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二十四章 最后的怜悯(4000字!)(书号:13639

第二十四章 最后的怜悯(4000字!)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出乎阿尔萨斯意料之外。

    在门外面的景色。

    是一片宁静的小镇。

    大概是因为不远的汉市传出了病毒感染的消息。

    这个小镇上的人都急匆匆的,很多人都拿着行李打算离开。

    如果换做平常的话,这里应该是一片风景优美,旅游的最佳地点吧?

    阿尔萨丝已经披着一身斗篷站立于门口。

    因为一些原因,系统兑换出的伪装眼镜竟然无法对阿尔萨丝起任何作用。

    这倒是让路秋有些苦恼。

    不过这个能够将一切笼罩起来的斗篷,遮盖住了阿尔萨丝的外表与那刺眼的银发。

    主人去哪里了?阿尔萨丝扫视了一眼街道,发现根本没有路秋的身影。

    她闭上了眼睛,顺着与路秋那一丝微弱的联系渐渐向着路秋的方向走了过去。

    穿过被石块给铺满的街道,四周的建筑都呈现于西欧的教堂风格,而不是华。

    给这座小镇更增添了一份神圣的感觉。

    现在已经是夕阳落下的时间,阿尔萨丝的倒影,被拉的很长,很长。

    小镇也渐渐的变得宁静和祥和,让人有一种想留在这里的感觉。

    这就是主人的故乡?一个吸血鬼的故乡?

    阿尔萨丝不理解为什么路秋的故乡会在这里,不是应该在阴森森的古堡吗?

    她沿着小路向着小镇外走去,在一座山坡上,她找到了路秋。

    这里是一座墓园…

    大大小小的墓碑被摆放在这里,悼念着死者的离去。

    而路秋则在墓园的后方,他半跪在一座墓碑前,手拿着一束鲜花轻轻的放在了墓碑的前方。

    阿尔萨丝走到了路秋的身后。

    她对路秋的第一印象,路秋外表虽然非常温柔,但只是伪装,在路秋的内在,是一只为了某种目的而不顾一切的怪物,或者疯!

    毕竟在驱魔者时期的记忆,阿尔萨丝还记得很清楚。

    路秋的所作所为,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对人类的憎恨。

    可作为一只怪物,为什么,突然会来到这种地方?

    墓园…人类的墓园,这种悼念人类死者的地方?

    阿尔萨丝非常的不理解。

    路秋用手抚开了墓碑上的尘埃,露出了这个墓主人的职业。

    “修女……”阿尔萨丝低声的呢喃出了上方用英书写的字。

    为了光明而奉献自己一切的修女…

    为什么代表着黑暗的主人,会为这位修女扫墓?

    “她是我的母亲……”路秋轻轻的抚摸着这已经渐渐的被风给腐蚀掉的墓碑。

    “母亲?!”

    阿尔萨丝额头上的猫耳竖立了起来。

    “嗯,养母一样的存在,我幼小的时候,就是被她抚养长大的,很让人吃惊吧,一个修女竟然会养育吸血鬼……”

    确实…是让人吃惊。

    路秋脸上带着一丝勉强的笑容,不同以往的那种疯狂与虚伪,而是真真正正的一抹无力的笑容。

    “她是个笨蛋啊,作为一个修道院的主人,却四处收养无家可归的孩,把修道院都快弄成孤儿院了。”

    路秋低声呢喃着,向阿尔萨丝倾诉着。

    “而且很烦人,每次吃饭的时候她都告诉我们不要忘记向神明感谢,每次睡觉的时候也告诉我们不要忘记向神明说声感谢…唠叨的,让人真的很烦啊……”

    路秋抚摸着墓碑的手,突然停了下来…

    “然后…呢?”阿尔萨丝见路秋不说话了,本能的问了下去。

    “然后?然后死了……”

    路秋站起身,望着墓碑上所写的东西。

    “这是一个美丽的城镇,旅游的好地方呢,确实是一个旅游的好地方,修道院也是旅游的好景点,赚钱的好东西呢……所以这附近的地产商想要买下这间修道院,但那个笨蛋却说着什么‘如果卖给你们了的话,孩们就没有家’之类的蠢话,然后……然后就死了,人类真是一种恐怖的生物,得不到的东西,哪怕用武力也要去夺来。”

    “……”

    “不过,还真是好呀。”路秋转过头,看着阿尔萨丝,脸上的笑容依旧。“她死后,可是上新闻了哦,那个开发商不敢再询问这个小镇的任何事情,害怕被发现主脑是他,然后被抓去坐牢什么的,而且给了我们一大笔钱,叫我们不要到处乱说之类的,所以在她死后,在修道院的生活,感觉更轻松了一点。”

    真是…好啊……

    真的是,太好了。

    “主人…”阿尔萨丝突然发现路秋眼角好像有什么东西。

    “下雨了吗?”路秋侧过头后,向着离开墓园的方向走去:“阿尔萨丝走了,去那座修道院避避雨……”

    下雨……

    阿尔萨丝看了一眼小坡上的夕阳,太阳清晰可见。

    她没有多问,就这么跟着路秋走了过去。

    在墓园的尽头,即将进入小镇的地点,看见了一家修道院。

    孤零零的修道院,乌鸦在这座残破的建筑附近煽动着翅膀。

    路秋没有多少,走进了这个残破的修道院,而站立于建筑之上的乌鸦,突然全部都身体僵直倒了下去。

    阿尔萨丝看了一眼最近的一只乌鸦遗体。

    它们的心脏,被捏爆了……

    一瞬间。

    阿尔萨丝望了一眼路秋,不明白路秋为什么要这么做。

    修道院的大门是被重重的铁锁给封锁,四周的门窗也被封死。

    简直就像一间鬼屋一样,所以根本没有任何人敢靠近。

    阿尔萨丝见路秋站在门口。

    身上溢出一丝冰霜的气息,随后大门的铁锁就被冻结成冰块跌落在了地上。

    路秋觉得有只眷属还真的很好……

    他推开了门,走入了其,尘封的味道在推开门的瞬间洒满了整个空间。

    路秋无视掉了教堂的雕像,径直的走入了室内。

    在这一刻,路秋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心情,走入了室内的房间。

    就在一间布满了灰尘的小房间内,摆放着几个床铺,同时还有两口小棺材。

    床铺的前方放了一张椅和一个桌,以及一盏已经没有煤油的煤油灯。

    阿尔萨丝跟着路秋走到了里面,她看了一眼门口桌上放着的东西。

    还有一本书籍,抚过上面的尘埃……

    是一本故事书。

    她看了一眼房间的布置,能够想象曾经生活在这个房间的孩们晚上是如何度过的。

    听着坐在这个椅上的人所讲的故事…然后安稳的睡去。

    主人也是这样吗?她看着正在翻动那一口棺材的路秋。

    “找…找到了!”

    路秋激动的叫了一声。

    他在其一个棺材拿出了一个小盒。

    这扇窗户是唯一没有被封死的,阳光透着窗户照耀了进来。

    “?”阿尔萨丝走到了路秋的身后,望着路秋手打开的小盒。

    里面所放的是照片……

    各种各样的照片。

    全部都是小孩的。

    但无论多少张照片,唯独没有路秋的。

    吸血鬼是不被神明所承认的生物,他们不会在照片上留下任何影像。

    “还在……”

    路秋就像如获至宝一样在满满的照片堆翻出了一张白纸……绘画用的白纸。

    “太好了…真的…还在…”路秋松了口气,将那个小盒扔到了一边,唯独拿着这张画纸。

    “主人?”阿尔萨丝走到了路秋的身边,望着路秋手上摊开的画纸……

    是…一位女孩的……

    年龄不过十岁左右吧,漆黑色的长发披散而下,眯起了眼睛笑着,眼角带着一颗小小的泪痣,她伸出了自己的双手好像要拥抱什么人一样。

    作画者的技艺非常的高超,几乎将这位女孩哪一种欢乐的情态完全的表现了出来。

    感觉…就像真的一样。

    阿尔萨丝看了一眼画卷的角落上面缩写的东西。

    ‘送给我最挚爱的妹妹……’

    妹妹?她再次看着路秋。

    她是主人的妹妹吗?也就是说这是主人画的?主人的妹妹现在到哪里去了?

    “我要拿的东西已经拿到了。”路秋手出现了一张保存画纸的卷轴,小心翼翼的将这张画纸放入其后:“是时候离开这个城镇了。”

    来到这里想要的东西只有这一个吗?

    路秋向着修道院外走去,没有任何的留恋。

    本来就不爱多话的阿尔萨丝继续默默的跟在路秋的身后。

    接下来要去做什么?继续…将这个世界染成黑色?

    也许是错觉吧,阿尔萨丝望着路秋的背影,她能够感觉到,路秋还残存着最后的一丝温柔,但这真的可能吗?对于一个怪物来说?

    不……可能的。

    在夕阳最后的一丝余晖之下,路秋路过了这个小镇的一个枣园。

    他看了一眼枣园,却发现有一个娇小的身影似乎正在努力着。

    是一个小女孩…大概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结果肚饿了想要吃那些枣吧。

    冬天的红枣还残存着一些在树上,并不算多。

    而路秋却走进了那位小女孩。

    为了进食吗?阿尔萨丝远远的看着路秋。

    吸血种,可都喜欢吃处之血啊。

    但,让阿尔萨丝意料不到的一幕。

    “这样,就可以拿到了吧?”路秋背起了那位小女孩,让她坐在自己的脖上。

    “呜哇!好高!大哥哥可以拿到了。”

    小女孩兴奋的伸出了手向着红枣树枝上抓去,一抓就是几个大大的红枣。

    “小心点。”路秋脸上带着微笑,似乎很享受这一幕的样。

    “嗯!”小女孩抓够了红枣后,路秋将她小心的放在了地上。

    “今天仅此一次,不要再离家出走了哦,父母会担心的。”路秋抚摸着这个女孩的头。

    “明白,谢谢大哥哥…”她将手的一颗红枣塞给了路秋:“我会去找爸爸妈妈的,这个就当做礼物吧。”

    “那再见。”

    路秋站在果园之,目送着小女孩的身影蹦蹦跳跳的离开了这座果园。

    “主人?”

    之后,阿尔萨丝走到了路秋身边,完全无法理解路秋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路秋脸上的笑容却是真实的。

    “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路秋指了指将要落下的夕阳。

    “和我一起看一次日落吧,这个小镇…最后的日落……”

    “……”

    最终,阿尔萨丝和路秋一起坐在了一个高坡之上,可以将整个小镇一览于眼底的高坡之上。

    同时那座墓园也在不远处。

    在夕阳最后落下的那一刻。

    整个小镇被笼罩在黑夜的那一刻,一股宁静让人感觉到舒心的气息在这个夜晚散发了开来。

    “阿尔萨丝。”路秋手握着那装着画卷的卷轴,对着自己的下属低声呢喃着。

    “?”

    “召唤你的亡灵军团。”

    “主人!”阿尔萨丝头上的猫耳再次竖起,她盯着脸上依旧带着微笑的路秋。

    “召唤你的亡灵军团,没有听见吗?这可是第一个命令哟,你就想违反吗?”

    “可是主人……”

    这里…是你的故乡啊!刚才路秋对这个小镇流露出的那一抹留念,绝对不是虚假,还有眼泪……

    为什么……

    “我来到这个小镇,需要的东西只有这个。”

    路秋举了举手的画。

    只有这个就足够了……

    “确实,我承认,这个镇我想守护它,想让它一直安宁下去,但这是不可能的。”

    路秋握紧了手的画。

    “任何生命一生之只能守护一件东西,太多的话,就失去了意义,我想要的只有这个而已……所以阿尔萨丝,让我见识一下你的亡灵军团吧,这个世界,我要让它完全的染上暗黑色哦。”

    “明白……”

    她不再多话,披在阿尔萨丝身上的斗篷飘动而起,露出了她比雪还要银白的长发,伟大的巫妖王抽出了自己永远的佩剑!霜之哀伤!

    让人战栗的黑暗气息在整个土地之蔓延。

    苏醒吧!吾的军队!

    阿尔萨丝将霜之哀伤刺入了地面之。

    随后,大地开始震动,土壤突然冒出了大量的枯骨,一只又一只,它们握着腐烂了的剑刃,瞳孔之燃烧着蓝色的灵魂之火,嘎啦嘎啦的发出了腐朽的响动…

    死者的军队!

    “让这个小镇化为火海……”

    这一次,下令的是路秋……

    “摧毁!”路秋摘下了伪装眼镜,扔到了一旁,瞳孔之的猩红色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将视线范围内所及的一切全部摧毁!什么都不要留下!一砖一瓦都给我烧干净!将一切生命斩杀!将所有的血液舔舐干净!无论任何事物!!统统的给我摧毁掉!”

    路秋一挥手!亡灵军团发出了刺耳的咆哮,它们向着祥和的小镇进发。

    开始践踏起了这个小镇之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

    我只要手这个东西就够了!路秋从一开始就下好的决心,哪怕毁灭掉一切,甚至是自己,只要她就足够了!

    主人……

    阿尔萨丝望着在无尽的亡灵军团之站立的路秋,威武吗?无法匹敌吗?让人全身颤抖吗?阿尔萨丝并不觉得,她只觉得路秋很可怜……

    至于原因…阿尔萨丝望着在亡灵军团之,一只没有拿剑,也没有拿盾,什么武器都没有拿,在它腐朽的衣物上来看,生前似乎是一个修女……

    已经化为白骨的它,靠着自己的手和牙齿,战斗着……

    那一座墓园的尸体,也加入了亡灵军团……

    现在,阿尔萨丝能够明白路秋的决心,有多么的恐怖了。

    哪怕舍弃自我,也要将这个世界所摧毁。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他变成这样?

    是因为手的那一幅画吗?还是……画的那位美丽的少女,她想要拥抱的人,一定是路秋吧。

    PS:话说,今天已经更了4000字了…要不就一更怎么样?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