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四十一,活点地(书号:13598

一百四十一,活点地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再往前走,就是那位的势力范围了。”

    停下车,司机的模样好像小媳妇一样,不乖也不行,一只双手为刀刃的怪物就坐在司机身后,仿佛温柔的妻抱住丈夫的脖一样,不同的是,内侧的刀刃几乎切破了司机的脖颈。

    “那为什么停下?”安达烈正在翻东西,乍一离开苏樱那丰富的团队技能,安达烈才发现自己有些东西已经挺久没用了,这时候正在努力翻找。

    “再往前就是雷区。”司机吞了口口水,虽然说违逆了这两人与往前走都是个死,但是地雷可不会听他解释。

    “好吧,那你可以滚了。”安达烈瞥了司机一眼。“不过这样的话,三万美元和离开这里,你只能选一样了。”

    “我要钱!”司机松了口气,只要不正面照面,拿了钱回到组织自己依然是一号人物。

    “拿去,滚。”随手从包里拿出三刀百元的美钞,安达烈毫不可惜的扔在了司机脸上。

    “老大,看你的了。”刚刚霸气了一回,安达烈转头向楚鸣的时候却又好像一只哈巴狗一样,脸上带着谄笑,就差一条尾巴了。

    “……”楚鸣脸皮抽了抽,缓缓的从一侧的车门走了下去。

    司机睁大了眼睛,很好奇这个看上去十分瘦弱的黄种青年到底要如何做。

    楚鸣叹了口气,安达烈的顾虑楚鸣也知道召唤兽趟雷倒是正好,然而那几乎是正面宣告自己来了一样。只是楚鸣不信,安达烈没有足够隐秘的手段,不过想了想,楚鸣还是站了出来,因为身体再不活动就要锈死了。

    只是比起安达烈,楚鸣能用来清理地雷的能力好像更加稀少一些。甚至安达烈提出这个要求,根本就是为了报一箭之仇而已。

    而楚鸣自己整理了一下,发现自己还真的是比较缺乏这一类的能力

    嘛……既然这样的话,就用那个好了。

    楚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即做出了一个好似莫名其妙的动作,双手高高举起,好像托着什么一般。

    “什么啊……装神弄鬼么……”看着楚鸣静静地站了几分钟,司机有些困倦的打了个哈欠,暗自嘀咕着。

    “起风了……”楚鸣仿佛呓语一般念道。

    仿佛自语一般的轻声,却连后面车里的司机也听得清清楚楚。司机奇怪的抬起了头,眼下的位置在森林和平原的交界处,根本没有一丝微风。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卷起了一阵微风,旁边的树被风吹着,发出了沙沙的响声。几乎一瞬间,本来的微风变成了狂风,狂风好像受到吸引一般吹向楚鸣的双手。楚鸣的手心骤然亮起一道粉色的光辉,光辉扭曲着向上延伸,包裹着狂风飞快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粉色暴风柱。

    “龙卷风暴!”

    伴随着楚鸣做出的投掷动作,风暴柱竟然脱离了楚鸣的身体,似缓实急的向前飞去。看着飞出去的风暴柱,楚鸣心头一动,又将一包东西丢了进去。

    裹挟着闪电的龙卷风暴好像一个超大功率的吸尘器,本来半埋、深埋在土里的地雷好像纸片一般被抽出,又被连续的电弧引爆,然而本来应该剧烈的响声却因为风柱的存在而削弱到了极致。

    “好了。”

    风暴只卷出几百米就缓缓消散,不过这种水准以及足够恐怖,风暴经过的路径上,地面就好像被犁过一样,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司机只觉得双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般,坐在车上却根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突然又想起了安达烈那个谄笑,这时候才发觉,原来人家真的有让人折服的本事。

    而安达烈想得更多一些,虽然这一招对速度比较快的敌人没什么效果,然而清场能力确实一流,除非有着能够直接撕破风暴柱的力量,否则任何被吸入风暴柱的人,都相当于被控制住,直到风暴柱消散才算解脱。

    安达烈更知道这个能力源自于茜尔妃德,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方式,但的确是与体质相关的技能。如果楚鸣的体质继续提升,这个技能的威力也会随之上升。因此,虽然这个技能眼下虽然称不上什么绝杀,但是未来还会随着楚鸣的强大而继续成长,直到变成绝杀为止。

    “没想到有客人登门,倒是有失远迎……”

    一个人影从远处掠来,人未至,声先到。

    “本来就是恶客,还唠扰主人真是令人惶恐。”

    口说着,楚鸣就已然变化成了狩猎形态,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去一般。

    “怎么,莫非冠军怕了不成?”费洛特看到楚鸣也一阵阵的蛋疼,之前楚鸣那种诡异的能量爆炸的真相费洛特还没有弄清呢,眼下看到楚鸣多少也有些心虚。

    “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信,随便你怎么想了。”楚鸣倒是颇为无所谓的耸耸肩,这一场,能不打楚鸣也不想打。如果是势均力敌的敌人,楚鸣绝对会冲上去,然而一个乌龟壳实在是让楚鸣提不起什么兴趣。

    “不论如何,打起来终究是便宜其他人,不如罢手?”

    费洛特不蛋疼了,他肝疼——被楚鸣那无所谓的态度气的。然而费洛特还是要考虑一下大局的,和楚鸣做过一场,不论输赢总归会有所损失,之后免不了被人捡田螺。楚鸣有着之前的分数打底自然无所谓,费洛特之前的成绩可是不佳,眼下自然不希望自己的捞分大计被破坏。

    “如此,倒也是好……”楚鸣摸了摸下巴,“不过你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你……”费洛特的心脏一阵狂跳,半晌再看楚鸣,果然一脸欺负的就是你的模样。

    脸色扭曲了半天,费洛特憋出一脸便秘色,才不情不愿的开口。

    “活点地图。”

    安达烈双眼顿时亮起,而楚鸣也是倒抽了一口冷气。

    “你不要太过分。”费洛特这次没有咬牙切齿,语气平静的就好像在陈述一个事实。

    “那真是太可惜了。”楚鸣叹了口气,退回到了司机的车旁。

    望天,这个时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