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三十,阴影(书号:13598

一百三十,阴影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安达烈沉默了一下,首先开口。

    “我选择退出。”

    “我也是……”洛兰也跟着开口,只是有些犹豫。

    安达烈体质只比苏樱略高,而洛兰虽然有着C级体质,但是那是依靠芯片强行提升上来的。具体类似于潜能开发,因而在面对这种直接考验体质的问题时,洛兰表现的要比同等体质的其他人略差一些。

    “我倒是觉得,可以留下来。”

    苏樱点了点自己的嘴唇,却说出了与洛兰已经安达烈完全相左的意见。

    “你疯了?”安达烈瞪着苏樱,不知道这女人在想什么。这又不是战场,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的体质硬抗,没人能够帮助他。

    “哦呵呵,可别忘了咱们队长啊!”苏樱欢快的笑了起来。

    “对啊!”洛兰和安达烈的眼睛双双亮起。

    楚鸣可是病毒生物,怎么看都是专业对口啊!分分钟弄出解药应该不成问题的。越想,三个人的眼睛就越亮,最后看向楚鸣的眼神几乎像是看到了一块会移动的金砖一般。

    “你们想多了。”看着三个人的目光,楚鸣苦笑了起来。

    虽然因为种族问题楚鸣可以免疫生化病毒的侵袭,甚至同时可以将侵入自己体内的病毒完全灭杀,但是那种针对性是不可复制的。换句话说,楚鸣自己肯定会活得好好的,但是如果说制作解药或者守护他人完全是力有不逮——除非那些人肯成为楚鸣的“后裔”,然而实际上这种手法就与蠕虫病毒没有差别了。

    更关键的是,那种做法哪怕不被同时在这个副本里的其他队伍所抗拒,楚鸣自己也扔掉下限,那也做不来!楚鸣还远远没有成长到Elzbeh那种程度,而且就算是Elzbeh来了,能否将整个世界的人全部转化还是个问题。

    “大致上就是如此。”解释了一番,楚鸣继续问道。“因此这次我就不参与表决了,刚好还可以凑出一个奇数,我会尊重诸位的决定的。”

    三人面面相觑,陷入了沉默当。

    瘟疫公司这个游戏,说实话作为一个背景宏大的游戏,正是当初划出的最有可能成为嘉年华舞台的地方。只是因为这个游戏的目标和方向,没有被重点标记。因此三人更是清楚,所谓的生化病毒到底是什么。

    如果换成其他任何一种病原体,几个人都有信心一战,只是生化病毒实在是太危险了——本身具备的高致命性几乎可以忽视个体的差异,而致命性生效之后的连锁反应更是太容易摧毁一切了。

    “试一试,就不信了!”安达烈突然叫了一声,“我不甘心就这么退场,如果是成为后裔就可以活下来的话,我可以赌一把!反正这条命就是队长救得,那样就当还给队长好了。”

    “如此说,倒也对。”洛兰也笑了起来,温润的几乎与女一般。“我这条命也是卖给队长的,倒也不在乎了。”

    “真是的,你们都不怕,难道我还怕了?”苏樱耸了耸肩,“我自觉保命能力肯定要比你们强,大不了冻在棺材里等待脱离世界呗。”

    “好!”

    “就让那些说咱们只是命好的混蛋看看,咱们能够排到第一,完全是实力!”

    “哦~~~”×3。

    当前所在位置时间14:38

    病毒开始投放。

    祝各位武运昌隆!

    血色的字符在所有人眼前飞快刷下,当全部刷完之后,每个人的手腕上都多出了一块鲜红色的腕表。

    “准备……唔!”

    楚鸣好像受惊的麋鹿一般跳了起来,手臂拉长变成了长鞭向一个方向挥了过去。插在墙体上的牙将楚鸣带的飞了起来,几个纵跃之后,楚鸣已经消失在了楼体之间。

    不大会,楚鸣黑着脸从楼上跃了下来。

    “怎么。”

    “不知道。”楚鸣神色有些茫然,“我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简单说,在那一瞬间,楚鸣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随后就发现了楼顶上那突然扭曲的阴影。下意识的,楚鸣就追了过去。可惜纯粹的阴影实在是无法捕捉,跟了一会,楚鸣就跟丢了。

    “我现在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楚鸣按了按太阳穴。

    “如果可以的话,那就按照预备计划办吧。”

    “苏樱。”

    “在。”正式工作开始,苏樱不再玩弄自己的头发,然而立直了身体的苏樱,却有另外一种英姿飒爽的美感。

    “侵入系统,刷一笔钱,顺便植入病毒,关注一下到底还有谁做了和你一样的事情。至少在眼下,所有还留在世界里的,都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洛兰和安达烈。”

    “在。”

    “洛兰你和我一起,去弄一间能够针对病毒进行研究的实验室。安达烈,你注意保护好自己和苏樱。”

    “好了,还有问题么?”楚鸣拍了拍手,飞快的将任务分配了下去,不知不觉之,楚鸣好像也有了一丝作为领导者的风范了。

    苏樱略带哀怨的看着楚鸣,好像在控诉楚鸣将她扔给了安达烈。

    “好了,这里只有我可以随意改变身份。”楚鸣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了一下。“现在也不清楚眼下病毒方面的政策,洛兰可以伪装成佣兵,然而主事人就危险了,这个工作只能我来。”

    “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楚鸣的表情有一般浸在黑暗当,有些恐怖。“大家千万别掉以轻心,请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各自的任务,我会通过腕轮将地址发给各位的。”

    “小安,咱们找一个能上网的地方。”苏樱撇撇嘴,对着安达烈挥了挥手。

    看着苏樱带着安达烈走远,楚鸣也拍了拍洛兰的肩膀。

    “咱们也走吧。”

    “有事你就说吧。”看了楚鸣一眼,洛兰低声询问了一下。

    “那个阴影,遁去的方法太过诡异。”楚鸣顿了顿,“我希望你做好已经被感染了的准备。”

    “毕竟啊,在诞生出世界的时候,演化到什么程度谁也说不准,更何况这个世界从一开始,就没有第一个病毒感染者是谁,如何被感染的。”

    还活着的亲们,求点支持啊……给点动力好么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