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五十章 谎言(书号:13639

第五十章 谎言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装甲车的空间是全方位封锁的。

    路秋也不知道自己被运到了哪里。

    每一个黑色守望的士兵都是这样。

    毕竟这里属于联邦的机密,哪怕是自己人也不会被透露。

    这座由钢铁所铸造的堡垒。

    路秋也不清楚到底在哪里,在地底,又或者在天空?

    总而言之,在黑色守望们的记忆之,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座基地到底处在哪里……

    但路秋现在却站立在这座基地。

    十几位平民一个一个的从装甲车上被带下。

    他们一定对自己的未来很迷茫,迷茫自己将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也许有几个人想要逃跑,或者大呼小叫,但听见黑色守望们手的枪械上膛声后,他们都选择了沉默。

    挺冷静的嘛,路秋望着人群之的丹娜和夏樱,她们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也没有反抗。

    路秋很好奇这个基地的作用是什么?

    培养怪物吗?制造怪物吗?将这些人类当做食物喂给那些怪物?

    不过,大致的功能大概就是这样吧。

    可是路秋的无线电却收到了一个新消息。

    但并不是路秋执行。

    两名士兵靠近了在人群之的丹娜,抓住了她的胳膊。

    “你们要做什么?”丹娜理所当然的要挣扎,力气却远远不及那两名士兵。

    好像这个基地的主人,需要拥有墨瑟姓氏的人的**基因。

    也就是说,丹娜的存活并不是侥幸,而是黑色守望的指挥官有意而为。

    路秋看着这一幕,去救她吗?

    不,现在去救人的话一切就前功尽弃,再加上路秋根本没有救她的理由。

    她的哥哥回来救她的。

    路秋根本不用在意这个。

    接下来就是根据命令带着这些平民到基地深处去。

    路秋想过这个基地的主人会怎么对这些平民。

    想过很多种方法,这个基地可是关押了不少见不得人的怪物,将这些人当做怪物的饵料吗?

    不过,路秋好像猜错了的样。

    这群人被带到了一个就像舒适的酒店房间一样的地点。

    如果不是地面和墙壁都是钢铁铸造的话,恐怕他们还以为这里是什么豪华的酒店。

    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内心不安的情绪都变得稍微稳定了一些。

    这是做什么?让他们来基地一日游度假吗?

    不过,在感觉到某个炙热的血液渐渐靠近这个基地的时候,路秋瞬间明白了这个基地主人的意思。

    在将平民带到这个房间后,不仅提供给了他们休息的地方,还提供给他们了食物。

    这些待遇,给予了这些平民希望…也许能出去也说不定呢?一晚上没有吃东西的他们,放下了警惕心试着开始进食。

    好好的享受最后的晚餐吧。

    路秋可不相信这个基地的主人是让他们来这里一日游的。

    ‘全体黑色守望队员注意!到入口处集合!’

    但路秋的无线电突然响起了这个通知,让路秋离开了这个房间向着来的时候的入口跑去。

    那个背影…

    可路秋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人群之始终有一双视线注视着路秋。

    是他吗?夏樱有些不肯定。

    …………

    在基地的入口处,大概三十名黑色守望的士兵与一个穿着湛蓝色新联邦军服的男人对峙着。

    “你们将那些人带到那里去了?”苏勒手燃烧着灼目的烈焰,在他的身后是一扇被融化的铁门。

    “非法入侵者!”黑色守望才不管对方是谁,守住这个基地是他们的职责。

    “……”苏勒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对自己人下手。

    就在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

    “哎呀哎呀,这还真是稀客。”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影在黑色守望之缓缓的走出。

    “海克因?!”苏勒认识这个家伙,他是自己的同僚……

    “果然是你吗?”

    “请不要将我和墨德尔那个暴力的家伙混为一谈,苏勒少校。”

    海克因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我可是在救人。”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苏勒手上的火焰已经熄灭:“这个地下基地的作用绝对不可能是救人这么简单吧?”

    “……”

    海克因沉默了一会,他挥了挥手,指着黑色守望的两名成员。

    “你们跟着我,其他人先各自去各自的位置上吧。”

    其指的一名就有路秋,当然,现在路秋处在的状态是‘我就看看不说话’的状态。

    “苏勒少校,要一起来吗?”海克因指着这座基地深处:“我想,什么事情还是亲眼看一下比较好。”

    不隐藏吗?

    苏勒沉默着跟在海克因的身后。

    而路秋则跟在这两人的身后,说实话,海克因打算做些什么路秋也很感兴趣。

    这座基地并不像以前那一座那么大,在这座走廊的旁边都是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室内房间之的景色。

    “苏勒少校,我想你作为打击汉市扩散病毒的第一个指挥官,应该很清楚哪些病毒的恐怖吧?”

    海克因在前面带着路。

    “被感染者死亡过后也能再次复活,变成只懂得猎食人类的怪物吗?”

    苏勒回忆着那些被感染城市的景色,曾经身为人类的他们,现在身为怪物而猎杀人类的它们,一切依旧历历在目。

    “大概就像苏勒少校您所说的一样。”海克因走到了一个房间前面停了下来,指着其的景色。

    这是一间纯白的房间,在房间内各种医疗设备摆放在其,一位留着金色长发年龄不过七八岁的少女躺在其,带着呼吸器,脸上带着痛苦的表情喘息着。

    “这是……”

    “墨德尔准校的女儿。”

    海克因灰白色的瞳孔默默的注视着房间的景色,少女的一只手臂上血管内已经变为了浓郁的漆黑色泽。

    “这就是这次病毒带来的影响,被感染者在几十秒内就会变成啃食人类血肉的怪物,这种悲惨的命运怎么看都不应该落在一个小孩身上。”

    “几天的时间内病毒扩散到了整整几十个城市,这个孩在昨天就不幸的被感染,靠着我们的疫苗才一直活到现在,但这只是暂时的,病毒的破坏性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计,不久后她也会变成那些怪物。”

    海克因再次推了推眼镜。

    “本来身为父亲的墨德尔应该陪在这个孩身边,但是他没有……因为墨德尔准校知道这次病毒会带来的破坏性,如果不压制下去的话,会有更多人变成这样,他身为新联邦的军人,拥有压制病毒,不再让他继续扩散下去的职责。”

    海克因转过身看着苏勒。

    “你也有这个职责,苏勒少校,作为新联邦的一员,大家都在为一件事情努力,摧毁病毒,保护整个新联邦,但各自的方法都不一样。你的火焰是消灭那些病毒最快的方式,按照苏勒少校您所说的一样,保护平民确实是军人的职责,也许我这个科学家并不理解,但苏勒少校……”

    “可是你认为将那些平民给射杀是正确的吗?”苏勒直直的盯着海克因。

    “也许墨德尔准校的做法过激了点,但是苏勒!就算你保护了那上千人又怎么样?整个新联邦…上亿人都在病毒的恐慌,这种悲剧无时不刻都在上演!现在只有找出病毒的源头,摧毁它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

    是我错了吗?

    手臂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提醒着苏勒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那些平民我们把他们安顿好了,苏勒少校要去见见吗?”

    “在哪里?”

    “请跟我来。”

    路秋站在两人身后,望着他们的背影。

    真是厉害的演讲啊,海克因·穆思坦!路秋简直都想鼓掌了……

    这个基地可不存在什么拯救,路秋侧眼望着在房间的那个孩。

    真是可怜呢,病毒的灌注到手臂里感觉很疼吧。

    这个基地,可是饲养和制造怪物专用的啊。

    PS:前期坑没有挖好,所以卡了一会,仔细的纠结了一会之后,果然还是直接把少校给玩坏掉好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