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八十⑨章 镀银血河(书号:13639

第八十⑨章 镀银血河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狼人和吸血鬼吗?

    真是般配的组合啊!

    路秋抚过阎魔刀的刀锋,想要再次冲向它的时候,腹部却突然再次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

    怎么回事?路秋惊异的看向了自己的腹部……

    刚才被这只狼人的利爪给撕碎的腹部,苍白色的肌肤被猩红色的鲜血所沾染,还在不停向外流淌着鲜血。

    路秋受伤了。

    这看起来是很平常的事情。

    但是在路秋带着黑光病毒席卷整个世界的时候,与不下两位数的A级超能力者交手,从来都没有受伤过!

    受伤这种概念根本不应该在路秋身上存在!

    拥有死河的路秋,要么活着!要么死去!

    根本不可能会受伤……

    只要身体受到了损伤,死河之的力量就会立刻将路秋治愈如初,所以路秋完全可以无视一切的限制来战斗。

    可是现在路秋却负伤,腹部的痛楚是那么的真实。

    路秋缓缓的调动起死河储存的上千万亡者的力量汇聚到了自己腹部的伤口上……

    伤口吸收着这些力量,平常本应该就马上恢复,此刻路秋的身体却突然变成了无底洞一样。

    无论吸收多少亡者的力量,都无法让路秋的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

    是你吗?路秋遥遥的望着站在月光下,好像一位孤独的王者等待着自己的大军一样的狼人。

    那只狼人比阎魔刀还要长的利爪,在月光的折射下反射出了一丝镀银的光泽。

    它裂开了自己的锯齿…喉咙发出了战役激昂的低吼。

    可现在路秋才发现,这只狼人最强大的武器,本应该是它最尖锐的两颗犬齿位置却空空如也…

    这就好似人类缺少了自己的门牙,然后裂开嘴那么的可笑。

    猎人是不会抛弃自己的武器,无论如何都不会,这只狼人是刚才那只名为范海辛的男人…

    它拥有比人类更聪明的智慧。

    那么,它将自己最强大的武器扔到哪里去了?被人夺走了吗?

    答案是否定!

    ‘你现在可是被一柄装填了「零刻弹」的枪所指着?少年,我记得我和你说过这弹吧?’

    范海辛那天晚上的话,在路秋心响起。

    如果以这只狼人巨大的体型,弹以马格南转轮手枪所填装0.44英寸的弹来计算!确实可以用那两颗牙齿锻造出五枚弹!

    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杀死不死怪物的东西。

    能够杀死怪物的只有怪物。

    路秋现在突然明白了。

    浴血而战的感觉吗?路秋知道自己和这只狼人战斗,伤口将会再也无法愈合,甚至会死亡……

    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

    去特么的什么夜之贵族!

    吸血鬼这种玩意儿,本就是一只堕落的魔物!

    所谓的魔物就应该饮血!将敌人的血肉给撕碎!让敌人将自己的血肉给撕碎!

    然后混着自己的鲜血和敌人的鲜血,踩在敌人的尸体上放声大笑!

    这才是吸血鬼!一个怪物!

    “试着杀死我吧!”

    阎魔刀的刀锋折射出的光芒一时之间竟然将天空之那一轮明月的光芒给覆盖。

    整个城市的大地开始颤抖,悲鸣了起来!

    这座城市的下水道奔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城市每一个水龙头开始喷涌出猩红色的液体,每一个消防栓炸裂开来,鲜血以喷泉的方式涌动到了这个世界!

    天空纷纷落下了刺鼻的猩红之雨!

    在这被猩红所充斥的世界,路秋的身影快速的向着那只狼人冲去!

    脚步狠狠的踩在了血流成河的地面!溅起的涟漪化为了波涛澎湃的骇浪,构成了世界上最锐利的矛,随着路秋指向敌人的剑锋,狠狠的刺向了那只狼人!

    如果说它是天空那一轮皎月的王。

    那么路秋就是这座城市之奔腾鲜血的王。

    阎魔刀随着将周围空间撕裂的轨迹,没有任何虚招,对着狼人的首级斩下!

    路秋用刀从来都是这样的,刀是杀人的武器,招数再怎么华丽也没有用!只要能杀死对方就足够了!

    “呵……”狼人身体周围环绕着不祥的黑色气息,它猛然伸出手抵挡住了阎魔刀的刀刃划下的轨迹!

    阎魔刀的刀锋第三次被它所挡下!

    它发出了一声骇人的嘶吼!周围那些由血液构成的长矛顿时被这一声嘶吼给震碎,重新变为血液化作雨滴滴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在声音还没有传到路秋脑的刹那,它的另一只利爪却先一步将路秋的身体表面的血肉给撕碎!

    这一次是胸膛!

    路秋仅仅只看见了一束微光轻微的闪烁了一下,赫然发现自己的上衣已经完全的化为了碎屑!

    以路秋的神经反应速度,只能够勉强的跟上这只狼人的动作!

    察觉到继续与它硬拼死的绝对是自己,路秋明智的化为了一滩血水消融在了地面由血液构成的河流。

    躲入血液的路秋还是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传来的疼痛。

    胸口被锋利程度不亚于阎魔刀的利爪给狠狠的撕裂……

    但只是皮肉之上的疼痛,并没有深入其的内脏,这也是路秋在那只狼人举抓的时候,向后微微退一步的原因。

    如果再慢一些的话,被撕裂的就不是皮肉了,而是路秋胸膛跳动的心脏!

    现在自己也算半个B级**强者者,全力一拳完全能够突破音障,但对于半魔法师职业的吸血鬼来说,和堪比狂战士,而且把全部技能点都加在了力量与速度之上的狼人硬拼,还是有些不理智。

    沉浸在血液河流的路秋观察着那只狼人。

    它受伤了。

    挡住阎魔刀刀锋的那只手臂受伤了!猩红色的鲜血顺着它的手臂滴落在下方的血河之。

    阎魔刀最强的一击完全能够切断空间!如果连这只狼人的皮毛都没有办法斩断的话……

    也太对不起这柄魔界神兵的过往了。

    但是伤口立马就愈合如初……

    狼人的自愈能力不比吸血鬼差!

    不过路秋知道了这只怪物不是像自己一样,怎么都杀不死的麻烦存在就足够了!

    以这只狼人为心,整座城市几乎都被汹涌的鲜血潮流所覆盖。

    这是路秋能够掌控的鲜血最大的极限,面对他,路秋不敢有半分松懈。

    就像吸血鬼被木桩钉穿心脏就会死这个弱点,狼人…也有弱点。

    悄悄的,路秋将接近一百多吨的液态银融入了地面流淌的鲜血之……

    鲜血混着白银,表面散发着一丝白色的光芒。

    那只狼人的鼻嗅了嗅,也察觉到了这种对自己来说非常危险的东西。

    “再来试试吧……”血液在远处构成了路秋的身体,站在了无尽的血海之与这只狼人遥遥对望。

    双方的瞳孔都燃烧出了一抹不属于它们的金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