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三十四,瘟疫公司(书号:13598

一百三十四,瘟疫公司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瞬闪·斩和恶意掠食不一样,作为临界状态下的两个必杀,恶意掠食更像是一个状态技,而瞬闪·斩则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攻击技能,可以说是楚鸣压箱底的DPS技能。

    就连压箱底的大招都不破防,楚鸣的退却就好像在预料当一般。更不要说为了强行催动必杀技,楚鸣还消耗了不少的生命力呢——别忘了,对于楚鸣来说能量即是生命。

    苏樱不引人注意的皱了皱眉头,而安达烈有些不满的张了张嘴。

    然而就在费洛特想要以胜利者的身份说点什么的时候,楚鸣突然甩出了自己的左臂。

    身体瞬间瓦解重构,本来锋锐的利爪却被长鞭取代。长鞭敲在一边的机器上,却不引人注意的留下了一抹红色的印记。

    轰!

    放置血液的离心机在巨大的爆炸支离破碎,细碎的零件打在目瞪口呆的几人身上,却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了过去。

    “走。”变成回了人形,楚鸣扭身向外走去。

    弱者从来没有什么话语权,在楚鸣展现出这个奇特的能力之前,所有人都以为楚鸣的退却是心虚的结果。然而当楚鸣骤然展现出有可能轰破费洛特防御的能力之后,即使楚鸣什么也不说,其他人也只会觉得楚鸣大概是顾虑其他什么——在思考的过程,会下意识的给楚鸣标上不愿计较或者其他类似的标签。

    这是强者和弱者的差别待遇,不过没人说什么。而这么露了一手,本来人心不稳的小队再次风平浪静,几个人若有所思的跟着楚鸣蹿出了门。

    “你……”费洛特脸黑黑,自己刚想放点狠话就被人堵回去,他容易么。

    “对了。”楚鸣突然回首一笑,让费洛特骤然菊紧,认识了这么久,大家几乎是明摆着的敌对关系了,特么这么和蔼的笑容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樱当时方便把户主落到了我头上,又顺手打了补丁,你自己小心……”

    费洛特差点石化,楚鸣几乎在戳费洛特的心窝!又不是真的对这房有爱好,巴菲特作为一个投机或者说好听点的,投资大鳄,手上的钱钱或者说幻想点根本不是一般的多。其他时候也就罢了,嘉年华这种大事,巴菲特怎么可能不拿出大额的资金投资自家的娃娃?

    费洛特根本不用像楚鸣一样紧巴巴的计算手头的资金,黑户?有神马大不了,直接大价钱砸下去,谁的房不是买?

    说到底,费洛特急吼吼的冲到这,还是瞅准了楚鸣没钱肯定通过网络刷漏洞钻空。再加上人家不惜本钱的投入黑客帝国的网络监视者,又用瞬移卡片跑到这边,图的不就是为了耀武扬威顺便恶心楚鸣一下么。

    结果现在倒好,人家随便露了一手,瞬间就拉开了档次。楚鸣就好像拍着自己头说:乖,叔叔没空陪你玩的大人有没有!然后人家还貌似不经意的告诉你,这房的主人已改,甚至连漏洞都封了。

    那下一步要干什么?随便一个电话打到警局就够自己头疼。

    最蛋疼的是费洛特还不能走,虽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跑了肯定是没面,在面和里之间,费洛特明知道悲剧的结果,还是在自己所受的贵族教育感召下默默吞了两口血,自觉主动的爬上了茶几。

    随手摆了费洛特一道,楚鸣顿时觉得神清气爽、念头通达,原本被人鸠占鹊巢的不爽已然消失无踪。

    “你干什么?”一出屋,却看到安达烈正在摆弄手机,顿时吓了楚鸣一跳。

    “报警啊……”安达烈貌似纯良,却对楚鸣突然冒出的坏水无比崇拜,貌似当场就要践行一下。

    “算了。”

    楚鸣不是睚眦必报,也不是被人打了一边脸送上另一边的所谓圣人。对楚鸣来说,场都找回来了,如果平时也就无所谓了,但眼下双方在一个战壕自己又没吃亏,这种拖自己人后腿的事情,楚鸣可不干。

    说明了一下自己想法,并且保证只要问题解决随便安达烈怎么祸害费洛特自己还会主动动手,楚鸣暂时打消了安达烈的想法——其实还是楚鸣一句让他提心吊胆才更好玩,才让安达烈动摇的。不过这导致在苏樱和安达烈眼里,楚鸣的形象好像崩的有点彻底?

    纽约这片,只有安达烈才算半个地头蛇,在安达烈的带领下,几个人找了一个貌似保安不怎么尽职的写字楼,缓缓地上到了天台。

    “说吧。”抽出随身携带的小板凳,几个人坐在了天台上,先是苏樱开口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急急忙忙把我们带了出来,甚至不顾与费洛特一决生死。”

    “别这么说。”楚鸣苦笑,外人面前装逼就算了,自己人还是坦诚些好,不然万一被人误会了真正实力,有时候却是要命的。

    由黑光病毒衍生出来的生物能本身就具备极强烈的破坏倾向,在操纵得当的情况下,用这种能量制造出具备特殊属性的爆炸也是可能的,这就是被楚鸣命名为能量爆破技能的真实面目。

    要说这个技能能不能伤害到费洛特,那是肯定的,除非费洛特再拿出一件B+级别的伤害过滤盔甲。然而别忘了楚鸣那个能量等于生命的等式,虽然爆炸本身就是威力远大于消耗,但也只是一发两发没问题,多了楚鸣可受不了。

    虽然费洛特那只战争古树在他的折腾下几乎被掏空了,但是比起楚鸣还是有余的。瘦死的骆驼再怎么也比马大,再怎么虚的战争古树生命力储备也是楚鸣的百倍之上。虽然有茜尔妃德的力量,但是楚鸣却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打过费洛特,更不要说把人整死了。

    先坦白了这些,楚鸣的神色一肃,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着急离开的原因。

    “你们觉得,真的会有什么突然变异的病毒?”

    “或者,更准确的说,暗地里会不会真的有那么一个瘟疫公司在操纵着一切?”

    呃,还是说一句。关于费洛特那株战争古树的情况,其实在之前已经隐约提及过了,只是没有明说被掏空了而已。这里为了防止有人误会,还是说一嘴。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