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七十二章 最终之战(4000字)(书号:13639

第七十二章 最终之战(4000字)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雪,这东西谁没有见过。

    但刚才这里本是熔岩肆虐的炙热之地,在一转眼之间却瞬间就被冰雪所吞噬。

    入目之处全部都变为了冰蓝的色泽……

    苏勒真正的直观的感受到了那位看起来未成年的少女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这还不止……

    “吼!”

    天空突然传来的远的吟叫声。

    这是什么生物的?苏勒惊诧的抬起了头,看见了几只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物,龙!巨龙…就算只剩下自己的骨头,但却没有减少这群已经死去的生物生前的半分威严。

    这群巨龙在天空之愤怒的咆哮着,宣誓着自己的降临,那些新联邦赶来支援的军队,全部都被巨龙嘴喷吐而出的冰霜晨息给化为了永恒的冰雕。

    嘎吱嘎吱…

    如果说那些巨龙给予苏勒的是一种惊艳的话,那么从地底之不停爬出的生灵,则是一种震撼了。

    没有止境的骷髅海,那些瞳孔之燃烧着幽蓝色灵魂之火,巫妖王麾下最忠诚的战士,它们再次在这个世界复苏,拿起了它们已经腐朽的刀刃,再次为自己的王而战!

    阿尔萨丝站立于天灾军团的正央,银白色的长发和披风随着寒风的漂浮吹拂而起……朱红色的瞳孔之直直的注视着那被寒冰所封锁的大地。

    苏勒的大脑略微当机了一下,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会存在于传说之的事物,今天竟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一切都在冲击着苏勒的常识观。

    她是谁?

    “那个孩的全名叫阿尔萨丝·米希奈尔。”

    路秋的声音在凛然的寒风之响起,之后出现在了满身伤痕的苏勒身后。

    “别看她那样,其实可是曾经带领着军队征战各地的公主殿下哦,另一个世界国家的公主殿下。”

    路秋打量着此时的苏勒,身体的状况很糟糕,不仅两只手臂完全失去了任何作用,身体机能也因为力量爆发过度而直线下降,黑光病毒已经完全的突破了苏勒身体的防线,在他的体内肆虐着。

    不久之后,苏勒就会变为没有理智的怪物,被黑光病毒所吞噬了灵魂的怪物……

    “这…就是你的力量吗?”苏勒聆听着四周的炮火声,那些亡灵军团正在与新联邦的驻地军队交战,局势胶着,但一时之间那些驻地军队还是没有办法攻破这里。

    “你也是我的力量之一啊,苏勒。”路秋弯下腰望着眉头紧紧锁着的苏勒,他正在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也就是压制黑光病毒的入侵。

    但是没有用的…苏勒身上的伤势太重了,现在黑光病毒正在渐渐的蚕食苏勒身体之的每一个部分。

    不过也无所谓……

    “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做吧。”

    反正只是一个工具而已,路秋想要的目的已经到达了,现在苏无夜完全的被阿尔萨丝给冰封成了动弹不得的冰雕。

    最后给予苏无夜最后一击的人,将会是自己。

    “路秋…等一下!”苏勒好像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身体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咬到了自己的舌尖。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苏勒少校……

    路秋转过身踏着结成了冰晶的地面,向着那座被冻结的冰雕走去。

    将那颗能够把自己的血统给封印的铁钉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钢铁可是有一种特性,这和锻剑定型是一个道理。

    但路秋知道,自己所面对的存在是能够将一切钢铁任意的掌控的男人…

    所以哪怕现在已经被阿尔萨丝用能够冻结灵魂的冰晶给冰冻,他依旧的活着。

    可苏无夜有挣脱这个冰之牢笼的能力,但苏无夜却没有,在哪里静静的等待着……就像一只野兽在哪里静静的等待一只无知的家伙踏入它的扑击范围一样!一击毙杀!

    苏无夜的能力是让周围的一切都化为冰冷的钢铁,无论是任何东西……但路秋就和苏勒一样,他只有触碰到对方的肢体,才能够将对方钢铁化。

    如果触碰不到肢体呢?

    杀不死我的,路秋一步步的向着那个男人走去,感觉心跳开始渐渐加快,这是久违的恐惧感,在那个男人身上!

    果然……

    在路秋站立于苏无夜的面前的时候,在苏无夜身上的冰块陡然爆裂了开来,苏无夜伸出了自己的手,向着路秋的脖抓去!

    苏无夜相信,只要自己触碰到路秋的身体!绝对能够杀死路秋……

    没用的!路秋正准备化为血液躲过苏无夜的手臂的时候……

    一个身影却突然挡在了路秋的面前…

    不属于路秋的鲜血,四溅在了路秋的脸上!

    路秋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

    苏勒…

    他的胸口被对方的手臂完全的给贯穿!

    为…为什么?路秋愣住了!

    你是白痴吗?!我不是告诉了你,对我来说死亡这东西不存在吗?为什么还……

    “……”苏勒没有做任何解释,他伸出了自己那只被病毒所感染,面目全飞狰狞无比的手臂,抓住了苏无夜刺入自己心脏的手臂,四周的空气,突然再次开始变得炙热了起来…并且正在不停的上升!

    “愚蠢!”苏无夜怒吼着,苏勒的身体以心脏为心开始化为了就像钢铁一般冰冷的色泽!

    可代价……

    “活下去……”

    苏勒仅仅只是简单的说出了三个字后,路秋与他的世界就完全的被隔离了开来。

    被一道突破天际的炙炎所隔离!

    火焰在路秋的面前腾升而起,将这被霜雪所覆盖的世界所净化!

    开…开什么玩笑!我根本就不会死!

    路秋一咬牙伸出手,但是炙热的火焰将路秋所拒绝,灼伤的疼痛在瞬息之间就停止了下来。

    所以路秋才讨厌人类,人类这种被感情所支配的生物真的是麻烦到死!

    只是,这代表着苏勒的生命之最后一丝余晖的炙炎,在刹那之间就从灼眼的金黄化为了冰冷的银白。

    火焰…化为了钢铁,被同化为了钢铁!

    “愚蠢之辈!”

    斩钉截铁般的声音响彻在这个世界。

    钢铁破碎在了地上,露出了其的苏无夜和倒在地上,胸口完全的变为冰冷的钢铁的苏勒,而苏无夜的脚正踩在那之上。

    “人类统治了这个世界上百万年!一直都是这个世界的霸主!并且将永远都是!”

    苏无夜一脚踩碎了苏勒化为钢铁的肩膀,怒视着路秋。

    “愚蠢之辈落得的下场仅此而已!外族,是时候承担你对人类所犯下的罪孽!我将会亲手将你送上十字架!”

    苏无夜再次向前踏出了一步,刹那之间,整个地面被银白色所覆盖,天空之飞翔的骨龙,大地之上手持腐朽的刀剑,战斗着的亡灵军团,它们顿时静止在了哪里!

    一切不属于人类的事物,全部都被那银白色的光芒给缠绕着…变为了一个毫无生气的钢铁雕塑……

    新联邦的军队就像潮涌一样涌入了广场之,将那些化为雕塑的骷髅给推倒……

    路秋站立于人类的包围之下……

    嘴角再次勾勒了起来,那种不知道在为何兴奋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了路秋的脸上。

    “罪孽吗?我说…总统大人。”路秋向着总统走去:“你知道钢铁加热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吗?”

    “我知道你死亡的样!”苏无夜猛然冲向了路秋,而路秋也向着苏无夜冲了过去……

    苏无夜高举起了自己的手,抓住了路秋的脖,接着路秋的全身被银白色的色泽蔓延而下,活生生的**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化为没有任何感情的钢铁!

    苏无夜并没有杀死路秋,他知道,路秋是杀不死的!这个怪物,不会死亡!所以只有用这种方式,将路秋给封锁住……

    但是……

    借着你的力量……

    路秋脸上露出了让人战栗的笑容,举起自己还未被钢铁化的手臂,那只手臂上握着的赫然是那一颗铁钉……

    并不是刺向苏无夜,而是自己!

    死亡后路秋将会新生,一切对自己有害的状态将会解除!

    铁钉贯穿了路秋的大脑,路秋为了解除这被钢铁化的状态,将自己亲手杀死!

    “呵…哈哈哈……”

    笑声不停的在整个首都上空回荡……

    被苏无夜掐住脖的路秋,在死亡之后再次得到了新生,回到了**瞬间的刹那将自己的身体变为了一滩血水跌落在了地上!

    “无用的挣扎!”苏无夜一脚踏在地面之上,那些血水迅速的变为了铁水…

    “你在攻击哪里呢!死吧!”

    一滴血液在空构成了路秋的身体,他的瞳孔在夜幕之下折射出了猩红色的光芒,手的铁钉向着苏无夜的心脏刺去!

    可苏无夜踏碎了脚下的地面,随后地底突然冒出了大量锐利的尖刺刺向了路秋的身体,将路秋的身体完全贯穿!全身被穿刺的路秋,鲜血顺着铁刺流淌而下,那一枚铁钉也顺着路秋的手跌落在了地上,但却变成了一滩鲜血!

    只是在苏无夜正准备继续攻击的时候……

    他的瞳孔却陡然微缩了起来!

    “咳!”苏无夜嘴咳出了一口鲜血,脸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在他的视线之,看见了路秋那奇怪的笑容……

    一枚铁钉贯穿了苏无夜的心脏,一直以来整个新联邦的战神,受伤了……

    苏无夜向后走了几步,不可置信的望着自己的胸口。

    “苏…苏勒!!”他回过头去,对着将这枚铁钉刺入自己的人怒吼着……

    苏勒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只被病毒感染了的手定格在了哪里……

    “你这个叛徒!背叛了整个人类的叛徒!所有人类…所有人都不会原谅你的!苏勒!”

    苏无夜跪倒在了地上,他捂着自己的胸口,哪怕他再强大,也无法抵挡这枚铁钉的力量!这枚铁钉可是曾经杀死过耶稣的圣钉!

    最终,苏无夜高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这位拥有被钢铁所锻造的心灵,被钢铁所铸造的身躯,人类最优秀的领袖,却被一枚人类所铸造的铁钉给杀死……

    用尽了自己身体最后一丝力量的苏勒,也向后倒在了地上…

    满是阴霾的天空,渐渐的开始下起了小雪,是真正的雪,落在了苏勒的脸上,原本炙热的身体,开始变得冰冷了起来…内心也开始渐渐变得冰冷,黑光病毒已经要将苏勒的全身所占据……

    可一个身影却站在了苏勒的面前,雪被这个身影所挡住……

    “结束了…一切。做的很不错,苏勒。”

    路秋瞳孔猩红色的光芒倒映在苏勒的视线之,与此同时,还有一柄银白色的枪口对准了苏勒的大脑。

    “你不想变成那些怪物对吧?作为一个人类……”

    人类吗?苏勒哽咽了几声…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我好像已经没有资格再身为一个人类了呢……不再属于任何人类。

    “路秋…”孤身一人的苏勒念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什么?”路秋已经将手的枪上好了膛,手搭在了扳机之上,下一秒就能够将苏勒给射杀,终结他的姓名。

    “我们…是朋友吗?”

    朋友?!你只是我手的一个工具而已!工具而已!!

    路秋的手颤抖了一下,看着苏勒渐渐变得无神的眼睛,最后…

    “啊…是朋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苏勒……”

    “是吗?”他轻轻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枪声,在这个夜晚响起,首都的第一场雪被鲜血所渲染,弹贯穿了苏勒的大脑,终结了这位少校传奇的一生。

    “……”

    路秋手的枪跌落在了地上,苏勒的身上突然被晶莹的冰晶所覆盖,将他的身体给完全的覆盖,冻结一切病毒和细胞的冰晶,做成了一个冰棺,将苏勒埋葬于了其。

    “主人……”阿尔萨丝站在了路秋的身后,那些新联邦的士兵已经被阿尔萨丝给全部解决了。

    路秋的手拂过了这个这座由冰霜所铸造的棺材……

    “将这位少校,不,苏勒埋葬…这是一个值得让我纪念的工具。”

    “……”

    那为何要埋葬。

    阿尔萨丝没有询问,召唤出了几只骷髅兵将这冰之灵柩拖入了另一个世界的墓场之。

    路秋抬起头望着下起小雪来的天空,看着地上躺着的苏无夜的尸体……

    “走了,阿尔……这个世界的终章,我是时候该替它写上结尾了。”

    PS:总算闹腾完新联邦了,再去世界上闹腾一下差不多就可以去下一个世界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