与物力的,如果能兵不血刃的拿下他,为什么要白白牺牲。

    “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我知道你们不怕死,可你们就算是死也该死在战场,这才死得其所。”言语的力量是可怕的,言语可以蛊惑人心。一言可定邦,一言可兴国,一言也可以赢得一场战役。

    “你在挑拨?”领军的人嘲讽的笑道:“我劝你别白费口舌,我们的责任是保卫帝都,保护皇上。我们的职责是听从皇上的命令,不问对错,不畏生死。”

    京郊大营的兵马,虽会上战场,可机会并不高,他们更多的是保卫皇城,因为他们是皇城外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么说,今日一战不可避免了?”景炎握剑的手动了动,似在活动筋骨,为战斗做准备。

    领军的将领扫了一眼,视线落在倪月身上,“你不怕死,你手上的人呢?你可知她落在我们手上,会有什么下场?”

    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落到他们这群男人手上,那可真正是生不如死。

    “宁死……”

    后面两个字景炎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倪月打断,“哥哥,我被他们下了百里香,我们跑不掉。”就算是跑掉了,也能轻易被秦寂言的人找到。

    声音不大,仅够景炎和倪月两个人听到。

    景炎脸色不变,可身上的肌肉却不受控制的绷紧,低头,轻声道:“我知道了,别担心。”

    倪月垂眸,不再言语。

    她知道景炎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决心带她出去,如果最后无法将她带出去,景炎宁可选择死在这里,也不会让她落到军营,任人欺辱,可是……她不想死,至少现在不想。

    领军的人不知倪月和景炎说了什么,从景炎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只能大胆的猜测景炎与倪月必有所顾忌,再次劝降,“景炎公子,放下刀,把人交给我们,至少能保一条命。”

    这是一种试探,之前领军的人只要景炎束手就擒,现在却要他把倪月交出去。如果景炎答应了,那就表示景炎有什么被人拿住了。

    可惜,他有心机,景炎也不是吃素的。景炎将倪月背在身后,说道:“我说过不可能。我们……宁死不降。要战便战,哪来那么多废话。”他知道他该退让,可他更清楚,他这个时候要退一步,接下来就必须退十步,容不得他愿不愿意。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上,不计生……”

    “圣旨到!”

    一道尖细的声音,打断了领军的人,“圣旨到,皇上有旨……”

    传旨的太监骑着马,一路狂奔,他所到之处,将士们皆纷纷后退一步,把路让出来,待马过去后,又围起,以免景炎借机跑了。

    一路前行,传旨的太监穿过大军的防守,来到景炎的面前,手捧圣旨,坐在马上,“皇上有旨……”

    “末将接旨。”领军的人率领一众将士行了个军礼,便站在那里等太监宣旨。

    “皇上有旨,宣景炎公子进宫。”太监没有打开圣旨,而是居高临下的打量景炎以及他手中的倪月。

    “皇上……来得真是时候。”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传旨的太监如同没有听到,拉着马,侧过身,“景炎公子,请……”

    “牵匹马来。”景炎没有拒绝,他现在拒绝不了。

    领军的人没有应,看向传旨的太监。景炎有了马,极有可能跑掉。

    传旨的太监笑了一声,阴柔的道:“去,给景炎公子准备一匹战马。咱家相信景炎公子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皇上算无遗策,我能做什么?”景炎反讽一句,同时也是借这句话告诉领军的人,他倒是想跑,可秦寂言早就算好了一切,他根本跑不掉。

    传旨的太监人笑不说话,那自信笃定的神情,着实是欠扁了一些。

    很快,就有小兵牵来一匹战马,景炎略作检查,确定没人动手脚,这才带着倪月,翻身上马。

    “景炎公子还真是小心。”传旨的太监嘲讽了一句,至于被景炎背在身后的倪月?传旨的太监完全无视,也不提皇上只宣了景炎进宫。

    “皇上英明神武,我岂敢大意。”英明神武本是夸赞秦寂言的话,可到景炎嘴里,却成了嘲讽。

    传旨太监嘴角微抽,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将质问的话说出来,只道了一句:“景炎公子,快些走吧,皇上还在宫里等你。”

    景炎当初可是探花,凭借锦绣文章扬名天下,他是找死才会和景炎这个文人比口才……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