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六十四 母巢意识(书号:13639

第六十四 母巢意识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呃啊啊……”

    在亚历克斯离开过后,一只四肢着地,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猎手突然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猎手属于感染体之最常规的突变体,和舔食者差不多,只是猎手没有舔食者那么长的舌头,它们捕猎都是用自己的利爪。

    这只猎杀踏碎了混泥土地面一步一步的向着路秋走来……

    可是这只猎手没有走出几步,路秋面前就出现了一圈火焰屏障…而那只猎手下一秒则被湛蓝色的冰晶给冰封成碎块跌落在了地上。

    “它们很危险。”

    苏勒从房间走了出来,自从自己被感染后,苏勒就一直对黑光病毒的感染体很忌惮,无论是高级感染体还是低级感染体,完全不敢因为对方一挥手就能够燃烧殆尽的脆弱而轻视。

    毕竟苏勒已经付出了轻视感染体的代价。

    “主人……”阿尔萨丝好像已经吃饱了的样……

    “忠犬是不会伤害主人的,苏勒…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和阿尔萨丝启程去首都了。”

    路秋应该说不愧是少校吗?苏勒并不是那种平常坐在办公室只知道给下属下命令的存在,至少也在各个战场之上辗转,经历过不少真正的战争……拥有非常丰富的战斗经验,无论是对普通人还是超能力者。

    “……”

    苏勒好像还是不怎么放心路秋的样,毕竟在他的印象之,路秋的力量仅仅只停留于,路秋在那座大厦之负伤的黑色守望印象。

    “路秋,你真的能够拖住一名A级能力者吗?这样可能会死的……”

    “死亡吗……”

    这个词已经离路秋远去了来着,根本没有人能够杀死自己。

    但是因为自己在大厦里面表现的太狼狈,所以被小看了啊。

    那么……

    “想看看吗?”路秋抽出了阎魔刀:“我的力量……”

    他的力量…苏勒紧紧的盯着路秋的动作,他明白狙杀过墨德尔的路秋,绝对不可能像表面那样……那就让我看看吧,身为吸血鬼的力量。

    下一刻路秋却将阎魔刀的刀刃抵在了自己的脖上,刀锋麾下的刹那,那可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但路秋的动作却停止在了哪里,因为苏勒突然出现在了路秋的面前,伸出手扼制住了路秋的动作……

    “你疯了吗?”

    “为什么这么紧张。这样可是杀不掉我的。”

    杀不掉…怎么可能…人类失去了大脑还有可能活下去吗?不等等…这个家伙不是人类啊。

    “总之不要再做这么冲动的事情了!”苏勒松开了抓着路秋的手:“我现在残存的一丝亡魂只是为了还你救我的人情!如果你死掉的话,我…是不会原谅自己的。”

    “这还真是让人感动啊。”

    “……”

    苏勒沉默了一会后。

    “新联邦…吗?除掉那个男人,不会要太久,在这之前可不要死了……”

    “你应该担心自己的性命吧。”

    路秋倒是不认为这个世界上有谁会杀掉自己…

    “我只是个亡魂而已,生死都无所谓。”

    苏勒摇了摇头转过身向着新联邦首都的方向走去。

    阿尔萨丝看了一眼路秋,好像有些犹豫的样。

    “阿尔去吧。”路秋将阎魔刀的刀锋收回了刀鞘之:“这个人类,你可以将后背托付给他。”

    “……”

    阿尔萨丝点了点头,跟上了苏勒。

    到底在担心什么呢。

    路秋摸了摸自己的脖……

    自己这种存在,竟然还有人想保护,真是可笑。

    “物尽其用吧。”刚才苏勒的行为已经证明了,这个家伙并不会背叛路秋。

    毕竟在刀锋即将抵在脖上的那一刹那苏勒惊恐的眼神可不是虚假的。

    “那么,正式开始吧,这局棋,我很想赢啊。”

    在苏勒和阿尔萨丝离开之后。

    又是一只猎手从天而降,这只猎杀和刚才那只被冰封一样,没有任何攻击路秋的意思。

    “尤利,你可是吓到他们了哦。”路秋看着那只猎手,知道它脑内的意识是谁。

    “呃……”猎手发出了意义不明的低声呜咽后,向着黑暗处走去,而路秋则跟上了那只猎手。

    果然,在走了一段时间过后,整个街道上原本不怎么密集的丧尸,突然在这片地区聚集起来,简直就像发现了猎物的蚂蚁群一样,聚集在一起来回游荡着。

    而在这密集到让人脑袋发麻的丧尸群的央,一座被猩红色的肌肉组织所覆盖的大楼耸立在其……

    这座大楼就像有生命一样,外表的肌肉组织在哪里不停的蠕动着。

    蜂巢……或者说母巢……黑光病毒的象征性建筑。

    丧尸群在看见路秋后,自动的分开了一条通往母巢的道路。

    路秋走到了母巢下,被那些蠕动的肉块封住的大楼裂开了一道缝隙…路秋就这么踏入了其。

    大楼之的一切也与大楼之外一样,全部都被那些活着的肉块所覆盖,地上踩着软绵绵的。

    入目之处就像走进了什么生物的腹部一样。

    路秋嗅着空气之的味道,除了淡淡的血腥味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味道了。

    “抱…抱歉…路秋大人…我现在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尤利正瘫坐在这座母巢的央,身上什么都没有穿……

    尤利娇弱的外貌和白皙的肌肤配上那暗红色的背景,倒是别有一种禁忌的美感。

    “看来你确实拥有掌控这些丧尸的能力,覆盖范围是多少,能够控制多少丧尸?”

    路秋直奔主题。

    “啊…这个…好像这座城市之的感染体无论是普通丧尸,还是进阶感染体都能够操控,再远我就没有办法了。”

    母巢是黑光病毒意识的汇聚体,被感染体听从黑光病毒的命令,也就自然会听从母巢的命令。

    “做的不错,那怎么让你的控制范围扩散呢?”

    “唔…”尤利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下后,脸上突然出现了奇怪的红晕,大概身体已经和这座母巢链接在了一起,所以没有办法离开,但是他有办法解决,在尤利身后的暗红色肌肉组织之突然伸出了一根触手。

    “那…那个,路秋大人……这个…种。”

    “?”路秋望着那根触手向着自己伸来,似乎拿着什么东西,路秋伸出手接住了触手递过来的物品。

    发现是一颗暗红色的小球,大概和鸡蛋的大小差不多,里面有赤红色的光芒在闪动。

    “母巢意识,路秋大人只要把它扔到地上,带有这座母巢意识的病毒就会扩散开来…然后,被感染的生命我就能够操控了。”

    也就是一个病毒炸弹吗?

    正好呢,路秋正打算去新联邦的和平的城市里面折腾一点动静……

    “多谢了尤利,帮大忙了。”

    “没…没什么。”尤利再次低下了头。

    “那你继续摸索能够让感染体变强大的方法,我会让你的操控范围变得更广的。”

    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耽误了,路秋转过身向着母巢外离开。

    “走好……”尤利一直目送路秋离开后,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