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画师路秋(书号:13639

第一百八十八章 画师路秋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朗宁今天感觉超兴奋。

    身为央都皇家御用画师,朗宁负责绘制每一代帝皇的肖像画,放在皇宫的议事厅之,来彰显身为皇族的权利……

    朗宁的家族世世代代都是为帝皇绘画的,他的父亲描绘出了朵德兰大帝年轻时候的威严,今天该轮到他了!

    年轻的朗宁有个奇怪的嗜好,认为美丽的少女才是世间之上最美的画卷,所以朗宁的作品大多数都是以一些贵族少女为模特的。

    今天…终于到了今天,能够为美丽强大的皇女殿下画上一幅画。

    朗宁走在满是油画的房间之,兴奋的简直无以复加。

    朗宁也是央都诸多男性的‘皇女殿下亲卫队’,女性的‘姐姐大人粉丝团’之类的组织一员。

    总之奈夜的魅力确实让央都之很多少男少女为之颠倒。

    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杂质统计,目前皇女殿下在央都希望交往的男或者女朋友之,名列榜首,甚至超出了第二名星梦.弗纳特一千多票。

    由此可见奈夜这小妮在央都的人气到底有多么的高了。

    可就在朗宁接到了帝皇的指示,兴冲冲的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整理好头发,拿起最好的绘画工具的时候。

    一只小蝙蝠却突然飞入了打开的窗户之,停留在了朗宁的一幅画卷之下。

    也许是心情好的缘故吧,朗宁并没有驱赶这只看起来有些可爱的小蝙蝠。只是一味的笑着,但是他的瞳孔与这只小蝙蝠对视上的时候。原本眼洋溢的欣喜色彩,变为了无神……呆滞…并且麻木。

    蝙蝠在暗黑色的闪光下,变为了路秋的身影。

    路秋猩红的瞳孔直直的注视着这位年轻的皇家御用画师的眼睛,淡淡的,带着诱惑性的声音对着他说道。

    “你的存在,借给我吧。”

    “一切…都…按照…您的…旨意…”他呆滞的点了点头。

    “那么还真是多谢。”路秋脸上出现了和煦的笑容,靠近了这位年轻的画师,手猛然刺入了这位画师脆弱的身体。握住了他正在不停跳动的心脏!鲜血四溅到了路秋如阳光般温暖的笑脸之上…

    画师的身体倒下了,变为了一滩粘稠的鲜血,被路秋身边环绕的血色之球,死河给尽数吞噬。

    “祝你有一个愉悦的早晨,画师朗宁先生。”

    唯有那颗跳动的心脏,在路秋手掌之依旧流淌着猩红的鲜血。

    心脏被看不见的力量给托起…猩红色的光芒在这颗心脏周围所出现。

    路秋接下来要使用的技能,也许是路秋目前通过真祖的身份。能够掌握最高级的技能了吧。

    涉及到了规则方面的问题。

    也就是…替换某个人的存在。

    稍微合理的解释就是一次集体催眠,将一切认识这位画师的人,在潜意识之改为路秋的外表。

    只是外表而已,其他方面路秋就没办法了。

    而且必须需要对方的心脏作为媒介。

    总的来说也涉及一部分灵魂和通灵之类的知识。

    路秋会用这招,但是不懂原理。

    这就是传承记忆的变态地方。

    成功的替换了这位画师的身份后。

    路秋行走于皇宫之就正式变为了这名名为朗宁的年轻画师。

    路秋看了一眼在这房间之所摆放的各种各样的绘图工具。

    因为是异世界的缘故,这些东西路秋根本就不会用。

    在系统处用几点绝望值兑换了一套最好的地球人用绘图工具后。路秋就扛着一大堆工具和一个画板上路了。

    其实…路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挽留吗?

    路秋不觉得自己会有这种想法…

    只是,一种怜悯吧。

    让一个即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的生灵,留存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痕迹更加的美丽一些。

    路秋更喜欢认为这是一种自私,因为怜悯这种情绪,路秋不知道多久没有体会过了。

    自己很自私。奈夜无论什么都是自己的,每一滴血。每一寸肌肤,每一个笑容,每一个身影……一切一切。

    路秋不喜欢与别人分享自己的东西。

    包括永远留下奈夜身影的机会。

    顺着皇宫的小径,那些护卫骑士团似乎没有认出路秋,这个曾经的头号通缉犯,反而有些人还用尊敬的目光向路秋示意。

    媒介维持不了多少时间,顶多七天左右,这个画师的存在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哪怕路秋的死河之也找不到他的残魂。

    就这样一直走入了皇宫的深处,遇见了朵德兰大帝后,与他打了几声招呼,便被朵德兰大帝命令进入了一座看起来有着淡雅气息的房间之。

    每一个即将登基的帝皇都可以选择自己即将挂在议事厅,彰显自己威严和存在的画作背景。

    听说当初朵德兰大帝想选央都皇家学院的女宿舍和一干年轻有活力的美少女们作为背景,但是被上上一届大帝以‘再胡来就打断你第三条腿’为警告,让朵德兰大帝这种个人认为最合适的选择给遗弃了。

    然后改为以央都皇家学院作为背景…

    奈夜选择这个名不见传的小房间并不是因为奈夜内涵很高之类的。

    纯粹是这小丫头根本不知道央都有哪些名胜古迹,再加上不喜欢被人围观…所以只好选择这个散发着书香气息的小房间咯。

    这里是书房,阳光透过了窗户照射进进来,其飘动着淡淡的微光粒。奈夜靠在窗边看着屋外的景色,留给了路秋有点寂寥的背影。

    虽然这个世界有类似于照片一样的玩意儿。但是每一位帝皇登基之前,都会请人用传统的绘纸,留下帝皇的身姿,挂在议事厅之上,永远的流传于后世供人敬仰。

    也许照片非常的方便,但是终究还是机械折腾出来的东西,对于人类这种拥有灵魂的生命,亲手绘制出拥有灵魂的画卷。给人的感觉是远远不同的。

    也许路秋有很多只灵魂,但是今天,路秋只会用自己的能力来绘制……

    当路秋走进房间的时候,奈夜并没有回头,在任何人的面前,这位皇女始终都保持着难以让人接近的模样。

    “尊敬的皇女殿下,我帮为您最美丽的一幕永远流传于这个世界……”

    路秋开口提醒着奈夜自己的存在。

    “麻烦了。”奈夜淡淡的回答着。但是看见站在门口,扛着各种各样绘制工具的人竟然是路秋后。

    “咳……咳咳咳!”

    奈夜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原本保持的那种威严满满的皇女姿态也荡然无存。

    这种毫无淑女的模样,才是最真实的奈夜。

    路秋第一次遇见奈夜的时候她是个野丫头,现在也是一样,永远不会改变。

    “为…为什么……”奈夜问到这里就觉得有些不对了,尽管奈夜有些不敢相信。路秋这摆明就是要帮自己绘制肖像画。

    也许是对路秋的畏惧吧,让奈夜意识到了自己的多嘴,现在在路秋的面前,奈夜永远都是一只瑟瑟发抖不敢动弹的猫。

    小野猫的利爪已经彻底的被路秋给消磨干净,她连发出悲鸣的权利都没有。

    只能够听从路秋的命令。

    “当然是为皇女殿下绘制肖像画的。”

    但路秋似乎没有从画师这个角色之脱离。一言一行,表现的如此逼真。真的就像一位尊敬皇女的宫廷画师一般。

    “为…为我?”

    奈夜惊诧,声音甚至有些变调……

    她感觉到了有些受宠若惊,路秋…竟然会为她画画?这…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帝皇大人的命令,我可不敢违抗,请问皇女殿下维持那种姿势就好了吗?”

    路秋依旧维持着和煦的笑容,望着靠在窗边的奈夜。

    奈夜不知道路秋又在玩什么游戏…可是…这一次路秋似乎是认真的。

    他,会亲手为自己画一幅画……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奈夜心滋生,只是让奈夜原本畏惧的表情上,带上了一丝无法抑制的笑容。

    “那…这样可以吗?”奈夜站在窗边,双手叠放在身前,摆了一个比较淑女的姿势。

    如果现在奈夜穿了一身华丽的裙装,那么肯定是哪家的贵族大小姐,可惜现在奈夜穿的是凸显着她英气的男装,这种淑女化的姿势,反而有种别扭的感觉。

    “果然还是这个样比较好吧。”

    奈夜似乎注意到了,竟然抽出了「无毁的湖光」,做出了一个举剑的姿势。

    “唔…这个书房似乎不适合这种气氛。”奈夜又觉得有些苦恼。

    但是,她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路秋要为自己画画我的要求还这么多?

    路秋那温柔的笑容伪装真的是太强了,让奈夜甚至一时之间忘记了路秋的可怕。

    但意识到了自己的位置后,奈夜立马收起了剑胆怯的看了一眼路秋。

    “不,皇女殿下那样刚刚好,英姿飒爽。”

    但路秋似乎真的不认识奈夜一样,以宫廷画师的身份说着事实。

    “是…吗?”天知道路秋现在在想什么。

    于是奈夜心娇羞和不安各种感情汇聚在一起,还是让她摆出了单手持剑的姿势。

    “请保持。”说着路秋还真架起了画板,开始在调色盘上调整颜料。

    其实在路秋点满自己的战斗技能之前,一项生活技能路秋也点满了,那就是绘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