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身为妹控(书号:13639

第一百八十二章 身为妹控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央都……

    皇女的寝室。

    今晚的央都注定不会平静,全城的护卫队都出动去寻找挺身而出抵抗怪物的进攻,保护民众的皇女殿下。

    所以,在皇女的寝室之,却显得格外的安静。

    奈夜躺在了床上,身上的伤口已经全部愈合,白皙的肌肤如新生儿一样嫩滑。

    呼吸非常的均匀,应该在做些好梦。

    路秋拉张椅坐在了奈夜的床边,十字交叉抵着下巴望着奈夜安详的睡脸。

    仔细的端详着……

    路秋已经在这里发了十几分钟的呆了,思绪渐渐的飘远。

    ‘呜哇!哥哥…那些狗好可怕,一直追着我跑!’

    ‘呜…晚上好黑,一个人睡害怕…哥…’

    ‘哥哥骗人,蜂蜜不好吃,蜜蜂蛰的好疼…呜……’

    ………

    笨蛋…

    这是路秋心对自己妹妹最大的印象了,无论遇见什么事情都是笨笨的没有什么主见。

    可是如果害怕,受到了委屈的话,就只知道往自己的怀里面钻,哭的时候也是一样。

    路秋摊开自己白皙的手指,五指之间紧握了一下。

    多久,没有体会到那种感觉了?被人依赖的感觉。

    在奈夜搂住自己,在自己怀痛哭的时候,路秋是真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不妙的是,有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之间闯入了自己本来只有一个人的内心之。占据了一个小小的位置。

    虽然微不足道,却让路秋无法接受。

    “召唤师大人,您似乎在担忧着些什么?”

    泽拉斯的身影出现在了路秋的身边,只是缩小般的。

    奥术生物身上散发出淡蓝色的微光,照亮着路秋所坐的位置。

    路秋没有回头看他,只是一直在看着奈夜。

    “还是同样的问题,泽拉斯,你觉得我会喜欢上一个人吗?”

    泽拉斯并没有离开路秋,从路秋进入央都开始,它就一直在附近徘徊。它就像路秋手捏着的核弹。一有什么路秋无法解决的危机情况,这枚核弹随时能够启动,将整个央都炸上天。

    “……”

    泽拉斯是第二次在路秋这个问题前沉默了,它是奥术与魔法大师之的大师。几乎没有他不能够理解的魔法与奥术知识。可是对于人类的感情。

    作为已经修炼成精的超脱了人类之躯的大魔法师殿下。泽拉斯怎么会知道。

    泽拉斯练功发自真心,从来都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

    “召唤师大人,您是我侍奉的十几位主人之。给我最难以形容的存在。”

    难以形容?这可不是什么好的称呼。

    “是吗?那在我的眷属眼,我到底是多么难以形容?”

    今晚,不需要再继续去做任何事情,只用等着天亮就行了。

    所以路秋有时间和泽拉斯闲谈。

    “恕我直言,初次遇见您的时候,您很幼稚。”活了上千年的生命与路秋之间的谈话,根本没有什么掩饰的意思。

    路秋没有反驳,泽拉斯说的是实话。

    “但是与此同时您却很可怕。”

    “我在人类的印象之确实很可怕。”路秋也没有否认。

    “不,我侍奉过几位比召唤师大人更加残暴的主人,他们几乎无恶不作,靠着我的力量掠夺金钱财宝,强迫其它异性与其交配,强制的臣服于他,稍有不满便是死亡的下场。”泽拉斯回忆着说道。

    “我似乎与他们没有什么不同的。”

    路秋可以肯定,自己杀的人绝对比泽拉斯口所谓的那些残暴的主人多了百倍!

    “您与他们有着本质的不同!他们做这些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金钱的**,交配的**,权利的**…他们追求的是这些,但是您…得到了什么?金钱,美色,亦或者是权利?没有,一项都没有!确实您是恶人,世间极恶之人,罪孽滔天,根本无法饶恕,但是您所背负的这些罪孽,竟然只是为了另一个人。”

    泽拉斯似乎将自己内心之长期埋藏的东西给倾吐出来,感觉到十分畅快一般。

    “所以我才认为,召唤师大人非常的幼稚!”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

    “这也是召唤师大人可怕的地方。”泽拉斯淡淡的扫视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奈夜后:“您对所做的一切无怨无悔,一如既往,没有**只有执念的人,是可怕的。”

    “就像你一样?”路秋也瞥了一眼从一个人类升华为一团纯粹的奥术灵体,泽拉斯不被世界的俗世所支配,一心沉迷于魔法与奥术之,才能够获得这么恐怖的力量!

    “是……”泽拉斯点了点头,似乎在路秋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影:“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召唤师大人您的所做的一切,都不会顾及到您内心之真正的感受,只需要去完成那个目的就足够了,不择手段的去完成那个目的……”

    收集绝望值……然后……

    路秋紧握住了自己脖上挂着的那枚吊坠。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召唤师大人今年才二十岁吧?这个年龄段的人,会有心仪的异性是很正常的事情。”

    卧槽,你个超高校级的大魔法师不要用这种过来人的口吻和我说话。

    其实这不是路秋真实的想法。

    “你说的没错。”路秋伸出手,轻轻的抚摸过奈夜的额头,感受着手心之传来柔软的触感,眼神变得温和了下来:“我确实喜欢上了我的下辈。”

    是什么时候呢?在奈夜抱着自己哭泣的时候吗,那一股莫名的情愫在路秋的心滋生。

    “但是您会舍弃这份,在您看来,为了完成目的而多余的感情,对吗?”

    泽拉斯沉声的说出了路秋会选择的道路。

    “不愧是我的眷属,很清楚我嘛。”

    奈夜只是路秋棋盘上的一颗棋,迟早都是要冲锋陷阵并且舍弃掉的棋,而且还是最重要的一颗。

    失去了奈夜,路秋这局棋就全盘皆输!

    路秋付不起这个代价!

    根本支付不起。

    “知道等价交换这个原则吗?”路秋抚摸着奈夜的额头,同时对着泽拉斯说。

    “炼金术的入门法则。”泽拉斯当然知道。

    “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必须舍弃什么东西。”

    现在,路秋的另一只手紧握住了自己胸口挂着的吊坠,那枚存放了自己妹妹骨灰的吊坠,最后停止了抚摸着奈夜额头的动作,靠在了椅上。

    “我杀死了上十亿人,甚至抹杀了我自己,目标从来没有改变!这一次也是同样。”

    “这代价真是沉重。”泽拉斯轻声的说着。

    “不,比起回报来说,这些代价根本不算什么。”

    路秋紧捏着那枚吊坠,回答着泽拉斯。

    所以这才是没有**的人可怕的地方。

    他们为了自己的目的,可以不惜一切。

    泽拉斯叹息着,消失在了路秋的面前……

    在泽拉斯消失后。

    路秋站起身,用自己的小尖牙,咬破自己的手指,抵在了奈夜苍白的唇边,其溢出的些许带着金色光辉的鲜血,一滴一滴顺着奈夜的嘴角滴落进了奈夜的嘴。

    “三千万,三千万人的性命换你三天的性命,皇女殿下,到时候可不要让我失望。”(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ps:好困…咱去睡觉鸟……求票……今天要不要也继续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