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两百零一章 帝国末路(书号:13639

第两百零一章 帝国末路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泽拉斯也就是听从了路秋的命令,去了一趟鉴定了一下巫妖王挖出来的宝藏。

    可是这一去一回,简直是让泽拉斯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路秋仰头,众神之庭陨落的景色是壮观的,在天空之上,那些以高傲的姿态俯瞰众人的家伙消亡的样,是路秋想要见到的……

    问题是漂浮在半空之的与众神之庭想比,渺小无比的泽拉斯的身影,却更加吸引路秋。

    现在的泽拉斯,哪里还是什么远古巫灵啊!

    整一个变形金刚牌的初号机!

    禁锢了泽拉斯力量的外部石棺上被不知名的金属所覆盖着,细小的零件有生命一般在泽拉斯身上蠕动。

    而刚才泽拉斯所爆发出一击轰灭大半个众神之庭的攻击,竟然是它一只手爆发出的能量。

    泽拉斯的手心上依旧残余着能量尚未消散完的光泽。

    “泽拉斯,你超进化了?”

    路秋下意识的询问了一下,系统泽拉斯的生命等级,发现还是第七级没有错啊。

    “不,召唤师,你麾下的巫妖王在地底所发现的东西,远远比你想象之的要恐怖,我只是借用了一下创造地底遗迹的生命,所留下来的物品罢了。”

    果然是满神装了……

    或许那些散发着幽蓝色的装备是一次性的,泽拉斯靠着这些装备爆发出了比自己以往强大上十倍的奥术能量后,覆盖在他身上的金属光泽就支离破碎,变为了没有用的残渣在泽拉斯身上落下。

    从地底遗迹得到的东西?

    那只小白猫平常宅在家里,倒也不是都在玩啊。

    见这些装备能够将泽拉斯的力量振幅到这么恐怖的程度,路秋也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目前现阶段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的内心之种下绝望的种!

    其实在泽拉斯将人们内心之所憧憬的众神之庭给破坏。那神话传说之,人们所向往的天空城,哀鸣的向着地面陨落而下的那一刹那,几乎是同时,所有人的梦都随着天空城的陨落而破碎。

    再加上他们所崇敬的神明。正在疯狂的屠杀它们!

    疯了…央都几乎大部分的人都陷入了疯狂的状态,或者说精神失常。

    信仰破碎的感觉足够让所有人抓狂。

    央都的秩序已经在众神之庭陨落的刹那彻底的失去。

    现在,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恐惧,就足以让这些混乱的人们陷入绝望的深渊。

    亡灵的哀嚎骤然之间响彻了整个央都。

    终于,天灾军团第一次踏上了这个世界的土地,将寒霜与死亡散步到了这个世界!

    与此同时黑光病毒感染体也络绎不绝的从这座城市的城门外涌进。封锁了离开央都的每一个入口。

    央都的几个天空港之上,几只身形庞大的骨龙盘踞在上空,火焰在蔓延…漆黑色的烟雾笼罩了央都的上空。

    平静,再也不会存在。

    这个世界,崩坏终于开始。

    路秋跃入了神龙教堂,站在了街上。

    亡灵们已经开始拿起了腐朽的屠刀肆意的屠杀着那些人类。

    病毒感染体更是在开一场狂欢派对。

    没有人会反抗。没有人敢反抗,精神支柱倒了,还剩下什么?

    也许拥有战斗力的骑士们,握起了自己的剑,开始本能的自卫,但在失去了士气的人类面前,这些毫无感情的怪物。轻松的就能够将其屠杀殆尽。

    央都上空的投影从加冕仪式变为了一场实实在在的大屠杀。

    整个世界都在看着央都之所发生的一切。

    而现在,路秋只需要将人类最后的一个支柱。

    那…已经失去了自己国土的帝皇给斩杀!

    “皇帝殿下!皇帝殿下!”

    在这混乱的时刻,最强骑士唐吉诃德守护在帝皇的身边寸步不离,在唐吉诃德的附件已经堆积起了好几具感染体的尸体,以及崩裂的骷髅。

    哪怕天灾军团和感染体的数量再多,在央都上千万的人口面前也只是一小部分。

    食物几乎满大街在乱跑,只要有点智商的感染体,就不会去碰唐吉诃德这个难啃的骨头。

    在唐吉诃德身后,便是朵德兰大帝…

    他望着那只漆黑色的巨龙摧毁着沿途每一座建筑,吞噬沿途每一个生命的景色。陷入了沉默。

    无论唐吉诃德怎么劝阻,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皇家骑士卫队已经在帝皇身边全副武装。

    但是这却没有办法给唐吉诃德半分安全感!

    这个世界今后会怎么样?唐吉诃德望着天空之飞过的那些恐怖的生物,以及地面亡灵与感染体共同交织出来的哀嚎。

    他很迷茫……

    这些东西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个世界今后…到底该何去何从?

    很快…唐吉诃德就得到了一个答案。

    因为他看见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一个本应该死去的身影。

    “许久不见,这个世界最强之人。以及统领这个世界帝皇。”

    路秋轻而易举的穿过了那些为了保护帝皇的骑士,而围绕出的血肉之墙。

    出现在唐吉诃德面前的路秋,早就不是曾经那一身执事装的打扮,更不是唐吉诃德原本以为他的真实身份「送葬者」的打扮。

    路秋所穿的,是自己在地球上的衣服。

    十分平凡的着装,甚至路秋没有戴上白色的手套,掩盖自己手背上那瞩目的芒星印记。

    路秋刚刚在唐吉诃德面前站定的瞬间,在路秋身后那些身披重甲的骑士,就变为了一滩血水只剩下骑士盔甲跌落在了地上。

    那些亡灵和感染体也向着这里聚集……

    当一只就像猎犬一样的感染体,收敛起了它凶猛的利齿,十分温顺的跑到了路秋的手下。任由路秋抚摸它的额头后。

    就算唐吉诃德再笨,这灾难性的景色,全部都是由路秋一手策划的。

    什么时候?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周围的亡灵和感染体,数量以及力量足以匹敌央都大多数的骑士团!

    如果让它们扩散出去的话,那将会是整个世界的灾难!

    他到底是这个世界那个组织的存在?唐吉诃德竭力搜索着自己脑的情报。发现他根本找不出一丝线索。

    不可能,哪怕是仅次于央都皇室之下的几个大型骑士团或者是组织也不可能拥有这种力量。

    “你…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询问身份,已经没有了意义,唐吉诃德看得出路秋的想法,他挡在了朵德兰大帝身前,哪怕面对上万双散发着幽幽鬼火的死灵注视。最强骑士依旧没有半分退缩的意思。

    “想要推翻帝国的统治,然后自立为王吗?”

    唐吉诃德只能够想得出这个可能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已经做到了。

    众神之庭的陨落,代表着制约这个大陆秩序的抑制力不再存在,这个世界将会变为魔女的坩埚。一片混沌。

    “自立为王?呵…哈哈哈哈!”

    这一次,路秋笑了出来,猩红色的瞳孔为之一闪!

    唐吉诃德内心之的危险感突然猛然爆发,他伸出手挡在了帝皇的面前,但是却慢了!

    湛蓝色的光辉一闪而过,在唐吉诃德身后,朵德兰大帝的一只手臂飞入了天空之!

    “你这个家伙!”唐吉诃德冰冷的面孔变得扭曲。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帝皇,他绝对会将路秋给大卸八块!

    “就是这个啊……”阎魔刀在路秋的手上徐徐生辉,可路秋却指着唐吉诃德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表情。

    “我的目标,就是这个!让你们这些人类露出这种表情,然后一个不留的全部杀掉…你们的**我根本没有兴趣支配,但是你们的灵魂将会变成我的饵料。”

    路秋伸出了自己手背上的芒星印记,这个印记闪耀着,带着魔性的光芒,让唐吉诃德内心泛起阵阵不安。

    唐吉诃德没有贸然突进,为了保护帝皇。他警惕着路秋动作的同时,等待着。

    “你,在等待其他人的支援吗?”

    路秋看出了这位最强骑士的心思。

    “但是一个很抱歉的事实。”路秋摊开手,身后的那些感染体突然骚动了起来:“曾经,那些与你并肩作战的队友。已经全部都死掉了啊。”

    路秋侧过身,让唐吉诃德看着自己身后的景色。

    人头,血淋淋的人头,上千枚人头被感染体所叼着扔到了这里。

    唐吉诃德认得那些熟悉的面孔,全部都是曾经与唐吉诃德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朋友…

    哪怕这位最强骑士再怎么冷静,看见这一幕双瞳也被血色给充斥。

    “该怎么办呢?最强骑士,复仇吗?”

    就在路秋揶揄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一直在唐吉诃德身后沉默朵德兰,支撑起了自己的身体突然开口了。

    “简直就和灭世魔王一样的台词啊,最终大BOSS竟然是我女儿身边的执事…”

    朵德兰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只靠着剑支撑着身体。

    “这种剧本…到底是谁写的?老虚吗?管他呢……”

    “喂,唐吉诃德,我们还有多少人。”

    在这最后时刻,朵德兰大帝终于有一次机会来了一次本色演出。

    “帝皇殿下,在场的幸存下的二十七位皇家骑士,以及在下便是全部!哪怕在下拼尽性命,也会保护您的安危!”

    唐吉诃德想要伸出手扶住朵德兰的身躯,却被他推开了。

    “保护我的安危?帝国都已经变成这样了,我这个皇帝的安危还有什么重要的!”

    朵德兰褪去了身上的颓废之气…至少他还是一个王者!

    “妈蛋,上辈老当了一辈的懦夫,这辈…我不能够再继续窝囊下去了!不就是最后魔王吗?BOSS吗?还有天灾军团?丧尸?”

    朵德兰恶狠狠的瞪着路秋,他抽出了自己的剑,对准了路秋,大声的说着。

    “本大爷曾经身为,联盟八十级盾战!来来回回把巫妖王的老巢不知道铲平了多少次!就算这一次换了BOSS,本大爷照样单手撸翻你!”

    这个皇帝说的话,其他人不明白,只有路秋明白些许。

    但是这些跟随了帝国不知道多少年的骑士,不约而同的以战斗的姿势,面对路秋。

    视死如归。

    “我,应该说你这是在自寻死路吗?”

    难得,路秋回应了朵德兰一句。

    果然吗?听见路秋的台词,朵德兰内心的猜测也被明确,他真的很想问问路秋另一个世界怎么样,但是,他没有资格,在这个世界,在他的身上所肩负的责任,是身为这个帝国的帝皇,守护他的民。

    这位皇帝有他自己的战斗方式与指挥方式!

    “全员准备开团!牧师上好BFF,战士顶上!法师注意站位,一波推倒!”

    现实是一个渣作。

    朵德兰拔起剑冲向了路秋,身后的骑士跟随着他们的帝皇,奋勇而上。

    而这个世界,在朵德兰眼是另一款游戏。

    只是遗憾的是,无论是哪一款游戏,死亡之后就没有办法再次复活!

    至少在这个世界,朵德兰不再是遭人白眼的网游废物,他是一名皇帝,拥有一群愿意与他共赴战场的战友的英雄。

    路秋手的阎魔刀微微一晃,鲜血如飞花,在路秋身边绽开了美丽的弧度。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