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恶魔低语(书号:13639

第一百三十三章 恶魔低语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它能够让你破茧重生。”路秋将这瓶液体推到了星洛的面前:“让你重新变为让世界瞩目的歌姬殿下,再一次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之上演出,你的灵魂…很渴望不是吗?”

    瓶的液体,带着一种魔力…

    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魔力。

    那一抹红色,好似要将注视之人的灵魂给吞噬掉一样。

    确切的说…这瓶液体确确实实的想要将一切生命都‘吞噬’掉。

    “这…是什么?”星洛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能够吸引自己的东西。

    无论是年长的自己,还是年幼的自己,都被那蕴含着几乎要倾泻而出的生命气息的液体给吸引了。

    只是蕴含着魔力的液体并非代表的是拯救,而是毁灭。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我只能告诉你,如果我将这玻璃瓶打开,让这些液体四散到空气的话……”

    路秋说到这里顿了顿,星洛的琥珀色眸罕见的带上了一丝急切的求知欲…

    看起来她很想知道,这瓶液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会怎么样?

    路秋微微一笑,用温和的笑容来村托冰冷的话语,以免吓到了面前这位女士幼小的灵魂。

    “整个飞艇…都将会变为地狱,你所不能够想象的地狱……”

    “地…狱?”

    看来这个世界也有生死轮回这么一说,星洛深刻的理解地狱二字所代表的含义……

    人类受尽折磨之后轮回。并且新生的地方。

    想要破茧重生,就必须先受尽被地狱之火所炙烤的痛苦。

    让飞艇变成地狱?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或许说是众恶魔的晚宴,飞艇之上的任何一人都将会变为恶魔,而没有变为恶魔的人类,这座飞艇就会成为他们的地狱。”

    既然星洛知道地狱的含义,那么一定也明白恶魔这种生物。

    路秋手上的液体不是什么神奇的治疗药剂,它甚至连治疗的功效都没有,毁灭…只有一味的毁灭,同样它也不适合用药剂两个字来定义。

    而是病毒……

    黑光病毒。

    能够将人类变为只懂得猎食的怪物,行尸走肉!让它们对鲜血的渴望百倍的上升。但与此同时。也给予了这些人类无与伦比的力量。

    路秋面前这瓶黑光病毒,不过是一瓶比以往都要高的病毒罢了。

    绝对不含任何其他成分,只要几滴,让它扩散在空气之。这座飞艇就会变为丧尸们的乐园。

    “那诱惑人类变为恶魔的存在。也一定是恶魔咯?”星洛收起了眼略带的诧异。再次带上了那种从容不迫的姿态面对路秋,好似在桌上摆着的那瓶不亚于核武器危险的病毒,就像一杯随时可以饮下的清水一样。

    星洛没有质疑路秋话语的真实性。因为星洛感觉的到,如果路秋想的话,在第一次在飞船上遇见殓妆师的时候,自己这脆弱到无力的身体就会被自己下属的匕首给肢解的四分五裂。

    因为殓妆师已经不再听从她的命令,从踏上飞艇的那一刻开始,这位顶尖的暗杀大师不过是面前这个男人的提线木偶罢了。

    想要杀死自己,不过是他手指动一下的功夫罢了。

    只是他没有。

    这也许是星洛一生之见过最奇怪的男人。

    疯狂与理智并存……

    曾经和路秋说的那一句‘我对我最后的晚餐很满意。’这句话,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在刚才察觉到自己的下属已经不再听从自己的指挥后,星洛真的是抱着最后一顿晚餐的心态来享用的。

    她本以为食物里面投了毒,又或者这个男人会用操控殓妆师同样的方式,操控已经死去的自己。

    但他却只是站在一旁就像一位忠诚的管家照顾他的大小姐一样,默默的等待,在他擦拭自己嘴角的时候…

    星洛体内幼小的灵魂只能用两个字来描述那时的路秋了……

    哥哥……

    星洛没有长兄,无论是年长还是年幼的她都没有感受过所谓长兄的感觉……

    因为星洛很优秀,无论是年长的她还是年幼的她。

    但那一刻她确实感觉到了一种被疼爱甚至溺爱的感觉。

    可惜这种爱不是给自己的,只是面前这个男人一时兴起罢了。

    星洛怎么也不相信面前的路秋是那种,居家阳光温柔型的好哥哥……

    飞艇上那些漆黑色的怪物袭击,肯定是路秋搞的鬼,死了多少人先不提,光是杀死了殓妆师这一点就足够让星洛意识到,路秋是不亚于殓妆师的杀人者!

    在路秋那和煦的微笑之下,星洛很难想象他那双纤细白皙的手指到底沾了多少人的鲜血……

    殓妆师从属星洛的期间总计刺杀了一百七十二人,那轻而易举杀死殓妆师的路秋呢?两百?一千?

    星洛不知道,但她可以确定,路秋的话是真的!

    他只要打开手上那玻璃瓶,这座飞艇瞬间就可以变为让人战栗的地狱!

    路秋很熟悉这些液体的特性!这就表示路秋一定将什么地方变为他口所谓的地狱过。

    只要一滴,一座城市就能够毁于一旦。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疯狂的地方…

    只要路秋愿意,什么地方都可以变成地狱!

    所以他就是恶魔!

    有史以来最最最最恐怖的恶魔!

    星洛深深的吸了口气……

    她发现自己现在正在和恶魔做交易。

    他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灵魂吗?还是身体?

    前面提到了自己的商会,难不成这只恶魔最近也缺钱用?

    “如果你想称呼我为恶魔也无所谓。”路秋思索着。同时回答着:“很多人都认识我,很多人也接触过我,他们对我的称呼各种各样,‘刽手’‘屠杀者’‘堕落者’‘疯’‘恶魔’‘混蛋’…不过比起这些称呼,我更喜欢‘吸血种’这个称呼。”

    “都是一些诋毁污蔑的称呼啊,看来你的名声并不怎么好,恶魔先生。”

    星洛还是选择了自己熟悉的称呼。

    “名声有什么用?当对着你叫喊这些称号的家伙全部化为尘土,又或者一堆没有大脑的行尸走肉后,一切就都变得没有意义,所谓光荣伟岸的称呼。能带来什么呢?”

    路秋所指的。是自己在地球上,那些对自己痛恨的简直要吃掉自己的人类。

    只是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绝望的死了。

    这个世界…也要这样。

    尽管路秋说的话很淡,与抿了一口茶后闲谈一样的淡然。

    星洛还是察觉到了路秋话蕴含的杀意。以及那种坚定不移的情绪……

    作为一位暗杀组织的领导者。星洛还是能够察觉到周围任何人隐藏的情绪变化。在一位带久了面具的人面前,能够很轻松的猜到其他人面具后的表情是怎么样的。

    这个男人…

    星洛不知道路秋口所指的‘那些家伙’是谁,代表着多少人。

    她只是隐隐感觉路秋隐藏着一个恐怖的计划。

    为了这个计划。他……找上了自己。

    “恶魔先生真是一个淡泊名利的人呢,那既然恶魔先生这么淡泊名利的话,来找我交易想要向我索求些什么呢?”

    星洛继续询问着,她与路秋一样从容,尽管现在她的命被掌握在路秋手里。

    只要这次交易谈判破裂,她的生命可能就会像一朵娇小的花骨朵一样,幼小美丽,但是却被路秋给一手掐碎……

    路秋猩红色的目光扫视着星洛。

    她很漂亮……

    至少如果没有让人窥视到她身上那狰狞的肌肤之外。

    星洛绝对是一位让人心动的女孩…当然是幼女。

    会对星洛心动的一般都是有变态癖好的大叔。

    如果说现在的奈夜是那种锋芒毕露,让人在她的剑面前,拜服下来高呼一声皇女殿下威武,女武神万岁之类的话。

    那么星洛大概就是像她自己所想的那样,需要放在手心小心翼翼呵护的娇弱之美。

    第一歌姬,她的外表绝对不愧于这个称呼。

    “……”星洛见路秋那没有任何掩饰的目光后,拉了拉自己的围巾,遮住了自己的脸。

    似乎真的把路秋当成那种有什么变态癖好的大叔了。

    再加上之前帮自己擦拭嘴角的那眼神……

    该不会真的有这种萝莉控属性吧?

    变态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变态强大的有些过分!你只能够任他摆布……

    可惜路秋没有那么没品,他是萝莉控没错,但只限于自己的妹妹。

    “如果说是我的身体,我不认为能够引起你的兴趣。”

    星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也许自己暴露在外表的样很美好,但只有她知道,自己笼罩在这薄薄的衣衫之下的肌肤是怎么样的恐怖。

    “那你想要什么?”星洛将自己幼稚的念头镇压下去,年长的一面占据了上风,毫不畏惧的与路秋对视:“如果说是我的灵魂,那么与杀了我没有什么区别,这种交易,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做下去。”

    星洛与路秋交易,想要从路秋身上得到的就是再次站在舞台上跳一支舞的机会。

    作为第一歌姬,而不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只是面前桌上这瓶药剂,能够让星洛重获新生的同时,也会将自己变为行尸走肉。

    因为喝下他的人,似乎都变成了这样。

    星洛不会认为自己是特殊的。

    “确实,与恶魔交易,灵魂是一个很好的筹码。”

    路秋却不想要这个即将濒死的灵魂,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但是很遗憾。恶魔的收购的不只有灵魂这么简单…所以你的灵魂先抵押在你自己的身上。”

    路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与星洛琥珀色瞳孔之下隐藏的东西接触着。

    那就是智慧。

    她一直在思索怎么安全离开,并且得到最大利益的方法。

    但在路秋强大的力量之前,一切都是徒劳。

    只是路秋需要她的智慧。

    “我想要的东西是你的人,我说过了吧,我最感兴趣的是你的作为一个商人的身份,地下商会的掌权人,这是一笔长期交易,而不是就单单这一笔。”

    路秋手上又出现了两瓶同样的黑光病毒溶剂,不过这两瓶色泽稍淡一些。感染力也差一些。

    “你想要让这些东西流入地下商会?”星洛一惊。看着路秋似乎还有存货的样。

    “不要把它们想成什么坏的存在。”路秋将三瓶黑光病毒推到了星洛面前:“它们能够让你们的血统进化,让你们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以及新生!而且…如果注射计量很少的话,你们不会失去理智,会像一个正常的人类一样继续生活下去…这种换取力量的方式很廉价不是吗?”

    星洛默然了……

    确实……这个世界人类想要力量。就必须让体内流淌的龙神血统变得更加纯粹。

    面前这瓶药剂似乎能够起到这种效果。

    只是…路秋说过。注射这瓶药剂的人最终会变成恶魔……吃人的恶魔。

    力量会引人堕落!变得强大会让**也变强……

    注射一次之后。大部分都会选择第二次,第三次!

    因为这种力量……来的太廉价了。

    那么…最后的结果呢?

    也许变强是好事。

    如果让这些东西流入这个世界的结果呢?

    星洛不敢再继续想象下去…因为她已经被这些力量给诱惑了。

    她渴望再次站起来,同样。这些东西能够给予她站起来的力量。

    哪怕最后变成恶魔……

    很多人的内心想法都是一致的。

    “你到底是谁?”星洛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问了出来,她能够想象央都因为这些带着魔性的药剂而混乱的景色了。

    这个男人做出这些对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处,除了让更多的人在混乱之死亡。

    “你不是说我是恶魔吗?”

    路秋微笑着回答着她。

    “引诱人类堕落,将他们变为与自己同样的存在,再将这个世界变为地狱,恶魔…就是这种生物哦。”

    星洛这一次是真正的动容了,哪怕她年长的灵魂占据了上风。

    “那么星洛.弗纳特,地下商会的掌权人,弗纳特家族的二小姐,您是否愿意接受我这笔交易呢?这会给你的家族带来巨大的收益哦,重新振兴你的家族,之后你能够再次变为那万人瞩目的第一歌姬!很划算的交易不是吗?”

    “如果我拒绝呢?”星洛突然开口,她突然想看看这个始终都从容不迫微笑着的男人脸上出现些许愤怒,又或者是笑容僵硬的样。

    但很遗憾,他没有…因为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人类就拥有**!变强的**,变富有的**,变得有地位的**!

    力量,金钱,地位……现在路秋都可以给予。

    星洛这种人的替代者要多少有多少……

    “那就只好请星洛小姐睡一觉了,放心,我不会杀掉你,只是会让你遗忘掉今天晚上会让你做恶梦的记忆罢了。”

    送葬者组织的首领,对路秋来说还有用……

    “请不要用那么和煦的笑容说出这么冰冷的话好吗?”

    “人类不就是这种生物吗?带着微笑的面具,手上拿着冰冷的刀刃…用虔诚的一面来掩饰自己内心的丑恶。”

    其实比起这一方面,吸血种比人类更加彻底。

    也许很多人都幻想血族是什么优雅的贵族,但你看着他们疯狂的啃食人类内脏流出的鲜血的时候,一定会有毁三观的感觉。

    别惊讶,这就是吸血鬼的本性。

    嗜血的本性。

    “……”星洛无言以对,她此时伸出手向着那瓶散发着妖冶色泽的黑光病毒就已经代表了她内心的想法。

    路秋说的没错。

    外表光明伟岸。内心丑恶的人类并不在少数。

    至少星洛认为自己就是这种人……

    她想要站起来,再次站在舞台之上,在万众瞩目之下最后的跳一支舞…

    无论支付任何代价……

    哪怕亲手的将开启地狱之门的钥匙交到了路秋这个恶魔的手上。

    星洛拿住那瓶冰冷的黑光病毒后,小手微微有些颤抖。

    “我能够维持多长时间的人类之身?”星洛询问着路秋。

    “这就看你对你的神明有多么的忠诚了。”

    在这个世界人类体内流淌的龙神之血是绝对强大的兼容剂……

    它甚至能够让吸血种与人类这两种格格不入的血统安然无恙的处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体之。

    尽管偶尔会暴走,但是比起以往那些未转换成功的半吸血鬼身体爆裂而死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

    黑光病毒也是同样……

    这就是为什么路秋没有在这个世界散步黑光病毒原因。

    因为浓度不够。

    星洛手上的那瓶黑光病毒在从系统哪里兑换后,特地的交给病毒母体尤利处理过的。

    但是仅仅四散在空气的黑光病毒,根本没有办法瞬间让这个世界的人变为丧尸。

    他们体内所流淌的龙神之血在渐渐的抚平黑光病毒的狂暴。

    但病毒的狂暴岂是那些单薄的血脉能够抚平的?

    只要量足够,他们会变成比丧尸更加恐怖的存在!

    完全的暴露出他们体内流淌的是谁的血液。

    就像矿洞之被路秋抓去做实验的那个骑士一样,变成一只狰狞的虫。

    破茧成蝶这个词用在星洛身上真的很合适。

    也许在她注视进黑光病毒爆发后。她会变为翩翩起舞的蝴蝶……

    当然是有害的那种罢了。

    “还有其他的副作用吗?”

    “你的味觉会改变。”路秋将桌上那杯没有喝完的红茶递给了星洛。好似又变回了那位忠心耿耿的管家:“你将不会再品尝到人类的食物有任何的美味,无论是冰淇淋还是牛排,在你嘴就像泥土一样难吃,你只会对一种东西感觉到满足。那就是人类的血肉……所以在注射之前。最后的享受一次红茶的味道吧。”

    “真是残忍啊。”

    对于一位喜欢吃甜食的幼女来说。这确实是很残忍的事情。

    星洛接过了路秋递给自己的红茶,将其已经冷掉的部分喝下,细细的品味着那味道……

    之后她再没有迷茫。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决,为了自己想要去做的事情而不惜一切。

    就像奈夜一样。

    “能…帮我推到镜前吗?”

    星洛指着在墙角的一扇落地镜。

    “当然可以。”路秋推着星洛的轮椅,那扇落地镜前折射出了这位幼女的身影,以及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路秋。

    面对路秋的目光,星洛没有任何介意,她扯下了围绕在自己脖颈上那条长长的围巾,将被暗红色的肌肤覆盖的脖颈以及胸口暴露在了路秋的面前…

    接着渐渐的褪下了自己身上的衣衫,原本娇弱的身体之上,胸口部分却狰狞的可怕……

    “灵魂转生所留下的胎记…很恐怖不是吗?”星洛自嘲的说着。

    “你不知道有种东西叫反差萌吗?”

    路秋罕见的吐槽了一句。

    “什么意思?”

    “天使的外表之下,却隐藏着一刻魔鬼的心。”

    “那是你吧,恶魔先生?”星洛透过了落地镜,望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路秋。

    “好吧,其实反差萌不是这个意思。”

    路秋摇了摇头……

    “如果你再不快点的话,那位皇女殿下就要回来了。”

    “……”

    皇女殿下…

    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星洛握着黑光病毒的手真的颤抖了一下,险些将黑光病毒落入地面。

    她的挣扎,路秋都看在眼。

    两个小丫头已经有感情了吗?

    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这对之后将会出演的戏码绝对是一份不错的点缀。

    勇者斗恶龙或者魔王之类的设定太无聊了……

    但如果魔王是勇者的姬友那么就有趣了。

    路秋找到了勇者,现在魔王就在路秋的面前。

    最终星洛对再次站起来的渴望战胜了理智…

    她将那根银白色的刺针刺入了自己猩红色的肌肤之…瓶装着的黑光病毒找到了生命,变得狂暴了起来,根本不用推送,疯一般的涌入了这位少女的身体之!

    蝶变开始了。

    星洛开始痛苦的叫了出来,与想要侵蚀她灵魂的病毒抗争,并不是什么好事。

    而路秋,已经拿出了阎魔刀。

    其实路秋忘记说了一件事情。

    黑光病毒的毁灭性怎么可能让它安安稳稳的蛰伏于人的体内!

    这群代表了毁灭的液体,进入生命体内第一步就是摧毁和同化!

    如果连第一波侵蚀都没有挺过去的话,黑光病毒将会立刻将它变为怪物。

    如果挺过去的话,黑光病毒则会潜伏在她体内寻找再次进攻卷土重来的时机。

    这座房间已经被路秋完全的用鲜血隔离开了。

    只要星洛没有抵制住黑光病毒的侵袭,那么路秋就只好亲手将这位魔王的首级斩下咯。

    玩具坏掉的下场就只有被扔掉。

    路秋喜欢把坏掉的玩具肢解后再扔掉……

    让我看看这个世界人的潜力吧,还有所谓人类心灵的伟大。

    阎魔刀的刀锋折射出了星洛痛苦的面容…还有那肌肤渐渐变得细嫩的脖颈。

    ps:感谢砀燃芜纯、箜玄幻、◤幽灵行者◢、云歧青谷、影踪者、hm1996、萝莉在上、112049等少年的打赏~~(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