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二十⑨章 可悲的忠诚(书号:13639

第一百二十⑨章 可悲的忠诚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在飞艇大厅的场面简直一团糟……

    大量的漆黑色生物撞破了窗户振翅飞入了其,用它们的利爪撕裂着面前所看见的每一个人类。

    在飞艇之上的护卫队也隶属于某个骑士团……

    只是这支骑士团在这些不知名的生物面前根本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宛若猎鹰狩猎地上奔跑的兔一般……

    人类是毫无抵抗之力的野兔,他们奔跑着,但结果却只有无数次的被那漆黑色生物利爪给贯穿后颈倒在血泊。

    “团长!!团长大人!”

    因为玻璃的破碎雨水与飓风席卷进了这座大厅,护卫队变得一团乱……

    作为团长的存在,在这群生物刚刚破窗而入的时候,正毫无戒备的慢慢品着酒准备享受着夜晚的时间呢。

    谁想到这是他最后的一个夜晚…

    这群生物拥有智慧,它们将威胁最大的人类给抹杀掉后,肆意的开始在大厅之捕杀人类。

    无论是贵族聚集的上层大厅,还是下方平民所在的房间,这座飞艇已经被这群躲藏在阴影之的怪物所包围。

    它们围绕着飞艇,与雷鸣的闪电一起给人类带来无尽的恐惧。

    这个夜晚……很漫长。

    漫长的让人浑身颤抖的地步。

    路秋作为造成一切的首脑,默默的躲藏在阴影处,路秋手上的匕首已经沾染上了足够多的鲜血,现在作为一个刺客的路秋。只用等待目标出现,然后拿下她的顶上人头……

    注视着那些四散而逃的人类。

    在这寂静的夜幕之,他们就像迷途的野兔们需要指引…

    四下逃窜最后等待他们的唯有死亡。

    谁…都不想死不是吗?

    但总需要有人站出来反抗天空之的那群怪物。

    只是随着护卫队一个一个的倒下,以及人类惊恐的叫喊声…没有人会保持理智。

    至少人类不会……

    来了,路秋嗅到了自己熟悉的气息,名为同族的气息,带着战意!

    带领无知的野兔逃离猎鹰的爪牙!

    紫黑色的剑锋,将这混乱的局面给瞬间斩断!

    一声凄厉的叫声,让所有被恐惧所笼罩的人怔在了哪里。

    这并不是人类死亡的痛呼……

    而是那群就像蝙蝠一样的怪物!

    石像鬼痛苦的呼喊声。

    “它们并不强!”

    有些冰冷却十分清晰,在这嘈杂的环境之。

    奈夜手持无毁的湖光将一只大厅上飞动的石像鬼给一分为二…

    石像鬼在持有魔剑的奈夜面前。只能够算得上杂兵级别……

    “皇女殿下!”

    有人认出了奈夜的身份……

    “这座飞艇是怎么回事?”

    又是一只石像鬼死于奈夜的剑下。干净利落,石像鬼的身体脆弱的不堪一击。

    连续两次轻松的杀死这些漆黑色的怪物后,让人群的恐惧稍微的淡化了一些。

    这里是天空,千米以上的高空!

    人类在内心深处本就对高空怀有一丝挥之不去的畏惧。因为人类不会飞!

    这座飞艇遭遇到袭击坠落的话。这才是他们害怕的事情。

    “飞艇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只能够悬浮在空…联系舰桥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一位护卫队的骑士回答着奈夜的问题,失去了团长的骑士们,本能的将奈夜这位皇女殿下当做了指挥者。

    保护公主历来都是骑士最重要的职责。

    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将奈夜当做一位娇弱需要保护的公主殿下。

    地上两只死相极其凄惨的石像鬼。对于奈夜的强大来说是最好的衬托。

    面前这位,是将来必定会君临天下的皇女!威严早在刚刚树立了起来。

    “……”

    石像鬼依旧在不停的入侵,奈夜在挥剑抵挡之余,看着在场的那些没有主心骨的人,好像在期望着些什么。

    奈夜思索了一会后,总算好好旅行自己身为皇女的责任。

    一位能够指挥士兵在战场上驰骋的皇女殿下,而不是躲藏在皇宫之,玩着小布偶等着王来迎接她的公主。

    “这个飞艇没有窗户的房间是哪里?”

    又是一只石像鬼倒在了奈夜的剑下,没有鲜血,这群怪物死亡过后就化为了石头碎裂。

    但窗户外越来越多的石像鬼涌入了其,同时还有雨水四溅到了大厅内。

    “是储物室!”

    “带着没有战斗能力的人到哪里去避难!另外下方的平民舱有护卫队吗?”

    “有……”

    “给他们下达同样的命令!现在,立马执行!”

    奈夜的声音之有几分斩钉截铁的感觉,随着死伤越来越多,如果再继续犹犹豫豫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位年轻的皇女下达的命令,让这些骑士没有办法去违抗,也没有必要去违抗,在骑士们的抵抗下场面渐渐变得有秩序了起来。

    奈夜她成功了!

    只要这群石像鬼飞入大厅之,将它们全部杀死只是迟早的事情……

    人类一方强于这些怪物太多。

    涌入这座大厅之的石像鬼,在重整旗鼓的人类骑士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它们拥有翅膀,属于天空,大厅内这狭小的房间根本不适合它们狩猎。

    当然大部分的石像鬼都翱翔于飞艇之外,顶着暴风雨与雷电破坏着这座飞艇的外部结构。

    轰!飞艇的侧翼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这群石像鬼的利齿似乎咬到了什么不该咬的东西。

    飞艇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奈夜能够聆听到飞艇之上的尖叫声。

    所幸的是这座飞艇并没有坠落,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之,就像一只濒死的巨鲸不停的发出无力的悲鸣。

    奈夜明白,如果再这么继续放任那些怪物下去的话,飞艇坠落只是迟早的事情。

    必须让它安全降落!

    那么就先要让它重新动起来。

    奈夜正在竭尽全力的思索怎么从这一次空难救下那些人类的时候。

    死亡已经悄然的盯上了这位威风凛凛的皇女殿下……

    躲藏在阴影的路秋,身边滴落下了几滴鲜血……

    这些鲜血缓缓的构成了另一个人的身体,与路秋现在的穿着打扮一模一样。

    让人闻风丧胆的暗杀组织送葬者之的成员殓妆师……

    他成为了路秋死之河的成员…所以路秋可以使用燃烧他的灵魂这种方式,让这位给予死者最后尊严的殓妆师再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暗杀皇女殿下。

    这种事情路秋并不打算亲手去做。

    因为,哪怕路秋怎么压制自己的力量,将自己的下辈给杀死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吸血种能够隐藏自己的气息没错。但对于鲜血的渴望。可能会让路秋兴奋到忘记什么叫做隐藏。

    一旦奈夜察觉到,哪怕只是一丁点有关于路秋的气息。

    那么,战斗这种概念将不会存在,而是变成一种惩罚。

    上辈对下辈的惩罚。哪怕路秋用匕首抹断奈夜的脖。她也不会反抗。

    这并不是任何人控制。而是来自那位少女的决议。

    她的命是路秋的,路秋想要,随时都可以来拿。

    所以。接下来这场战斗,想要掩饰自己的杀意几乎不可能!

    于是路秋只好让真正的殓妆师上场。

    在这位刺杀大师的身影出现在阴影角落的刹那。

    在天花板上原本就快要熄灭的灯火,在这一刻瞬间炸裂开来。

    这座大厅被黑暗所吞噬,外面的闪电,是人类根本无法利用的光芒……

    奈夜猩红色的眸因为鲜血的缘故,在黑暗绽放着光芒。

    她没有停下挥剑,因为对于吸血种来说,这种黑暗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只是在奈夜斩杀了一只石像鬼后,她感觉到了杀意…

    比这群怪物更加浓郁更加纯粹,只针对自己的杀意!

    奈夜想要抵挡,但对方却已经准备已久!扑杀猎物,这只不过是眨眼见的事情!

    无毁的湖光的剑刃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黑暗之火星四溅,一柄匕首划过了这柄紫黑色大剑,直指奈夜的脖颈。

    但在紫黑色大剑的抵挡之下,匕首刺偏了,只刺了奈夜的肩膀……

    死者的反应速度,远不如生者灵敏,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殓妆师已经死去,他的尸体根本没有办法跟上生前的速度,但作为顶尖暗杀者的他,与这位皇女面对面的硬拼还是绰绰有余!

    殓妆师生前是顶端之塔五十三层……

    被给予了血族之力的奈夜,再加上无毁的湖光这柄魔剑的力量…似乎与这位世界上次位的强者稍逊几分。

    只是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

    又是一道闪电在天空之划过。

    短瞬之间照亮了殓妆师金属制的骷髅面具,在面具的瞳孔散发着麻木的死寂。

    死者对死者…

    这标志性的装扮,让奈夜明白她所面对的对手是谁。

    对方的目标是自己……

    奈夜没有多说任何话。

    沉寂在体内属于吸血种的鲜血开始渐渐的沸腾,心脏跳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肩膀上出现的麻痹感也开始消散。

    那柄匕首涂了毒,只是对于吸血种来说,对于血液起作用的毒素,完全没有任何威胁。

    很不凑巧,这些毒液对于鲜血流淌在体内的人类来说绝对是致命的!

    可是奈夜操控着体内的鲜血将漆黑色的毒素完全排斥在了体外。

    鲜血沸腾的感觉,让奈夜的瞳孔变得愈发猩红,吸血种猎杀的本能被激发了出来,无毁的湖光所拥有的特性,让奈夜的力量和速度变得更加强大!

    短小的匕首在殓妆师的手上挥动了一下,他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奈夜的面前。

    那柄沾染着暗红色鲜血色泽的匕首,目标又是同样的直取奈夜的脖颈!

    没有杀意,死者不会有任何杀意。

    但是奈夜却有!

    无毁的湖光将奈夜本来就强到无法用常人来描述的力量和速度,又强化到了一个变态的高度。

    奈夜直接伸出手抓住了殓妆师的手臂,以自己巨大的力量将殓妆师的身体猛然的扔掷于地下!

    本能让殓妆师在落地的瞬间爬起后,迎接他的却是奈夜快的惊人的斩击。

    紫黑色大剑在奈夜的手就像轻灵的细剑一样,无时不刻的光芒几乎连成了线。

    奈夜每一次都重击在了殓妆师身上。

    他却靠着小小的匕首,每一次都挡住了奈夜想要将他一分二的剑刃。

    钢铁所铸造的地面因承受不住这力量凹陷了下去,有着坍塌的趋势。

    奈夜的力量与速度已经完全能够与殓妆师持平。

    能赢!

    哪怕敌人是送葬者,这样下去也能赢……

    这是奈夜第一次在保持了自己理智的状态之下去战胜一个强大的敌人!

    只是殓妆师他之所以能够成为送葬者的一员,靠的可不只有他的速度与力量……

    与此同时,还有那诡异的鲜血操控能力。

    匕首不堪重负的被紫黑色大剑的锋利给狠狠的击碎,奈夜下一剑斩断了殓妆师的手臂!

    奈夜却并没有感觉到剑刃入肉的声音……

    而是鲜血四溅的感觉!

    奈夜看着面前这位站在黑暗之,就像鬼魂一样的家伙,瞪大了自己的瞳孔。

    鲜血…在他被斩断的手臂周围漂浮。

    好似听从了他的命令一般,静静的漂浮着……

    这……奈夜握着剑的手颤抖了。

    这将万物的鲜血为自己所用的姿态,在奈夜的心目之,与一个人重合在了一起。

    奈夜停止了攻击……

    但对方却不会停止!

    鲜血就像重锤一样轰击在了奈夜的身上,奈夜撞到在了后方的墙壁上。

    没有办法挥剑是怎么回事?

    奈夜看着那位被鲜血所环绕的男人……

    当那个身影与他重合在一起的时候,奈夜就无法挥下手的剑。

    殓妆师是一个傀儡没错,他已经死去。

    但在他背后,操控着他的一举一动的是路秋……

    所以他代表着路秋的意志!

    奈夜最终还是察觉到了,剥夺了自己的一切,给予自己继续苟延残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

    恐惧…奈夜一瞬间在殓妆师的眼,看见了那双带着戏谑眼神的猩红色瞳孔。

    是他吗?是他吗?!

    骷髅面具遮挡住了面前这个男人全部的面容。

    只是一种直觉,让奈夜觉得面前之人是路秋…

    连生命都出卖给路秋的奈夜,没有资格向自己的上辈挥剑,奈夜浑身僵直一时间无法动弹。

    哪怕她现在被那群人类称之为皇女殿下,拥有高高在上的身份,但奈夜依旧清楚的知道,自己应该有的身份!在那个男人面前……

    这,就是作为眷属的忠诚。(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