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五十二(书号:13598

一百五十二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真麻烦。”

    楚鸣厌恶的伸手拭去身上的沙土,表情有些难堪。

    一行五人眼下刚好站在纽约市入城的高速路边上。最早一行人打算直接抢夺飞机飞往纽约的,然而遭遇了超远程狙击之后,一行人被迫选择了车前往纽约,然而现在的纽约却好像群魔乱舞一样。

    眼下的情况让楚鸣莫名的想到了李太白的那句话,只要稍加改动就能适用于眼下的情况。

    “世界上聪明人那么多,让我们这些凡人怎么混。”

    到目前为止,但凡觉得有些能力的嘉年华选手,几乎都聚集到了纽约市内,而楚鸣等人之所以被狙击也该因为如此——有人希望清场。

    之所以选择纽约不是因为别的国家没有研发病毒解药的能力,而是之前因为触发过的世界剧情,目前“美国正在领导全球解药研发”。虽然因为其他病菌的爆发,导致眼下纽约的特殊实验室几乎被搬空,但是资料可是还留存在实验室内的。只要掌握了资料,几乎就相当于占得了先机。

    因此所有有能力或者自觉有能力的人都已经赶了过来,而不想趟浑水或者觉得争不过的家伙们早就找了一个地方自己悄悄地尝试着研发解药了。

    楚鸣等人很不幸,作为目前排名第一的队伍,几乎拉了一手好仇恨,还没有到纽约就被人联合狙击,如果不是运气不错掉到了小镇上,恐怕五个人真的要上演一出用脚步丈量距离的戏目了。

    坐车比起飞机自然慢了很多,因此走到了纽约,楚鸣等人才发现自己等人错过了一场好戏。

    原纽约市市长竟然联合了驻扎在纽约市附近的某部队,宣布**!

    如果只是如此的话,楚鸣也就是担心一下会不会丧心病狂到摧毁实验室就好了——话说虽然**但是貌似没有投奔瘟疫公司,也不至于闹出那种事吧?

    不过接下来的剧情几乎可以被称之为神展开。

    先前还算正常……

    先是本来宣誓效忠市长的某校官干掉市长宣布自己成为总统,然后在外出安抚人心时被一群爱国青年砸出的石划出一道伤口,随后迅速恶化。

    到这里貌似还是很正常的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的节奏,然而呆在纽约市内的人却没想到,剧情瞬间神展开了。

    得知自己可能要死了的某校官竟然疯狂的释放出某些实验室的致命生化武器,然后被自己的属下击毙。

    然而面带菜色觉得自己就要去见上帝他老人家的下属却干了一件很奇葩的事情,他拉着自己的小伙伴们宣布效忠瘟疫公司希望以此来避免挂点。然而谁知道瘟疫公司竟然接收到了下属的信号,妥妥的宣布你交投名状咱就收你!

    然而这一切却被一群“富有正义感的政府官员”撞破,于是……

    “这真的是纽约么?”

    就连最近睡得稀里糊涂的爱莎,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的时候也有些吃惊。

    “我一点都不奇怪啊!”看着好像三战后现场一样的纽约市,楚鸣的语调很平和,只是其的颤音昭示了其实楚鸣没有他说的那么平静。

    “只是两方持有部分低级别武装(不具备导弹以及之上装备)的部队对战真的能达到这种程度?”

    看着残垣断壁,大堆大堆好像战后二十年一样的建筑物,苏樱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火箭筒能够造成的杀伤力终究有限,如果说把一堆建筑的玻璃都炸碎了苏樱信。然而像现在这种,把楼体外表的水泥炸碎,好像被什么咬了一口只剩下一些略微扭曲的钢筋支持的模样,苏樱是万万不信的。

    都不说有没有这种强度的炸弹,更关键是这显然是冲击波造成的,如果真有这种当量的炸弹爆炸,整个纽约市估计无法保证眼下的情况了——虽然看上去好像废墟一般,但至少保证了最基础的形状。

    “呃,据说因为那个作死的家伙做的事情让人误会是有人打算独吞实验数据……”

    说到这里,苏樱也默了一个,在连锁反应之下,所有穿梭者都抛开了所有顾忌,打成这样应该说是预料当,甚至可以说如果不是为了保全数据略有留手,估计整个纽约城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了吧。

    “算了,先收集数据好了。”看着仿佛奔丧一般疯狂往外逃跑的车,楚鸣叹了口气,看向苏樱。

    “是爸爸!”

    爱莎却突然叫了起来。

    本来以为自己只是翘家玩一阵的爱莎做梦也没想到能遇到这种事情,本来在她的计划内,只要过几天突然一拍脑说自己想起了自己家在哪就好了,随后给自己老爸打个电话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爱莎可是知道自己父亲到底有多好安抚。

    然而突然就瘟疫流行,爱莎原本所住的城市本来就是重灾区,爱莎好歹也是知道自己父亲应该没有回家,又不好拉上楚鸣等人一起送死,至少暂且接受自己真?失去联系的事实。却没想到跟随四人来到纽约,竟然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家父亲!

    这也不奇怪,原本抵抗瘟疫公司的官方阵容眼下正在宣讲,概括起来就是在安抚民众做出一定的承诺并且给予一定的物资补助。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个官方发言人竟然就是爱莎的父亲。

    其实想来也不奇怪,作为CIA的一员,回国之后遇到这种大事怎么可能无动于衷,恐怕市长宣布**的时候就已经被盯上了,随后一连串的事情赶下来,等到那名校官被属下干掉,估计CIA还以为这是个爱国好青年打算接触呢,却没想到刚好就撞破了爱国好青年效忠瘟疫公司的事情。

    菲德烈作为原本的公司高管、CIA的一员,演说技能不说点满至少也很高,被任命为宣传部的一员,出现在电视上面丝毫不奇怪。

    “嗯?”

    楚鸣和苏樱对视了一眼。

    “送她要紧!”

    苏樱咬了咬牙。实验室和临时政府所在的地方虽然不是南辕北辙,但是也是八竿打不到的两个位置。一行人紧赶慢赶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实验室!眼下实验室的争夺正是激烈的时候,随后都有可能出现结果,而另一边临时政府也正在与瘟疫公司爪牙激战正酣,不过因为是“正义”的一方难免束手束脚,随时都有可能输掉战争。

    眼下的情况的两边几乎说只能选择一边,可想而知苏樱到底下了多大的决心。

    楚鸣默然,没有说要自己去,送爱莎找爸爸楚鸣自然可以。然而失去了楚鸣,其余三个人真的进入实验室范围,那简直就是送菜的节奏啊。

    “算我欠大家一次。”

    咬了咬牙,楚鸣也没有说什么虚的,干脆将爱莎再次背了起来。

    只是好像天不遂人愿,就在五人飞快顺着道路前进的时候,一边楼体上的屏幕扭曲了一下,竟然出现了让楚鸣最不想见到的费洛特的容貌。

    “哟吼~几位,自驾游的感觉如何啊?”一开口,费洛特就戳到了楚鸣等人的痛处。

    “对了,经过商谈,我们一致决定公平分享实验室内的资料。当然你们这种没参与商谈的就没机会了,再过十分钟,实验室就将被摧毁,哈哈哈……真希望在那之前能够看到各位!”

    “该死啊!”楚鸣双目皆赤,然而眼下的速度爱莎已经有些不适了,再快下去楚鸣恐怕爱莎还没到见到爸爸就要先见到天国的奶奶了。

    “要不……”苏樱叹了口气,然而刚想开口就被楚鸣顶了回去。

    “不,不要放弃!”楚鸣的表情无比狰狞,几乎是用牙缝挤出的话。“你们三个先去,至少拖延一点时间,等我解决完爱莎的问题马上去找你们。”

    “有安达烈在,至少拖延时间没问题吧?”

    “如果安达烈镇不住场,洛兰不要吝惜枪支了,解锁能量限制,给他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你是头,你说的算。”安达烈点了点头,洛兰更是拿出了那把深红色的核熔裂解枪,拆下了能量锁。

    看到了自己的队友如此表现,苏樱张了张嘴,最后只是深深地看了楚鸣一眼。“你一个人要小心,快点赶过来。”

    “安心!”捏好了地图,楚鸣给三人一个笑脸。

    看着三人转道,楚鸣反手摸了摸爱莎的小脑袋。

    “爱莎乖,忍耐一下,把头缩低点,马上你就能见到爸爸了。”

    “叔叔,你要是有事……”爱莎拉了拉楚鸣的衣服,声音有些低沉。

    “安心。”楚鸣笑了笑,“答应你的事情,怎么好反悔呢。”

    没有用更加危险的狩猎形态,楚鸣几乎小心翼翼的在楼体间穿梭着。

    然而一步跃出,楚鸣却突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是他!”几乎弹指都不到的一瞬间,楚鸣明悟了对方的身份,只有他!只有那个使用狙击打爆了飞机油箱的人,才能远在楚鸣的感知范围之外做到这点!

    只是虽然明悟了对方的身份,楚鸣却什么也做不了,短短的瞬间,楚鸣能做的只有扭了扭身,将自己的要害和爱莎的身体错开而已。

    然而出乎意料的,竟然有三颗弹同时飞过,感觉不妙的楚鸣却没有任何机会弥补自己的失误了,刁钻的弹将楚鸣身上的绳索一一击断,而爱莎的身体则顺着楚鸣转身的方向飞了出去。

    轰隆!

    旁边的帝国大厦发出了恐怖的声响,大片的阴影笼罩了楚鸣的上空。

    楚鸣的心异常的冷静,几乎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难怪之前那个狙击手没出手,原来一切都在这里,生怕弹没办法彻底消灭楚鸣,直到楚鸣踏入了陷阱才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先是支开了其他三人,没了安达烈没了苏樱,想要在保障自身的情况下救下爱莎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楚鸣能够选择的只有两者。

    救爱莎,放弃自己,或者放弃爱莎,放弃自己的任务。

    然而楚鸣却没有一丝的犹豫,几乎是本能般的,顺着爱莎飞出的方向扑了过去,几乎忘记了头上重达几百吨的混凝土建筑。

    “结束了。”费洛特晃着杯鲜红的酒液,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如果只是普通的建筑怎么可能称得上绝杀,帝国大厦再被特意加固之后,更是被释放了双倍重力的法术。哪怕楚鸣生命力再顽强,被这么一砸也要退回到原始生物阶段,随后只要简单的杀毒,就能彻底将楚鸣抹去。

    “你!”安达烈的双目几乎喷出火来。

    “不要冲动!”

    反倒是苏樱,很冷静的拉住了几乎要冲出去的安达烈。虽然很可惜,但是为了一个已死之人破坏自己的谋划苏樱是不会做的,报复将在未来,而不是现在。

    我……死了么?

    楚鸣并不后悔救下爱莎。

    离开部队之后,楚鸣曾经接受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为的是将曾经与自己生死与共那些人的面孔模糊化,以此避免严重的幻视。

    只是心底,楚鸣还是一直记得那副画面,虽然人物和环境几乎变成了一个个剪影,但是楚鸣依然记得,那就是自己的最后一次任务。

    “翼”折断了……

    无数次在噩梦惊醒,楚鸣几乎要追随那些战友而去。喝醉之后放纵高歌,楚鸣怨的是他们为什么独独抛下自己一人。回忆起那副画面,正是一个迟疑救了楚鸣,然而楚鸣却希望自己没有那一瞬间的迟疑,好慷慨赴死,而不是看着战友们的尸体哭号。

    这一次,楚鸣没有迟疑,遵从着本心救下了爱莎。

    只是,天不从人愿。

    我……还没死!

    重新感受到了自己的肢体,楚鸣也感受到了怀里那个小动物的颤抖。

    不要怕,我会救你出去的。

    楚鸣如是说。

    费洛特的狂笑戛然而止,好像被人捏住了脖,苏樱目光闪烁好像在计算着什么。而安达烈和洛兰却相拥而泣,狂呼万岁。

    即使被加固过的建筑,在二倍重力的加持下也无法保持完整,然而废墟却突然炸裂了开来。

    “这是我?”

    缓缓的站起身,楚鸣低下头,看着自己。

    双臂被黑色的几丁质甲壳包裹,然而黑色的甲克在阳光下却呈现出耀眼的七色光晕。从手肘处起,双臂突然扁平下去,变成了两把恐怖的长刀。黑色的长刀在刀锋出却呈现出了苍白的颜色,骨质的刀刃即使看着也足够让人胆寒。

    爱莎却被两个刀背挟住,靠在楚鸣**的上身上。

    而楚鸣的下体,从腰部往下被银灰色的甲壳包裹,双腿在大腿处突然合并,小腿和足部完全退化。变成了反正银色光泽的尖锐长剑,间的缝隙就好像一道血槽一样。

    楚鸣只觉得背后痒痒的,稍微晃动一下,却看到了两只巨大的羽翼。三米长的羽翼与下肢一样呈现出银灰色,然而偏偏羽毛却好像一枚枚短刀一样,整体透露出一股杀气。

    奇怪的对自己鉴定了一下,得到的结果却让楚鸣目瞪口呆。

    力量和敏捷上升到了B+级别,而原本稍显有些薄弱的攻击力也提升到了这个层次。

    更惊人的是下面的说明。

    能量形态:刀

    牺牲:概念,生命会不断流逝、同时不具备任何防御,但因此拥有忽视目标防御能力与属性

    审判:概念,被攻击者无法招架闪避,被伤者无法复原

    生命力吮吸光环:C级光环,自动汲取周围生命力补充自身。

    说明:病毒进化唯一被保留的错误结果,极端于攻击性,而全无防御

    而楚鸣眼下却并非单纯的能量形态,更准确的说,眼下的楚鸣就像狩猎形态一般,直接获得了最完整的刀形态力量。

    裁决天使!

    这就是刀形态巅峰状态下的称号。

    “可以送你回家了。”楚鸣低下头,对怀里的爱莎温和的笑了笑。

    楚鸣无法自己看到的头部,鼻线以下依然维持着人类的形态,而上半部分好像戴了一顶教廷修士的高冠一般,只是纯黑色的冠帽下缘遮住了楚鸣的眼睛,仅有一道银灰色的线条表示着楚鸣眼睛的位置。

    明悟了任务实际上就是如此的楚鸣,送爱莎回去并没有丝毫的波折,只是极限的速度,让楚鸣的心突然升起了一丝野望。

    “这个速度和力量,我可以做很多事情!”

    看着楚鸣的样,费洛特脸色阴沉的吓人,然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直接摧毁实验室而已。有着天空龙的庇护和洛兰手枪械的威慑,费洛特根本拿安达烈三人没有丝毫办法。

    轰!

    就在爆炸响起的一瞬间,一个人影一闪,出现在了安达烈身边。

    “貌似,我好想错过了什么?”楚鸣的目光盯着费洛特。

    “呵呵,以为你变了一个造型就可以假装自己很牛么?”费洛特恶狠狠的将手的酒杯掷到了地上,金色的液体倒卷而上,将费洛特包裹在里面变成了一个金色的铠甲人。

    楚鸣目光一闪,身影骤然消失在众人视野之。

    “怎么可能这么快!”即使费洛特目光也闪过一丝难以置信。

    破!

    低喝一声,楚鸣一刀当头斩下,竟然将费洛特引以为傲的黄金战甲斩成了两半!

    “怎么可能!”失去了黄金盔甲的守护,费洛特就有些心虚了,说话间完全是一副色厉内荏的感觉。“就算你能打过我,这里这么多人还怕了你一个?”

    “可以试试啊……”

    楚鸣微微一笑,身上却闪过了一丝红芒。

    所谓的最完整的状态,自然少不了每个形态必备的临界技能。

    刀形态的临界技能只有一个,名字就叫做裁决!

    轻轻的一震翅膀,无数刀刃就好像羽毛般脱落了下来,然而却不落地,而是跟随着楚鸣飞舞着。

    “裁决!”

    “你敢杀我!?”一瞬间感受到了恶寒气息的费洛特连忙招出了战争古树,希望抵挡一二。

    然而巨大的战争古树好像遭遇到了无形的风暴,从手臂开始骤然破碎,最终化为了一地木屑。而费洛特也无法幸免,化成的火焰也被快到根本无法看到的刀锋搅成碎片,随后甚至狼狈的逃出了瘟疫公司世界。

    “谁还想来试试?”

    被无数刀羽环绕着,悬浮在半空的楚鸣,看上去仿佛真正的天使一般,不可侵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