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十七章 生根(求推荐!)(书号:13639

第十七章 生根(求推荐!)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未完成的黑光病毒,比起黑光病毒的色泽更加的晶莹剔透。

    路秋看这成色,还真问了问系统,你确定这难道不应该是真正的完成后的病毒?

    结果系统给了一句‘请不要以外貌来判断物品的好坏。’

    反吐槽了一句路秋。

    “不管怎么样。”路秋捏着手这瓶带着注射针头的玻璃管,里面大约只有原本黑光病毒容量的十分之一,注射两个人就基本耗光的程度。

    “先让这些病毒找到它的宿主。”

    路秋靠在门外的墙壁上,将这根带着注射针头的玻璃管往天上一扔。

    “系统……”

    随着路秋嘴吐出的两个字,玻璃管突然被黑色的光芒所包围。

    之后两只就像外表看起来十分无害的蜜蜂取代了玻璃管出现在了路秋的面前,在它们鼓鼓的腹部之所流淌着的,则是这些能够带来毁灭的黑光病毒!

    ‘携毒刺蜂’

    召唤来自冥界的蜂类,拥有吸食掉外界毒素转换成自己身毒素的能力。

    需要绝望值:100

    “冥界的好东西还真是多啊。”

    路秋用一部分系统的力量,将手注射麻烦的黑光病毒直接转换成了这些蜜蜂。

    如果路秋直接拿着那么粗的注射针头,刺入尤利的身体,估计路秋哪怕外表在无辜,一切伪装也全部白费。

    所以路秋选择了一个隐蔽的方式。

    汉市的蜜蜂是很多的…虽然在冬天,也不排除居民楼里面飞进来几只。

    不会有任何人怀疑,这些小小的蜜蜂的体内,蕴藏着什么东西。

    两只携毒刺蜂听从路秋的操控,但也保持了它凶狠的本能。

    在路秋走入房间后,那两只刺蜂也飞入了房间。

    攻击的命令,在路秋下达的瞬间,两只刺蜂早就忍不住的向着在房间之的人类扑了过去。

    可…让路秋惊讶的却是刺蜂最先寻找的目标竟然不是尤利?

    作为一个驱魔者,尤利的血肉怎么样也比普通人好吃吧?

    但一只刺蜂没有任何犹豫的扑向了正在尤利前方的那位SA裔青年!

    另一只刺蜂也是同样……

    无论任何蜂类,一生之只能够让自己的毒刺刺入一次……仅仅一次!

    所以在第一只不听话的刺蜂在袭击了那位SA裔青年的脖颈后,路秋立马强制性的命令第二只刺蜂向着尤利的脖颈刺去!

    “什么东西?”

    “好疼……”

    SA裔青年的惊呼声,和尤利的痛呼声同时响起。

    两只蜜蜂的尸体跌落到了他们的脚下。

    它们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系统,为什么这两只召唤生物不会听我的话?’

    路秋很在意刚才的那一幕!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制止的话,比完成了的黑光病毒价格整整高五倍的未完成黑光病毒,就会全部的没入那位SA裔青年的身体。

    那路秋将猎魔者团队团灭的计划也无从提起了!

    ‘回答,宿主对召唤生物的命令是绝对的,但宿主刚才的命令太过模糊,所以召唤生物选择了体内病毒最渴望的感染者。’

    体内…病毒…最渴望的感染者?

    路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那位穿着黑色夹克和内衬白灰色带连衣帽卫衣的SA裔青年…

    他并没有什么特异的地方,既不是超能力者又不是驱魔者,那为什么?

    路秋将这些疑惑放在了心底。

    “只是普通的蜜蜂…”路秋走到了两个捂着自己的伤口有些疑惑的尤利身边,从口袋拿出了一个创可贴递给了尤利:“这个季节有蜜蜂还真少见,如果疼的话,请收下这个吧,驱魔者大人。”

    “啊…这个……”尤利接过了路秋手的创可贴后,愣愣的看着这位路秋…

    真的是一个温柔的人啊,路秋脸上和煦的笑容,让尤利有些慌乱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这是第一次…自己受伤的时候…被人关心吧…

    “没事吧?”路秋将创可贴又给了一份那位SA裔青年的妹妹丹娜。

    “呼,多谢好人!”丹娜躲过了创可贴就去关心自己哥哥的伤势了。

    路秋瞥了一眼那位青年,没有任何变成丧尸的征兆。

    果然是未完成的黑光病毒吗?连感染普通人都需要这么长时间……黑光病毒到底喜欢这个人类哪一个地方?

    路秋简单的瞥了一眼后就没有在意。

    反正这些家伙不久之后就不会在这个世界上存活了……

    他需要自己力量的那一天不远了!

    路秋看着尤利脖后散发出僵紫色的肌肤,仅仅是片刻之间就消散。

    黑光病毒此时已经蛰伏在了他的身体里面。

    绝望的种已经埋下,等待的就是生根发芽!

    接下来路秋要做的,就是加点‘催化剂’,让种发芽的速度变得更快!

    “怎么了?驱魔者大人?”

    路秋发现尤利一直在呆呆的看着自己。

    被识破了吗?

    “啊……没什么。”尤利撕下了创可贴上的贴纸,吸了一口冷气后,贴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差不多了吧?

    路秋望着窗外渐渐升起的太阳,晨曦无论什么时候都让吸血鬼那么讨厌。

    黑夜,是吸血鬼活动的时间,白天,则是人类行走于世间的时间。

    猎杀吸血鬼,在晨曦的时候绝对是最佳的时机。

    “那个…”尤利好像想起了什么,想要继续和路秋搭话,只是。

    “轰!”

    在阳台之上突然穿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那位银发少女看着斯坦因,只是摇了摇头后,转身走进了房间。

    “尊敬的队长大人,难道你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我吗?是我不够资格还是……”

    “任务。”

    她指着升起的太阳,没有再去理会斯坦因。

    “……”

    斯坦因手的细剑将阳台上的一切一扫而过借此来发泄自己心的不满,看着那背影,脸上那一直维持的笑容,出现了些许扭曲……

    “尤利!”

    听见斯坦因的轻叫了一声,尤利急忙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跑到了阳台上,唯唯诺诺的看着他…

    斯坦因脸上的笑容依旧,配合身后夕阳缓缓升起的景色,让人有一种安详的感觉。

    只是,下一刻,斯坦因扬起了自己的手重重的一巴掌重击在了尤利的侧脸,让他的身体倒在了地上,嘴角溢出了鲜血顺着他的脸颊一点一点的留下。

    尤利倒在了地上,没有反抗,畏惧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斯坦因…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吧?”

    斯坦因眯起来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露出了其就像野兽一样的黄色瞳孔。

    这种感觉,就像被剑抵在脖之上一样。

    “小尤利,身为一个圣职者,和那些平民太过亲近却忘记自己的本职的话,我会很烦恼的。这么弱小的你,还不够英雄这个资格哦。”

    尤利捂着自己被打的红肿的脸,不敢直视斯坦因,眼神不停的瞟向了房间之。

    我不是英雄……根本不是一个优秀的驱魔者,是一个吊车尾。

    真的是太得意忘形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尤利的身上,让尤利感觉自己全身就像被针扎一样难受。

    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但那位银发少女却不曾回头看过尤利一眼。

    果然自己还是太弱小了啊,尤利咬着牙,如果再强大一些的话……再强大一些的话……

    可一柄细剑却抵在了尤利的鼻尖,真正的剑!

    “你的眼神,让我感觉到了对神明大人的不敬呀,这不是一位合格的神职者应该露出来的吧?”

    斯坦因察觉到了尤利那透着不甘心气息的眼神。

    “我……”

    可下一秒,斯坦因却一脚踢在了尤利的胸口,没有任何力量的尤利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跌倒在了房间之。

    斯坦因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他望着倒在地上的尤利。

    “忘记了我从前对你的教导吗?现在应该做什么?如果忘记了的话,我会很苦恼的。”

    斯坦因一挥剑,注视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的尤利。

    “没有…斯坦因大人…”尤利捂着自己刚才被踢了一脚的胸口,碎裂般的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但他只能忍下去!

    如果露出不满的话,那个男人就会继续的折磨自己……没有力量的尤利只能忍下去。

    没有力量……

    恍惚之间,尤利感觉自己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眼底划过了一道猩红色的光芒。

    这…是什么感觉?尤利不明白,刚才一瞬间,他脑闪过了一丝危险的念头,杀死斯坦因…

    可能吗?不可能的……

    尤利摇了摇头。

    他站起身走到了那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尸体旁,开始用特殊的手段检验起她的伤口,以确定袭击者逃跑的方向。

    简直就和死狗一样…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幕,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

    这一次埋下的种,开出的花,让路秋有些期待了起来。

    另一侧的斯坦因倒是注意到了路秋看起来笑的很愉快的样。

    作为野兽的直接,斯坦因本能的感觉到了路秋有些诡异。

    “平民……”

    “斯坦因大人!”就在这一刻,尤利却突然出声了:“我找到了这只吸血种的行踪了,距离这附近不远,现在出发的话还追的上。”

    “是吗?做的好,小尤利,作为一个忠犬你也合格了,差不多是时候启程去猎杀那只玷污神明光辉的生物了,大家跟在我身后可不要走散,走散的话,我也不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哦。”

    斯坦因被一打断就没有继续找路秋茬的意思,和那位银发少女一起向着门外走去。

    “呼…”尤利松了口气,似乎是在为救了路秋一命而松了口气。

    刚刚路秋流露出的善意,尤利还是能够感觉到的,他摸了摸自己脖颈后的创可贴。

    “那个……”正准备继续和路秋搭话的时候……

    尤利却怔在了哪里…

    就像陌生人一般。

    路秋转过了身,跟上了斯坦因的步伐。

    连看都没有再看尤利一眼。

    尤利瞪大了自己的瞳孔……

    记者丹娜和他的兄长看着尤利也有些犹豫不决,最后丹娜拉着他哥哥的手臂,跟上了斯坦因……

    只留下尤利一个人坐在了房间里。

    这……就是现实。

    现实啊!

    没有力量的人……

    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面。

    连友情都得不到,被人舍弃。

    尤利能理解……无论是路秋还是丹娜,他们是普通人,只有跟在强大的驱魔者斯坦因身后才能够得到保护活下去。

    自己只是一个拖油瓶,没有任何作用。

    就算尤利知道这些,他知道这些……

    但眼泪还是不争气的从尤利的眼角滑落…

    ‘想要力量吗?’冥冥之间,那一句带着诱惑性的声音不停的在尤利耳边响起。

    尤利抬起头扫视着房间…发现并没有任何人。

    现在不是想这些奇怪事情的时候…

    他抹干了自己的眼泪,也跟了上去,只是唯唯诺诺的走在了队尾,不敢再和任何人搭话。

    而路秋?

    他咬着自己的嘴唇,甚至差点咬出了血。

    仅仅是为了抑制内心那兴奋的情绪而已。

    接下来,只要让尤利的畏惧,转换成憎恨,就是这只小队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天!

    PS:诸君,因为作者君的时间问题,本书到现在都没有签约,虽然合同已经发出去了,但周五有没有推荐还有点悬,所以现在好忐忑啊,如果周五没有推荐的话,那在新书期就连续两周没有推荐了……这对本书的新书期来说是毁灭性的…在下很有节操,几乎每章都是3K,很少有2K的,所以诸君看在我这么有节操的份上,把推荐砸给本书安抚一下作者君不安的心情吧T^T。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