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⑨十章 对碰!(书号:13639

第⑨十章 对碰!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阎魔刀的刀锋被镀上了一层银白。

    狼人可是惧怕银,这与吸血鬼惧怕阳光一样。

    银制的刀刃对狼人来说是绝对致命的东西。

    只是在这场战斗,路秋并不打算将阎魔刀换成银制武器。

    因为路秋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武器能够在这只狼人的力量之下,并且斩断它的身躯!

    一柄凶器要杀人,首先要确保自己斩击向目标的时候不会断裂!

    人也是同样。

    狼人只有一只璀璨的金色瞳孔,其却泛着就像蛇类一样的光芒。

    路秋的手轻轻的抚摸过阎魔刀的刀锋…

    在刀刃折射出这只狼人瞳孔的刹那,双方都动了起来!

    狼人踏碎了地面之上的血河,城市下方的混泥土地面微微的沉了下去,带着巨大的声势以及超过音爆声的咆哮!

    这一次,路秋可以看见这只狼人利爪挥动的轨迹!

    绷紧神经状态下的路秋,反应速度成倍的上升,终于可以跟上这只狼人快的过分的速度!

    月光被狼人的利爪撕碎,阎魔刀的刀锋从上至下向着这只狼人的手腕斩去!

    “嗷呜!”

    刀刃没入了这只狼人的手腕!炙热的鲜血洒在了路秋的脸上,这只狼人也发出了痛呼声!

    在阎魔刀表层所涂上的液态银,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毒!

    在狼人的伤口处出现了嘶嘶嘶的腐蚀声,这可是比火焰炙烤还要难受的灼烧感。

    尽管身体受伤,速度依旧没有半分下降,这只狼人与阎魔刀的长度持平的利爪,向着路秋的脖颈刺来!

    阎魔刀的刀刃上与此同时弥漫出了刺眼的湛蓝色光泽!

    就像空间一样被碾碎吧!混蛋!

    路秋在如此近的距离解放了阎魔刀切割空间的力量,刀刃变得锐不可当,在躲过狼人的利爪后,路秋双手握住了刀柄之后,用尽自己身上一切的力气,将被狼人的肌肉封锁住的阎魔刀,彻底的向上挑去!

    一轮新月出现在了路秋的身周,这是阎魔刀的刀锋速度太快而造成的错觉!

    封锁住阎魔刀刀刃轨迹的东西,被这一击给一分为二!

    这只狼人的一只利爪,赫然被阎魔刀一击斩下!

    更多的鲜血!更多敌人的鲜血四溅到了路秋的身上……

    鲜血的味道让路秋越来越兴奋,但是理智还在!

    路秋的肩膀抖动了一下,想要将阎魔刀斩出的刀刃收回!

    这本就是零点几秒钟的事情,但对于这只狼人来说已经完全足够!

    一只利爪被斩断,还有另一只,它张开了自己狰狞的巨嘴咬在了路秋的肩膀上,同时另一只利爪在路秋的身前留下了深深的血色之痕!

    爪尖刺入了路秋的肌肤!深入了路秋的肌肉,只差一步就能够将胸膛跳动的心脏给挖出捏碎!

    但这只狼人却先一步咬碎了路秋的肩膀!

    “仅此而已了吗?!”一只手无力的脱落了下来,没有了知觉,这样又怎么样?路秋迅速将阎魔刀换到了另一只手上,猩红色的瞳孔绽放出了杀意凌然的光芒,阎魔刀的刀刃对准了这只狼人的脖颈:“那就死吧!”

    阎魔刀的刀锋刺入了这只狼人的背部!鲜血沾染着它灰黑色的毛发,同时也沾染上了路秋的手。

    再深一点!路秋忍着肩膀的疼痛,将自己全身的力气灌注到了阎魔刀之上!

    贯穿它的身体!它的心脏……

    这只狼人敏锐的嗅到了危险,阎魔刀上面可是涂满了液态银,它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它的利爪握在了路秋的手臂上,之后咬着路秋肩膀的利齿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狠狠的咬了下去!

    骨骼碎裂,还有肌肉被撕裂!

    路秋的身体就像一个破旧没有人要的布偶一样,整支手臂从身体之上撕下!露出了其破破烂烂的棉花……

    这只狼人将路秋的身体猛然甩了出去!

    路秋撞入了后方一座废弃的大厦墙壁,激起一片灰尘后,倒在了地面上的血海上。

    “呵…呵……”路秋发出了剧烈的喘息声,挣扎着爬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鲜血淋漓的肩膀,又看了一眼那只狼人。

    自己的右手正被这只狼人咬在嘴里。

    它并没有像一个猎食者应该有的姿态将狩猎到的猎物给吃下,反而将那只残破的肢体给扔到了一旁。

    “放水吗?如果我是你的话,在刚才这场战斗就结束了。”路秋用着仅剩下的左手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它的速度和力量比路秋不知道快上多少!

    如果在刚才那一瞬间,这只狼人选择追击路秋的话,完全能够让自己的利爪洞穿路秋的心脏。

    但它却没有,并不是它不想!

    路秋望着那只狼人正在冒着白色雾气断臂,还有刺入它背后的阎魔刀。

    银的毒素开始发作了,对于那只狼人…现在它不得不减缓自己心脏跳动的速度和血液流动的速度,来将入侵自己身体的液态银给排出。

    液态银的效果群拔!

    狼人把刺入身体的阎魔刀拔出,向着与路秋截然相反的方向扔去!这柄阎魔刀就像一枚弹一样贯穿了好几座废弃的大厦,不知去向。

    现在路秋失去了武器。

    而且连路秋的身体状况也好不了多少,失去了一只左臂,胸膛和腹部的肌肉完全的被撕裂成了肉酱,肋骨也有三根左右粉碎性的骨折……

    体内的情况就不用提了,完全是一团糟!

    这只狼人的利爪刺穿了路秋的肺。

    路秋身上混杂的鲜血不仅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但最多的还是地面之上那流淌汇聚成河的鲜血!

    那名为武器的鲜血!

    阎魔刀什么的,路秋的使用熟练度连入门都没有到,自己真正运用的最强大的武器,本就是吸血鬼维持自己生命的东西……

    鲜血…无尽的鲜血!

    它也许本以为这样路秋会安分些许,但它错了…处在了陷阱之的猎物,往往是猎人开枪的最佳时机。

    所以路秋开枪了。

    “抱歉啊!你只教过我开枪!”

    路秋本以为鲜血铸造成的刀刃没有办法破开这只狼人的防御,只有阎魔刀能够切断空间的锐利才行……

    但是现在路秋脚下的鲜血,可是镀了银的鲜血…

    一场华丽的鲜血交响乐!

    PS:我这柄刀可是涂了毒的毒刃!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