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四十⑨章 毁三观(书号:13639

第四十⑨章 毁三观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路秋需要那火焰……

    那能够将钢铁所融化的炙热之火。

    路秋非常的需要…现在。

    可是这一颗棋却在对方的手。

    所以,路秋要将他夺过来。

    “这些平民怎么办?”

    在机场阴暗的角落之,几位黑色守望的士兵聚集在一起,包括路秋在内。

    平民并没有被全部杀死,还残存十几人左右的样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黑色守望留下这些平民并不是因为手下留情,而是这些平民的性命还有许多作用。

    “将他们带上装甲车,博士需要**的人类。”

    “37跟上。”指挥官指着其一辆装甲车,命令路秋登陆。

    “明白。”

    路秋之要知道基地的下落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找回某少校的记忆,所以,在路秋踏上装甲车的时候,一滴血液在任何人没有察觉的状态下落入了地面。

    随后这滴血液顺着路秋的脚底一路滚向了那满是死尸的大厅。

    血之分身

    五十万点绝望值。

    用血液构成一个分身,分身拥有本体的力量和速度,无本体的特殊能力,需要是本体能与分身互相转换。

    那一滴血就是路秋死河的一条命。

    在找到了基地下落的时候,路秋可需要苏勒这个英雄来救这些幸存下来的平民逃离这个地方呢。

    在当路秋登上装甲车之后,也许是人最少的一辆,在其的平民竟然只有两位。

    所以只用路秋一个人来看管。

    可……

    让路秋想不到的是,面前这两位,路秋全部都认识!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明明已经身处绝境,手无寸铁但却用这种语气质问着,刚刚没有任何留情屠杀掉大量平民的存在。

    丹娜,身为记者身份的她,似乎让她的胆量比寻常人大的许多,亚历克斯·墨瑟正在寻找的妹妹,现在不是正好好的在这里吗?

    “非法监禁,新联邦难道都是一群野蛮人吗?还有刚才无缘无故的对平民的屠杀……”丹娜好像非常生气的样,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现在处在俘虏的状态。

    “丹娜姐……”蜷缩在装甲车一角好像有些恐惧的少女伸出手扯了扯丹娜的衣角。

    她身上穿着的女高生的制服…而路秋认识她。

    活下来了吗?路秋注视着那位蜷缩在角落的少女,还有她细嫩的脖颈上那让人瞩目的两个血洞……这是被吸血鬼吸食过鲜血后的证明。

    竟然没有被丧尸给吃掉还真可惜啊,我可爱的第一份晚餐。

    夏樱…

    路秋第一次感到满足的晚餐。

    也许吧,人类是一种名为‘即兴’的情绪,路秋并没有杀死这个人类。

    现在竟然活下来了吗?真让人惊讶。

    “可恶……”丹娜也许察觉到了路秋手的枪械上膛声,安分的坐在了夏樱的身边,咬着牙在夏樱耳边低语着些什么。

    尽管她们声音很小,但是路秋却听得很清楚。

    “我不理解,夏,你明明好几次有离开这个地狱的机会,你却放弃了,现在却只能沦落到这里…”

    “丹娜姐不一样吗?”夏樱抱着自己的双腿,望着坐在对面的那名黑色守望的士兵,内心在期盼着些什么。

    “我是为了我的哥哥…虽然他被感染了,但我知道他还活着,所以一直在找他,那你?你有什么理由一直留在这个地方?”

    “……”

    夏樱下意识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

    “想见…一个人吧。”她有些不确定。

    “谁?”

    “一个很和蔼的大哥哥呢。”

    伤口处似乎又有些刺痛,夏樱捂住了自己的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反正现在是真正的完蛋,如果有人来救我们就好了。”

    丹娜的心也沉了下去,不再继续交谈。

    抱歉啊,少女,你口和蔼的那个大哥哥就在你面前。

    路秋现在真的没有办法理解这个人类在想一些什么事情了。

    明明自己曾经对这个人类露出了獠牙,明明曾经打算吃掉她,但她逃过一劫后却竟然反而开始寻找起自己来?

    做什么…自投死路吗?

    虽然碰见这两人是在路秋意料之外,可现在路秋的目标并不是吸血……

    而是将一颗名为苏勒的棋,从新联邦的手夺过来啊!

    所以路秋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装甲车已经开出了很远的距离。

    但血之分身的本体与分身的互换是没有距离限制的。

    路秋的意识转移到了那一颗正在机场的血液之上。

    接着在某个角落,渐渐的转换为了人类的身躯。

    平民的尸体堆积成山的机场已经被封锁了起来,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此时路秋身上穿的是便装,路秋嗅着空气鲜血的味道,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

    军人的职责是保护平民……

    难道不是吗?

    苏勒第一次对自己的价值观产生了偏差。

    自从自己加入这个组织开始,被冠以少校之名开始。

    就一直在做的事情……

    但是今天,自己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平民在所谓军人的枪械之下死亡。

    苏勒站立于候机大厅。

    那些平民的尸体之,久久不能回神。

    自己做错了吗?到底做错了什么?

    “呃……”苏勒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又传来了剧烈的疼痛。

    时间…不多了。

    从那一天与那只乌鸦战斗之后,病毒已经蔓延到了苏勒的整只手臂。

    不久之后,自己也会变成像那些丧尸一样的怪物。

    就像那些被新联邦给无情射杀的怪物一样的下场。

    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可…这些平民被杀死都是自己的错。

    我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苏勒陷入了迷茫之,望着那些尸体……

    “!”但苏勒却察觉到了这些尸体之,有生命的痕迹。

    还没有死!

    苏勒冲到了候机厅的一个角落,在被血迹沾染的一个人身边半蹲了下来,伸出手抵在了他的胸口处。

    心脏…心脏跳动的声音!

    苏勒这辈都没有这么开心过……

    “等一下,我马上叫救援队来!”苏勒正准备叫救援队的时候,衣角却被拉住了。

    “还有人被…带走了。”细微的声音,从哪个‘幸存者’的嘴说出。

    “还有…幸存者?”苏勒想到这里大脑却突然刺痛了一下,一股莫名的记忆从苏勒的脑冒出。

    等他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之人也已经死亡了。

    可苏勒的脑却多出了一些好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还有人活着,这是苏勒唯一知道的东西,他站了起来,望着城市的一个方向。

    被黑色守望给绑走了。

    必须去赎罪…

    把他们救回来。

    苏勒内心升起了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他踏出了候机大厅,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寻找代步工具。

    “军人的职责是保护平民吗?”路秋坐在飞机场的顶端,五指之间一根又一根由鲜血构成的细线纷乱的舞动着。

    血液操控等级高了之后的一点小把戏,能够暂时的让某一个尸体按照路秋的意志来活动,例如复活之类的事情。

    “真是伟大的人生观啊,快点去吧,那些平民等着你这个英雄去拯救。”

    路秋打了一个响指,身体化为了鲜血消失不见,意识再次转回了坐在装甲车上的本体身上。

    突击步枪的弹夹路秋已经装满。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大概就是……

    将那位少校的人生观和希望彻底的粉碎掉呢,然后产生名为憎恨的情绪,然后变成我的提线木偶。

    PS:因为前期的坑没有挖好的缘故,所以少校线有些难写……不过马上就会结束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