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帝皇与臣子(书号:13639

第一百三十七章 帝皇与臣子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李斯纳,这位帝国第一商业家族的掌权人,带着敬畏以及尊敬心情,走上了这通往帝皇所居住的行宫台阶。

    道路两旁,全副武装的骑士手持长枪笔直的站在那里,阳光折射着银白色铠甲的光辉,那纹丝不动的景色甚至会让人以为他们是一座雕像。

    这里的气氛是庄严的,不允许被侵犯的…

    但当李斯纳踏上了最后一座台阶,信步走进那座宏伟的建筑的时候,昏暗却笼罩了这座房间。

    气氛变得低迷了起来。

    因为无论外在看起来怎么让人敬畏,但还是掩饰不住一个事实。

    帝皇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的事实,衰老与疾病让这位传奇的帝皇变得十分疲倦。

    “殿下。”李斯纳踏入了这座大殿的正央后,单膝跪下,低下了自己的额头,没有去看坐在前方之人。

    “站起来吧,李斯纳.克劳尔……”

    疲惫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无力,这位帝皇没有保留的在李斯纳面前表现出了自己的真实一面。

    不同于在外界的威严。

    当李斯纳得到允许站起的时候,看着坐在皇位上,满发皆为雪白的王者,年龄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左右,但在那略显懒散的面容之上,却带着一种让李斯纳不敢直视的魄力,他现在仿佛一只静静等待死亡的雄狮,微眯起眼睛,还能够竭尽自己的权利做出最后一搏。

    曾几何时,那位剑锋所及世界。君临天下的皇者,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锐气。

    李斯纳在注视帝皇朵德兰第二十一世的时候,一双同样锐利的目光也盯上了李斯纳……李斯纳瞬间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被锁定,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法躲避……

    “许久不见,唐吉诃德骑士大人。”

    李斯纳脸上带着微笑向着站在帝皇身边,身穿漆黑色骑士铠甲,留着同样漆黑短发的青年回答着。

    第一骑士……

    凭借顶端之塔第五十层的力量,就能够拥有不弱于圣人的战力。

    如果说朵德兰大帝是治理这个国家的统治者的话,那么这位第一骑士便是这位统治者手最锐利的一柄剑,无论什么东西都能够刺穿……

    没有人知道这位第一骑士的来历。在十多年前他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帝皇的身边。当众臣发现这位骑士的存在的时候……

    也是他以一分钟的时间攻破第五十层顶端之塔,打破了先人七百十二小时攻破顶端之塔的超级战绩。

    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为之震惊,从此之后他就这样一直与帝皇形影不离,有这柄最锐利的剑在手。没有人敢冒犯帝皇的威严。

    并非圣人却超越圣人的存在。

    因为自己的嗣的导师是这位骑士。所以李斯纳还算熟悉。

    唐吉诃德对李斯纳点了点头后。就推到了帝皇的身侧,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作为帝皇的武器。他要做的只有斩杀敌人罢了……

    李斯纳再次与朵德兰对视而上。

    “李斯纳…我和你认识有多长时间了?”

    不是臣与皇帝之间的询问,反而就像老朋友之间的谈论。

    不过,李斯纳与朵德兰二十一世确实是老朋友……

    “二十七年,殿下,当您与我还是同为帝国皇家骑士学院的首席生时候,我们为了争夺米娜尔,也就是您的皇后殿下的时候,约战擂台赛,最后您以一剑之差胜出。”

    “呵,我和你相遇的那些糗事你就别提了。”

    “是……”李斯纳提起这些陈年往事,语气依旧是那么平淡。

    “你还恨我吗?”

    “怨是有,但恨……”李斯纳摇了摇头:“只是我力量不如你,而败北摆了,输是人生之必须经过的阶段,那一次惨败,让我成长的很快。”

    “结果现在成长到了能够与帝国皇室抗衡的家族的大家长?”

    朵德兰继续没有什么顾忌的说着……

    这位皇帝的性格就这样,如果不是做皇帝以免影响皇室的威严,他也许会去满世界的浪,而且在私下满口烂话,年轻的时候因此还惹了不少仇家,但奈何朵德兰天赋出众,把那些寻仇的人打的心服口服。

    他不适合当皇帝。

    李斯纳曾经也听朵德兰这么抱怨过。

    他最大的愿望是当个探险家,佣兵,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泡遍世界上每一个地区风格各异的妹。

    虽然李斯纳很怀疑朵德兰最初的目的是为了泡妹…开个大大的后.宫。但是命运却不允许这位出生高贵的皇帝,去做佣兵这么粗俗的职业。

    “您的意思指的是什么?我不明白……”李斯纳继续淡然的回答着。

    “李斯纳你别装了!当年我得到了米娜,你现在还惦记着对不对?!现在你的诅咒实现了!米娜还有我的嗣因为几只魔兽的暴动全部都离开了人世……”

    “……”李斯纳沉默了一会,他觉得现在不是开口和帝皇反驳的时候,因为无论说什么都会让自己处在不利的境地。

    也许是老天开了一个玩笑,在投胎的时候一不小心将李斯纳与朵德兰的灵魂放错了地方。

    比起朵德兰这种性格,李斯纳更像一位将一切掌握在手的君王。

    “你这种‘请允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的样是怎么回事?”

    朵德兰继续满嘴跑火车,就算生了病,年龄大了也没有让他这种习惯停下。

    “我……”面无表情的李斯纳面对这种质问,真的是无语了。

    “现在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李斯纳卿!”朵德兰直视着李斯纳的眼睛:“你现在可以选择保持沉默,但是你的每一句话都会变成呈堂证供!告诫你一句话,人不作死,方不会死,在你去埋金城的那段时间,你丫的都去做了些什么?”

    完了……

    李斯纳真应该赶着今天群臣议会的时间来与朵德兰大帝见面的……

    因为在帝国一切臣都在场的时候,这位皇帝才会表现出一位皇帝应有的威严!

    现在已经完全处在满嘴跑火车的状态。

    这才是这位大帝最恐怖的地方。

    “只是去进购一些埋金城冶金酒……”李斯纳回答着。

    “你身为克劳尔家族的大家长,亲自去买几瓶红酒就出这趟远门?骗谁呢?”

    “……”

    我不说话……

    李斯纳又选择了沉默。

    “呼……”见李斯纳的沉默,朵德兰是真的有些无力的靠在了椅上。

    “李斯纳卿知道吗?”朵德兰平复了一下自己内心的心情,再次变为了那位沉稳的帝皇:“你是我一生之第一个朋友。也是第一个我正视的对手。但我不想你变成敌人……”

    “这…帝皇殿下,在下并没有半分要与你为敌的意思啊。”

    只是想做掉你罢了,李斯纳确实不敢与皇室为敌,只要最强骑士陪伴在身边。

    “不想与我为敌?”朵德兰又开始忍不住了:“你应该知道我有一位可爱的女儿吧?”

    “几天前曾得知消息。现在已经成为了您的继承者。不折不扣的皇女殿下。”

    “那你说说我的女儿在来认我这亲爹的路上到底遭遇了一些什么磨难啊!完全已经和八十一难没有什么区别了好不好?先别提埋金城的魔兽攻城事件!关键的是送葬者那群该死的鬼魂。那群黑暗兄弟会一样的刺客组织,连续几次都盯上了我的女儿……”

    “……”李斯纳听不懂朵德兰满嘴跑火车里面的名词,继续沉默。

    皇室的情报网不比克劳尔家族差多少。克劳尔家族知道的事情,皇室肯定先知道!

    “飞艇上的袭击事件也是送葬者,埋金城也有可能是送葬者引起的骚动……”

    朵德兰紧紧的盯着李斯纳。

    “一位皇女的性命,我觉得价格可不会低到哪里去,在那一时间,那一地点,就只有你有可能支付这笔刺杀皇女的筹码,所以真相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对不对?”

    “殿下,您的推理一直都没有对过……”

    “妈蛋!你想说那一次的我最终没有找出‘米娜尔的内衣失踪案件’的凶手吗?别提了!这件案到现在都没有结案,如今米娜尔已经离开人世,就让它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吧。”

    怎么可能找出凶手!

    因为凶手就是你啊!

    要不是碍于皇族的脸面,早把你这个内衣贼给抓上断头台了,人家可是大公爵之女啊。

    李斯纳听的真是泪流满面,当年还年轻的时候,被这货拉着去女学员的宿舍干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李斯纳被拉上了贼船,所以他不敢说……作为知情人。

    “现在说正事,我俩都是老绅士了,绅士就应该直面自己内心对不对?李斯纳,放心,如果你承认的话,我会顾忌一下以往与你的情谊,只抄你全家,但不会杀你全家……这已经是很仁慈的抉择了,作为一个冒犯我亲女儿的家伙来说,当爹的怒火可是根本没办法熄灭啊。”

    听见这些话,李斯纳仔细想想还是不要和这个疯皇帝说出来好。

    “殿下,如果您执意认为我是凶手的话,请您下令吧,在下不会有任何怨言,但请希望您放过我的嗣……”

    李斯纳没有回避,反而选择接受惩罚。

    见李斯纳坦然的样,朵德兰笑了出来。

    “我确实没有办法定你死罪,但是不要小看一个女儿控的帝皇的怒火,李斯纳卿告诉你一句至理名言吧!‘在开枪之前,必须有被杀的觉悟’!杀人者必将被杀……在没有做好觉悟之前,永远,永远不要试图挑战朵德兰帝国的延续,因为本大爷当初都没有推翻的帝国,你…远远不够资格。”

    一位帝皇推翻自己的帝国?

    李斯纳知道,当初只是那位少年为了自己的自由而反抗皇室罢了,只是最后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幼稚轻狂的少年在一夜之成长了起来,披上了帝皇的新装,在骑士团的拥簇之下,世界所有人的瞩目之下,登上皇位,一统天下。

    “明白。”李斯纳许诺了一句后,便被允许离开。(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