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五十⑨章 被猜中的计划(5000字)(书号:13639

第一百五十⑨章 被猜中的计划(5000字)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不管黑夜多么的深邃,太阳终究会升起。

    央都迎来了新的一天。

    今天对于央都的少年少女们来说,是值得兴奋的一天。

    年轻的少女们兴奋的原因,大概就是那些目睹了皇女殿下威风凛凛的身姿,而怦然心动,觉醒了奇怪的属性…舍弃了自己原本的择偶嗜好……开始选择站在了皇女的一方。

    不知不觉,姐姐大人这种称呼,在央都的那些贵族少女之间广泛流传。

    英姿飒爽的银河美少女呢。

    奈夜的魅力不愧于男女通杀!

    在这个年代,没有纷争没有战乱的年代,央都纯情少女的芳心,不知不觉已经被这位赋予英雄之名,拥有女武神身姿的皇女殿下所征服。

    至于年轻少年们兴奋的原因……

    因为长年没有战争大陆和平的缘故,少年们分支出了两个派系,一种是以穆月为首,追求战斗与冒险,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武斗派,另一种则是蹲在家里混吃喝等死的家里蹲一派。

    宅男这个职业无论在那个世界都会有。

    而今天,正是后者兴奋的日。

    因为已经消失了不知道多少个月,几乎是这个世界大部分少年心的偶像,第一歌姬大人星洛.弗纳特,在今天竟然宣布了复出的消息!

    于是,这群混吃等死的家里蹲们都沸腾了!

    他们穿好贴着奇怪字样的衣服,拿着奇怪字样的旗帜。就像朝拜一样,无视掉了卫兵的威胁。轰轰烈烈的向着弗纳特家族的门口进军……

    此时弗纳特家族门口人山人海……

    这群奇怪的家伙喊着奇怪的口号……简直比在祈祷他们所信仰的龙神的时候还要狂热。

    “星洛大人万岁!星洛大人板载!”

    吼声震天……

    这…大概就是第一歌姬,星洛.弗纳特的恐怖魅力。

    然而,此时正在弗纳特家族驻地内的一座阁楼。

    奈夜靠在窗边,远远的望着下方人声鼎沸的样,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的好。

    “星洛你还真是厉害啊…他们都是为你而来的吗?”

    奈夜承认自己已经见过很多很多大场面了,但是这种奇怪的大场面,奈夜还是第一次见。

    “当然咯…他们可都是星洛忠实的观众呢。”

    “诶…是吗?他们都很喜欢你的样。”奈夜转过身,看着那位用双腿站在自己面前。晃动着还没有过膝的裙摆,享受着能够重新站立的喜悦。

    只是因为裙边太短的缘故,好像随时都有看见里面那一缕蓝白色泽的危险,但本人好像没有怎么在意一样。

    她已经沉浸于了能够再次站立的感觉之。

    “喜欢吗?应该是吧。但是姐姐大人你还不是也有很多崇拜者吗?”

    现在奈夜在央都的声望,一夜之间差不多能够与星洛比肩的程度,在央都民间内,支持奈夜成为女皇的人不知道多少。

    人格魅力。是成为一位帝皇最重要的东西之一。

    “不要用那种奇怪的称呼,称呼我!”奈夜脸上一红摇了摇头,表示否认别人给自己强加上的奇怪称呼。

    “诶?脸红了吗?”

    “才没有。”奈夜经过路秋的几番调教,已经能够很好的掩饰自己内心情绪,仅仅是眨眼间,奈夜的表情就变回了正常。同时开始转移起话题:“那个星洛,我是听说你的腿伤已经好了的缘故,所以来探望一下你的,因为没有带什么礼物,如果有什么想要的话。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会买给你的。”

    奈夜潜意识将星洛当成那种仍然停留在,收到了礼物后就欢天喜地的小孩之。因为星洛的外表就是如此…

    “这样啊,那么感谢姐姐大人了呢,正好星洛有一个东西非常想要哦。”

    星洛银灰色的长发遮掩下的瞳孔,闪过了一丝奈夜没有察觉到的情绪,名为揶揄的情绪,但她依旧是纯真的笑着。

    “是什么?”

    “嗯…在这之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星洛思索了一下后,反问了奈夜一句。

    “说吧。”

    奈夜没有多少时间在这里停留,先不提皇女这个身份,带给了奈夜荣耀的同时,也带给了奈夜不少麻烦。

    例如在弗纳特家族门口喊着奇怪口号的人里面,不止只有‘星洛大人板载’‘星洛大人万岁’之类的。

    奈夜听见了几句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谁叫的。

    “奈夜姐,你是怎么看待你身边的那位执事的呢?”

    星洛的笑容如常,只是不知道为何,此时却给了奈夜一种小恶魔般的感觉。

    我身边的执事?!

    正坐在下方马车之,等待着奈夜回去的路秋的身影,出现在了奈夜的脑。

    怎么看待那个家伙?

    “没…没什么!就是…一个执事而已!根本没有什么!”

    奈夜内心的情绪波动,在别人询问到路秋的时候开始急剧起伏。

    在已经一百岁的合法幼女的星洛面前,奈夜还是太稚嫩了……

    星洛察觉到了奈夜的异样……

    “是吗?原来是这样啊,也就是说那位执事对奈夜姐来说无关紧要咯?”

    “没错!无关紧要,只是不知道从哪里聘来的仆……执事而已!”

    奈夜始终都无法说出仆从二字,因为在血族的阶级之,奈夜如果说出这个词的话,是一种大逆不道的行为。

    “啊,这样我就放心啦。”

    在奈夜的嘴上,那位执事的存在是那么的没有地位。这样的话……

    “那我想要那位执事哦,奈夜姐。反正只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聘来的执事,你是皇女殿下,应该可以再找一个更加优秀的才对,所以把他交给我的话,也没有关系对吧?”

    “不行!!”

    几乎在星洛话音落下的下一秒,奈夜就高声的叫了出来。

    星洛也被奈夜这激动的反应给吓了一跳。

    “为什么?明明是一只很不称职的执事诶。”星洛有些苦恼。

    “因为…因为…”激动的奈夜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什么借口。

    确实,路秋身为一名执事非常的不称职,每天喜欢戏弄主人先不提。连打扫房间这种事情也不会,就连做饭也只会哪一种没有味道的面条,所以作为一名执事完全不合格。

    但路秋是主人,奈夜是仆从,奈夜一直都没有忘记这一点!

    “那你为什么想要他?”

    奈夜猛然之间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反问着星洛再次转移着自己的话题。

    “为什么想要吗?”星洛用手指抵着自己的下巴,眼透出了狡黠的神色后。用着一种期望的语气对着奈夜轻声的说着,发自内心的说着……

    “因为,我已经喜欢上了那位执事呀!”

    “诶?!”看着星洛的表情,听着星洛这信息含量略大的话,奈夜的脑袋一时之间发生了当机!

    “喜欢的意思就是爱,就是在一起!成为情人的那种哦!最后会一起手挽着手走上婚礼殿堂的那种哦!星洛会给他生小宝宝的那种关系哟!”

    这位生活经验丰富的幼女。带着恶趣味说出了这些没有任何掩饰的话,在奈夜耳听来是那么具有冲击性。

    走上婚礼殿堂…生小宝宝……

    “怎么可以!不行!”

    奈夜再次失声的叫着,她发现自己失态的时候已经晚了!

    “奈夜姐不是不喜欢那个执事的吗?”

    “不行就是不行!!他……”奈夜咬了咬嘴唇后,想到了:“他很危险!”

    “可是那位执事看起来很温柔的样。”

    “那只是假象!他真的很危险,危险到你没有办法想象的地步!”

    不能让这个无知的孩落入路秋的手。这就是奈夜找给自己的理由!

    “那…既然奈夜姐你知道,他这么危险。为什么不离开他呢?”

    星洛开口了,这声音,不再带上了一丝调笑的意味,认真的,让奈夜觉得面前的人都不是原本那只天真的幼女。

    为什么…不离开他?

    “明明…危险的让人全身颤抖,为什么奈夜你…不逃跑呢?”

    “因为……”

    怎么回答?是因为害怕他吗?如果这样的话,应该逃走才对,可是……

    “这个世界,我…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了。”

    除了跟着路秋,奈夜在心理补充着。

    从变为路秋的仆从,在路秋说出‘迎接你的新生’吧这一句话的时候,奈夜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

    “是吗?”星洛低下头来,手背到了身后,在奈夜没有察觉的状态之下,星洛的手微微的凝聚出了暗灰色的能量。

    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她的真实身份,是「送葬者」的创建者,虽然帝皇曾经出了高于雇用人十倍的价钱,来反过来拿雇用人的人头。

    但,如果这个雇用人是李斯纳的话,也许星洛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可…现在,要杀掉皇女的雇用人却是路秋。

    那个恶魔,并且路秋所给予星洛的报酬,哪怕那位皇帝出百倍的价钱也根本买不到!

    路秋给予星洛的东西,根本无法用金钱购买,它甚至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认知。

    路秋本身就是一只超出人类认知的存在!

    “其实…还有一个地方,你可以去……”

    “什么地方?”奈夜对面前这位稚嫩的幼女,没有任何警惕心。

    “那就是……”星洛冷着脸,要说出‘死亡’二字,然后捏碎这位皇女殿下的灵魂的时候,门突然在这错误的时间被打开了!走入的人,竟然将圣人星洛所凝聚出来的力量给顿时覆灭!

    “皇女殿下。弗纳特家族的外围好像有一些麻烦。”

    路秋彬彬有礼的站在了门口,手上连接着的猩红丝线瞬间断裂。

    “我觉得你去看一下还是比较好。那个麻烦,似乎是冲着皇女殿下你来的。”

    “我?”奈夜看见路秋贸然闯进来先是一愣后,就立马反应了过来,侧耳聆听,下方的人群似乎也出现了骚动。

    “那我去看看吧。”

    与星洛待在一起,第一次让奈夜觉得有些难以应付,所谓童言无忌,星洛的话。真的让奈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于是奈夜向着星洛道别后,快步的跑下了楼,还没有忘记拉着路秋的手一起跑下去。

    如果把路秋留在这里的话,各种危险!

    星洛原本微笑的脸,看见了那张关上的门后,立即冷了下来。

    “你不是要我杀掉她吗?恶魔先生!现在却怎么反悔了?”

    星洛对着空荡荡的空气询问着,只是在空气飘荡起了暗红的色泽。

    ‘杀掉?你当然要杀掉她。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那到底什么时候才是适合的时间?等她登基为皇的那一天?”

    星洛质问着!

    ‘在你最美丽的那一刻,在她沉浸于你美丽之的那一刻。’

    “……她,不会的。”星洛一直无法理解路秋想要做什么,但是…星洛的手抓紧了自己的裙摆:“但是恶魔先生!也许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错误,可事实就是事实。”

    星洛深呼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着:“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孩对你的感情。不仅有畏惧,还有恋慕,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

    “那你想做什么?玩弄人心是恶魔做好的戏码不是吗?但是我唯独无法接受的是这一点!我可以帮你杀掉那个无知的少女,但是请你不要继续在玩弄她的感情了!”

    ‘无知的少女?’

    空气之低沉的声音带着揶揄。

    ‘你是不是搞错了一些什么?皇女。皇女殿下奈夜.朵德兰,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哦。我要做什么,我的目的是什么,我是谁!她甚至知道的比你更多!比起她,你才是无知的少女,弗纳特小姐。’

    比我…知道的更多?奈夜知道路秋的身份?竟然还那样维护他?

    星洛一愣,突然之间,脑纷纷乱乱的信息链接在了一起,顺成了一条线,从奈夜出现在埋金城开始……一切的一切。

    她眼出现了诧异,皇女殿下的崛起,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女孩成长为如此的高度,在这一切事件的身后,似乎都有一个漆黑色的阴影如影随形。

    “你的目的,难不成……”星洛有些不敢相信的说着,这已经超出了她平时能够接受的范围,什么杀人,什么人体试验,什么地下交易,在星洛眼看起来黑暗污秽的事情,在这个家伙的面前,幼稚的可笑!

    他真正的目的…这个男人真正想要做的,疯狂的事情……

    ‘嘘,你猜的没错,那位皇女和你一样哦,是我的提线木偶呀,她很忠诚,而维系这份忠诚的东西,就是那些你口所谓的感情哦!’

    星洛哽咽了一下,她本就是黑暗之的存在,可是此时却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之间,有一股让人窒息的阴影,已经包围了她!

    甚至整个央都,整个世界!

    到底是什么时候?我应该早知道了才对!这个家伙真正的目的…皇女以及一系列事件真正的真相……

    只是自从星洛站在他一方开始,就成为了帮凶,就算罪孽再怎么深重,星洛已经无法洗脱自己的罪孽。

    而且没有地方可逃,在不知不觉之间,这个男人已经将一切要素紧紧握在了手,只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地狱便会降临。

    那么皇女呢?也是和这个家伙一样的恶魔吗?星洛看人的眼光很准,她能够看得出奈夜是拥有一颗善心的人……

    这样一来,奈夜最后的结局…

    ‘还有你搞错了一件事情哦。’

    那声音,再次回荡起来,仿佛在星洛耳边轻声低语,深入星洛的骨髓,让她全身发麻。

    ‘感情这东西就是拿来玩弄的啊。’

    我怎么忘记了这家伙是个恶魔!

    星洛跪倒在了地上,哪怕身为圣人的她,也开始为接下来的黑暗,感觉到了恐惧。

    ………………

    血之分身的这个技能。

    路秋使用的越来越娴熟了。

    自从路秋进阶为真祖级别的吸血种后,路秋对鲜血操控的能力强大到了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

    简直就像炼金术一样,路秋可以给予每一滴鲜血不同的特细,例如坚固,柔软,刺穿,撕裂,侵蚀,深入灵魂的剧毒……

    原本粘稠的鲜血都不应该有的特性,路秋都能够给予……

    例如用鲜血制造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墙壁,血色构成的长剑可以撕裂一切物体。

    可以说鲜血在路秋的手已经超脱了液体的范畴。

    除了尚未成熟的矢量操控和阎魔刀之外,控血之法是路秋唯一战斗的方式,也是路秋最强的战斗方式。

    血之分身这个技能,目前已经能够让路秋分裂出两个拥有自己本体百分之五十左右力量的分身。

    分身气化和液化之类的事情也都做的到。

    至于…为什么现在要这么详细的介绍路秋的能力。

    因为战斗…要开始了!

    “那是什么?”奈夜跑到外面后,松开了路秋的手,有些凝重的望着在弗纳特家族外部,激起了大片尘土,带着雷霆一样的威势,击飞了那些卫兵,气势汹汹的向着弗纳特家族大门冲来的黑影。

    “人类哦。”路秋回答着奈夜:“听从自己的**而行动的人类。”

    路秋再次补充了一句。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