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八十三章 潜入教堂(书号:13639

第一百八十三章 潜入教堂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奈夜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自己喜当妈了…有一个很可爱可爱的小女儿缠着自己。

    奈夜同样也非常喜欢自己的这个小女儿。

    只是孩他爸却一直都没有出现。

    这个看起来很美好的梦境,却被一缕阳光给无情的打破。

    奈夜现在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长长的黑发。

    而路秋则坐在阳台边,嘴里面咬着一颗糖果,望着奈夜。

    昨天晚上的事…奈夜记得非常清楚,也不曾忘记,遍体鳞伤的自己到底是怎么痊愈的,就算奈夜再怎么笨也能够想到。

    奈夜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路秋,原本在路秋面前伪装出的唯一的倔强和恐惧,也在昨天那个夜晚全部的瓦解。

    这种在路秋面前毫无掩饰的窘迫感,让奈夜有些心慌意乱。

    她只能够一遍一遍的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昨天晚上做的不错。”路秋没有任何掩饰的透过镜,看着奈夜。

    “嗯…”

    奈夜低声的回答着。

    “我想,经过昨天晚上的战役,皇女之名应该已经深入了平民们的内心之。”

    “嗯…”

    奈夜继续木讷的回答着。

    “如果我没有猜错,最短三天的时间之内,你将会登基为王!到时候圣人降临的刹那,你就能够完成复仇了……”

    “……”

    听到这里,奈夜梳理着自己头发的动作为之一顿。

    复仇吗…

    就在这不适宜的时间内。身为皇女的奈夜房门被敲响了。

    房门外传来了听起来似乎是新的侍奉皇女殿下的仆从的声音。

    毕竟路秋在央都人员记载之,已经被登载进了送葬者这个大逆不道的组织之去了。

    并且还是已死亡的状态。

    路秋知道如果自己在这里被看见,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那么期待着你君临天下的那一天,皇女殿下。”

    路秋的身影化为了烟尘,消失于了房间之。

    奈夜望着路秋消失的身影,内心有种空荡荡,并且失落的感觉。

    计划依旧正在进行,自己与路秋的关系,也没有应为昨天晚上的事而改变些什么。

    奈夜摇着头,把自己心的奢望埋藏了起来。

    既然自己的生命是路秋给予的话。那么就为路秋燃烧殆尽吧。

    奈夜下定了决心。再次将路秋送给自己的黑色缎带,绑在了自己漆黑色长发之后。

    同时也命令在门外面敲门的人进来。

    好吧,也许是帝皇已经有了警惕之心,这一次来的是一只看起来挺萌的女仆。

    “皇…皇女殿下。我…是您的…新女仆。还…还有。帝皇殿下叫您现在…立刻过去。”

    这只小女仆看起来年龄还没有奈夜大,初次看见自己所侍奉的人,简直偶像后。非常羞涩的样。

    “马上……”奈夜穿戴好了衣衫,再次变为了那位英姿飒爽没有任何杂念的皇女。

    ………………

    “泽拉斯。”

    路秋轻声的念着自己眷属的名字。

    现在路秋正在前往央都最神圣的地方,神龙教会的教堂的道路上。

    “有何事,召唤师?”

    泽拉斯的声音在路秋耳畔响起,他正在路秋以上的万米高空之,只要路秋一个命令,一枚不亚于小型核弹的奥术弹幕就会在央都的任何一个地点降临,将央都的一切都给轰成碎渣。

    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的灾难性的事故原因,央都的街道上并没有多少人。

    全名偶像第一歌姬殿下星洛,竟然变成了一只怪物,这对于不少喜欢星洛的粉丝来说,绝对是让人绝望的事情。

    “你的最大破坏力能够覆盖多大的面积?”

    路秋抬头望着那巨大的教堂,用宏伟来形容都觉得有些愧对它给人带来的震撼。

    央都的皇宫是整座央都之的另一座城,那么这座教堂便是央都之的第二座城市。

    清晨的阳光下,墙壁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辉,神圣唯美。

    “我是世间奥术构成的最纯粹的生命,如果将我的全部力量汇聚成一点,那么我能够抹除任何一个存在的‘根源’,如果将我的力量连成线,这座城市将会被一分为二,如果将我的力量扩散为一个面,那么召唤师您视线范围所及之内的一切存在,都将灰飞烟灭!”

    这位奥术生灵,对自己所掌控的力量有绝对的自信,泽拉斯一枚闪电箭的威力就足够媲美一发洲际导弹,这种程度的闪电箭,泽拉斯可以以火神机枪的射速发射!

    身为第七级生命的泽拉斯,完全是一个移动的人形自走炮,战略性的武器!妥妥的对城级别。

    “那你能够感觉到保护这座教堂周围的力量吗?”

    路秋就像一个朝圣者一样,接近了这座教堂。

    神龙教不曾倡导众生平等,作为体内流淌着神龙之血的他们,只会尊敬被神龙眷顾的人类。

    阶级主义,几乎在这个世界的人类一出生,从他体内所携带着那所谓龙神的血液的浓度,就已经决定了他一生之后将会走的路还有地位。

    这是不公平的制度。

    可是路秋的种族。

    血族所实行的就是这种制度!

    血统决定了你的一切。

    在路秋刚刚踏入这座教堂圣光所及的范围的时候,路秋就感觉到了自己穿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薄膜。

    这是这个世界被称之为灵能的存在,让这个世界的机械动起来的能源。让这个世界人类被称之为强者的重量衡量标准之一,龙神的赐福,人类想要获得灵能,只有一个途径。

    那就是挑战顶端之塔!

    路秋也获得了这种力量,只不过全部都被路秋体内一个名为矢量操控的超能力给吸收强化了。

    多么慷慨的神。

    “分解这层能量壁并不需要多久时间。”

    泽拉斯似乎对这种力量并没有什么惊讶,毕竟他本身就是能量的汇聚体。

    “你熟悉它吗?”路秋可对这个世界的力量构成方式一窍不通。

    “召唤师大人,我可以将世间一切的能量都称之为魔法,奥术!这个世界的构成也同样是如此,尽管它们的排列方式不同,可是本质却是相同的。来自于人类灵魂本源的力量。无论是生老病死,轮回大道,都会源源不断的消耗,与再次生成。”

    “不懂。”

    路秋很简洁的回答。让这位奥术生命打了个梗。

    还好泽拉斯没有喉咙。否则会被呛到。

    “好吧。也许您没有办法理解……”

    “我并不想理解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力量对于我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可以用来行动的工具,足够强大就行!现在。泽拉斯我问你!如果比这你口所谓‘能量壁’的东西,坚固上百倍!你有办法撕裂他,并且保证能够重创其的东西吗?”

    “可以!”

    虽然泽拉斯的名字在它的世界早就被众人所遗忘,但是在没有被符枷锁封印之前,泽拉斯身为恕瑞玛最强的奥术掌控者的骄傲依旧没有泯灭!

    枷锁束缚不了泽拉斯,迟早有一天他会冲破这些锁链,再次让世人见证他无可匹敌的力量。

    “这些东西,我只需要放一个小火花,就足以击碎,就算强化上百倍也是同样的结果。”

    “那么,如果在这些东西保护之下的存在,是一座不亚于央都规模的……城市呢?”

    路秋已经走到了这座教堂的门前,在教堂的墙壁上纹路了大量代表着各种含义的图案。

    其就是一副悬浮于天空之的巨城,而地面上的人类跪服朝拜的样。

    众神之庭!

    天空之城……

    路秋不敢想象禁锢了那些圣人的天空城,面积到底有多么的大,至少不会比这座教堂的面积少上多少。

    这个世界,怎么有可能建造出这种东西?

    路秋可不相信这个正处在半蒸汽时代的世界,能够创造出这种悬浮于天空之的城市。

    蒸汽朋克风格的世界,也与这个以白色金色为主色调的建筑风格,根本格格不入。

    一定有什么,这个世界不知道多少年之前,一定有什么恐怖的存在,在这里繁衍生息过。

    又或者这是真正神明的杰作。

    路秋对这个世界知之甚少,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根本一点都没有了解这个世界。

    无论是顶端之塔还是众神之庭,无论放到哪个世界都是了不起的神迹!

    “城…市。”

    泽拉斯的话音之迟疑了。

    泽拉斯对着自己有绝对的自信,甚至是狂妄!

    如果不是这样,他根本不可能做出将自己的身体转换为纯粹的灵体,这么疯狂的事情。

    对于自己的力量绝对的自信,对于自己的判断绝对的自信…

    但也不代表泽拉斯不自量力,任何修习魔法的存在,都是睿智的,泽拉斯也是同样。

    “如果是召唤师脚下这种级别的城市,恕我无能为力…如果仅仅是这座教堂这么大小的城市,破坏的话,我也需要一段时间。”

    泽拉斯并没有说不能,只是说需要一段时间。

    是吗?一个人的力量终究还是有极限。

    可路秋就是需要泽拉斯一击必杀,无可匹敌的效果。

    一发,只需要一发将一座城市轰杀至渣。

    可是就在路秋思索的时候,地上却突然冒出了一只小甲虫在不停的顶路秋的脚。

    “嗯?”路秋蹲了下来抓住了这只有自己手掌大小的甲虫,发现它的前足带着一份信件。

    ‘宝藏,主人,回家。by阿尔萨丝。’

    “……”

    路秋看着这个便条,翻译了一下那只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呜喵王想要说的话。

    ‘咱们挖到不得了的宝藏了!主人,赶紧回来,需要你来定夺,by阿尔萨丝。’

    大概就是这样。

    到底是什么宝藏?让伟大的巫妖王不惜千里迢迢的派自己手下四大战将之一的地穴领主来当信使?

    路秋看了一眼地上那只又钻入土里的小甲虫。

    “泽拉斯,你对考古方面擅长吗?”

    “略懂一二。”

    “那我现在命令你,再次回到我们在这个世界的据点,协助巫妖王。”

    我的小猫咪啊,这里距离埋金城起码有半个多月的路程,路秋的计划正进展到关键的时候呢,她却叫自己回去……

    泽拉斯就不同了,这货是一只人形自走炮,综合超音速喷气式飞机为一体,在埋金城和央都穿梭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遵命召唤师。”

    泽拉斯也不害怕路秋再次遇害什么的,泽拉斯给自己的定位很明确,他不是路秋的保镖,而是路秋手那枚发射核弹按钮,保镖顶多杀两三个人,路秋按下手的按钮整个央都都要玩完儿。

    再说了,路秋根本不需要泽拉斯保护,连泽拉斯自己都杀不死路秋。

    于是这只奥术生命就在天空之划过一道流星的尾痕,消失在了央都上空。

    对于那枚移动炮台离开,路秋没有什么感想。

    昨天晚上那枚出现的新的圣钉,让路秋非常在意。

    现在,路秋来到这座教堂也是为了这个目的!

    在吸收了李斯纳的记忆的时候,路秋发现这个家伙完全被人当枪使!

    李斯纳的圣钉是别人给予他的,而关于奈夜以及路秋的一切信息,也是别人透露给他的。

    而这个人,就在路秋面前的这座大教堂之!

    “既然给予了我这么大一份惊喜的礼物。”路秋信步的踏入了这用圣城来形容也不为过的教堂:“那么不好好的送一次回礼怎么可以呢?你说对吗?预言师!”

    教堂内祈祷的人不尽其数。

    最近央都的动乱弄的人心惶惶的,信仰,或多或少都是一个人精神的寄托,能够安抚他们过度紧张的心情。

    身穿金色铠甲的圣殿骑士,又或者是穿着白色长袍的祭司们来往的走着。

    在通往教堂深处的道路门口,往往都有几个圣殿骑士在哪里守着。

    想要进入这座教堂的深处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不过由于路秋在央都的记录在案内是属于已经死亡的通缉犯,所以路秋身为送葬者的事情,根本没有多少民众知道。

    路秋仔细的想了想,最后还是变成了一只蝙蝠,慢的在这座教堂的天花板上一蹦一蹦,连飞带跳的跑到了教堂的深处。(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等会还有一更,因为再次纠结了一下怎么处理夜秋之间的关系,不过仔细想想现在还不是时候,将夜秋的最终结局推到央都的结局即将开始之前吧,那样更合适。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