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埋葬于黑暗中的杀机(书号:13639

第一百一十六章 埋葬于黑暗中的杀机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西部埋金城。

    这座城市的历史在这个世界大概也就只有两三百年的历史。

    因为靠近魔兽森林的缘故,所以在众神之庭降临之前,在那些狂暴的魔兽面前根本没有人胆敢建立城市。

    但自从这里地底发现了含量惊人的矿脉后,帝国便派遣各个骑士团扫平了这个区域。

    埋金城也就这么建立了起来。

    这里是一座商业化的城市。

    高高的城墙并不是那些显得肮脏的灰色砖瓦所建筑的,反而是一种奇异的白色石块,在城墙上湛蓝色的光辉时不时的流淌而过,仿佛这座城墙有生命一般。

    一只小小的蝙蝠蹲在距离这座城市的不远处,注视着随着齿轮的转动渐渐开启的城门,以及被一大堆白色骑士护卫之下,身穿黑色服装的少女。

    “这个世界人类的科技…真是畸形啊。”

    路秋注视着那座城门,城墙的开启是自然而行的,并没有任何人力…能够造出这种城墙,这个世界的人类科技水平绝对不比地球地上多少。

    至于为什么路秋感觉畸形的原因,大概就是风格吧。

    凭借着蝙蝠之身,路秋没有办法飞跃那高高的城墙,在城门开启的刹那,路秋张开翅膀飞入其,站在了一座建筑的上方低头俯视着这座城市的风貌。

    科技水平在某方面确实不亚于地球,但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却依旧过着宛若世纪西欧的生活…他们的穿着打扮和建筑风格也是如此。

    但是这个世界可是有枪械的存在。路秋扫视着下方那些围观的居民们,所注视的那支骑士的卫队。

    其不乏有人手持除了剑以外的武器。

    用火铳来形容更加贴切,但这些火铳的威力比地球上的威力不知道大上了多少倍!在银白色的金属外壳之上,若有若无的湛蓝色光辉在哪里闪烁。

    这是一种路秋未知的能量,这个世界的人类通过这种能量使他们的机械动起来,并不是石油。

    而在这个世界一些天赋异禀的人类,拥有直接操控这种能量的能力。

    但…终究还是太松懈了。

    路秋望着下方议论纷纷以及的居民。

    明明住在魔兽森林的边上,这群居民才城门打开的时候竟敢还这么近距离的围观。

    毕竟森林里面的那些魔兽都太安分了,安分到让这些居民忘记了什么叫做魔兽这东西……还以为天底下所有的动物都是他们养的那条狗。

    路秋没有继续在观看下去,奈夜已经被肯瑟带到了这座城市最心的建筑。城主所居住的地方。

    只是可惜那个城主变成了血淋淋的肉块。现在估计早就被那些矿精给分尸吞下肚了。

    变成小蝙蝠的路秋没有人会注意到,路秋一路飞到了城主府的附近,最后绕着城主府飞了一圈后,选了一个最隐蔽的窗户停下。小蝙蝠眼猩红色的眸默默的注视着下方人类们的活动。

    城主大厅就是一个议会桌。看起来是一早就摆放好了的样。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了。皇女殿下,现在您的父亲真的只想弥补这些年对您的愧疚…没有任何的恶意。”

    肯瑟在一路上告诉着奈夜帝国之最近的变化,以及她的身份……

    肯瑟本以为奈夜听见自己竟然是帝皇之女。会露出非常惊诧的表情。

    但可惜奈夜脸上的五官就像被冻住了一样,一言不发的默默聆听着肯瑟的解释。

    肯瑟不担心奈夜不会同意和自己回到央都。

    帝皇啊!

    成为帝皇!

    哪怕在这秩序森严的世界,人类最原始的统治**依旧存在……

    不知道多少大公爵都在暗地里面摩拳擦掌做一些见不得的勾当了,但在众神之庭的威慑之下,还真没有人敢掀起叛乱。

    虽然长时间的平静,让肯瑟觉得心里毛毛的,但是肯瑟还是希望平静一直持续下去。

    生命永远是最重要的。

    在肯瑟带着奈夜踏入这座大厅后,发现一人好似已经在这里等待已久了。

    “李斯纳公爵,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肯瑟见到那人的身影后,言语顿时变得极为不善,如果说这个世界想要颠覆皇权自立为王的人数之不清的话,面前这个年男人绝对是在这群人之排的上号的。

    央都最大的商业家族,克劳尔家族的族长,李斯纳.克劳尔公爵!

    “我只是听说埋金城特产的冶金酒是西部最上等的红酒一种。”

    那个棕发的男人转过了身,手拿着一个高脚杯,淡金色的液体在高脚杯微微荡着。

    “只有来到埋金城的本土,才能够尝到最正统的冶金酒,最近闲来无事,我便来试试所谓的最正统到底是不是确实如此。”

    李斯纳气质就像他的身份,多年在贵族的交际圈与一族之长的身份,养成了他这底蕴时刻保持着优雅的举止。

    “但是啊,很遗憾。”李斯纳举起了酒杯,在金色的液体之后便是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奈夜:“所谓的最正统,远远的没有在央都所卖的那些冶金酒的味道醇厚,这…是为什么呢?”

    “李斯纳够了!”肯瑟当然知道这个家伙话有话,他在**裸的讥讽着奈夜的身份……

    “果然酒的味道与正统不正统没有关系。”李斯纳摇晃着酒杯,看着奈夜:“而是酝酿的地点罢了,央都作为世界最繁荣的城市,与这个小小的以掏矿为生的小城市,酿造出的酒完全没有办法比。”

    “你的意思是我没有资格继承王位吗?”

    奈夜开口了,她的话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对于这些人类,奈夜无法做到像在路秋面前自然,因为她没有办法判断出人类话语的真伪。

    只有路秋才能够让奈夜感觉到放松,因为自己的命是他的,就算路秋怎么欺骗自己,最后也不过就像说好了一样,死亡罢了。

    “有些东西没有力量还是不要去触及为好,美丽的小姐。”

    李斯纳放下了酒杯,微笑的看着奈夜。

    “要不然你会发现连享受还没有开始,便失去了一切。”

    “你这是在威胁皇女殿下!李斯纳。看清楚了。这个女孩就是皇帝要找的人,你敢质疑吗?”

    肯瑟知道李斯纳是个老狐狸,奈夜看起来还很年轻,如果被肯瑟的言语给蛊惑到了的话。或者威胁到了的话。肯瑟可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没有威胁。也没有质疑她体内流淌的皇族之血。”李斯纳面对肯瑟的质疑,依旧淡淡的回应着:“我只是在告诉一位无辜的少女,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危险。你们将会让她处在多么危险的境地,你认为这对于一位手无束鸡之力的女性来说,是公平的吗?”

    李斯纳没等肯瑟开口,继续的对着奈夜说着。

    “他们只告诉了你皇权的美好,但世界上不会有那么简单的事,帝皇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当的。”

    “她不当皇帝,难不成你当?皇帝殿下可是亲口下令要她继承王位的。”肯瑟瞪着李斯纳。

    “皇帝殿下老了,老的连记忆也模糊了,让这位国民连名字都不知道是谁的少女成为皇帝,会是一场灾难,我支持皇帝殿下的妻妾之所遗留的那些孩,而不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被你的金钱所收买的那些女人?”

    肯瑟反也讥讽了李斯纳一句。

    但李斯纳无视掉了这位骑士团长,看向了静静的站在哪里的奈夜。

    “如果你想要金钱的话,我们克劳尔家族会给予你一生都用不完的金钱资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完全可以成为克劳尔家族之的一员,这种待遇并不会比成为皇帝殿下差多少。而且你完全不用因为外界的质疑而有压力。”

    一个闻所未闻的人突然成为自己的皇帝殿下谁会接受?想必只要是一个人都会有疑问……

    在李斯纳看来,这位少女就和自己在舞会之上接触的那些贵族小姐没有什么区别,足够她们挥霍的金钱,拥有指挥仆人资格的地位,再来一个骑着白马英俊潇洒的王,作为一个女性来说绝对是完美的人生。

    但是他却选错了对象。

    面前的少女,不是那些终日沉醉于纸醉金迷之的贵族小姐,而是从地狱之爬出,擦拭着自己刀刃的复仇者。

    奈夜已经失去了一切,没有资格再获得一切,奈夜的一切从那天晚上开始就属于一个名为路秋的存在。

    现在路秋要奈夜成为皇帝,她就必须成为皇帝……

    作为一个棋,傀儡…无条件的遵从主人的命令。

    “我拒绝,抱歉,李斯纳大人,这位未成谋面的父亲大人的命令,我想,我没有办法违抗。”

    奈夜的语调之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听见奈夜这么坚决的回绝掉了李斯纳的邀请后,肯瑟笑了出来,虽然这位少女看起来并没有皇族血统那么强大的战斗力,但这份骨气,足够她不为自己朵德兰的姓氏蒙羞了。

    “是吗?这还真是可惜,幼小的蛾看着那耀眼的火光,不惜一切的想要去拥抱,结果却是惨烈的。”

    李斯纳一口将高脚杯的酒给饮下后…放在了桌上。

    这是一个信号,会带来死亡的信号。

    但却没有任何动静……

    死亡没有降临……

    甚至连杀意也没有降临。

    怎么回事?李斯纳略微有些诧异的抬起了头,看向了大厅之最隐蔽的那个窗户。

    不在…杀人者…不在哪里?

    那…跑到哪里去了?

    ………………

    “我看看。”

    路秋现在正在做一个很无良的勾当,那就是搜尸。

    路秋的双手满是鲜血,而在路秋的面前则躺着一个穿着破烂风衣的尸体,这个尸体的脸上带着金属制成的机械面罩。

    这是和路秋一起围观大厅之景色的存在。

    在路秋变为蝙蝠停留在哪里后,他就像魅影一样出现。

    显然,他没有对一只小小的蝙蝠起了警惕的心思。

    在机械面罩后方的瞳孔之直直的注视着大厅的景色,然后悄然的抽出了在怀那柄细小却锋利的刀刃,刀柄上有一百多道刻痕。

    这一刻路秋就明白了。

    那个家伙完全是打算谈判失败后,把这个帝皇的继承人给掉死啊。

    在一个骑士团长面前杀死!

    战斗力在这个世界上肯定不会低到哪里去……

    在李斯纳喝下酒的时候,这个杀手用镶嵌在手指之上的钢铁,在刀柄之上又多划了一道刻痕。

    表达的意思很明显。

    这柄刀又会多一个刀下亡魂。

    确实,这柄刀确实又多了一柄刀下亡魂,只是可惜这个亡魂是他的主人。

    奈夜是路秋计划之最重要的一颗棋,怎么可能让别人随便杀掉。

    人类和吸血鬼比暗杀?

    有种东西叫种族天赋知道吗?种族天赋!

    于是路秋就悄然无息的潜行到这个杀手的身后,捂住了他的嘴,用他自己的刀刃抹掉了他的脖。

    当然,在抹脖之前,路秋让他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减慢,让他的呼吸变得困难略微失神的时候才得手的。

    要不然面对一只顶尖的刺杀大师,路秋还真没有啥把握。

    不过这个人已经死了。

    路秋在窗台的小阁楼翻动着这穿着着破烂风衣的杀手所带的东西。

    全部都是暗杀用的炼金道具,还有几瓶看起来剧毒的药剂,解药路秋没有在他身上搜到,杀手不需要那玩意儿。

    反正对于路秋来说是一堆破铜烂铁的存在,连钱袋也没有!

    钱袋在走动的时候会发出声响,作为一个暗杀者,不带那东西才是最正常的。

    路秋停止了搜尸,看向了他被金属面罩所覆盖的脸,伸出手想要摘下他脸上的金属面罩。

    但连续的试了几次后,发现根本拉不动!

    明明没有链接任何地方…原来是这样吗?

    路秋轻笑了一下,手猛然一用力,轻微的撕拉一声。

    鲜血淋漓……

    面具确实被摘下了,与此同时还有覆盖在这个人脸上的皮肤,现在面对路秋的是一堆血肉模糊的脸。

    这家伙的脸就是这张金属面具,撕下就代表死亡。

    “为了暗杀倾尽一生吗?也许你在这个世界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暗杀大师,但是很抱歉。”

    路秋将面具扔到了他的身体之上,手的鲜血构成了剑刃贯穿了他的大脑。

    补刀比什么都重要。

    确认了这个奇怪的存在真正死亡过后。

    路秋继续看着下方的景色,绝对差不多是时候了。

    让世界对奈夜的评价从一个默默无闻,得到了帝皇继承简直走了狗屎运的家伙,变为一个!

    这个家伙有资格成为我们的皇帝!

    ps:剧情正式铺开!诸君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