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四十八,瘟疫职员(书号:13598

一百四十八,瘟疫职员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苦笑着看着怀里已经沉沉睡去的爱莎,楚鸣用空出来的那只手用力的按压了一下太阳穴。

    这个大号的熊孩,也就只有在玩累了睡过去的时候才会显得比较可爱——或者说平时那副熊孩模样,实在是让人根本没法注意到那可爱的外表。

    有着苏樱的技术作为后盾,楚鸣和安达烈很轻松的就把爱莎带上了飞机,而为了安抚这只略显焦躁的小动物,安达烈不得不吐血拿出一大笔幻想点带着爱莎吃了一顿好的,顺便买了零食、玩具若干——说到底还是咎由自取,虽说归途跳车来着,但是楚鸣和安达烈可是有好好记得把行李一起带走,只是那些现金说好的是给司机的,也不好拿回来。本来以为不需要用钱,只要让苏樱帮忙弄到机票就好,结果遇上了爱莎,安达烈只能吐血破费了。

    除了想要把爱莎哄好颇费了一番功夫之外,一路上并没有其他波折,很快两个略显憔悴的男人就见到了容光焕发的苏樱和同样显得有些疲惫的洛兰

    “你就是爱莎吧?”苏樱脸上是亲和力+9,对小孩伤害额外+8的甜美笑容。

    “漂亮大姐姐!”爱莎瞪大了眼睛,义正言辞的说道。“色诱是没用的!人家才不会被**呢!”

    “……爱莎乖,告诉姐姐,这话是谁教你的。”苏樱脸上的笑容隐隐有崩溃的趋势。

    “父亲他一看到漂亮大姐姐就走不动路……”爱莎舔了舔棒棒糖,认真地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苏樱用力按住额头,防止青筋迸出。“听姐姐的话,这话不好,以后就不要说了吧。”

    “哦,既然漂亮大姐姐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爱莎想了想,继续舔起了棒棒糖。

    苏樱的表情几乎瞬间崩盘,接下来的几个字符在咬牙切齿之间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我们先来看看你接下来要生活的环境吧,可能有些简陋……”

    说完,苏樱牵着爱莎的手,将人交给了一边憋笑的洛兰。

    看着洛兰一脸扭曲的带着爱莎往楼上走去,楚鸣把自己甩到了沙发上,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而苏樱刚才的崩盘的表情好像是幻觉一般,款款大方的坐在了楚鸣身侧的沙发上。

    “那孩……”苏樱叹了口气,一个非暴力不合作的孩实在是太难搞,特别是他们这些“好人”,更不可能强行逼迫什么,反而会觉得棘手。

    “先不说那个了,来说说别的……”安达烈拿着一堆食物从厨房跑了出来,一脸厌嫌的模样,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个熊孩,短时间里安达烈不想再听到与那孩有关的任何话题了。脑袋一转,安达烈立刻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话题,“来说说走时候苏樱你给楚大哥的到底是什么吧?或者楚大哥和李太白的交易跟我说说也好啊。”

    至于爱莎,根本不需要担心。所谓的简陋只是自谦之词,以苏樱一贯的小资情调,需要带上几个月甚至更久的公司怎么可能不认真的收整一番呢?早在彻底盘下这栋楼的时候,苏樱就已经从里到外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改造。除了最下两层的公司和实验室,余下楼层无论装修还是家居,都换成了一些低调奢华的玩意——反正以楚鸣的阅历,是叫不出那些玩意的名字,其部分甚至是纯粹手工打造的。

    如果这种条件爱莎再挑剔楚鸣真的只能让她自生自灭了——如果说是觉得生人会有些抗拒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然而话说回来,都已经跟楚鸣走了,也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吧。不过还好,从洛兰痛不欲生的声音判断,爱莎对这个环境还是很满意的。不过洛兰提到的,爱莎好像能够认出这些低调奢华的玩意让楚鸣稍稍有些在意。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情了,脑好像已经可以扔进回收站的安达烈就差打滚卖萌,大喊不告诉就不起来了——那一副奶油小生的样倒是正好合适,也亏得安达烈做得出来。

    先是简单说了一下试管,其实就是普通玩意,要是说有啥特殊之处,就是里面有培养基。不过楚鸣倒是往里稍微添加了一些特殊的DNA序列——话说眼下楚鸣干这种事越发的顺手了——那些DNA序列唯一的作用就是诱变生化病毒,效果大概和3级的基因重组差不多。

    楚鸣只是希望,到时候收获了几万个不同病毒样本的费洛特不会太过恼火。

    “说说吧,你发现了什么?”

    等到楚鸣有些无奈的与安达烈解释完,苏樱才缓缓地啜了一口红茶,仔细的问询起来。

    与安达烈那个脑完全锈死的家伙不同,楚鸣的脑还是相当够用的,至少苏樱很认可。因为二次转述难免带上个人的色彩或有所疏漏,稍有偏颇可能就与事实真相南辕北辙,所以苏樱更相信楚鸣的分析,而非自己尝试。

    瘟疫公司的确存在,而且穿梭者可以通过某种手段,加入其成为一名职员。

    楚鸣刚一开口扔出的炸弹就几乎把两人炸的头昏眼花。

    其实说起来,就算楚鸣刚知道这个消息也要震撼一番,如果不是本身对身体的控制能力过关,恐怕会瞬间露底。

    对于李太白,奸雄也许不够格,但是阴险狡诈总是有的。因此在李太白不正常的自信背后,楚鸣嗅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味道。稍微试探了一番之后,楚鸣几乎可以肯定,李太白或者整个幽冥鬼蜮绝对掌握着有关于瘟疫公司以及如何加入其的情报,甚至于李太白之前没有出现就是因为如此。

    “为什么?”苏樱平静了一下心绪,突然问道。

    万事万物总有根源,既然楚鸣做出了如此推测,总该有一个因由。

    “在你的印象里,幽冥鬼蜮是什么形象?”楚鸣反问了一句,不等苏樱回答,就自顾自的说道。“我虽然没听过,但是大概也能猜出来,总归不会是什么好词。但是我想,能够经营到这一步,幽冥鬼蜮大概没有疯狗这个标签吧?”

    “一个并不疯狂的组织,其的坚突然对两个势力的主要成员之一动手……”楚鸣似笑非笑,“不怕不是理由,随便交恶人恐怕也只有疯狗才会干吧?”

    楚鸣的推测很简单,李太白看上去不是疯,幽冥鬼蜮也不是会培养出疯的组织。那么李太白的动作背后自有利益纠葛,至少能让李太白觉得得罪两人是值得的。

    “敌人,或者可能是敌人……”苏樱**了一下,“如果是有可能正面敌对,那就说得过去了。”

    这只是辅证,然而顺着这个推测还可以继续的推测下去。于是楚鸣发觉,李太白那不正常的自信。如果自信自己不会死,那么楚鸣能够理解,前辈们给了这些大势力的后辈足够的储备,手头上别的不说,能够免死的东西恐怕都有的。这种时候唱空城计,反而有些弄巧成拙——因为根本毫无必要。

    既然如此,楚鸣就猜测李太白可能有一些能够顺势翻盘的东西。就在楚鸣死了一地脑细胞的时候,李太白自己却提到了所谓的决心,这才让楚鸣窥出一丝端倪。

    李太白的实力纵然有所隐藏,也不会到能够秒杀提高警惕的楚鸣的地步。那么所谓的代价就值得玩味了,在排除了李太白虚张声势的可能之后,所剩下的选择恐怕也只有一个了。正因为如此,楚鸣才做出了试探。

    李太白知道瘟疫公司,甚至有十分便利加入其的方法。如果试图留下李太白,恐怕就会像最开始的猜测一般,进入到最恶劣的与瘟疫公司正面开战的路数。至于李太白,恐怕也不会好受,加入瘟疫公司肯定会付出一些代价的。与其说李太白底气十足,不如说是在让楚鸣在帮他做出一个决定,而楚鸣自然不肯完全放开李太白身上的枷锁,这才有了交易。

    至于虚张声势狐假虎威,至少也要有声势、有虎威可以展示。之前有关于瘟疫公司的推测只是四人知道,再进一步,如果李太白知道了这件事,那么直接抢走病毒原体那更轻松。没有老虎在,那么狐狸所依仗的,恐怕就不是什么外物了。

    这才是楚鸣做出推断的最终那条线索。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