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四十七,爱莎(书号:13598

一百四十七,爱莎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虽然赢了,但楚鸣却不敢掉以轻心,腐朽根本就不是瘟疫最强大的力量,只是因为投影的关系力量被限制了而已。

    “我承认你的确很强,不过你确定你有留下我的决心么?”到了这一地步,李太白却依然是一脸的淡然。

    “你觉得呢?”楚鸣的眉毛稍微的垂了下去,有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哦,你觉得自己知道的很多?”

    “我不知道自己知道的是不是很多,但是我知道你不傻,只要你不傻,我就有留住你的可能。”

    “切……”李太白再次恨恨的吐了口口水,“所有比我聪明的家伙怎么不都去死一死呢!”

    “大家都是死求生啊。”楚鸣很淡然的接下了李太白的话,“如果没有脑又没有力量的话,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呢。”

    “一枚特殊支线卡片,我赎回自己,如何?”

    “成交吧。”楚鸣思索了一下,还是同意了这次交易。

    选择性无视了安达烈那仿佛看到了奸情的眼神,楚鸣捞过李太白递出卡片,便看着李太白安然离开。

    “你需要自己动脑了。”楚鸣斜睨了安达烈一眼,摆弄起了自己的腕表。

    通知了苏樱小心防备费洛特或者李太白的偷袭,楚鸣再次拿出了李太白交给自己的特殊支线卡片。

    “你知道这玩意怎么用么?”

    这张卡片看起来的确很美,仿佛一块钻石被切割成一张薄片打磨成型一样,阳光穿透卡片,折射出无比绚烂的光辉。幻想世界的卡片大多数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本体,只是在被获得之后,变成了卡片的形状。特殊支线卡片也是其之一,而且是罕见的几种根本无法从暗世界购买,只能在幻想世界获得的物品。

    据某些消息来源宣称,这种卡片来源可能是龙珠世界加林仙人的神水,或者是类似的一类物品。总之,属于极具收藏价值和升值可能性的玩意。

    “不管你怎么想的,总之你亏了!”安达烈表情有些幸灾乐祸,示意楚鸣将卡片交给他。

    刚刚交到安达烈手的卡片竟然闪过一道绚烂的强光,然而强光过后,卡片如旧而安达烈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的变化。

    “喏,就是这样了。”安达烈努努嘴示意道。

    在安达烈的解释下,楚鸣也算理解了这玩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特殊支线卡片,实际上是挖掘本身“潜力”的东西,比如说你费尽心力,虎口夺食从宇智波带土那边抢走了一颗轮回眼,,那么你使用特殊支线卡的时候就会随机生成一个任务,让你可以获得另外一只轮回眼这类。

    然而问题是这个所谓的残缺不全,是指一个完整的技能树,用安达烈嘲讽的话说,楚鸣这种从一开始就分开的黑光病毒,会被认为是完整版的。

    总而言之,这种卡片虽然存世量很少,但是却不是什么绝版品。通常情况如果某个天之骄觉得自己获得的力量可能有缺陷,就会获得这么一张卡片——如果不符合条件,卡片是不会发动的。

    安达烈自己的话,天空龙的获得就是通过这么一张特殊支线任务卡片。李太白可能也是觉得自己的力量有所残缺,结果却发现是幻觉,于是这张卡片也变成了李太白的收藏品,直到现在被李太白拿出来当交易品。

    “你是饱汉不知道饿汉饥啊!”听完安达烈的解释,楚鸣撇嘴表示鄙视。“一千万卖不到的话五百万还是有的!我这一身的技能等着幻想点呢!”

    虽然解锁了大部分通用和特殊的技能,但是到现在为止,楚鸣的能量鞭还停留在最基础的层次,能量锤更是连解锁都没做到,超级给力的热情喷发更是没有幻想点点出来。杂七杂八的支出眼看要达到位数了都。

    说着,楚鸣也饶有兴趣的尝试了一下激活这张卡片。

    绚烂的光辉在闪烁到极致的时候没有崩散,而是瞬间收束进入了楚鸣的体内,而楚鸣手上的卡片也失去了光泽、变的灰朴朴的,看上去就像是被烧过留下的灰一般,很快更是随风消散了。

    “这下连五百万都木有了……”先是幸灾乐祸了一下,安达烈才认真的向楚鸣询问了一番,心里自然也是充满了祝福的感情,但凡这种情况,做完任务获得的能力都是相当强悍的,恐怕很快楚鸣的实力就会再次暴涨。

    “莫名其妙啊……”本来以为是万无一失,谁知道自己的能力还真是残缺的,楚鸣简直想哭。

    等到读完任务之后楚鸣的表情更是扭曲了起来。

    “什么?你是说因为你手贱,导致你触发了特殊支线任务?”通信的那头,苏樱言辞犀利的总结道。

    “虽然你说的没错啊,但是手贱什么的千万不要再提了。”楚鸣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眼下本来已经是很难的剧情了,其他人还等着自己保护,可是偏偏这个时候却好像屋漏偏逢连夜雨一般,好像已经没有办法更悲催了。

    “算了,你尽快解决任务好了,在那之前我们会选择龟缩的态势。为此我们会放弃一部分奖励。”苏樱叹了口气,还是决定把重心转移到楚鸣这边来,毕竟楚鸣的实力才是一切的关键。“如果不行的话干脆完全放弃主线任务,我会自保龟缩,让洛兰去帮你吧,毕竟安达烈可不是什么好帮手。”

    “如果是那么简单的话还好了呢……”

    楚鸣捏了捏鼻翼,诠释了什么叫做最悲剧。

    “我的任务是在南非找到一个叫**莎的小女孩,问题是现在这个小姑娘我们找到了,结果却没有任何进一步的提示。”

    楚鸣看了一眼另一边在被熊孩爱莎玩的心力憔悴的安达烈,神情充满了哀悼的意味。一想到过一会自己也要去被熊孩玩,楚鸣眼的哀悼就变成了恐惧。

    任务的提示是在南非找到一名叫**莎的8岁小女孩,本来楚鸣还怕这一步会有什么波折,然而才一到比勒陀利亚,竟然就遇到了一名在路边哭泣的小女孩,随便上去问了两句,就被提示任务完成,随后楚鸣就抓瞎了,接下来是什么啊!?难道就是带着这个小姑娘么?

    爱莎说她和她的父亲走丢了,楚鸣觉得自己应该去找她的父亲,然而问题是爱莎不仅无法形容自己父亲的长相,甚至连姓名、工作乃至于大致的年龄都无法说清,唯一的回答就是“父亲?父亲就是父亲啊!”

    至于本人更是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物件或者口头描述,就连爱莎也是楚鸣根据提示做出的猜测,因为其本人介绍自己是:父亲的小天使、乖女儿诸如此类。

    当然了,爱莎还是有一点用的,她貌似是自己坐错飞机才来到比勒陀利亚的,而身上的财物之类都被人抢走,如果不是本身机灵的话——虽然楚鸣完全看不出来——也早被卖掉了。如此楚鸣倒是可以先把爱莎带走,随后再慢慢图之。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