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角斗(书号:13639

第一百四十二章 角斗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唐吉诃德。

    帝皇身边最锋利的一柄利剑。

    悄无声息。

    他站在那里,漆黑色的骑士铠甲在大厅本应该十分显眼,但是真正的他却像影一样。

    帝皇的影……

    路秋向后退了几步,给这两人的战斗让出了位置。

    奈夜的战斗从来都没有什么章法,完全是靠着本能来战斗。

    路秋不曾交给奈夜什么叫做剑术,只教导过奈夜面对敌人的时候,哪怕是身上一滴血,也可以作为武器去战斗。

    “你不拔剑吗?”

    也许这是奈夜第一次堂堂正正的与一位人类强者战斗吧。

    与送葬者的战斗,永远都是被袭击之后,为了活下去不得不拼尽全力。

    这种比试的战斗气氛,让奈夜觉得有一些不适应。

    她每一场战斗都是一次搏命。

    失败就是死亡。

    “不用。”唐吉诃德摇了摇头,这位漆黑骑士的腰间放了一柄骑士剑的剑鞘,看起来是用来装饰的剑刃,本身并不锋利。

    “……”

    被小看了,真的被小看了。

    奈夜的年龄太过年轻,年轻的甚至有些过分。

    在这位年长的强者眼,面对奈夜连让他拔剑的资格都没有……

    “出招。”唐吉诃德平常只听从于帝皇的命令,很少与人交流,他只是对奈夜挥了挥手,有些漫不经心。

    “如果想用你的双手抵挡住我的剑刃的话。那么…请小心!”

    紫黑色的光芒在这座大厅之闪现而出,无毁的湖光这柄魔剑不知何时已经被奈夜握在了手。

    路秋给予了奈夜收容这柄巨剑的‘剑鞘’,免得这位皇女殿下每天背着一柄大剑到处乱跑,这形象多不亲民。

    奈夜的气质本就没有任何亲切可言,在握住剑之后的奈夜更是如此。

    无悔的湖光那属于魔剑的锋芒展露在大厅之后,奈夜已经渐渐积累出来的杀气也开始四散而出。

    唐吉诃德此刻总算收起了自己漫不经心的模样,并不是为奈夜那有些幼稚微不可寻的杀气,而是因为这柄魔剑!

    他发誓这是他一生之见过的一柄最好的巨剑!哪怕他现在所用的佩剑,不及这柄魔剑半分!

    纯粹的紫黑色光芒照耀出了唐吉诃德变得认真起来的脸,这位看起来有些消瘦的青年。在这一刹那从一位丢在人堆里面找不到的普通人。变为了那位最强骑士。

    真正的剑是活着的,每一柄剑之都蕴藏着属于它的剑意……

    无毁的湖光剑刃之传递出来的气息,同样也是最强!

    因为曾经持有它的主人,也是被称之为最强骑士的存在。

    唐吉诃德依旧没有拔剑。因为现在持有它的主人。是一个成年都没有成年的小丫头。

    只是小丫头也有小丫头的骄傲。更别提这只小丫头是在地狱之活下来的恶鬼!

    奈夜猩红的双瞳与魔剑紫黑色的光芒同时消失在了唐吉诃德的面前。

    明明没有鲜血四溅的景色,唐吉诃德却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这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的刹那,唐吉诃德伸出了自己的手。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几乎是下一刻,一柄从天而降的巨刃重重的斩击在了唐吉诃德伸出的手臂之上。

    手臂所覆盖的骑士铠甲被这柄魔剑给崩裂!唐吉诃德脚下的地面也碎裂开来。

    这柄剑比唐吉诃德想象之的要锐利的许多!

    她到底是怎么获得这柄剑的?唐吉诃德有些诧异,就在唐吉诃德愣神的瞬间。

    抵在他手臂之上的剑刃,摩擦着他的骑士铠甲,迸发出了闪耀的火星。

    唐吉诃德瞪大了自己的瞳孔,紫黑色的大剑以急速的向着他的首级刺来。

    没有任何留情,奈夜在初次接触后,就没有选择任何保留…

    几乎名为狩猎本能的东西,让奈夜选择了突刺,向着人类脆弱的大脑。

    唐吉诃德侧过头躲过了奈夜这必杀的一击……

    但是紫黑色大剑在奈夜的手就像有生命一般,在突刺被躲过后,斩向唐吉诃德肩膀的剑刃,改变了方向,变为了斩向唐吉诃德的脖颈!

    无毁的湖光顿时化为了断头台,剑刃猛然向着唐吉诃德脆弱的脖颈斩下……

    速度快的惊人,下一秒这位最强骑士就能够人头落地,为他的轻敌付出代价。

    只是又是剑锋出鞘的光芒一闪而过,几乎在同时一柄剑刃与无毁的湖光运动的轨迹重叠了起来,挡住了这要将自己首级斩下的断头台!

    咔擦的一声…

    不……没有挡住!

    无毁的湖光的锋芒任何东西都无法挡住。

    哪怕唐吉诃德已经拔剑也徒劳无功,魔剑的锐利将唐吉诃德的骑士剑给轻松斩断,哪怕让它产生一丝停顿也办不到!

    唐吉诃德一咬牙,身体之突然爆发出了一股湛蓝色的能量,就像风暴一样,以他的心,将一切靠近于他的东西都排斥在外。

    包括奈夜,同样也包括那柄奇异的魔剑。

    这才是最强骑士…或者说是这个世界的人所持有的真正力量。

    来自血统的力量,流淌于他们的全身,强化他们的身体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爆发出来……

    大厅的地面没有一处完好,站在正央的唐吉诃德面容冰冷,看着倒在地上支撑着自己身体缓缓站起的奈夜。

    胜负已分,环绕在唐吉诃德身边的能量,可以轻而易举的碾碎这位皇女殿下。

    在速度与力量之上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小丫头。

    除了有些羞愧之外。更多的是惊诧。

    如果光以身体的速度与力量,唐吉诃德赢不了面前这位年龄不过十八的小丫头。

    所以……

    “皇女殿下,您有资格赢得所有人的认可。”

    唐吉诃德低下了自己的头,就像在帝皇面前一样低下了自己的头,这位最强骑士认可了皇女的存在。

    “……”

    被看不见的力量给击飞出去的奈夜感觉并不好受…奈夜明白那不知名的力量是什么…

    她握紧了手的魔剑,同时也明白,如果没有办法突破这种力量的话,别提斩杀圣人了,连靠近他们都做不到。

    因为唐吉诃德就是圣人,如果他想杀奈夜的话。在奈夜被‘拒绝’的刹那。她就已经死了。

    “这么多年总算见你吃了一次亏。”朵德兰大帝好像心情非常愉快的样:“你能把最强骑士逼的使出灵能风暴,已经说明了你有让所有人慑服的资格,好好的去休息一下吧,明天便是让所有人认可你的那一刻。”

    “……”

    奈夜不说话。既然对方叫自己离开了。奈夜没有理由留在这里。她本就不想和任何陌生人接触,让自己变强,再变强。然后杀掉所有圣人……

    站在奈夜身后目睹一切的路秋,倒是对这种皇帝口的灵能有些兴趣,不过也没有多说。

    这位忠心耿耿的执事,便跟着皇女殿下离开了这座大厅。

    朵德兰大帝注视着两人的离开,又看了一眼站在下方的唐吉诃德,帝国的最强骑士……

    “你最得意的门生穆月.克劳尔能够逼你拔剑吗?”

    “可以,穆月的天赋远远比我优秀,他几乎是我一生之见过最优秀的存在,但是那个孩……”唐吉诃德说到这里却突然沉默了又接着问道:“殿下,您…知道她手的那柄剑是什么吗?”

    “知道,我当然知道。”这是朵德兰大帝这几天以来笑的最多的一次:“那柄剑名为无毁的湖光!在很遥远的国度之,与你身份一样的最强骑士的佩剑,那位骑士名为兰斯洛特,这柄剑也被称之为最强之剑,拥有让持有者的各项力量提升一个等级的程度。”

    遥远的国度…唐吉诃德听着这熟悉的名词,突然想起了第一次与这位满嘴跑火车一点都不靠谱的家伙相遇时候的景色。

    那同样也是在一个肮脏的小巷,唐吉诃德为了活下去在垃圾箱翻动着能吃的东西,直到有一天这个二百五似的家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说着什么‘按照小说里面设定,我偶遇的小乞丐之类的角色肯定是天赋非凡的存在,将来培养起来能当主角的一号打手!怎么样,你愿意跟着我吗?’

    他当然不想跟着这个看起来很白痴的家伙,但是这个家伙给了自己一生之第一顿新鲜的食物。

    于是他就跟着这个白痴……结果他一直说些唐吉诃德一直都听不懂的话。

    ‘给你取什么名好呢?凌剑?萧炎?还是方寒?干脆叫龙傲天算了!不成这里是西方世界啊,有骑士的话就叫你唐吉诃德好了,这可是很遥远的国度里,一位最强骑士的称呼哦。’

    唐吉诃德就这么相信了这个白痴的话,自己有了一个不知名的国度里面最强骑士的名字,结果最后他真的成为了最强骑士……就像预言一般,他成为了这个家伙的一号打手,与他形影不离,扫平了他道路之上一切的敌人……变为了他的剑。

    在他的口那个遥远的国度是一个神奇的世界,同时也是他向往的世界……直到登基为王后,他也时不时提起自己要离开这里,这里不属于他。

    但是接受了帝皇的宿命,帝皇的枷锁,让他的终生都只能与孤独的王座为伴,哪怕拥有再强大的权利。

    ‘我想回家……’

    能够倾听他的话,只有唐吉诃德一个人。

    当上万人之上的皇帝,并不是那么开心。

    “嘿,别在哪里一脸忧伤了,快,我的一号打手,咱们一起去微服私访帝国皇家学院的女生宿舍,作为庆祝。”

    朵德兰大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那神色依旧如当年。

    唐吉诃德注视着朵德兰离开的背影后,追了上去,他看不懂这个帝皇,但他只知道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像从前一样那么白痴,那么二百五,满嘴嘟嚷着自己听不懂的话,脑袋里面想着女孩内衣,还有她们赤果身体的老混球。

    只是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人生之最后的一点时间,这位皇帝想做的竟然不是为自己建一个盛大的陵墓,反而是去偷.窥那些小女孩换衣服。

    但这才是真实的他,没有被名为皇帝的光鲜躯壳所笼罩的他,唐吉诃德快步跟上了朵德兰。(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