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送上门来的猎物(书号:13639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送上门来的猎物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埋金城,天空港。

    炼金飞艇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交通手段之一,除了魔导列车之外,能够快速穿梭于两个城市之间的方式,也就这外形充满着科幻意味的航空母舰级别的飞艇了。

    这个世界最重要的能源能量是湛蓝色的,飞艇全身被灰色的涂漆所覆盖,在金属链接出时不时散发出些许湛蓝色的光泽。

    速度能多快,这个路秋也不清楚,但至少不会弱于地球上的飞艇,而且一次性载人的数量非常之多。

    天空港是每一个城市最重要的交通设置,原本这里的剑桥应该是人来人往的景象。

    今天却出乎意料的安静。

    因为……一位英雄牺牲了。

    肯瑟.朵德兰,帝国直属第一骑士团的团长,在一天之前的魔兽狂暴的灾难之,为了保护帝国的人民而英勇殉职。

    银白色的棺材上纹路着属于这位骑士团长的印记,咆哮的巨龙之首…

    四位身穿骑士铠甲的骑士举起这棺木,向着停留在天空港旁的一架飞艇走去。

    一旁站着就像一束银白色光芒的骑士列队,举起了手的骑士剑,向着央的棺木致敬,向自己逝世的骑士团长致敬。

    他会被埋葬于央都的英灵殿之,而不是在这座小城市。

    庄严的送葬仪式在这种气氛之下结束,在棺木被抬进了飞艇过后。

    骑士团员选择停留在了这座城市。

    还无法确定魔兽是否会再次来袭,这座城市的城墙重建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守护城市的重任还落在他们的肩上。

    偌大的一架飞艇。当然不可能只运送一个棺材,在骑士们退去过后,想要离开这座城市的平民陆陆续续的都来到了飞艇旁准备登机。

    至于传闻拯救了这座城市的皇女殿下……

    早早的就坐在这座飞艇的最上等的房间里面……

    这是神龙教会安排的,同样也是为了回报奈夜在刺客的手救下了他们的大祭司。

    与此同时,这种‘皇女殿下在送葬者的手救下了祭司大人!’这种传言也渐渐的流传开来,原本就显得有些神秘的奈夜,经过这次事件,在埋金城内被传的神乎其神,各种小道消息不断。

    但这与路秋没有什么关系。

    路秋现在正站在天空港的售票口,出售票据是一位看起来很年轻的女性。

    她看见路秋后明显的愣了愣……

    天空港绝对是世界上人流量来往最多的地方。在这里工作一年的她几乎什么样的人都见过。无论是北方那群透着彪悍气息的部落汉,西方以优雅著称的洛德兰一脉……无论对那方面优秀的男性都应该免疫了才对。

    只是路秋的出现,让她变得有些麻木的审美观总算惊艳了一把。

    “有…有什么事吗?先生。”她在片刻的愣神后,立马让自己变得平静。露出了应该有的职业化的笑容。

    “现在马上就要离开的飞艇序列。”

    路秋一指上方由一枚不知名的水晶投影出的显示屏幕。

    “能够告诉我。它的路线吗?”

    路秋本来打算以血之分身混入其的。但就算身为上级吸血鬼,操控自己血液也是有范围的!这个世界的城市之间的距离,除了特殊情况之外。那么一般都非常的大。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人口密集度那么低的原因,城市与城市之间要不是隔了繁茂的魔兽森林,要么就是无边无际的荒原。

    里面生活的魔兽,一旦人类入侵它们的领地,就算它们蹲在自己领地蹲了几百年不出世,也会愤怒的将这群无知的人类给撕成渣渣。

    “抱…抱歉,恕我无法告知,这会危急到乘客们的安全。”

    飞艇的路线这种情报泄漏出去的话,不是明摆着让人劫机吗?

    现在可是有一种名为空盗的职业,专门就是拦截在航行之的炼金飞艇。

    所以现在飞艇之上一般都有专属的护卫队。

    再加上现在皇女殿下听说也在那座飞艇上……

    她有一些为难,同时也带上了警惕的看着路秋。

    只是,在与路秋的瞳孔对视的时候,她脑袋为之一滞!

    猩红…无尽的猩红充斥了她大脑!

    “没事的,小姐……”路秋的声音带上了一种特殊的韵律,微微勾起的嘴角就像致命的罂粟花一样:“没事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这一班飞艇到底沿途会经过哪些地方罢了。”

    “没…没…没事…的……”

    她的瞳孔变为了无神,机械化的重复着路秋所说的话。

    无论是鲜血,还是人类的灵魂,吸血种都能够轻而易举的玩弄在手。

    而且内心因为对方的外貌而产生了情愫,也就是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女性,可是最容易招的。

    最终她脸上无神的表情变为了一种莫名的狂热笑容…手缓慢的在下方摸索了一段时间后,将一叠纸放在了桌上。

    路秋没有去拿,一滴鲜血滴落在了那张纸上之后,微笑的对着那位女士说道。

    “感谢你的配合,美丽的女士。”

    最后路秋手上扣了一枚金币在桌上,转身离开了这座大厅。

    后面排队的人也上前一步。

    “喂,你怎么了?”

    “诶?!”

    听见人的声音,她总算从恍惚的神态苏醒,胸口心脏跳动过快的感觉,让她脸上变得通红…而且双腿发软有点站不住的感觉。

    其实这种通过眼睛控制他人精神的技能,比起精神控制。路秋觉得定义为魅惑更加贴切。

    被名为爱的**所控制的生命是最容易蛊惑的。

    整一个工口射线啊。

    路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这一次飞船航行的路线已经全部都被路秋记在了脑。

    人潮涌动的天空港后,路秋找了一个无人的小巷走入了阴影之,身体没入了黑暗之消失不见。

    就在路秋的身体消失的片刻,在原地却突然出现了一位浑身被灰色风衣笼罩的身影。

    “不见了?”

    粗糙的声音之带着惊诧。

    “不!”

    他拔出了自己怀所放的匕首,想要抬手却已经晚了。

    浓郁的血腥味充斥了他的嗅觉…杀手的对杀意感知的本能救了他一命!

    他手握着的匕首蹭的一声挡住了什么东西……

    能够将他的首级给斩下的利刃!

    “不要乱动……”

    下一秒,路秋带着讥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阎魔刀的刀刃悄无声息的抵在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刺客脖上。

    “要不然,你就会向你前两位同伙一样,咔擦一声就什么都没有了哦。”

    被发现了吗?

    什么时候?!

    这是他第一次在黑暗之被别人发现!无论他靠着阴影杀死多少人。那些人在死之前都不知道杀死他的人长什么样!但是……

    有种东西。可是叫种族天赋啊!

    吸血种才是黑暗之的王!

    “你们是谁?”

    “……”他没有回答,阎魔刀抵在他脖上的感觉,让他变得有些躁动的意识瞬间冷静了下来。

    身为一个刺客,在无法保持冷静的那一瞬间。那么就是迎接死亡的那一瞬间!

    “啊。我真是笨呐。问这种躲藏在下水道里面做着见不得人勾当的组织怎么会有名字呢,既然你不说的话,那么就安息吧。”

    路秋握着阎魔刀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

    就是这一刹那!

    几乎是在路秋说出‘安息’二字的那一刻。这名刺客的身影忽然化为了鲜血消失在了路秋的面前。

    “!”路秋的手被沾染上了大量的猩红色鲜血,望着这熟悉无比的东西…路秋笑了。

    在路秋的身后,鲜血构成了那位刺客的身体,他手的匕首绽放出了凌厉的光芒,宛若闪电向着路秋的大脑刺去!

    得手了!

    他感觉到了剑刃刺入**的快感!

    无论多少次,杀死生命的感觉他都不会忘记……

    这个年轻的强者为轻敌而付出了代价!

    匕首刺入了路秋的大脑之,刺客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用匕首贯穿了路秋的大脑。

    一时之间血流如注。

    路秋的身体倒了下去,鲜血在地面四散开来,贯穿了整个大脑的伤口看起来格外狰狞。

    “任务…完成。”

    他抽出了沾满鲜血的匕首,在匕首的末端,用镶嵌着钢铁的指甲刻画下了又一条痕迹。

    这是代表死亡的印痕,每赠送出一份死亡,就必须铭记下来。

    他用手划过了匕首上沾染的血渍,但却发现无论怎么抹都没有办法血迹消除。

    怎么回事?他用上了自己天生的操控血液的能力,这是让他立足于这个世界独一无二的力量…只是没有用!

    平常听话的就像一只忠犬一样的鲜血,现在根本不回应他的命令!

    因为…鲜血找到了它们真正的王!

    “呵……”

    轻笑声…

    在他听来有些毛骨悚然的轻笑声突然在整座小巷回荡,最终变得越来越大。

    “呵…哈哈哈哈!”

    动起来了…

    在他惊异的目光之下,本应该死去的目标再一次动起来了。

    还带着一种听起来十分兴奋的轻笑。

    “不…不可能!你…应该……”他开始后退!他没有办法理解面前发生的事情!

    任何生命的大脑被贯穿后不应该是必死的吗?这是常识!没有人能够违背常识!

    但是前提他是一个‘人’!

    “死了…对吗?”路秋的身体缓缓的从地上爬起,嘴角裂开了笑着,宛若鲨鱼般的牙齿看起来非常的渗人,但路秋额头之上那被贯穿的伤口更加的渗人!

    “啊…对!你所想的本应该是如此,脑袋被斩断后就应该死亡,脖被割掉后就应该死掉,变成毫无声息的尸体!但是呢?但是现在呢?”

    “那本应该死去的尸体,重新站起来了,在你的面前,笑的非常开心。”

    “该死!”他在这一刻舍弃了身为刺客的冷静之道,举起匕首,想要操控身边的血液去将面前这只怪物给杀掉!

    只是鲜血没有听从他的命令。

    “区区人类拥有操控鲜血的力量让我稍微的有点吃惊……但是啊,食物想要猎杀进食者是不可能的事情哦。”

    “!”他开始感觉到了恐惧,因为他的视线之突然便得只有一片黑暗!

    忽然之间上千双猩红色的瞳孔在黑暗之睁开,注视着他,那贪婪的眼神仿佛想要将他身体与灵魂全部吞下。

    不…就是要全部吞下!

    “正好…肚已经饿的开始叫起来了呢……”

    鲜血流淌在了他的脚下……原本被他作为剑的鲜血,终于变为了一只猛兽,张开了自己的巨嘴发出了渗人咆哮。

    “吃吧,带着骨头一起吞下。”

    “呃啊啊啊!”

    小巷之的绝望声,没有任何一人听见,人类的叫声渐渐的变得微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听起来十分可口的吞咽声。

    一分钟过后,小巷弥漫着浓郁到挥之不去的血腥味。

    “玩的太过火了一点啊。”

    路秋挥手驱散了这些血腥味,额头上的伤口早就已经恢复。

    “不过…也稍微有一点收获,送葬者的第五位葬礼人殓妆师吗?”

    鲜血,在路秋的身上汇聚,片刻之后便消散不见,一身灰色的风衣笼罩了路秋的身体,脸上戴着那象征性的骷髅面具。

    “获得了一个有趣的身份啊。”

    粗糙到刺耳的声音,在这座小巷宛若鬼魂一样荡开。(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