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八十八章 满月之夜(书号:13639

第八十八章 满月之夜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范海辛家族,顾名思义,是一支以狩猎吸血鬼而闻名的家族。

    在欧洲大陆,魔女这个说法还流行的年代,火刑还公开示人的年代,他们就已经活跃于世界各地,狩猎着潜伏在欧洲大陆之上的吸血鬼。

    古世纪的人类远远比现代强大的多,那些神话传说的神明也并非虚构,或多或少都可以找出原型。

    既然人类这么强大,那么以狩猎人类为食的吸血鬼将会多么的强大?

    接着想下去,以狩猎吸血鬼而闻名的家族,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家族。

    现在事变境迁……一切都只是变成了纸张上所记载的传说而已。

    只是,能够猎杀吸血鬼这种怪物的存在,也只有和吸血鬼相同的怪物!

    路秋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完全的紧绷了起来,马上就会要断掉一样……

    范海辛给予路秋的压力,是路秋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感觉到的。

    哪怕面对S级超能力者苏无夜,也没有任何能够称之为‘压力’的东西出现在路秋的身上,只有该怎么将这个猎物杀死的烦恼。

    这一次路秋感觉到了,一种让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气息。

    “你知道吗?”范海辛将戴在胸口的十字架给摘下,握在手里用巨大的力气将那枚金色的十字架给碾碎后,化为废铁的十字架跌落在了混泥土的地面,发出了咣当的声音。

    “范海辛家族一直以来都是最优秀的猎人,作为一个最优秀的猎人,就应该狩猎最优秀的猎物。”

    “呵……意思就是说,我成为你的猎物了吗?”路秋一直以来都在将人类当做这种东西,所以对这个词并不陌生。

    在欧洲大陆横行了几百年的猎人家族最后的一支血脉与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位吸血鬼的战斗……简直就像天敌一样,死磕到底。

    “不,你不够资格。”范海辛好像下意识的想要找根烟抽抽,发现自己为了战斗把那包烟和镀银的左轮枪一起放到帽里面,不知道扔到那个角落去了。

    “不够资格?这是你们范海辛家族的高傲,还是认为我这个杀死上百亿人的恶魔,比不上你曾经杀死的那些弱小的吸血鬼呢?”

    路秋相信自己的血统是绝对优秀的!

    如果拥有死河级别的吸血鬼在古世纪的欧洲满大街走的话。

    估计这个世界早就被吸血鬼给统治了!

    从此吸血鬼不再是传说的生物,反倒人类却会变成传说的存在……

    “弱小的吸血鬼……你知道吗?在一百年前,范海辛家族向着吸血种发动了一场最终的狩猎。”范海辛用手指触碰到了自己另一只透着湛蓝色色泽的瞳孔,原本应该是血肉的瞳孔,范海辛的手指敲在上面,却传出了玻璃一样的声音。

    “这是一场决定两个种族命运的战役,无论是吸血鬼的密党还是魔党都倾尽了自己一切的力量,范海辛家族也是同样,将一切木头削成钉穿吸血鬼心脏的铁钉,将一切弩矢浸泡在圣水,就是为了这一场战争,最终还是范海辛家族占据了上风,因为那一天是一次百年难遇的月圆之夜!吸血鬼的防线被攻破,圣水的箭弩将这些黑暗的小蝙蝠给灼烧,它们溃不成军,屡战屡败,范海辛家族本以为能够一举消灭全部的吸血种,但这种奢望般的美好希望,在‘它’的出现那一刻彻底破灭!”

    路秋静静的听着范海辛对过去的叙述,这也许是让路秋弄清楚,为什么世界上仅仅只剩自己孤身一人的原因。

    而范海辛的那只湛蓝色的瞳孔…

    那并不是瞳孔,只是一枚价值不菲的蓝宝石!一位大师级别的工匠将其打磨成了眼睛的形状镶嵌在其,惟妙惟肖就像真的一样。

    但宝石终究是宝石,只是一个死物,它无法代替人类的眼睛,这枚宝石仅仅只能够在世界最顶级的奢侈品拍卖会上,卖出一个天价罢了。

    这就是它的价钱,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作用。

    所以范海辛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处在黑暗的世界。

    一个瞎了眼睛的神枪手?

    真是荒谬!

    但路秋却知道,范海辛就算没有眼睛,他也能‘看’到的东西也比普通人多得多,因为,这个家伙,不是人类!

    “就和你一样,少年。”范海辛话语间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沧桑,以这个老大叔邋遢的外表就应该点根烟,坐在路灯底下回忆着自己的过往,这种场景真的是太适合范海辛了,只是适合曾经的范海辛,现在不同。

    摘下了眼罩的范海辛就像一柄出鞘的利刃,随时准备将敌人的首级斩下。

    “几乎汇聚成河流的亡者军队将我的嗣,也就是范海辛家族的人全部杀死!没有一个人能够活下,以吸血鬼这种生物来形容它真的不适合,但除了吸血鬼之外,我无法找出其他的形容方式……但是‘它’让我冰冷下来的血液久违的沸腾了起来,那个名为阿卡特的男人,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能够死在那场战斗之,而不是以一个眼睛的代价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

    “但是现在却可以!”

    范海辛直直的望着路秋……

    “在世界各地辗转了上百年,我终于再次找到了背负那个男人姓氏的吸血种,最后的吸血种…你知道吗?少年,当初我遇见蜷缩在教堂角落的你的时候,我心脏跳动的速度快的几乎要了我的命!”

    “那个时候弱小的你,远远没有那个男人强大,远远不够成为我那所谓最优秀的猎物!但现在你成长了!和那个男人一样将人类狠狠的踩在脚下……”

    “但是造成这一切的人都是你!”联系起一切,路秋能够想象,如果自己当初没有跟着这个有些邋遢的老男人周游世界,没有和这个家伙学会什么是开枪的技术,甚至从一开始就没有遇见他!

    那么也许……

    或者可能,路秋和自己的妹妹生活将会永远的平静下去。

    在那座修道院一直生活下去,继承那座修道院,就像那位烦人的笨蛋修女嘱咐的一样,每天睡觉前向神明祈祷,每天吃饭前要向神明感谢……

    不再会有什么魔王,也不会有病毒出现,这个世界的走向将会变得和现在根本不同!

    直到这个男人的出现,让路秋背负上了仇恨,教会了路秋怎么杀人,教会了路秋怎么变强,教会了路秋怎么用自己的双手去复仇!

    “没错。”范海辛身下的影渐渐的被拉长:“创造出你这个怪物的人是我!杀死你妹妹的人也是我!拔刀吧!少年!你将这个世界推入地狱,斩杀掉一切,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一百年前未完成的战争!以范海辛家族之名,路秋·F·阿卡特!堂堂正正的以一个吸血种的身份,将我杀死吧!”

    在范海辛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在范海辛身体周围的空间被刺眼的湛蓝色光辉给完全的覆盖!

    被灌注了血色之力的阎魔刀,将范海辛身边的空间给肆无忌惮的绞碎,就像玻璃渣一样片片破碎!

    炙热的鲜血,在阎魔刀的刀锋之上浮现而出。

    路秋的瞳孔变得与阎魔刀的刀锋一样猩红!

    路秋双手握着刀柄,维持着斩击的姿势根本无法寸进半步。

    阎魔刀,甚至能够切开人界与魔界边境锐不可当的神兵,血肉之躯能够抵挡住阎魔刀的锋芒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但路秋面前这个生物却可以……

    高大的影将路秋给完全覆盖,在阴影的背后,是一轮圆到不正常的月亮!

    阎魔刀的刀锋微微闪动了一下,最终折射出了这只仅仅用一只手就挡住路秋进攻的怪物!

    不折不扣的怪物!

    一种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虚无力量构成了灰黑色的皮毛覆盖着它的全身,锯齿,利爪,灵敏的嗅觉与听觉…这是一只几乎是为了狩猎而生的生物!

    这只用它的利爪握住了阎魔刀的刀锋,另一只利爪带着音爆重重的拍击在路秋的腹部!

    路秋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洞穿了几栋倒塌的楼房才停滞了下来……

    忍受着久违的疼痛,路秋用阎魔刀支撑起自己的身体,站立了而起,终于,看见了这只生物的全貌!

    在欧洲大陆几乎与吸血鬼齐名的怪物!

    狼人!

    它高大的身后,那一轮皎洁的明月便是这只生物最佳的舞台,巨大的身体似乎要将这轮明月给笼罩一样……

    它就是这月亮的主宰……

    好似为了挣脱长久以来对自己的束缚一样,它对着天空高声的嚎叫着,声音将地面的灰尘给卷起就像风暴一样向城市各地蔓延!

    这只狼人和路秋的吸血鬼血统一样,是绝对顶尖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