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三十一,黑商(书号:13598

一百三十一,黑商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楚鸣曾经与斯普瑞思有过短暂的交流,正因为如此,楚鸣才没有陷入一个误区——楚鸣要的东西,一般在黑市是见不到的。

    当然,明面上更不可能。包括任意一个国家,想要申请并获得研究与病原体或者其他有可能致命的玩意相关的实验用具以及实验室都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别的不说,就楚鸣是一个黑户这点,就决定了楚鸣只要敢表现出那种意向,接下来视所在地官方的反应速度,楚鸣就会很快被按在墙上准备关进小黑屋。

    除非当地属于无法地带——可惜楚鸣眼下踩得这块土地不是,想要找到那种地方,楚鸣估计要去非洲才好——就连缅甸或者越南都不太可能。

    索性楚鸣要做的也并非是弄一个设备齐全的实验室,楚鸣需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可以帮助分离寻找病毒,并且能够进行稳定观察的地方。

    楚鸣带着洛兰,方向却是向着贫民窟去了。

    正常来说,黑市都和黑帮有着或深或浅的关系,只是楚鸣要买的可不是枪支弹药那一流的违禁品。楚鸣需要找的是一个能够制造毒品的地方,那种地方虽然可能肮脏破旧,但是更容易找到楚鸣想要的,一些违禁的细胞染色药剂以及离心分离机。

    当然,楚鸣向贫民窟去并非是胡乱的一头撞过去,而是之前和斯普瑞思聊天的时候,斯普瑞思曾经向楚鸣感叹过“难进货”,而抱着收集信息留档备用的原则,楚鸣大概了解了一下斯普瑞思的进货渠道。

    当初斯普瑞思也想去黑市来着,只可惜无功而返,后来还是在法森的提点下,找了个毒品制造的窝点,才找到原料供应商,通过那条路径斯普瑞思才缓慢的建立起了自己的实验室。当然楚鸣到贫民窟其实也只是碰碰运气,因为根据斯普瑞思所说,他找到的那个“供货商人”在某个特殊的贫民窟有着专门的联络窗。

    “这个……”

    楚鸣擦了擦汗,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立刻理解了为什么之前那个略显肥胖的司机会用那种眼神看自己和洛兰。

    斯普瑞思轻描淡写,好像不起眼的一个所谓联络窗,根本就是一个有着通红招牌,看上去无比招摇的半地下夜总会,眼下还没到午呢,楚鸣就看到有一些人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苟且之事——而且都是男的。

    那个牌很清楚的说明了,所谓的夜总会,根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同**友场所。

    扭头看了看身边的洛兰,楚鸣不得不承认以正常人的角度来说,这货还真的是十分符合那种人的标准。

    看着楚鸣看过来的眼神,洛兰浑身抖了抖。

    “安心,你只要跟着就好了。”楚鸣拍了拍洛兰的肩膀,看着洛兰浑身又抖了一下,想要解释一下。

    “嘿,鸡仔,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还没等楚鸣再张口说些什么,四个健壮的黑人已经左右将两人夹得严严实实。

    “老大,可以干掉他们么?”问着两人身上传来的刺鼻气味,洛兰露出了一个甜美妩媚的笑容。

    “随意。”楚鸣扫了洛兰一眼。

    即使不说,在日常的接触,楚鸣也多少对洛兰的过去有了一些侧面的认识——娈童,而且是那种从小豢养,就差做手术的类型。而且如果不是在得知自己命运之后的那天,摸到一把枪把所有人突突了,洛兰大概还生活在水深火热当。

    当然,这也导致了洛兰分外受不得比较浓重的雄性荷尔蒙——必要时候可以忍受,这在嘉年华前半段已经有所公论,但是一旦又机会,洛兰绝对不会介意清除周围任何“公猪”。

    看到洛兰反应如此激烈,楚鸣决定还是不告诉洛兰,其实男同的要求和对娈童不同。他这个型号其实属于无人问津的类型,罕少有人打他的主意的。

    “嘿!”看到两人旁若无人的交谈,当头的男有些不爽的将手搭在了那个口出狂言的好像娘们一样的假货肩膀上。

    “别碰我……”洛兰回首,幽幽的说道。

    “啊……”一声惨叫还没有出口就憋了回去。

    一瞬间,洛兰的手肘重重的砸在了那人的小腹上,另一只手臂上抬,单手扣住了碰到自己的那只手,随即一扭。

    用碰到了脏东西的表情把手上那截断臂扔到了地上,洛兰略带克制的掏出了手枪,给了身后那人一个痛快。

    “你……”另一个人勃然作色,然而洛兰的动作要更快,手臂一抖,竟然用手枪做出了三连射,三枚弹异常刁钻的钻入了三人的要害。

    “还有么?”洛兰看着四具尸体,媚笑着舔了舔下唇。

    “嗯,我有点事情想要告诉你。”死四个人,在贫民窟而且实在夜总会的地盘是能够忍受的,而这个招呼也够分量了,免得有人对自以为是或者如何。但是楚鸣可不想血洗夜总会啊!虽然洛兰只要把重机枪拿出来,就直接能扫平,但是别忘了,楚鸣是来找人的。

    大概给洛兰解释了一下当初某位“热心的前辈”给自己科普的东西,总算把这只炸毛的小动物安抚下去了,楚鸣也算松了口气。

    “去给我叫金?波克出来。”楚鸣扫了周围一眼,就看到了藏在暗处那些个不敢上前的打手们。

    “狗屎!你们是来干什么的?就算请条来洗地也是钱啊!”不大会,一个五短身材,带着粗大金戒指的男人在两个枪手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一边走还一边骂道。

    噗!

    “哦!”从耳边划过的炽热气流将男人的耳朵烫了一下,让他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呼,然而看着隐隐指向自己枪口,男人强迫着把想要喷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算了。”之前示意洛兰进行了一下恐吓,楚鸣看着五短身材的男人露出的却是个凑合的表情。

    “我就应该知道那货应该怕死不敢出来,不过总算有个管事的倒好。”

    “听着,我想买点‘货’,别的都不重要,唯一的要求是快速。另外希望你们家的隐秘渠道还够用,我可不想屁股后面缀上一大堆条。”

    “嘿!这就是你们来做生意的态度?是在警告我们么?”听着楚鸣道破自己的身份,五短身材的男人松了口气。

    “我们是按规矩来的,不过显然,有些人不守规矩。”楚鸣很无所谓的冲洛兰歪了歪头,“而且,现在我懒得和你讲规矩了,听着,三秒之内你要是不消失在我眼前,并且把我的要求报上去,你就等着屁股开花吧!”

    “不必了。”左侧的枪手却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巧的音箱,里面传出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我在听,现在请报出你的要求。”

    楚鸣不假思索的把自己的要求列了出来。

    “我这里都有,显然你是被介绍过来的。”音箱里的声音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只是不知道是谁介绍了你这么一个坏脾气的家伙。为了弥补我的损失,这笔款我打算上浮25%。”

    “呵呵……”楚鸣笑了起来,前倾的身体凑到了那个音箱的前面。“这就是恶人先告状么?不过,你应该了解一个事实,我不是你的顾客,也不是让你和我谈判的。我知道你在这里,我也知道你有一个全合金打造的掩体,但是你听好了……”

    “你准备的那些玩意,对我们来说根本不算事。”

    “或者说,你应该庆幸我们没想把事情做绝,而且还想付账来着。”

    “现在你需要的,只是准备好我们要的东西,顺便祈祷我们不会赖账!你该庆幸我们还是很好说话,希望别找到让我们翻脸的机会。”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