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三十二章 侍者的美学(书号:13639

第一百三十二章 侍者的美学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杀手,刺客……

    隐藏于黑暗之与刀锋共舞,收割生命的存在。

    潜伏,隐蔽,一击必杀,这便是他们的行动准则。

    只要匕首在手上,在光明背后的阴影之,就有他们的身影。

    送葬者毫无疑问是刺客之顶尖的存在,他们盯上的目标,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来……

    所赠送出去的死亡,没有一个人能够拒绝。

    只要锐利之物,握在手,万物皆可切断!

    总之刺客的任务大致就是以上几点…

    然后…现在作为大陆之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暗杀组织,送葬者的顶尖成员之一,大名鼎鼎的殓妆师现在……

    端着一个小托盘,站在了一位坐在轮椅上的少女一旁。

    殓妆师将托盘放到了少女面前的桌上,之后这位本应该刀不离手的刺客,将手拿着的那些唯一能够称之为武器的小银勺和银制小刀放在了托盘两侧。

    此刻这位刺客褪下了他染血的衣衫,就像一位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站在他侍奉的大小姐面前……

    “呜哦…看起来很丰盛的样。”星洛望着托盘上所摆放的各种各样的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的美味,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这一点上面可以好好称赞你一下哦,殓妆师。”

    这位顶尖杀手身上的阴冷气息,与淡淡的杀气在星洛面前,好似不存在似的。

    她迫不及待的拿起了银制勺。端起了一杯色泽鲜艳的冰淇淋,小心翼翼的吃着。

    每一勺冰淇淋入口的时候,她的眼角就带着幸福的感觉。

    好似一位纯真的小孩。

    尽管她的外表是这样,但是她的内心早就不应该用纯真这两个词来叙述了……

    根本一点都不合适。

    而站立在她一旁的人,是一位暗杀者,并不是一位真正打理着她生活的管家。

    所以在饭前吃冰淇淋这种不应该的事情……身为暗杀者的他绝对没有资格去提醒。

    因为他不是面前这个正在幸福的笑着的女孩的父母,亲属……面前这位女孩……是让大路上所有人闻风丧胆的暗杀组织送葬者的顶头上司!

    殓妆师的主人!

    如果说出去恐怕所有人都不会相信,殓妆师似乎只用轻轻一挥刀,就能够收割掉这位身体不便的少女脆弱的生命。

    只是一些人永远都活在她的伪装之。

    殓妆师的本能便是臣服于她…

    只是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站在她身边的这个人。还是‘殓妆师’。那位一心一意服务于主人的忠犬。

    只是可惜,殓妆师在一天前就已经死去了,今天又再次被‘杀死’。

    “果然还是这种味道最好。”星洛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好似真的沉寂于甜食的美味之一样。对身边站着的暗杀者毫不在意。

    可能因为冰淇淋融化太快。一小部分落到了星洛的另一只手上…那团小小的冰淇淋在她的手上融化。

    星洛正在思索怎么办的时候。一张洁白的手巾搭在了星洛的手上,渐渐的将星洛小手上的污渍给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

    星洛顺着那在灰白色长袍所笼罩的手,看向了那冰冷的骷髅面具。

    不知道为什么。她笑了出来,眯起眼睛笑的很开心。

    没有再多说任何话,星洛继续的享受着她的晚餐,埋金城特产的冶金牛排,配上地底岩层提炼出来的特殊酱料,再加上南之海国出产的食盐…让人食指大动的香味在房间慢慢的弥漫。

    星洛拿着小银刀切着,动作很细,同样也很慢。

    殓妆师在一旁默默的等待……

    一高一矮,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位暗杀者与一位歌姬……

    两个人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默契,房间内只听得见餐具撞击的清脆声。

    最终连这清脆的响声也消失……

    星洛吃完了,她的晚餐已经全部享用完毕,星洛抬起头,嘴角沾染着那不知名的酱料,并且微微勾起,好像在等待着些什么。

    这位暗杀者的身体也动了…本应该持刀收割人类性命的双手,又不止从何处拿出了一张白色的纸巾……

    轻轻的,近乎到抚摸的程度,将星洛的微微翘起的嘴角边的酱料给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

    对方的动作很熟练……

    好像已经做过这种事情很多次一般,轻车熟路的照顾着这位年幼的女孩就餐。

    这种事情很显然,他已经做过很多次…非常多…多的几乎变成了本能的动作。

    星洛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笑着…看着自己最熟悉的手下,抚摸在自己脸上的感觉。

    真的很温柔…

    在擦拭完嘴角后,他默默的拿出了茶杯,泡了一壶热热的红茶摆在了星洛的面前。

    吃完冰淇淋再吃热的食物,如果不喝点热水的话,胃会难受的。

    他知道,因为他太熟悉了,在所有的小女孩面前,冰淇淋的诱惑力远远的大于餐。

    冰是没有味道的,只有冰冷沁入内心,所以所有的小女孩都喜欢,一切的女孩……

    星洛一只手端起了茶杯…在手指触碰到这杯红茶的时候,星洛原本幼稚的感觉永远的褪去。

    威严用红茶来衬托是再好不过的方式。

    琥珀色的眸闪烁着光辉,她优雅的抿了一口红茶后,放在了桌上,将目光注视向了那位带着金属面具的男人,淡淡的说着。

    “你…不是殓妆师,如果这是我最后的晚餐的话……”

    她的笑容依旧。

    “我…很满意。”

    “真是让人惊讶。”

    终于,男人开口了。并不是殓妆师那粗糙刺耳的声音…而是平缓听起来十分舒适的声音。

    路秋在没有因为鲜血而兴奋的时候,内心平静时候所给人的感觉。

    “我可不认为我的伪装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还是你本身就拥有看破这一切的能力?圣人星洛.克劳尔?”

    星洛听着这全然不同于自己手下的声音,便明白自己的下属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但星洛并没有任何慌张,只是淡淡的笑着。

    “因为殓妆师是暗杀者,暗杀者不会这么的温柔……我想,这位先生您的家一定有一位您非常疼爱的女孩吧,能够感受的到呢,在你的手抚过我的脸颊的时候,对那位女孩的温柔…她…还真是一个幸运的孩啊。”

    星洛说着…感叹着。

    温柔……

    这个词。实在不适合用在我这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人手上啊。

    “好吧。无聊的角色扮演游戏到此结束。”

    殓妆师的身体被血色包围,片刻路秋便站在了她的面前。

    “不过,属于你最后的一次晚餐,能够让你感觉到满意。我还真是荣幸呢……伟大的圣人阁下。”

    “你知道关于我的多少?”

    “全部……”

    星洛被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依旧没有任何的表示。她是一个优秀的伪装者,内心的情绪永远不会表现在脸上,所以凭借着这天赋。她能够站在舞台之上受人瞩目。

    “我现在是应该叫你一百年前震惊世界的天才圣人星耀.克劳尔,还是应该叫你一年前被世界铭记的歌姬殿下星洛.弗纳特?不,我或许应该叫你‘灵魂转换者’,触碰禁忌之人,又或者上百岁的老太婆,又或者是年仅十二岁的天才歌姬殿下,你的身份有很多不是吗?”

    路秋缓缓道来。

    “不过我最感兴趣的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帝国第二商业家族的二小姐,地下黑暗商会的掌权人,星洛.弗纳特。”

    在路秋的面前,星洛没有任何秘密…只要有鲜血,任何人在路秋面前都没有秘密。

    无论是她的前世今生…只要她还记得,路秋就能够将她全部的记忆变为自己的记忆。

    “那…你想做什么呢?先生你的这份晚餐,可是没有办法买下一位圣人的命啊。”星洛同样回答着路秋,没有任何波澜,又看着路秋在灯光下那让自己年幼的灵魂有一些颤动的脸庞:“当然,以先生这外表与气质,可是让年幼的我怦然心动…”

    “只是年长的你不同意,灵魂转生的你确实挺辛苦的。”

    路秋继续的说着……

    “我需要的是你身为商人的身份,既然与商人打交道那么就必须以交易的方式不是吗?”

    “哦?”星洛琥珀色的眸更加趋向于黄色,而不是淡金色,但却依旧显得十分高贵,这是来自一个人灵魂本源的高贵。

    她看着坐在了圆桌对面的路秋。

    现在的路秋绝对无法与暗杀者扯上任何关系……反倒年幼的她无数次幻想过出现在梦的男孩,邀请她共进晚餐,最后治好她的双腿,让她再次回归那万众瞩目的舞台。

    但是星洛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狂妄的幻想……从众神之庭逃脱的代价是巨大的,哪怕她建立了送葬者这巨型的敛财机器,也无法收购到足够的资源,能够治愈自己灵魂转换带来的身体负担。

    身体正在日渐崩溃,终有一日她的灵魂将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就像以往逃离众神之庭的圣人一样付出应有的代价。

    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治愈自己这快要坏死的身体。

    星洛明白,只是路秋那从容自信的笑容,却莫名的给了星洛一种期待感。

    路秋拿出了一柄玻璃瓶…里面装着的液体是纯粹的红色,红的让人无法再找出任何其他的色泽……

    这些粘稠的红色爆发着巨大的生命力在瓶翻滚,好似随时都要冲破这瓶的束缚。

    星洛被吸引了……

    她可以肯定,这瓶的东西,绝对能够给自己快要坏死的身体带来新的变化……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个男人是谁?星洛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带上了些许诧异。(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