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四十六,腐朽之箭(书号:13598

一百四十六,腐朽之箭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你到底是什么?”李太白皱起了眉头,之前并非没有做过功课,只是在李太白的认识所谓的生化系顶多也就是暴君,再过分就是绿巨人、G病毒、女王了,然而瞬间同化了瘟疫乃至于蛊虫这种能力,根本不在李太白的认识里。

    不是因为没有类似的能力,而是因为先天的优先级,哪怕是白骑士的投影,其所掌控的也是概念级别的瘟疫,哪怕是裂空座的空无也无法完全驱散瘟疫的效果。只是楚鸣的力量底力实在是太足了,在瘟疫被削弱之后可以很轻松的将其吞噬掉。

    如果在其他地方,楚鸣和白骑士投影的能力应该是五五开的,不过眼下有天空龙护持根本不需要顾及,只要李太白敢动手,楚鸣就会教他做人。

    不过……

    平衡了。

    楚鸣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好像龟缩在角落里的塔洛林,眼下三足鼎立的势态已经完全展现了出来。雷神虽然无法完全净化瘟疫,又被裂空座的空无所克制,但是塔洛林的存在本身就好像一块砝码,最讨厌的是,这枚砝码无论放置在哪一头都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李太白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塔洛林固然与楚鸣有着旧恨,但塔洛林和他李太白之间可是赤果果的新仇,甚至于这个仇恨会高过塔洛林对楚鸣的仇恨也说不定。再加上雷神无法给塔洛林安全感,李太白相信塔洛林一定不会与自己联手的。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一步了。”塔洛林等了一会,发觉剩下三人不仅没有如愿打起来,反而把注意力完全集到了自己身上,只能干巴巴的笑了两声,随即转身就跑。

    雷神护体,塔洛林几乎完全展现了雷雷果实的能力,仿佛化成了一道电光,几个闪烁就消失无踪。

    “无聊啊,看来要悲剧了呢。”李太白如此说着,脸上却没有什么惊慌的神色,也的确如此,塔洛林远程坑人的能力刚才三人都看到了,放他离开之后还大动干戈完全是对自己不负责任。

    “看来的确如此!”

    偏偏这个时候,楚鸣好像已经完全不记得计算得失,猛的冲了过来。

    “BlckLgh?!保护我!”

    看到楚鸣狰狞的爪和身上不祥的黑红色纹路,李太白几乎忽视了那些纠结的触手脱口而出。

    就是你……楚鸣眼精光一闪而过,爪对准从斜侧里插过来的白骑士插了下去,速度反而又快了两分。

    利爪刺入白马的脖,却好像根本没有击实体的手感,楚鸣丝毫不以为意,单手回钩带着自己的身体撞了过去,另一只爪用力的挥了下去。

    斩杀!

    嗡!

    利爪尚未及体,白骑士的身体就好像一枚炸弹一般爆了开来,无数蛊虫飞舞着向四周冲了出去。只是蛊虫虽然疯狂,却好像有一条无形的界线一般隔绝着一般,根本不接触楚鸣的身体。

    楚鸣嘴角微微一挑,左臂在一瞬间完成了重组。动作丝毫不变,黑色的长鞭从上向下挥了下去。在长鞭划过的路径上,蛊虫纷纷爆碎,掉了一地的残渣,周围的那些蛊虫也没有幸免,纷纷燃烧起血色的火焰,最终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果然,纷扬的蛊虫随后再次凝聚出白骑士的形体,然而身上衣物却已经破烂,之前被楚鸣伤的看来不轻。

    白骑士再次张开长弓,却没有搭在箭支,而是缓缓地念出了一段咒语。

    Everyhngsboundodecy.

    楚鸣几乎在同时绷直了脊背,一瞬间从白骑士那里传来的针刺般的压力,直觉好像在疯狂的叫嚣着让楚鸣不需要继续努力了,因为接下来将是必死的攻击。

    楚鸣不进反退,有李太白在侧,尝试能否打断几乎是最愚蠢的行为!

    白骑士的弓上,一抹苍绿色好像一点一点的聚集了起来,然而楚鸣只迈出了一步,那些苍绿已经凝结出了一支长箭的形状。

    生死在此一举!

    楚鸣双目一凝,在白骑士松开弓弦的同时竟然甩臂挥出了长鞭。

    时间在一瞬间凝固。

    苍色长箭完全脱出了楚鸣的视线,然而准确的预判还是让长鞭的牙准确的撞在了箭尖上。然而锋利的牙在接触到长箭的同时就枯萎了下去,变成了毫无光泽的黄色,然而瞬间腐朽碎裂。

    即使是几乎没有寿命的黑光病毒,在被长箭命之后也飞快泛起片片毫无生气的黑斑,然后在一瞬间化为飞灰。

    “呵……”

    然而楚鸣却笑了出来,虽然整只手臂腐朽殆尽,即使连左胸也被腐朽的力量蚕食掉了一大块,但是那必死的危机终于是躲了过去。

    如果直接命,楚鸣自然是必死无疑,然而楚鸣后退的同时,也是更接近于天空龙,使得天空龙的空无力量更加强大。只是这样也无法避免死亡,以箭支的速度根本来不及驱散,楚鸣恐怕就会腐朽化为飞灰。

    然而楚鸣的长鞭却起到了缓冲的作用,那过于恐怖的腐朽之力与速度反而如同矛盾一般,在一截皮肤被腐蚀殆尽的下一瞬间,长箭再次刺入楚鸣的身体,如此反复反而浪费那恐怖的腐朽之力。

    有着这重缓冲,楚鸣终于化解了那几乎必死的攻击。

    而释放了如此技能,白骑士的身影晃了晃,也缓缓的消散在了空气。

    “可惜了……原来你的底牌其实是天空龙啊……”

    李太白叹了口气,语气有些不甘,“如果有红骑士的话……”

    以李太白的脑,自然串出了楚鸣以为依仗丝毫不顾及塔洛林的缘故——只要天空龙还活着,空无就会持续不断的削弱周围的任何攻击,没有到概念层次的塔洛林十分力气能用出五分就不错了,再加上安达烈的掠阵,楚鸣自然不忌讳与李太白一战。

    “如果你有红骑士,我早跑了。”楚鸣耸肩,白骑士就一手箭术拿得出手,能力完全体现在能力上,稍被克制就显得束手束脚。然而代表战争的红骑士却不同,红骑士所有的能力都是战争枷锁之类的限制技能,而红骑士赖以杀敌的却是本身的武力,战争的化身几乎掌握着任何武器的用法,并且能将武器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正面硬拼楚鸣肯定毫无胜算。

    只是万事没有如果,眼下楚鸣的确是赢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