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不可思议的末日 > 第十五章 驱魔者(书号:13639

第十五章 驱魔者

作者:姐姐的新娘
    </d></r></ble></d></r></ble>

    这只二级感染体很优秀。

    路秋看着她暴露在外的骨刺上隐隐缠绕着赤红色的光泽。

    她进化之后,觉醒了火焰操控的基因!能够让自己的身体变得炙热…骨刺尖端的温度差不多可以融化掉普通的钢铁吧。

    “……”

    路秋现在能怎么办?看着那只扑过来的小家伙,她可是真真正正的要吃掉自己。

    伪装眼镜也有麻烦的地方…

    与人类气息相同的话,会被丧尸视为食物!

    但路秋讨厌被养的宠物反咬的感觉…路秋的手在戴上眼镜的时候,就顺着路秋的意思将上面沾染的鲜血全部洗净,伪装就要伪装到位。

    在这双白皙纤长的手指之间,很难想象它曾经让多少无助的生命窒息而死…现在又有一体。

    只要有鲜血的生物,作为吸血鬼的路秋就能够操控它体内的鲜血。

    丧尸也是同样…

    路秋向后退了一步,躲过了这只二级感染体的进攻,幼小的身体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将路秋面前的桌给砸成碎片,甚至地面都被她指尖弹射出的骨刺的炙热温度给熔化!

    “呃啊!”瞳孔再也不是苍白,而是深邃的赤红!

    炙热的温度在她的身体周围腾升而起,路秋被逼到了墙角,她再次向着路秋扑杀了过来,带着灼热的气息!

    就在此时,路秋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呃…呃…呃…啊…呃……”

    原本狂暴的二级感染体,突然就像被剪断了线的木偶一样,悬浮在半空,发出了嘶吼声。

    这并不是路秋造成的…

    一柄由湛蓝色冰晶所铸造的尖刺,刺入了这只二级感染体的胸口。

    在路秋的眼,尖刺消失过后,这只二级感染体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不知不觉间,整个房间白色的雾气缭绕着,温度下降到了接近冰点,在路秋的面前,站立着一个年龄与路秋差不多的银发少女。

    “没事?”她的声音就像这温度一样冰冷。

    路秋瞥了一眼已经变为尸体的二级感染体,死后溢出的病毒依旧就像熔岩一样,将地板所熔化,只是一些熔岩刚刚靠近这位少女的身体周围,就化为了冰晶破碎。

    初步断定力量在B级超能力者左右…也就是三级到四级感染体之间的力量。

    路秋又看了一眼少女身上的着装……

    教会…

    银色的长袍与胸口挂着那让路秋所厌恶的图案!十字架!

    是教会的猎魔者小队的标准着装!

    路秋的手紧握了一下,体内流淌着微弱的血族的力量微微的暴动了起来。

    教会…这群家伙就是烧死自己妹妹的组织。

    想报仇吗?

    当然想,将这个城市化为人间地狱就是为了获得跟这个组织报仇的力量……

    只是现在的路秋还是太弱了。

    以战斗力来说,路秋面对那只二级感染体已经是极限。

    而面前之人却能够将二级感染体给秒杀。

    还是……太弱了。

    如果现在将自己的仇恨宣泄出来的话,路秋肯定自己会变成和那只感染体一样,被冰冻后支离破碎。

    路秋要活下去,不为其他,只为了复仇。

    冲动不会带来什么,隐忍是吸血鬼的优点。

    “多谢…了。”路秋坐倒在了墙角,脸上挤出了一个非常勉强的笑容,握着黑星手枪的手有些颤抖。

    给予敌人微笑,在路秋看来,就相当于绕到敌人背后捅他一刀…这位少女,似乎并没有将自己视为敌人。

    毕竟…现在自己可是拥有人类的外表啊。

    “……”她扫视了一眼房间狼藉的景色,一切都被自己刚才的爆发给弄成了冻结的冰晶。

    而面前蹲在墙角的男人好像受到了惊吓的样……看,他拿枪的手都在颤抖。

    面对那些怪物一定很吃力吧……

    路秋戴上伪装眼镜后温柔的外表,让这位少女将刚才的事情全部都脑补了一遍。

    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是这个男人的女友,然后来了一只丧尸袭击……之后自己赶到。

    一定是这样的。

    路秋的手之所以会颤抖,完全是因为遇见了憎恨的教会,却没有办法反抗而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路秋狠狠的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后,他站立了起来。

    “尤利有伤员。”

    此时她却向着门口叫道。

    还有其他人?路秋望着门口跑进来了一个穿着相同着装的少年,不过身材非常的矮小,有些唯唯诺诺的,看外表应该是新华联邦裔。

    年岁不过十七岁左右,外表秀气的有些过分。

    尤利刚刚走进这座房间先是浑身颤抖了一下,大概是因为房间冰冷的温度。

    “明白…队长大人。”他口的队长应该是那位银发少女。

    将整个房间冻结的冰晶在战斗结束后消失。

    房间除了两位猎魔者之外,就只剩下站着安然无恙的路秋和那位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不……路秋嘴角若有若无的勾了勾,这个笑容其他人都没有发现……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并不是路秋杀死的她,而是被那位银发少女散发出的寒气给冻死……

    真是可惜啊。

    “这些平民还真是悲哀啊,希望神明能保佑他们吧。”

    又是一个猎魔者。

    路秋在哪里默默的观察着走入房间的三人……

    这个猎魔者小队到底有几人?

    那是一位留着黑色短发的青年,身上标准的教会着装,脸上带着让人感觉到和煦的微笑靠在门边,审视着房间的一切。

    “队长大人。”胸口上挂着的十字架一闪一闪的:“虽然救下这些平民是我们驱魔者的本职,但请不要忘记我们的任务是什么,如果在限定日期无法完成任务的话,我会很苦恼的。”

    她淡淡的扫视了一眼靠在门口的青年,没有说话,大概不想多辩解些什么事情。

    “呜哇!”忽然之间,正准备从看起来受伤最严重的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开始救治的尤利,突然之间大叫了出来。

    “?”

    “吸…吸血鬼……”尤利脸上溢出了恐惧的表情,手指着这个女人的脖:“她…已经死了…是…是被吸血鬼给杀死的!”

    喂喂,这么下定论没关系吗?路秋可没有杀掉这个女人,这是实话。

    尽管血液被吸食了大部分,但也不至死的程度。

    在古代一些女性人类为了追求比啪啪更加猛烈的快感,可是会主动投入吸血鬼的怀抱。

    这是一个诱人堕落的种族,虽然吸血鬼在杀人方面也是好手。

    但路秋可以肯定,如果不是那位银发少女身边散发出仿佛能够冻结人类灵魂的冰冷,这个女人还能活下去。

    不过她死掉,也随了路秋的心愿。

    毕竟这个女人,可是知道路秋的真实身份!

    “吸血种?做的好尤利!”

    对于自己同类的死亡,反而让那位青年变得兴奋…走到了尸体旁边蹲了下来,检查起那个女人的脖颈起来。

    确确实实是吸血鬼造成的伤口。

    “这个伤口…出现…的…时间…不晚…”

    当那位青年走到尤利旁边的时候,尤利的话语变得有些结巴。

    “那只…吸血鬼…应该…就在附近。”

    “继续努力,加油。”他脸上的笑容明明是很容易让人亲近,而且给人一种友善的感觉,而这种对话也像上辈给予下辈的问候与鼓励,但……

    “是…斯坦因大人…”被鼓励的尤利不仅没有任何感谢,反而将自己的头低的更低了。

    “就在这附近吗?队长大人,在解救这些可怜的平民之前,先去寻找我们的任务目标吧。”斯坦因的手抵在了已经被冻结的鲜血上后,在房间扫视了一下。

    几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将视线聚集在了路秋的身上……包括那位银发少女。

    整个猎魔者小队…

    被识破了吗?路秋早就想要逃离了!整个房间之就路秋和那个女人,吸血鬼造成的伤口,身为教会的猎魔者一眼就能够断定出来。

    路秋手上聚集起了微弱的猩红色能量,随时应对这三位猎魔者的攻击。

    只是…他们的视线仅仅只是在路秋身上瞟了一眼后,就继续的开始查看起了其他地方。

    这…是怎么回事?

    “任务叙述之上的那个吸血鬼躲藏的地方应该就是在这附近。”

    “嗯,把那只玷污了神明光辉的名为路秋的怪物找出来,杀掉然后任务就结束了,这些平民能救多少就救多少吧。”

    斯坦因望着那位死不瞑目的女性,伸出手为她合上了双眸。

    “真是不公平的命运啊,希望你在天堂能够得到补偿,我们会帮你报仇的。”

    路秋?

    呵……我这条值七十万新华联邦币的命总算有人来拿了吗?

    路秋默默的望着斯坦因的所做的事情。

    做完这一切后,斯坦因站起了身,走到了坐倒在地上的路秋身边。

    笑容,还是那么的让人感觉和煦。

    “平民,放心吧,我们会竭尽全力保护你们的安全,对弱小的人,我们教会一直都是很照顾的。”

    斯坦因笑着的时候,眼睛是眯起来的,根本无法让人看见他的瞳孔。

    平民?

    平民你妹!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目标!

    吸血鬼路秋大爷!

    路秋还真的想在这个满脸微笑的家伙脸上开上一枪。

    但路秋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伪装眼镜太优秀了,优秀到让这些教会的人下意识将路秋当做了普通人。

    吸血鬼以操控血液的能力自傲,这也是教会辨别它们的方式,严格来说,吸血鬼也属于超能力者的一种…伪装眼镜将路秋身上溢出的血腥味给完完全全的掩盖住了。

    如果自己暴露了真实身份的话,先不提那个叫斯坦因的家伙,光是这位被称之为队长的存在,就会将路秋冻结为冰晶。

    教会对吸血鬼的处理,从来都不会手软。

    同情弱者?

    那只是对人类而言!

    “啊…那还真是多谢了。”路秋也用着同样温柔的微笑面对着他:“如果没有你们的出现,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不知道…该怎么去复仇!

    就算弱小又怎么样?就算再强大又怎么样?

    无论再怎么强大的人类,心脏被刺穿一样会死,大脑被射穿一样会死!

    杀死一个人的方式有很多,不管对方的实力如何。

    既然你们的目标是杀掉我的话。

    那就抱着被我杀掉的觉悟。

    这份普通人的伪装,正是路秋最好的选择。

    可就在双方握住手的时候,路秋感觉到了。

    这个家伙的笑容…和路秋一样。

    全部都是…伪装之物!

    有趣!路秋站立起来后,装作惊恐的跟在了这些驱魔者身后。

    而那位斯坦因,则拿出了一张手帕,擦拭了一下刚才与路秋握过的手,在没有人看见的情况下,扔到了窗户之外。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