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二十三 唔喵王(书号:13639

第二十三 唔喵王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我的女儿啊。

    你出生的那一天。

    整个洛丹伦森林都在低语着同一个名字,阿尔萨丝…

    孩啊,我骄傲的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成为正义的化身。

    你要记住,我们一直都是以智慧与力量统治这个国家。

    我也相信你会谨慎的使用自己强大的力量。

    吾女,真正的胜利,是激励人民的心。

    如果有一天我的生命到达了终点,而你,加冕为王。

    以少女之身,登基为王的那一刻,寒冰,将她的内心所冰封冻结崩坏。

    曾经那位被圣光所庇护的骑士,她失去了自己的心。

    阿尔萨丝·米希奈尔……

    我的名字!

    “呼啊!”她惊呼了一声,从床上坐起,不停的喘息着……

    黑暗之被冰雪所冻结的城市,自己的民,已经倒在自己剑下的父亲。

    那…是我的记忆……

    阿尔萨丝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没有了任何血色,根本不是人类应该有的双手。

    这里…是哪里?她迷茫的扫视着四周,自己躺在温暖的床铺上,但没有任何温度的身体,让阿尔萨丝感觉不到任何温暖。

    “醒过来了吗?”平和的声音,在阿尔萨丝身边响起,她转过头,看见路秋坐在一张椅上,手上拿着一本书在哪里阅读,看见阿尔萨丝醒来后,合上了书本,注视着她。

    “这…是哪?”

    阿尔萨丝的脸上和语气都无法表达出她内心的情绪,冰冷到没有任何波澜,唯有她银色的秀发上那两个耷拉下来的猫耳,表现出了主人内心不安的状态。

    “距离汉市很远的一座小镇的一间民房。”路秋捧着书,看着上面关于整个新华联邦的地域的介绍:“我将你安顿在这里,顺便吃了一顿晚餐。”

    阿尔萨丝注视着路秋,路秋同样在看着阿尔萨丝。

    晚餐,阿尔萨丝动了动自己的鼻,闻到了空气的血腥味,瞥了一眼房间的角落,似乎有一只沾满鲜血的人类手臂暴露在外。

    这就是面前之人的晚餐,吸血鬼的晚餐。

    “我说你啊。”路秋挠有兴致的看着面无表情的阿尔萨丝:“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吗?”

    什么处境……

    “我,已经死了。”

    阿尔萨丝捂着自己的胸口,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胸口……在那没有任何瑕疵的肌肤上,有一个空洞。

    曾经在自己胸口跳动的心脏,现在已经消失掉了。

    不…并没有消失。

    “而你,是我的主人……”阿尔萨丝望着路秋手背上那猩红色的芒星印记,淡淡的回答着。

    心脏并没有消失,而是握在了面前这位吸血鬼的手。

    “很有自觉嘛。”

    路秋放下了手的那本书,十指交叉,黑框眼镜下的瞳孔,透着一丝让人无法捉摸的感觉。

    “我想过很多种你醒过来后的反应,是作为一个圣职者,却被黑暗生物给奴役,开始反抗,又或者自尽……但看来你对教会没有什么感情的样。”

    “教会…”阿尔萨丝低下了头,咀嚼着这个词,她摇了摇头,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眸,就像一个木偶。

    “我应该说你对什么都没有感情吗?就像一个人偶……”路秋指着她的胸口:“你的心脏在我的手上,你的灵魂也在我的手上,那么,来自另一个世界,一切亡灵生物的主宰,伟大的巫妖王大人,您将会怎么办?”

    “为了维护您的威严,作为一个巫妖王,将我这个下等的黑暗生物给杀掉?”

    她是巫妖王……

    路秋已经可以肯定了。

    那么作为王的她,会怎么选择?

    我该…怎么选择?

    她突然发现回忆起曾经,还不如不回忆的要好,她曾经拥有一切,却被她亲手给摧毁。

    生命的意义,似乎也没有任何的必要。

    死了这么多次,复活了那么多次……

    在她的眼,什么都变得无所谓了。

    所谓的巫妖王,也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

    “主人…请将我当做一个木偶吧。”她同时也明白自己无法从这只吸血种的手逃脱,一开始就没有任何希望的她,在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好做的:“无论你想怎么命令我都可以,直到玩坏我为止……”

    这…还真是一个出乎意料的发言啊。

    路秋眼底再次透出了兴奋的光芒。

    系统吗?

    是系统你吗?不止连她的**能够改变,就连她的身体也……

    很好!

    “真的吗?”路秋伸出了手,她与路秋对视着:“无论是任何东西,你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全部都可以吗?”

    他…想做什么?

    阿尔萨丝已经活了这么多年,该知道的事情也都知道了。

    自己身上没有穿任何衣服,对方哪怕是吸血鬼也至少是雄性……

    “是……”她低下了眼垂,等待着自己的第一次。

    可,路秋的手搭在了她的头上。

    诶?

    不是…那种事情吗?她抬起了头看着路秋。

    “呀,真是好孩。”路秋抚摸着她的头:“既然这样的话,以后就要听我的话明白吗?无论做什么都不准违抗!”

    “明白,主人。”

    阿尔萨丝不理解路秋的这种举动。

    抱歉啊,我的死人没有任何兴趣,哪怕你长的再萌。

    还有清先将你肩膀的颤抖停止后,再大气凛然的说一些完全臣服于我之类的话吧。

    路秋所憎恨的只有人类而已。

    “话说我还有一点很好奇。”

    “什么?”阿尔萨丝歪着脑袋看着路秋,银发之上的猫耳一抖一抖的。

    “就是这个啊…”路秋一把抓住了阿尔萨丝的猫耳:“是真的吗?诶?是真的诶!摸起来好软,你不是人类吗?为什么会有这东西啊……”

    真的很软,比起少女柔顺的银白色长发,这两个猫耳朵摸起来软绵绵的超级舒服,各种舒服…

    一时之间路秋竟然有点收不住手了。

    “呜…”

    突然一声就像猫咪的呜咽声一样的声音传了过来。

    路秋低头一看,发现这对猫耳朵的主人,此时满脸潮红脸上也泛出了泪花。

    亡灵为什么会脸红?

    还有…这对猫耳是你唯一表达内心情绪的方式吗?

    “主…主人……”阿尔萨丝喘息着,非常艰难的说出了口:“请…请不要再欺负我了……”

    猫耳,是敏感点?

    路秋松开了阿尔萨丝的耳朵后,她瘫软到了床上。

    “真是奇怪的巫妖王,与其叫你巫妖王还不如叫唔喵王。”

    路秋耸了耸肩后,手出现了几件女式的衣服扔给了她,然后又拿出一件能够笼罩全身的斗篷放在了一旁。

    “快点穿好衣服跟上来。”

    路秋走到了房门口。

    “我带你看看我的故乡。”

    吸血鬼的…故乡?阿尔萨丝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思索着。

    那是什么地方?古堡吗?

    PS:劳逸结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