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八十⑨章 绘纸之上(书号:13639

第一百八十⑨章 绘纸之上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年幼的路秋比普通人成熟的更早一些。

    因为路秋更早的踏入世俗,更早的感觉到自己肩上名为家人的责任。

    在白天,虚弱的路秋基本做不了什么体力活,因为生在贫穷的教堂的缘故,路秋读书写字都是那位老修女交给路秋的。

    在一系列让路秋的人生支离破碎的事件发生后,路秋带着自己的妹妹,以及某个连路秋都记不起来的男人,游荡在这没有归属的世间。

    那个男人抽烟喝酒赌博,每天游手好闲,总之在路秋的记忆之,这个大人根本没有尽他本应该有的责任,所以旅途之的经费,他从来都没有给予路秋半分,就算他口袋之有钱,几分钟后就会因为赌博而全部输光。

    没有金钱是无法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的。

    所以,而路秋那时只擅长绘画,因为吸血种没有办法在照片之上留下印象,为了自己妹妹的生日礼物,路秋可是苦苦的学习过绘画技巧。

    因为常年游荡在西欧地区,路秋就这么靠着街头卖画维持着自己与妹妹的生计,还有那个混球男人!

    靠着年幼的路秋引人注目的外表,虽然是自学,但是也属于非常逼真和唯美的画技,几乎每次在街头卖肖像画的时候,总会引来大部分人瞩目,所以所赚的钱,勉强足够路秋和自己的妹妹,那个男人,自己赚来的钱,路秋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他的。

    所以大概是因为年幼的路秋。外表实在是让很多人类都无法抗拒的想要接近,所以在那些允许黑手党存在。或者混混诸多的地区,倒是引起了不少的麻烦。

    路秋的逃跑本领就是这样练就出来的,曾经年幼的路秋可有着在上百名意大利黑手党手逃脱的光荣战绩。

    现在,再次触碰到这熟悉的画卷,曾经自己与自己的妹妹赖以为生的东西。

    路秋不经有些恍然,长时间没有绘画,并未让路秋手生,熟练的在颜料盘上调制出了自己想要的颜色后。路秋看向了在哪里身体有些僵硬,却一动也不敢动的奈夜。

    第一笔染在了画纸之上…

    从前沾满了鲜血的双手,现在也能够做出这么轻柔的动作,路秋的注意力全部都在画卷之上,渐渐勾勒出这位皇女殿下俏丽的身姿。

    如果路秋没有记错的话,路秋是在七年前学的绘画。

    当自己的妹妹为教堂收养的小孩的集体照之,没有自己和她的身影而哭泣的时候…被那群孩嘲笑是妖怪的时候。

    路秋便开始接触了这门艺术。天知道路秋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没有笔和纸,路秋就在地上用树枝画,一开始各种作品还真是惨不忍睹。

    最后领养路秋的修女小姐送给了路秋一份绘画工具后,这才让路秋在这门艺术之上正式登堂入室。

    天赋,或者说为了自己的妹妹的样。能够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上而努力。

    又或许是为了反抗命运给予路秋身为吸血鬼的不公。

    对…身为吸血鬼,年幼的路秋极端厌恶自己身为吸血鬼的这个身份,被别人当做异类看待的感觉,那个时候路秋的世界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自己,另一个是自己的妹妹。

    两只小吸血鬼互相依偎着。在这满是异类的世界之,互相寻找着对方的心跳,呼吸,感受着对方的存在,才能缓解这份孤独。

    就算再怎么辛苦,在自己的妹妹生日期间,收到了自己的自画像后,她的笑容对于路秋来说,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那一幅画现在依旧保存在路秋的身上,所以为了再次看见那张笑脸,无论付出什么,都是值得的。

    在绘画期间,路秋的思绪渐渐的飘远。

    不知不觉之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一幅画竟然就这么在路秋的面前成型。

    可…当路秋看向自己的作品的时候,却愣住了。

    很完美,路秋认为这是除了自己正式的处女作,送给自己妹妹的那份画像之外,这几乎是路秋绘制出来的最好的一份画卷。

    至少背景绘制的栩栩如生,连书房之小小的细节也勾勒了出来,再加上色泽的修饰,给人一种真实却又带着些许梦幻的感觉。

    但,站在窗边,阳光下的那位少女…确实与奈夜十分相似,可路秋可以肯定,自己画的不是奈夜!

    身为皇女的奈夜,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就像现在一样,哪怕奈夜以维持持剑的姿势在哪里站了一个多小时,却犹如一座屹立不倒的雕像一样……

    虽然在路秋面前,奈夜只能够维持那种害怕的感觉。

    可是画的少女,却并不是奈夜。

    “……”路秋完成了最后一笔的勾勒后,竟然本能的在这位少女左眼角下轻轻的点了一颗艳丽的泪痣…

    画之人,浮现在了路秋的面前。

    有些朴素的黑色长裙,裙摆点缀着白色的蕾丝花边,如夜空一样深邃的漆黑色长发直达少女的腰际,淡红色的瞳孔带着些许迷茫,看起来有些呆呆的模样,手搭在了窗沿边,给人一种柔弱之感。

    无疑这是一位与奈夜非常相似的少女,可是她这种呆呆的模样,根本不可能是在公民面前身为威风凛凛的皇女,在路秋面前身为一只呜咽发抖的小猫应该有的气质。

    再加上眼角的那一颗泪痣点缀而下,少女呆萌的模样却在美丽的外表下带着致命的诱惑。

    是奈夜的外表实在太像她了吗?

    在走神之间,回忆着曾经过往的路秋,笔下所呈现出的并不是奈夜。

    而是路秋的妹妹。

    如果姬儿现在还活着的话,也应该长这么大了吧。

    路秋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哪怕面对再强的敌人,路秋也能坦然对待,可是现在,路秋的手有点颤抖。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维持着持剑姿势的奈夜,看了路秋停下笔整整看着画呆滞了三分钟后,大概认为路秋已经画完了。

    在奈夜的印象之,路秋永远都是伴随着鲜血,死亡,以及他站在其那虽然温柔,却让人感觉到战栗的笑容。

    这种人画出来的画,好奇心让奈夜见路秋没有什么反应后,捻手捻脚的靠近了路秋的身边,目光看向了那幅画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