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一百零⑨章 孤独的记忆(书号:13639

第一百零⑨章 孤独的记忆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怀的奈夜已经昏迷了过去。

    不是因为什么失血过多的原因……

    这位初经人事的少女受不住初拥所带来的巨大刺激才陷入了昏迷。

    其实被吸血鬼给咬到是一件快乐并痛苦着的事情。

    痛苦的是自己会死,至少路秋可以肯定,被自己视为食物的人类没有一个会活下去。

    快乐大概就是在吸食的时候,那至高无上的欢悦感。

    “真是麻烦。”

    初拥并不需要多长时间,路秋松开了咬在奈夜脖上的小尖牙…在奈夜脖颈上的两个小血洞周围突然浮现出了猩红色的芒星痕迹。

    这便是奈夜属于路秋的证明。

    在路秋的手背上也有同样的印记,似乎与阿卡特这个姓氏有什么关联。

    “接下来就是让她作为吸血鬼去真正的喝下人类的鲜血……”

    路秋一抹嘴角的血痕,将奈夜昏迷过去的身体扶起靠在了一旁墙壁上,又看着她贫瘠的胸口上那触目惊心的刀伤依旧在涓涓的流淌着鲜血。

    她接受了路秋的初拥,变为了路秋的眷属,或者说下辈,阿卡特氏族的一员,但她想要真正的拥有死河的话,那么必须先用其他生命的鲜血来灌注那已经干枯的死河。

    奈夜的肤色虽然变成了和路秋一样的苍白,但是远远没有路秋那种变态的治愈能力。

    于是绷带就起上了作用。

    奈夜的心脏是路秋给予的,但阎魔刀撕裂了她的胸膛……

    地面的鲜血缓缓的升起。这些鲜血就像有生命一样,在路秋的操控下,抓住了奈夜身边白色的绷带,一圈又一圈的绑在了她的胸部之上。

    这大概就像裹胸布之类的东西。

    如果绑的时间太长的话,估计奈夜的身材就别想长到路秋所说的那种‘从胸部上就能够看出你是一个女性’的这种程度。

    但如果胸口赘肉太多的话反而是一种累赘,无论在那个世界,男性一般都担任持剑冲锋在第一战线的角色…如果是女性的话,胸部赘肉太多,恐怕在挥剑的时候都会因为身体失衡而摔倒。

    这真不是开玩笑,在路秋所知的阿尔萨丝的记忆里面。她从小为了成为一名能够带领军队驰骋沙场的王女殿下。可是很特意的用各种方式限制了自己胸部的生长,从此阿尔萨丝便成为了国王最骄傲的征战公主,并且是整个联盟的骄傲。

    只是命运弄人,最后的她亲手的毁掉了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路秋也是同样。

    所以身材在战斗的时候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不过说起记忆。路秋发现自己吸食了奈夜的鲜血后。根本没有获取任何关于她的记忆。

    这对于路秋来说倒是第一次。

    以前无论那一次。都能够完全的获得被吸食者的记忆。

    这一次却不同。

    是因为这个世界人类的身体结构不一样吗?

    还是奈夜体内本身的吸血鬼血统阻扰?

    路秋对于自己这个下辈思绪有些凌乱的时候,昏迷过去的奈夜果然有了一些动静。

    她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双眼终于睁开。

    “获得新生的感觉怎么样?半吊?”

    路秋依旧用着那种略带讥讽的口吻对着奈夜说着。但路秋看向她的瞳孔后,本想继续说下去的话却哽咽在了哪里。

    该死!

    为什么!

    路秋向后退了一步,捂着自己的额头,竭力不去与奈夜对视。

    原因无他!

    还是那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奈夜的瞳孔变为猩红,肌肤变得苍白后,长发披散而下的样,真的…太像了。

    特别是露出那种迷茫的眼神。

    “我…”奈夜嘴唇微微翕动了一下,但眼角却忍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为什么会哭?奈夜发现眼的泪水怎么样都止不住,她不停的擦拭着,内心那种莫名的悲伤让奈夜觉得有些奇怪。

    “穿上你的衣服。”

    路秋再次拿出了一套漆黑色的衣衫,并不是女装而是男装,扔到了奈夜脚下。

    “……”奈夜感受着体内新生的力量,让她明白路秋确实遵守了他的诺言,给予了自己一股连她想都不敢想的力量,但她却感觉路秋的声音变得冰冷了几分。

    在之前与路秋对话的时候,路秋从来都是带着一种就像在戏弄你的感觉,无论那一句话都不是发自真心一样。

    但现在却带上了一种莫名的冰冷。

    奈夜擦拭了一下让自己视线变得模糊的泪水,她伸出手想要去捡地上的那套衣服的时候……

    ‘不要死!!’

    被大火焚烧的画面突然在奈夜的脑一闪而过……

    怎么回事?奈夜捂着自己的额头蹲了下来…

    在她的脑海之,炙热的火焰将一切所覆盖,被焚烧的十字架高高立起,在十字架之上,绑着一位幼小的少女…

    她与自己同样拥有着漆黑色的长发,只是她的瞳孔是温润的朱红色,并不是那么尖锐的猩红……那位不知名的少女微笑的看着自己,确实是在注视着奈夜……

    ‘哥哥…’

    听见这两个字后,悲伤猛然涌上了奈夜的心头,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滴落在了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奈夜无法理解为什么……

    “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原因而哭成这样……”路秋带上了冰冷气息的声音突然响起:“但你还真是懦弱啊…”

    懦弱,奈夜突然明白了这个画面是来自哪里……

    是面前这个男人的记忆。

    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

    奈夜抬起头愣愣的看着路秋,路秋却以一种不快的眼神回瞪着她。

    “半吊。”路秋手出现了一根黑色的发带扔到了奈夜的面前:“长发会影响你挥剑,如果不想因为敌人抓住你的头发而杀掉你的话,就给我剪掉!或者束起来!完事之后跟上来。”

    路秋没有再去看奈夜,转过身向着这座地穴的深处走去。

    奈夜默默的穿好了这身黑色的男装,看着手的发带…抚摸着自己直达腰际的长发。

    真的是因为会影响自己挥剑的吗?

    奈夜不知道,因为这个男人好像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真话。

    明明自己也有懦弱的时候。

    奈夜用那根黑色的发带将自己的长发束成了长长的单马尾后,微微的站起身适应了一下新的身体,跟着路秋一起走进了黑暗的深处。

    ps:其实新娘是个学生党,每天晚上上晚自习要上到八点才能回家,码完字差不多已经十一点时候的样,所以加更只能在周末!不过到周末我一定会努力爆更的说…以上。(未完待续请搜索乐读窝,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