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七十章 真心(书号:13639

第一百七十章 真心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路秋一直都认为吸血种永远都是最优秀的演员……

    他们会欺骗人类,露出自己最为优雅的一面,来掩饰住身体之对他们鲜血如野兽一样的渴望。

    在这群人类无知上当后,再痛饮他们的鲜血!

    路秋不知道自己的演技怎么样,可现在路秋却不得不扮演另一个角色。

    一位名为垂死挣扎的送葬者这个角色。

    现在正在感染区,经过白天骑士团们的清扫,以及皇女殿下所带来的动力,让士气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顶峰。

    很快人类与感染体的战斗就变为了一边倒的局面。

    现在整个感染区的感染体已经非常稀少了。

    至少,现在路秋靠在已经变为废墟的墙壁上,拖着自己沉重的身体,在路秋的腰间被那一束光芒所撕裂的伤口,血流如注……

    整个腹部的肌肉都被绞碎化为灰烬。

    能够忍受这种疼痛走下去,对于人类来说简直是奇迹。

    但是作为拥有上亿条命的路秋,连脑袋被砍下后,都能够像个无头骑士一样到处蹦跶,腹部受伤还真不算什么。

    只是为了伪装,路秋扶着墙壁,快步的向着弗纳特家族的废墟走去。

    滴落在地上的血迹路秋没有去管……

    总要给他们留点线索不是吗?

    让这群正义的一方追逐着这位濒死的送葬者,结果触碰到了幕后黑手……

    他们追过来的速度不慢,路秋走的速度也不慢。

    在他们到达感染区的时候,路秋已经走入已经化为废墟的弗纳特家族的驻地。

    根据路秋的记忆,路秋开始向着星洛的房间缓步走去。

    星洛的房间处在弗纳特家族比较隐蔽的地方,所以保存尚且完好。

    路秋没有敲门,因为主人早就已经舍弃了这座房间。

    当路秋打开大门的时候,就嗅到了女孩身上独有的那股幽香。

    星洛在这里不知道生活了多少年,路秋看着在自己走后。那只幼女又将自己房间的布偶啊,天蓝色的床单啊之类的东西都重新布置好。

    虽然灵魂是一位上百岁的圣人,但是身体依旧是一位幼女。

    算算时间,星洛现在应该已经在央都的第一剧院,在央都民众的万众瞩目之下再次变为了那位第一歌姬了吧。

    不知道奈夜有没有被星洛给拉上场……

    不过今晚是星洛最后的一场演出,总要有些特别不是吗?

    路秋脑想着今晚的计划,走到了星洛床边的书架旁。手搭在了一本书上,将读作书籍写作机关的东西轻轻一扭动。

    一个暗道就出现在了路秋的面前。

    星洛的外表虽然就像天使一样,但是无论怎么样魔鬼就是魔鬼,就算披着天使的外衣,她也没有办法隐藏自己的罪恶。

    腐臭的味道顺着幽暗的通道传入了路秋的嗅觉之。

    这下面,可是这位可爱的小天使平常喜欢玩的玩具……

    人体试验!

    路秋踏入了幽暗潮湿的通道。操控着书架再次移到原来的位置的时候。

    最后一丝光芒也消失。

    路秋的身影没入了黑暗,猩红色的瞳孔在黑暗之亮起,散发着不祥的光芒。

    没有点灯,路秋就这么走下了这幽暗的通道。

    不久之后,路秋踏入了一个漆黑色的世界!

    一切都是由黑色构成,天花板,墙壁。地面……

    在正央摆放了一个巨大的圆桌。

    让路秋感觉到惊讶的是除了这些之外,这里就不存在其他任何的物品。

    没有黑光病毒,没有试验设备,没有正在苦苦挣扎的实验体……

    一切都显得空荡荡的。

    可是在空气之弥漫的血腥味,表示这座空间的主人不仅一次在这里做过触犯人类道德底线的试验。

    不行,这可不行!

    这就像普普通通的地下仓库一样的景色,怎么对得起送葬者这个组织在外的声誉呢?

    星洛肯定先一步意料到了路秋的计划,所以才将这些东西撤走。

    没办法。路秋为了‘维护’送葬者在外让人闻风丧胆的声誉。

    手微微扬起,在桌上一挥。

    在系统之以一千绝望值的价格兑换出了一大堆造型猎奇的实验器材。

    什么正在翻滚鼓着泡泡,泛着幽绿色的女巫的坩埚啊,什么里面装了畸变的异形抱脸虫的玻璃罐,还有装了铁血战士的脑袋的玻璃罐,一只被肢解的丘比的玻璃罐,再加上一系列实验室必备的道具。里面再装一些奇奇怪怪的液体。

    接着路秋在角落用十点绝望值兑换了一只笼,用鲜血模拟出了好几只狰狞恐怖的丧尸,手正趴着笼,摇动着。腐烂的嘴巴正在向着路秋撕咬,好像随时要冲出来将路秋吃掉一样。

    路秋又安置了几个对人体试验用的试验床,用鲜血模拟出了几个正在抽搐的人类被绑在床上的样。

    经过路秋的布置,这座地下室赫然变成了什么邪恶的科学家的实验基地!

    路秋看了看自己的作品布置后,将最重要的东西放到了桌上。

    一瓶尚未用完的黑光病毒!

    赤红色的液体被路秋分别灌入了几个容器之装好……

    这些都将成为他们的证据!

    估计等暗龙之瞳的成员来了之后,在今后的历史之上,星洛会被他们描述为最邪恶的女巫吧。

    路秋觉得好像差了点什么东西,之后手出现了一张空白古旧的羊皮卷轴,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接着路秋拿出了一根羽毛笔,用鲜血在这张羊皮卷轴上开始书写。

    这个世界的字就像地球上的拉丁。

    西欧大陆可是被路秋给践踏过的,而且身为吸血种的路秋,岂能够不懂?

    路秋草草的在上面绘制出了央都内城的地图后,随便胡乱的标了几个连自己都看不懂的箭头以及路线,然后标注了一系列的字在上面,其‘暗杀’‘实验’‘篡夺’‘丘比必须死’几个词汇尤为的突出。

    总之就是传递着一个刺杀帝皇,搅乱央都秩序,反叛的信息。

    经过路秋的特殊处理,暗红色的血迹显得已经有一些年岁。

    根本不会有人怀疑这是几秒钟之前,路秋刚刚折腾出来的东西。

    暗龙之瞳的成员,不愧是央都的影,与锦衣卫一样的组织,他们在追寻着路秋的血迹后,一直追到了星洛的房间之。

    哪怕在这里路秋也能够听见他们踹开星洛大门的声音。

    这种简单的密室,在这群忠臣于帝皇的猎犬面前如同虚设,他们轻而易举的找出了开启密室的机关。

    路秋现在已经能够听见他们整齐划一的小心翼翼的走下这座密室的声音了。

    接近真相的感觉非常的喜悦对吧?路秋听得见他们每一个人的心跳开始加快。

    那么现在作为一个垂死挣扎的送葬者成员。

    路秋应该怎么做呢?

    血之分身,在这一刻悄然的使用了出来。

    路秋的衣着再次变为了执事服,路秋看了一眼穿着送葬者服装的分身。

    轻笑着,路秋的身影化为了黑暗隐没于了这座房间的角落,任何人都不会发现的角落。

    而这个分身,也就是殓妆师开始将桌上那张对于送葬者非常‘重要’的羊皮卷轴给收了起来后,他就像一只蜘蛛一样趴在天花板上,不发出一丝声响,靠近了入口处。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暗龙之瞳的成员留下几人在外面守着,以防有人逃出后,剩下的成员全部都走入了这地底的实验室!

    在他们被这里的景色给震惊到的时候。

    殓妆师动了!他拖着‘受伤’的身体,从天花板跃下,开始向着入口冲去!

    但是这群露出了自己獠牙的暗龙们,已经没有任何顾忌!

    在殓妆师的身体落地的刹那,上十条黑色的锁链贯穿了他的身体,将他想要逃离的步伐给封锁后,把他的身体拉了回来!

    锁链的链刃有毒…殓妆师本就是‘重伤’在身,现在他终于又死了一次。

    好吧,确实是又死了一次。

    在殓妆师到底的刹那,他放入胸口的羊皮卷轴也跌落了出来。

    名为‘真相’的东西,"ci luo"裸的摆在了这些暗龙们的眼前。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