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三十六章 晨曦升起(书号:13639

第三十六章 晨曦升起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这真的是一场让人无力的战斗。

    或者说是屠杀。

    单方面的屠杀……

    路秋已经完全的放开了手,对于弹也没有任何躲避的念头,就让它射入自己的身体,无论是大脑,四肢,心脏……什么地方都好,路秋已经忘记了自己死过多少次,复活了多少次。

    就连路秋自己也不记得,那些拿着枪依旧顽强的和路秋抗争的士兵眼,弹完全对路秋起不了任何效果。

    恐惧在蔓延。

    除此之外,路秋脚底汇聚起来的鲜血也渐渐的变得越来越多。

    尸体堆积的也越来越多。

    虽然大多数的尸体他们的手脚都找不到自己的主人,脑袋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但是他们的鲜血无一例外都会聚拢在路秋的身边。

    “不准逃!快点进攻!”伏生在哪里手忙脚乱的指挥者,大部分黑色守望士兵都在哪里英勇奋战,只是刚刚举起枪,就发现自己的手变为了猩红色的液体滴落。

    无尽的鲜血…更多的血液,环绕在路秋身边的那一滴小血滴吸食着这些血液,变得越来越大,开始成长了起来,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一个大拇指那种大小。

    这也代表路秋的死河差不多有两百多人左右。

    这就表示,需要整整杀掉路秋两百次,才能够将路秋真正意义上的斩杀。

    但这是不可能的。

    这些部队已经在路秋面前失去了斗志,没有斗志的人类是不可能杀死吸血鬼。

    “摧毁!”

    但身为基地之最强的两名战力,那两名纳米装甲士兵,在这关键的时候冲了出来。

    其一人没有拿枪,手上拿着战术小刀,并不是普通的战术小刀,刀刃在无时不刻的震动着,这柄刀的科技含量可不比他们身上穿的纳米装甲少多少。

    在他靠近路秋的时候,手的刀刃一挥,路秋的一只手臂就轻而易举的被切断。

    “快!压制住他……”伏生看着那两名纳米装甲士兵后,心里有了底,但他不敢再在这危险的地方待下去。

    “现在必须将这情报上报给基地……”

    离开这里。

    伏生想要逃跑,他向着后方的门跑去……

    恐惧,他也会有啊!现在他总算能够理解为什么海克因会那么激动了……

    这已经完全不是战斗,而是地狱!

    就算杀不死那只怪物,两名新联邦的精英应该可以阻挡住那只怪物!

    伏生跑上了电梯,将层数按到了最高楼层,电梯门关上,伏生深深的松了口气,顿时感觉自己安全了。

    接下来就是…伏生望向了基地的最顶层。

    路秋当然知道那只自负的科学家跑路了,但是路秋没有去追,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去追。

    两位纳米装甲士兵,完全的将路秋的路给堵住了。

    战术小刀再次向着路秋的脖颈袭来,但路秋没有给他挥刀的速度……

    “提问……”路秋伸出手,比这位纳米装甲士兵要快上几倍的速度抓住了他的脑袋,将他的身体重重的撞击在了地上。

    另外一名纳米装甲士兵想要来支援,可是……

    “呃啊啊!!”

    在仓库的后方,原本路秋进来的位置,突然冲出了大量的丧尸。

    它们在努力不懈的撞击之下,突破了铁门的封锁,两三只二级感染体,向着那名纳米装甲士兵冲了过去,将他所逼退!

    “你的等级是什么?”

    路秋望着被自己按在地下的士兵。

    “三级生命体?四级生命体?”

    “!”他无法说出话来,身体完全的被路秋所禁锢,这股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几个小时前,这只怪物的速度和力量完全无法与自己匹敌,在几十分钟前,这只怪物的速度和力量与自己持平……

    现在,他已经能够完全的压制住自己!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

    人类无法理解的进化速度,他竟然感觉自己的鲜血正在顺着自己的身体向着路秋的手上流淌……

    “原来如此啊,你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三级生命体而已。”

    路秋紧紧捏住纳米装甲的头盔,手一用力,**炸裂的沉闷声就在装甲传出。

    三级生命…对路秋来说,不过是饵料而已。

    “接下来就是……”路秋松开了那名已经死亡的纳米装甲士兵,望着另一名被丧尸群所包围的纳米装甲士兵,然后抬头望向了这个基地的顶楼:“正餐时间……”

    ……………………

    只有一个人。

    存活下来的只有伏生一个人。

    这种生物不应该存活在世界上,伏生到现在大脑还处在那种刺激之。

    不管怎么样,能够远离哪一个地狱了,现在……

    离开基地的大门就在伏生的面前。

    伏生走到了大门口,在一旁的操控台上正在输入开门的指令。

    不过…好像又有一班电梯到达了顶楼了呢。

    谁!伏生惊恐的回过头去,看向了电梯门。

    他的心提了起来,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看着电梯的门口。

    大门打开了,高大的漆黑色身影站在了哪里。

    漆黑色的装甲表面覆盖了血迹,赤红色的护目镜……

    “什么啊…是尉啊。”伏生发现是自己的手下后松了口气:“果然不愧是尉吗?杀掉那名吸血鬼后回来了?”

    等等…伏生说到这里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杀掉?

    什么杀掉?!

    怎么可能杀掉!

    那为什么?

    他紧紧的盯着那名穿着纳米装甲的身影。

    就像没有灵魂一样倒在了地上!

    头盔在倒下的瞬间脱落了下来,露出了一个面带惊恐的成年男的脸……

    “救救我…博士…”这么士兵伸出了手,乞求着。

    “该死…可恶…”伏生想后退去:“你也…变成了那样吗?和那些怪物一样!”

    整个下半身都消失了…那名士兵整个下半身都消失,在他倒下的时候,电梯之的另外一些东西也冲了出来。

    丧尸,名为丧尸的生物冲了出来,并没有注视那只博士,反而却是冲向了面前那位士兵。

    因为三级生命的血肉,怎么样也比一个普通人好吃。

    就在伏生的面前,曾经的得力手下被一群丧尸一点一点的吃掉。

    “又见面了,博士。”

    路秋从电梯走了出来,与伏生对视着。

    砰!一声枪声,伏生拔出了自己的手枪精准无比的射了路秋的大脑,让路秋向后退了一步,身体的动作暂时减缓了一下。

    “你是抓不住我的!”

    通往外界的大门应声而开。

    伏生跑了出去,同时也关上了大门。

    外面,已经天亮,太阳缓缓的升起,晨曦将这片金属甬道所照亮。

    是光芒…伏生疯狂的向着出口处跑去。

    那扇门能够挡住他,我能够逃跑!

    希望在伏生的心浮现。

    可是…当他走到出口的时候。

    “这…是…什么?”

    冰封…

    湛蓝色的冰晶将整个甬道的出口死死的冰封住!

    冰晶透过阳光,看起来美轮美奂。

    “混蛋!混蛋!!”伏生用手撞击着这一道冰墙,哪怕力气过大让手的肌肉裂开,伏生也毫不在意……

    这道冰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能够逃脱的!

    伏生拔出了自己的手枪,挣扎着,扣动扳机将整整一个弹夹的弹射向了封锁住自己生路的冰墙。

    但是没有用,什么用都没有,弹根本无法造成任何伤害。

    如果再不快点的话…再不快点的话!伏生猛然的抬起了头,他惊恐的望向了身后……

    鲜血从门缝滴落,最后化为了哪一个恶魔的身体。

    “圣诞节快乐,教授……”

    路秋站立于甬道,与伏生面对面。

    伏生倒在了地上,靠着后方的那道冰墙,握着手枪颤抖的指着路秋。

    这是他唯一的依仗,五百名黑色守望部队已经全部都被他给杀光了!

    一个不剩的都被杀光了!

    三名纳米装甲士兵也变成了那些怪物级们的饵料。

    现在,他已经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

    “我明明能逃走的!我明明能逃走的!”伏生感受着背后冰凉的感觉。

    就是这扇冰墙…为什么?!

    为什么!!

    “你想被怎么吃掉呢?”路秋站立于伏生的面前,举起了自己的手,两只手的食指与拇指一起构成了一个好似眼睛的形状,路秋的猩红色瞳孔透着这个空隙,望着他。

    “先从头吃起?还是脚?不不不不……干脆一口吞了吧,一口吞……”

    不止一双眼睛,恍惚之间,伏生发现路秋身后裂开了一道赤红色的间隙,在间隙之上千双猩红色的瞳孔陡然裂开,注视着伏生。

    那是什么?地狱吗?

    “呃啊啊……”死者的低鸣声开始响起,一只又一只手臂,从这赤红色的间隙之伸出。

    伏生认得他们!这些都是曾经被路秋杀死的家伙,自己的士兵!

    “啊啊啊啊啊!”

    理智,终于在这一刻崩溃。

    伏生总算理解了海克因的那一句话。

    有的时候,被弹贯穿大脑这种死法,是多么的幸福。

    伏生举起了自己的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头,想要扣动扳机却发现里面已经一颗弹都没有了。

    被自己毫无节制的发现给用的一颗都没有,现在连自杀都只是一种奢侈。

    不要!那些化为死灵的士兵将伏生给淹没。

    不要!!

    然后一点点的给啃食。

    几分钟过后,地上除了鲜血之外,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自负…是一种很好的情绪呢。”

    真的是一种很好的情绪。

    傲慢…对于人类来说。

    路秋低声的说着。

    一切都已经平静了下来,这座基地……无人生还。

    冰墙在此时崩裂,化为了点点冰晶消失于路秋的面前。

    太阳照射了起来,阳光驱逐了一切的寒冷,路秋站立于阳光之下,白皙的皮肤上沾染了大量的鲜血。

    “主人……”阿尔萨丝没有穿斗篷站在了哪里,银色的长发折射着阳光,猫耳一抖一抖的表示着她内心的情绪,此时的阿尔萨丝就像洁净的冰一样,纯洁的不忍心让人所玷污。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吗?

    路秋沾染上了鲜血的脸绽放出了微笑,就像阳光一样的微笑,这并不是伪装,同样被鲜血所布满的手,伸了出来轻轻的抚摸着阿尔萨丝的额头。

    “嗯…我回来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