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四十章 帝皇之威(书号:13639

第一百四十章 帝皇之威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人类的葬礼始终都是路秋无法理解的东西。

    因为…所谓的灵柩与棺材,对于人类来说是永远安眠的地方。

    对路秋来说…只是一张睡觉的床罢了。

    吸血种都喜欢睡棺材里面,因为他们本来就已经死去,棺材会让他们比床更加有归属感。

    不过作为一只吸血种之的奇葩,路秋小时候确实喜欢和自己的妹妹睡一个棺材里面,但是长大后完全远离睡觉这种行为。

    为了收集绝望望值而东奔西走,强迫路秋让自己从夜行生物变为了全天二十四小时随时都能够全力出击的人形高大。

    疲惫对路秋来说毫无作用。

    为了复活自己妹妹的执念,已经让路秋忘记了什么叫做累的感觉。

    吸血种死后只会化为灰烬,在晨曦之消失,根本不需要什么葬礼……

    但是站在这座被夕阳的光辉所照耀的墓园。

    路秋觉得自己真的少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葬礼…为自己的妹妹办一个葬礼。

    只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

    因为葬礼是为了悼念,悼念是对再也无法见到的人才会有的情绪……

    不久之后就能够与自己妹妹相见,葬礼完全没有任何必要,路秋也不需要悼念,有的只有再次见面的拥抱。

    所以…不远了!

    路秋站在了奈夜的身边,微微的低下了头。

    身边所有的人统一穿的衣服都是黑白相见的礼服。这个世界好似也有这种传统。

    在这墓园,一队身披银白重甲的骑士,肩膀上扛着纹路着金色龙首咆哮的印记的灵柩,缓缓的向着前方的一位祭祀打扮的老者身边所挖的墓葬走去。

    徐徐落下的夕阳是对这一景色最好的村托。

    天空似乎也回荡着莫名的悲凉,为这位骑士团长的英勇就义而悲伤。

    肯瑟团长在央都的威望让央都几乎所有的贵族都来参加了这次葬礼。

    这些站在墓园的人们,代表的是整个央都的秩序。

    这些贵族维护着央都各种各样的秩序…随便拉出一人或许就有可能是统领一方的大公爵的身份。

    可见肯瑟在央都的身份……

    但这些贵族站在了道路两旁,目送肯瑟的灵柩的时候,一个身影的出现,让他们拜服了下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的单膝跪倒在了地上,将自己的头低的更低了。

    除了那位举行仪式的大神官之外。

    来人便是帝皇殿下。

    在路秋看来。他也许看起来威严凌然。但是身体之那无时不刻都在衰竭的灵魂怎么样的掩饰不了。

    路秋没有跪下,奈夜也没有跪下。

    奈夜跟随了路秋后,身为吸血种的她不会遵守这个国家的规矩,哪怕帝皇出现也是同样。

    身为奈夜的执事。路秋只好配合咯。

    帝皇只是微微的瞥了一眼路秋和奈夜。

    对他那许久尚未见面的女儿点头示意了一下后。就走到了墓葬前。

    他分得清楚自己现在在做什么。

    “诸位请起吧。”

    帝皇的声音很平稳。一种无法被拒绝的威严从其扩散。

    漆黑色的身影整齐划一的站起了起来,作为帝国各个有着自己名望的家族的大家长,他们当然有属于自己的威严。

    奈夜作为唯一一位年轻的小女孩。站在这群人之显得格格不入,哪怕奈夜再怎么冷着自己的脸,她还是感觉的到所有人的目光若有若无的注视着自己。

    “嘘,帝皇殿下要发言了。”路秋在奈夜耳边轻声的低语着,猩红色的眸将那些失礼的目光一一回敬了过去。

    不知道为何,感觉到路秋就在身后,让奈夜觉得自信了许多。

    皇女殿下应该保持她应有的威严。

    朵德兰大帝现在没有提起自己的女儿,在那位大神官举行了安葬仪式,将肯瑟团长的灵柩放入了挖好的地方后。

    这位皇帝,终于拿起了手不知道是谁写好的悼词,缓缓的开口了。

    “首先,我先为肯瑟.朵德兰骑士团长的英勇就义而感觉到深深的悲痛,他是一位优秀的骑士团长,在他的带领之下,第一骑士团为帝国带来了长久的安宁…在他逝世的时候,让我明白,我失去了一位叔叔,帝国失去了一位优秀的骑士,人民失去了一位伟大的英雄……但是……”

    不知道为何…朵德兰大帝读到这里却突然不读了。

    如果仔细看的话,发现朵德兰大帝的手紧紧的抓着演讲稿,自己叔叔的逝世,让这位帝皇的内心并不平静……

    “……”在人群之穿着黑白礼服的李斯纳,见朵德兰这模样,暗道一声不好。

    “诸位……”朵德兰大帝收起了演讲稿,目光扫视过了在场的帝国身份权势都大得惊人的贵族们。

    “这份公式化的演讲稿,到底说了多少年了?皇后殿下的逝世也是说的这些吧!?”

    “可…这是规矩。”大神官在一旁小心翼翼的提醒着朵德兰大帝。

    “我才是皇帝!”朵德兰大帝将这份演讲稿扔给了大神官。

    这让下方的这些清楚自己帝皇真实面目的臣们集体暗道不好。

    这货又要胡来了!

    “今天诸位难得聚集到此,愿意听听我…作为一个侄,对自己叔叔的想法吗?而不是一位皇帝念着万年不变的公!”

    没有一个人敢搭话,他们都选择了沉默。

    劝也不对,不劝阻这位大帝的话更不对。

    所以大家只好默认了朵德兰大帝的做法。

    “很好!”朵德兰大帝顿时来了精神。

    “肯瑟.朵德兰!我叔叔在我心一直都是我的长辈!同样也是一位英雄!他打过小怪兽,开过高达。当过总司令,斗过使徒,力比初号机级别的大英雄!天空上有一群和天人组织差不多的家伙在维持世界和平,但是我叔叔一直都是游走于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保护世界的和平,而贯彻爱与真实的骑士团长!就是这么一位伟大的爱的战士……”

    “今天却就这么突然的英勇殉职!为了帝国而英勇殉职!但是我不认为死在魔兽的手下这种报告会是最终的结果。”朵德兰目光如炬扫视过了在场每一个人,央都之每一个势力的代表。

    “魔兽森林已经沉寂了太长时间,里面的魔兽一个个从丘比变得就像皮卡丘一样和蔼可亲,但事实证明丘比是无法改变它自己邪恶的本性!但是是谁怂恿的他们?这一切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朵德兰见下方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不敢直视自己后,他没有打算隐瞒。继续说着真相。

    “诸位!肯瑟团长这次执行的任务想必大家都清楚……”朵德兰提高了自己的声调:“那就是保护我唯一的嗣。皇女殿下安全的回到央都!”

    “但是呢?皇女殿下在旅途之连续的遭遇了两次送葬者的袭击!送葬者知道吗?那群技能树上点亮了直死魔眼一样的家伙,基本盯谁谁怀孕,哦不!谁死!”

    “好在我的女儿战力超绝,堪比斯巴达三百勇士。才在这群鬼魂一般的组织之下逃脱!”

    听见皇女殿下连续遭到送葬者的刺杀后。下方的那些沉默的老贵族总算有些惊讶。听见两次从送葬者手逃脱,内心只能够用震惊来形容了。

    可以说,如果肯瑟是因为与送葬者交锋而死亡的话。那这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送葬者赠送的死亡,从来都没有失手过。

    “能够雇佣送葬者来取一位皇女性命的,在场的诸位都有这能力!也许你们还没有意识到皇女有多么重要。”

    朵德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再次扫视了一眼下方的众人,接着开口了。

    “那么我就告诉你们,现在,我宣布奈夜.朵德兰,将会继承这个帝国!成为朵德兰二十二世大帝,她将会成为一位女皇!”

    就算已经猜测到了这位皇帝,将一位不知名的嗣这么急急忙忙的找来,是为什么什么,但是听见了帝皇亲口的宣告,倒是让不少人真的吃了一惊。

    一直低着头的路秋看了一眼在哪里说着一些奇怪的话的皇帝。

    真是直接啊……

    但是愚蠢。

    果然…

    “殿下,在下认为这太过草率了!”果然有一些贵族觉得这实在是太过于草率:“就算皇女是殿下您的血脉,但是无法肯定其血统的优秀性啊,帝皇的继承人不应该拥有最顶尖的血统不是吗?”

    这个世界,以血统来衡量一个人的身份。

    皇室之所以被称之为皇,那是因为他们有皇的血统,就像克劳尔家族天才辈出一样,皇室同样也是天才辈出……

    没有力量的皇帝,是不会被拥有力量的臣所承认的。

    “你觉得一人之力抵御了魔兽的侵袭,在送葬者手连续两次逃脱的存在,会弱到哪里去了?不要忘记了,按照年龄来算,我的女儿今年才十左右岁!”

    “可……这只是传闻不是吗?殿下还请三思啊,否则平民们之的疑惑会引起动乱的。”

    “请我三思?我又不是孙仲谋,制衡个啥,从来都没有拿过一张好牌,顶端之塔的试炼对吧?”

    看来这位帝皇并不是一位贤君,因为他天生就不是当皇帝的料。

    “通告全城,明日皇女奈夜.朵德兰,将有生以来第一次挑战顶端之塔,完成之后正式成为帝国的继承人!谁对皇女不利,便是与整个帝国为敌!”

    朵德兰的声音传遍了每一个人的耳,字字清晰无比。

    路秋听着,嘴角微微上翘。

    一旁的奈夜手心已经溢出了汗水,她再次被关注了,尽管她的表面显得十分平静,但是内心的躁动还是非常不安。

    “你…要变得更优秀啊,奈夜。”路秋在奈夜耳边低语着,将奈夜心的不安给一点一点的抚平。(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