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四十,送上门来(书号:13598

一百四十,送上门来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楚鸣叹了口气,往后缩了缩。无论如何楚鸣也不相信安达烈真的把脑忘家了,现在只看安达烈到底想要做什么吧。

    “何苦呢?”安达烈叹了口气,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兴奋狞笑的黑人司机。

    “少废话……”

    司机声色俱厉的喝骂才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双手无力的垂了下去,手上的枪支也掉到了地上。

    “我就说啊……何苦呢?”

    安达烈摊开手掌放在了司机的肩膀上,一只巴掌大小的生物从司机背后爬了出来,温驯的趴在了安达烈的手上。

    这只生物类似于蝎,然而青色的甲壳上却布满了刺目的金色纹路,而那根比身体更长的蝎尾却呈现出赤红的颜色,直到尾针才再次变成刺目的金色。与蝎不同,这只生物没有螯肢,取而代之的是一对钩爪,方便固定在衣物或者皮肤上。

    “不要勉强了。”安达烈眼下的表情称得上邪恶。“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

    “不要假装没法说话,它只是阻塞了你的神经线向下传导罢了。”看着一脸惊恐的司机,安达烈垂下眼皮,仿佛为了遮住眼的寒芒。

    眼看被人识破,司机也不装了,张嘴吐出了一大串污言秽语,身体更是不断颤抖,意图依靠意志突破封锁。

    “加油。”

    面对污言秽语,安达烈脸上却露出了笑容,拍着巴掌低声说道。

    “毒素分解时间大概在半个小时,根据个体差异,这个时间大概有上下十五分钟的误差。哦,对了,提醒你哦,也不是没有人依靠意志突破毒素。”

    司机眼睛一亮,浑身颤抖的更厉害了。

    “恩恩,加油哦~”安达烈的笑容仿佛和煦的春风,只是语言恶毒如毒蛇吐信。“之前那个家伙突破封锁之后因为信号太过强烈,烧坏了神经弄得自己永久性瘫痪,难得有一个不怕死的试验品,我倒是希望你能做到。”

    “不……不……”司机立刻停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恐怖的神色,畏惧的看着安达烈。

    呵……

    楚鸣低声的笑了起来,在安达烈的嘴边,有一团灰色的仿佛雾气的东西存在。看到这里,楚鸣也大概明白了安达烈的思路。

    非战争组。这是安达烈曾经提到过的一群特殊召唤兽,这些召唤兽都是安达烈特殊培育出来的,战斗力很弱,但是各有用处,面对D级以下的单位这些召唤兽堪称专业对口。

    比如那只审讯者,毒素能够在短时间内致人瘫痪,比起费尽心思召唤出一只大怪兽,显然本身E级的审讯者来的更加方便。而那团灰雾一般的夺灵者,天然带有D级的恐惧光环,依靠它,安达烈轻易的撕碎了司机的心理防线。

    “现在,我问,你答。”

    安达烈重复了一遍,这次司机没有没有多余的动作,而是连连的点头。

    “你隶属于什么组织?”

    司机表情一僵,随即又想起现在自己为鱼肉人家为刀俎,这才低声解释起来。而安达烈更是满意,这么识时务的俘虏现在也的确是少见了。

    “你是说,你是迷彩组织手下,被雇佣来专门盯着最近入境的外来人的?”听了一会,楚鸣心一动,突然问道。

    司机瞟了楚鸣一眼,状似很有骨气的没有回答。

    “哦,这是我们老大。”安达烈笑着介绍了一下,“你该庆幸我们玩枪的那个没来,不然凭你之前的表现……”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司机立刻汗毛倒竖,就恨自己不能动,不然就给自己两个嘴巴以表诚意。“是,是的……您说的没错,那个新出现的军阀雇用我们,让我们来盯查最近入境的人。”

    “那你?”

    “这不是赚点外快么……”司机羞涩一笑,心里面却在淌血,和阎王要钱,这是什么胆量,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龟在一旁不动……不,他绝对不会接下这活!

    “给你一个机会。”对视了一眼,楚鸣笑着看向黑人。

    “你带我们去到那个军阀的地盘。”

    “事成之后,三万美元,并且带你离开这地方。”安达烈接口说道,“如何?”

    “可是……”司机眼珠转了转。

    “哦,还有你一条小命。”安达烈扔上了最终砝码,让司机顿时老实了下来。

    司机被慑服,老实的回去开车,安达烈则是带着一脸邀功的笑容凑了过来。

    “怎么样,老大,我干得不错吧。”

    “如果你是一开始看出了破绽才好。”楚鸣看着厚脸皮的安达烈,哼了一声。如果不是安达烈间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楚鸣几乎以为安达烈想到了这种可能并且找准了目标。然而实际上果然还是安达烈脑锈死了,什么车都敢上。

    “那现在,老大可以说说计划了么?”安达烈手指尖闪过一道火花,一瞬间,车厢前后两排好像分割成了两个世界一般。楚鸣到底从苏樱手拿到了什么,这个秘密让安达烈抓心挠肝,眼下借着这个机会,果断的问了出来。

    “拿去。”楚鸣取出一根试管扔给了安达烈。

    “液体培养基?”翻来覆去的观察了一遍,安达烈又不信邪的尝了尝,这才惊讶的叫了起来。

    “没错。”楚鸣颔首,这些试管装的都是液体培养基,而且都没用过。

    “收声,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楚鸣一句话租住了还想问的安达烈,“要知道,有些秘密,知道了就不灵了。”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提如何处理前面那货,费洛特也不是脑残,塔洛林更不笨,找人监视机场这种手段实在是太过普通,谁都能想的问题要是费洛特不留下什么后手才怪,司机身上肯定会有一些保险。

    在每个家伙身上挂一个监控不太可能,大概也就是侦测探索心灵,死亡标记之类的玩意。如果有谁自作聪明的想要侦测这些监事人员的内心,或者干脆为了方便干掉他们,那一准被费洛特发现。反倒像安达烈,放大内心恐惧的手段,能够绕过一些可能的防护。蛋疼,本来以为没事的,下一章恐怕又要到晚上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