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三十九,劫道(书号:13598

一百三十九,劫道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楚鸣没理由不兴奋啊!任谁被恹恹的搁置了这么久,突然获得了一个活跃的机会也会显得比较兴奋才对。

    当然,更主要的是,给自己的仇人找麻烦,没谁会显得有些犹豫不定,再怂包的人哪怕面上犹豫心里也要大赞一声爽。楚鸣更是直爽的性,眼下眉眼都已经张开,完全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

    只是事情没那么简单,用苏樱的话说,虽然大家各凭手段胜负各安天命,但费洛特也不是吃素的主,更不要说眼下人家拥有绝对防御战衣,轮战力反而在诸人之上。

    “安达烈给你,但是洛兰要留下。”苏樱的话,斩钉截铁。

    安达烈什么的,一天到晚穷极无聊还惹是生非,最让苏樱看不惯的是无比拖沓,要求做一件事情,非得等到苏樱耳提面命说的口水都干了才会勉强动动。反观洛兰,简直是劳动模范三好标兵,随意一指就会尽心尽力完成,不打折扣。苏樱最近刚刚经营出一点起色,怎么也不肯放过这个高等劳动力。

    即使不说这方面的问题,单纯从安全角度考虑,洛兰给苏樱作为保镖也比安达烈适合无数倍。尽心尽力只是一方面,更关键在于安达烈的召唤兽无法永恒存在,反观洛兰,枪在手哪怕再险恶的局面也有一搏之力,不会至于像安达烈一样,一不小心就阴沟里翻船,永无超生之地。

    有楚鸣帮衬,安达烈的战力才能够完全发挥,有苏樱支援,洛兰也不至于孤掌难鸣。

    其实以苏樱看来,无论是从私心还是战力调配的角度来说。苏樱和楚鸣一组、洛兰和安达烈一组才是最好的结果。洛兰的能够给安达烈掩护和缓冲,而且在安达烈召唤出宠兽之后更能提供不少支援。而苏樱对楚鸣来说,那根本就是如虎添翼。

    只可惜,楚鸣是万万不肯留下来作白工,而苏樱也对指使不动的安达烈有些瞧不上。不然楚鸣和洛兰一组也是极好的搭配,余下的苏樱和安达烈,如果打出几张底牌倒也不是全然无自保之力。

    “给你……”定好了人选,苏樱带着小狐狸一般的笑容将一大袋试管,暗地里更是与楚鸣不知道交代了什么,两个人一起发出了渗人的笑声。

    “什么什么……快给我看看。”最近过的太过惬意,几乎恢复了少年心性的安达烈刚一出门,就把住了楚鸣的手臂,想要看看让两个“奸人”笑得如此畅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什么,一点小东西。”楚鸣脸上带笑,手上却十分坚决的拨开了安达烈的手臂。只是看着安达烈一脸的不信,楚鸣也有些无奈,那些玩意虽然用好了的确很恶心人,但他说的也没错啊,真的只是小东西而已。

    到飞机场,在楚鸣的示意下,安达烈不情不愿的前去交涉,为两人购置了飞机票。

    直飞南非。

    楚鸣不知道现世米国有没有这趟航班,这个世界的确是有的。要知道游戏每个国家空路水路能够抵达也就是传播的国家是有限的,然而这方世界却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对于楚鸣等人来说反倒头疼,毕竟航班越多,也就代表着传播的途径越多。

    唯一能让楚鸣高兴一点的,大概就是眼下能够直飞南非的航班吧?虽然到了南非距离费洛特所经营的国家也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但总比先抵达亚洲或欧洲,再从水路或者埃及进入非洲来得好。

    只是,好像就连老天都不想看两人一路顺风顺水。

    “也就是说,你在讹诈?”楚鸣看着眼前脸上横肉一颤一颤一脸匪徒像的黑人,惊愕的语气却带有一种忍俊不禁的感觉。

    “混蛋!”安达烈却好像炸毛的小猫一般跳了起来,目标却不是暗暗戒备的劫匪先生,而是一脸笑意的楚鸣。“你明明就听得懂,干嘛还要我上?”

    穿梭者有着法则的支持,天然能够与任何位面的生物正常交流,虽然无法天然习得一些具备力量的语言,但显然瘟疫公司位面的人类说的只是普通的语言。

    “你的脑再不动动要锈死了。”楚鸣叹了口气,半真半假的说道。

    有时候楚鸣真的想不明白,安达烈原来是多好一个孩啊!既勤劳还聪明,现在竟然懒到了这种程度,甚至随便忽一下安达烈竟然就信了。楚鸣觉得,如果再这么下去,安达烈总有一天会懒死的。

    “拿钱,买命!”被忽视的黑人司机有些恼怒,口喷出了一大堆英混合着土语,在发现楚鸣能听懂自己的话之后,黑人司机索性放弃了自己那生涩绕口的。不过说的一大堆东西,剔除没有意义的威胁,也就只有两个词而已。

    “哈,听到没有,竟然有些威胁我们啊!”楚鸣斜睨了安达烈一眼,示意一个人闹出的事情要一个人自己解决。

    说起来,这次的事情还真的是安达烈自己搞出来的。两个人下了飞机,本来的计划是在比勒陀利亚带上两天,收集资料顺便租上车才好上路。本来嘛,非洲再乱,作为一个国家的首都,比勒陀利亚也还算得上井然有序的。

    然而刚出机场,才有人招呼,安达烈竟然就拉着楚鸣上了黑车。

    一见两人上钩,司机也不怠慢,连忙踩住油门,一口气开到荒郊野地这才停车。之后也没干别的,只是报了三千美元的高价,并且用那生涩的汉语说,不给钱,就把人扔在这。摆了明的就是讹诈。

    楚鸣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干脆借此机会给安达烈除除锈。

    “切……”安达烈也大概理解了楚鸣的意思不由得撇嘴,随即安达烈伸手把自己的包扯了过来。

    “拿去滚蛋!”虽然现金不多,但是三千美刀还是有的,安达烈一脸大爷我赏你的样,随手把三千美元拍到了司机脸上。

    “日……”楚鸣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心说这孩果然不能要了。

    果然,司机不出所料的露出一个兴奋的表情,随后神色又是一变,看向楚鸣两人的神色,用肥羊一词概括再合适不过了。嘴里更是飞快的吐出了一大段土话,这次甚至连一星半点的英单词都没有了,手更是从车座下抽出了一把步枪对着两人。

    抱歉抱歉,虽然有所预感,但还是挺对不起各位的。淋了雨倒不是卧床不起,但是头疼却免不了,根本静不下心码字……今天稍微好了点,码出一章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