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三十八,被逼无奈的工作(书号:13598

一百三十八,被逼无奈的工作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更新的质量很糟糕,在此表示抱歉。本来因为调整生物钟失败就有些难受,今天淋雨的时候可能彻底恶化了。这章算是强挺着码出来的,如果显得特别糟糕请诸位谅解。如果正常人看来,这问题根本不需要大惊小怪。

    毕竟想要合成一个特殊的病毒很难,更不要说病毒的体积问题了,所以那些细节没有的话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然而这在穿梭者看来,简直荒谬。就算为了符合真实,没有症状基因,传播方式的强化基因也是应该存在的!更不要说几个人可是很清楚“瘟疫公司”的存在,一个人为制造、以毁灭为目的的病原体,会忽视最为至关重要的传播方式么?

    显然是不会的。

    那么,楚鸣所说的问题自然不是小问题,而是惊天的大问题。

    原始病原体没有对应基因,甚至没有可以与其他病原体同步的特殊基因。那么,瘟疫释放者怎么保证传播,乃至于所有病毒的同步进化?

    “需要更多的病毒样本。”楚鸣深吸了一口气,“首先要搞清楚,缺少的基因片段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樱沉默了一会,却突然开口说道。

    “我大概有一些推测了,你们要听么?”没人应声,于是苏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在那之前,先来看看这个吧,历届嘉年华的一些情报。”

    “其他的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请各位关注一下嘉年华最后狂欢的信息。”

    “实际上,最后狂欢通常都是单一布景,不过具备阶段性的任务目标。”

    “虽然没有其他场景的资料,但是以嘉年华一贯的风格来说,不可能出现太大的差异。这样思考的话,倒的确能够解释的通,显然因为阶段性目标也许存在冲突,所以划分出了好多个舞台。”

    “最有力的佐证就是队长的发现了。”

    “最初的提示,明确表示不存在任何支线,唯一主线就是让人类活下去。”

    “然而瘟疫公司的确存在,甚至拥有不少的力量,那么瘟疫公司只能是主线,也就是说,如果人类活下去,或者有像队长一样发现了那些隐藏着的黑影,那么就可以强行把世界推进到下一个阶段。”

    “也就是说,如果想的话可以加入到更上一个舞台了么?”本来昏昏欲睡的安达烈突然精神了起来。

    “可能性不大。”楚鸣最先摇头,“这个其实就跟打游戏时候选择的VeryHrd一样吧?属于纯粹的自虐用难度。”

    “如果登上了下一个舞台,那么清除或者调查瘟疫公司就变成标准难度的主线了,显然不符合特别难度的旨意,所以……”

    “难度跃升,但是同伴的力量不会改变。”苏樱耸耸肩,“如果没办法整合全部战力,强行越关等于作死。”

    苏樱这句话楚鸣深以为然。类似作死的事情楚鸣还真的做过,当年玩某个超级玛丽奥改版的时候,因为觉得没有难度,作死的选择了作死难度,结果BOSS战的时候被库巴刷全屏,简直不能更惨烈。

    “不,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洛兰突然开口,“你们忘记跃升的难度和触发方式了。”

    这不是1P选择完难度就可以万事大吉的游戏,除了楚鸣等人,其他人也有可能不小心触发临界点,导致难度激增。

    “卧槽!”安达烈好像被人扎了一下一样,飞快的跳了起来。

    “蠕虫?僵尸病毒?还是直接面对瘟疫公司?”

    “大概是其他病原体吧?”苏樱思索了一下,飞快的从自己怀里抽出了一张图纸,挥笔在上面描画起来。

    “如果说按照生化武器作为第一难度,那么在达到某些指定的指标之后,会使得难度增加,这里是第一临界点,随后如果提升的难度被轻易的碾平,就会达到第二临界点,随后是第三临界点。”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来,触发第一临界点应该会导致其他病毒被释放——根据瘟疫公司的目的来说,应该是灭绝人类,释放其他病毒就在预料当了不是么。”说到这里,苏樱的小手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一副很无奈的想法。“这么想来,那些人果然是太过疯狂了吧?”

    “你这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啊!”楚鸣忍无可忍的开始吐槽了,“是谁跟我说如果不是没有合适的门路,也会控制一个国家当女王来着?”

    “哦呵呵呵……队长你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呢。”

    “其实反推的话,过快的研发解药绝对会触发第一临界点的到来吧?”安达烈小声与洛兰交流着。

    “问题是,第一临界点到底在哪?”洛兰叹了口气,决定和安达烈消磨一会时间,顺便无视身后两个暂时智商不超过桌腿的家伙。

    一群人虽然推理了不少,但是最为核心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如果没法解决核心问题,再如何天花乱坠都是白扯。如果连第一临界点都搞不清楚,之前的推理反而是累赘,会让人束手束脚。

    “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早就有了么?”苏樱好像在口角的交锋上略胜了一筹,带着胜利者特有的姿态插入了两个人的对话。

    “如果说有什么能够作为标度对第一临界点进行提示的话,也就只有那个了吧?”

    “大概就是那样了。”楚鸣浑身都飘散着某种名为失败的味道,这时候缓缓的靠了过来。“没想到本来显得有些奇怪的基因片段,竟然隐含着这种概念。”

    如果连传播都没传播起来,恐怕就相当于因为恶性的竞争导致的投资失败一样吧?如果真的是一个公司的话。那么公司采取一定的措施恐怕也是理所应当,反之如果传播起来之后就像竞标,实力不如人,导致失败谁也没法说什么。

    “分析得不错。”苏樱这时候却叹了一口气,“不过你觉得其他人相信的几率是多少?”

    这就像你曾经班级里的学霸一脸的蛋定告诉你,学神马,不用学,你相信的几率是多少?不反手一个肘击糊在炫耀的那个混蛋脸上就已经很够意思了。

    显然现在楚鸣等人差不多就相当于那个学霸了,要真的告诉那帮学渣,谁会相信?更不要说楚鸣的病毒属能力在大公会之间几乎不是秘密,任谁都会多想。

    “那么,只能暴力破坏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