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四十五,阵对阵!(书号:13598

一百四十五,阵对阵!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哦吼吼,其实之前是骗你们的~”

    看着脸色怪异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三个人,李太白突然笑了起来。

    “不过很高兴你们陪我聊了这么久。”

    地面突然裂开了一道道黑色的缝隙,里面喷涌了硫磺气体,以及一些深绿色几乎呈现骷髅形状的毒气,隐约的仿佛有无数的怨魂在缝隙里哭泣哀嚎。随着黑色缝隙逐渐连成一个巨大的法阵,一阵阵的阴风越演愈烈,好像马蹄的声音从地下缓缓传来。

    “现在,我将给你们一个无痛的死亡。”

    “果然,谁都不笨啊……”

    塔洛林叹了一口气,从手杖上激射出的电光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立体法阵,缓缓的运转起来。

    “看你了。”楚鸣耸耸肩。而安达烈则是撇着嘴往前走了一步,从指间流淌出的鲜血竟然凝结出一个微型的法阵。

    “献祭!”

    几只亚龙身下也同步浮现出了一模一样的法阵,而亚龙更是惊恐的挣扎了起来,只是一切都无济于事,在越来越强烈的红光,亚龙好像蜡像一般缓缓地融化。

    “……”

    就连李太白都沉默了,半晌这位根正苗红的幽冥鬼蜮一员恨恨的吐了一口口水。

    “难怪大家都说现在不好混了,人心这么险恶,哪还有我们坏人生存的余地啊!”

    楚鸣擦了一把汗,没听说过还有这种说法,难得的机会只有傻才无所事事,而且都知道自己是坏人,难道就不知道别人都会防上一手么?

    作为唯一一个“局外人”楚鸣可以很轻松的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判断三个法阵的威力。

    安达烈毫无疑问,召唤出来的是名为天空龙的龙兽,混合了部分裂空座血脉的天空龙有着接近A级别的强悍实力,虽然力量强度受限于安达烈的召唤生物数目,但是这并不妨碍天空龙拥有裂空座的一部分能力——空无。

    一瞬间将范围内所有非自然的力量驱散一空,是比血精灵还过分的法师杀手,哪怕是科技的弹药,也因为非自然的属性会遭到驱逐——只有越接近根底的力量,受到空无的影响才会越弱。

    至于塔洛林,虽然电光四射,好像是一个直接攻击的法阵,然而楚鸣却看得清楚,那个法阵滚动的雷浆正在不断的变形,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生出来一般。

    而李太白,以大地勾画出来的黑色法阵充满了不祥的味道,就好像沟通了人间和冥界一般,召唤出来的东西,恐怕是死亡骑士一类的存在。

    安达烈的法阵首先运转到极致,鲜红色的法阵好像被卡住了一样突然一滞,随即飞快的反向旋转起来。之前几只亚龙融化的身体化作一团,仿佛一颗巨蛋。安达烈的身下再次浮现出一个深红色的法阵,迎合着法阵,巨蛋裂了开,露出了里面深红色的天空龙。

    “雷神!”

    塔洛林却是另外一种方式,本来滚动的雷浆竟然倒浇而下,将塔洛林包裹在里面,缓缓变成了一个由雷电组成,有五米多高的巨人。

    “真不错啊!”李太白的桃花眼一翻,好像很高兴的样。

    “这样啊,才不亏我特地用了这张底牌呢!”

    “出来吧!白骑士!”

    揭开七印第一印的时候,我观看,就听见四活物的一个,声音如雷,说,你来。我就观看,看哪,有一匹白马,骑在马上的拿着弓,并有冠冕赐给他,他便出去,胜了又要胜。

    启示录四骑士第一位,白骑士,无尽瘟疫的散播着。

    “该死!”楚鸣汗毛倒竖,看向李太白的眼神仿佛要吃了他一般。

    灰色的雾,本来飘渺的马蹄声突然凝视起来,一匹白色的骏马不疾不徐的从烟雾走了出来,那个人好像重病者一样,身形瘦削,特别脸上两个深深的眼窝下陷,颧骨更是高高凸起,然而头顶却带着一顶金色的冠冕,手拿着的是一把诡异的弓。仔细看去才会发觉,所谓的弓实际上是由无数细小的蛊虫凝聚成的,随着蛊虫的飞动,自然产生了一种流动的感觉。

    “虽然只是分身,但是干掉你们应该够了。”李太白耸了耸肩,手指却在口袋里那张画有骷髅头的红色卡片上划过,红色卡片在突兀浮现的蓝色火焰被烧成了一滩灰烬。百分之百的抹杀三人李太白并不指望,但是只要将三个人彻底击败一次,动用白骑士就够本了。

    掠夺:视所在位置,剥夺对方身上的一种存在(检测到嘉年华会场,将对方击败/击杀可以获得对方全部的嘉年华积分)

    来自恶魔的力量,不过李太白的确喜欢就是了。

    在瘟疫公司的世界里,白骑士到底会得到多大的提升?楚鸣不知道,但楚鸣知道如果被一箭射,哪怕有影安达烈恐怕也会受不了。

    楚鸣刚想动作,却突然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种被猎食者盯上的感觉好久没有了,但是楚鸣并不陌生,身自然的一转,然而突然的天旋地转却让楚鸣踉跄了一下。

    什么时候?

    胸口处插着一个由无数蛊虫凝结成的箭支,仿佛黑色烟气一般四处散逸的蛊虫绝大多数自然钻进了楚鸣的身体里,甚至于以楚鸣的身体,竟然也招了。

    “一个!”李太白神色火热,对他来说,真正的大鱼就是楚鸣,比起其他两人,没有法阵守护的楚鸣不仅价值更高,而且也很容易解决。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看着手长弓还在震颤的白骑士,楚鸣单手按住了自己的胸口,脸上却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

    “如果是正牌的白骑士,我也只能跑了,但是一个区区的投影……”

    嗡!

    恐怖的震颤从楚鸣胸口传出,本来争先恐后想往楚鸣身体里钻的蛊虫好像遇到了天敌一般,哪怕燃烧自己的生命也要钻出来。

    “很美味,谢谢款待。”

    手掌顺势摸下,露出的胸口光洁的足够让女嫉妒。楚鸣顺势向李太白鞠了一躬,嘴角的笑容好像在嘲笑着李太白的自不量力一般。

    我这边好像到梅雨季节了一般,天天有雨,早晨晴一会下午就开始下……难道真像歌一样:那些年错过的大雨,现在都还给你?

    摔!这是东北好么!说好的湿度低呢!

    这些天被雨弄的身体好差……特别是脑几乎是浆糊一滩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