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两百三十一章 这种邂逅不浪漫!(书号:13639

第两百三十一章 这种邂逅不浪漫!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平行世界这个假设,早在不知道多久之间就被提出。

    在这个世界以外的另一个世界,也许存在着另一个你,拥有相同的外貌,相同的声音,却种种原因,而走上了不同的人生,有着不同的性格。

    这个假设,在今天,被得到了证实。

    “你的名字,叫路秋对吗?”

    在沙尘的阴影,路秋闹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那一脸惊诧的表情。

    对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似乎认为因为长时间行走于沙尘暴之而导致了幻觉。

    很可惜这并不是幻觉。

    “是…你…是谁?”对方看着与自己的外表一模一样,除了瞳孔的颜色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区别的男人,一时间陷入了呆滞的状态。

    “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马上,你就要变成我了!”

    “什……”还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路秋伸出手掐住了他的脖,鲜血在路秋的身上喷涌而出,化为了尖锐的触须刺入了这个可怜的家伙的身体,仅仅片刻他的身体就变为了一缕青烟消失在了路秋的面前。

    “呼……”

    吸收掉了对方的记忆后,路秋初步确认,他的确是联邦的居民,只是因为一场事故来到了这个荒芜的星球,至于原因……

    “真是一个懦弱的家伙啊。”读取了他几分钟前的记忆后,路秋叹息了一声,认准了一个方向向着哪里飞奔了过去。

    还好这座星球除了全天黄沙温度稍微高了点外,气候确实类似于地球,对人类的身体不会产生什么恶劣的影响。

    在沙尘暴停止后,路秋看见了一抹黑色的浓烟在天上飘荡,而在浓烟之下,则是一座已经破损的舰艇。

    型号是小型观光舰,坠落的原因是一位途径这座星球的时候,恰好碰上了这颗星球上生存的生物,也就是脑虫睡醒的时候。于是这只虫很不客气的对着经过这颗星球的人类来了一发。

    虫族的强大完全可以对着星球外的目标发起进攻,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这些虫并非能够像游戏之叙述的那样无限制的繁殖,似乎被某种东西所限制,才造就了目前没有造成人神虫三国鼎立的情况。

    现在这个宇宙的情况只是人类联邦单方面的独大罢了。

    路秋跃下了因为坠落而被砸出的空洞后,根据脑的记忆走到了一堆金属废墟前。

    用手轻轻的一推,废墟下掩埋的存在就被露了出来。是一个人类,看起来是一位外貌不错的女性,这对于路秋来说只是一顿饭的存在,可惜现在却有些用处。

    在路秋的记忆里面,这个世界的自己,似乎是什么学院星球的学生。因为接受了考察任务才会跟着团队离开母星外出,如果就路秋一个人回去的话,难免会被人怀疑些什么。

    那么路秋就需要一个证人,只是可惜这个世界的自己胆小的可怜,他明明只用伸出手拉一把这位少女,就可以让她免受这种被灼热的金属压在身上的痛苦,可是因为恐惧。害怕这艘飞船会二次起爆,所以就逃跑了。

    估计如果不是路秋的话,她应该会在废墟里面口渴而死。

    因为这个世界的自己完全没有救她的念头啊,尽管她是这个世界的自己暗恋的对象,有着两年的同学关系,懦弱却让他做出了十分愚蠢的举动。

    “不管怎么样,这位证人小姐可不能死了。”

    路秋从随身的空间设备拿出了一瓶水壶,并不是给她喝的。路秋稍微的比划了一下后,手上的水壶果断变成了一个巨型的水盆!

    在这个星球显得珍贵无比的清水,带着清凉的气息泼洒在了这位睡美人的身上。

    然后!

    “唔!谁!”她陡然惊醒。

    “醒来了吗?”路秋靠在了一个金属残片上,望着苏醒过来的少女。

    全名为夜怜,在这个世界的路秋记忆,好像是什么强大的商业家族的继承人,绝对是这个世界的路秋可望不可攀的存在。

    “你?路…秋?”她瞬间认出了路秋。迷茫了一会后,望着自己**的身,刚刚想站起来,但是腿上却传来了剧痛:“疼疼疼疼……”

    在迫降的时候似乎被扭到了脚。

    路秋歪头看着这位大小姐的表情变化的摸样。思索了一会后。

    “接着。”路秋拿出了一瓶急救喷雾交给了她。

    她的身手还算不错,利落的接住了那瓶显得有些古老的急救喷雾,研究了片刻就将喷雾喷洒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感觉着疼痛稍微减轻一点后,她原本不满的情绪也被压在了喉咙里面吃回了肚。

    “是你救了我吗?”她有些不可置信。

    “难道你活着这个答案还不够吗?谁救谁有什么重要的。”路秋耸了耸肩,他只是要自己不会变成一个唯一的幸存者这就足够了。

    “这…确实。”路秋的回答,让她有些出乎意料。

    虽然没有正式的表达出来,但在平时她或多或少感觉的到,那个有些唯唯诺诺,就像小孩一样的路秋对自己有些奇怪的情绪。

    不过在她所在的学校之,对自己有奇奇怪怪情绪的人多的去了。

    毕竟优秀的雌性在哪里都是雄性追求的目标。

    然后……

    “用你的天讯吧,夜大小姐,应该还没有坏。”路秋没有等她开口就直入主题指了指她的手心。

    人类联邦最常规的一种联络工具,集合各种功能为一体,基本到了没有这玩意儿就不能出门的程度。

    这并非是一种机械,而是一种让路秋无法理解的造物,印刻于身体上类似于纹身的存在。

    这也是路秋觉得唯一棘手的东西,自己没有这可以证明身为联邦人身份的东西。

    所以这位大小姐就可以来做担保了。

    “你的天讯呢?”她总觉得现在的路秋变得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何反问了一句。

    “……”路秋没有说话,扯开了自己的袖笼,看见路秋的手臂后,夜怜捂住了自己的嘴。

    猩红色的鲜血顺着手臂流下,几乎能够看到肌肉组织的伤口,这也是向夜怜说明自己的天讯被完全损毁了。

    除非是伤及自己的骨头,否则天讯是不会失去工作能力的。

    如果天讯毁掉的话,主人一定受了非常重的伤,这种消息一般会第一时间发到联邦的终端网络上,但是以路秋的居民等级,还轮不到联邦千里迢迢的派舰艇来救他。

    也许面前的这位大小姐的天讯消失的话,联邦会派一支舰队,这就是"chi luo"裸的阶级差别。

    “这…等…等一下!”她再怎么高傲,终究是生活在温室的花朵,这么触目惊心的伤口,夜怜立马跑到了路秋的身边,想用路秋给她的急救喷雾…手忙脚乱的按了几下后。

    “诶…”里面什么都没有……

    “这是小剂量的,能够治愈你的伤口已经是极限了。”路秋脸不红心不跳,真诚的说着慌。

    “怎么…会这样!”

    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还是把这么珍贵的药剂给了自己…扭伤什么的完全不重要啊,这种伤口完全会致命的。

    夜怜发现面前的这个路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自己熟悉的路秋,难道是因为那种奇怪的情绪才做了这种傻事?

    身为大小姐的高傲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因为她死去,于是她学着星外求生节目里面所演的,想要撕下自己的衣服做成布条为路秋止血。

    但是……

    “夜大小姐,你身上的衣服多贵你不知道吗?质量多好你也清楚,就你这小银牙是咬不下来的。”

    这女人蠢的无法直视啊,路秋默默的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失学量,以人类的血量来估计,现在失血的速度,绝对陷入晕厥。

    “那…那怎么办啊!”夜怜已经完全是一种要哭出来的样了。

    “……你的天讯呢?夜大小姐,你当初说好的我一个天讯,立马就有一个舰队轰上你家家门的霸气呢?”

    路秋记忆之的夜怜是一位优雅美丽却又十分霸气的贵族少女,记得当初因为被不开眼的人惹着了,就说出了这么一句几乎可以代表整个星际所有上层弟的话。

    “对,天讯,马上!我马上叫人来!我给你找全星际最好的医生,所以不准死了听见没?”

    “按照人类的失血速度,我还有十分钟才会死,而现在嘛,以我的失血量,我该陷入晕厥了?”

    “晕厥?”夜怜一愣。

    “我晕。”说完之后路秋的身体就倒在了地上。

    “说晕就晕啊!喂!喂!路秋!!”夜怜慌乱的摇晃着路秋的肩膀。

    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估计早就因为经受不住折腾而死了。

    所以说,如果这个世界的路秋心目之的夜怜是一位优雅大方美丽几乎用所有赞美女性的形容词用在她身上,都很贴切的话。

    现在路秋能够想到的就一个字。

    蠢!

    PS:咳咳,这一卷的女二是奈夜,但是女一不是这只妹,所以大家不要过度期待,另外有木有玩幻想神域的?在下在二区建了个公会,好吧,我承认公会的名字叫女装山脉,可不觉得这很有趣吗0X0,如果有人玩幻想神域,在二区的话,一起加个好友吧,我的ID是伊旬园林檎,来人加公会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