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二十八,茜尔妃德的力量(书号:13598

一百二十八,茜尔妃德的力量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然而仔细的思量一番,其实现在能够使用的也只有一个了。

    雷电石板的力量被闪电鸟借去,楚鸣现在能用的不多,效果不强,却过分招摇,简直是作死。而能量豆更是默认不允许出现在决斗的场合,即使赢得战斗,在别人看来也算是输了,所以能够使用的,从最一开始就只剩下茜尔妃德了吧?

    “那么……解放。”

    封闭的室内突然卷起了一阵微风,然而被风拂过的所有人却只觉得一阵不寒而栗——带有最纯粹杀意的风,即使再微弱,也会让人警觉。

    斩杀!

    楚鸣的身影好像在一瞬间穿透了空间,突然出现在了战争古树面前,高高举起的爪用力的挥了下去。

    带有不详橙色的厉风伴随着楚鸣的挥击,在战争古树身上留下了一道更加狭长的伤口。

    “是茜尔妃德,他果然能够运用那枚精灵石么?”老人只是有些惊奇,风之精灵石虽然强大,但是也只是一个层面内的强大而已,有无数东西要比风之精灵石更加强大,这才是风之精灵石在楚鸣手解封的真正原因,更多的人在有能力接触风之精灵石时,却发现了更好的东西。

    “就算如此,又如何?”费洛特挑了挑眉,伸手洒出了四枚种。

    “风之精灵石的力量,对战争古树只能算是挠痒痒。”

    楚鸣面无表情,突然纵身跃起。带有绚烂粉色的双翼突然从楚鸣背后展开,能量形成的半透明光羽缓缓飘落。唯美的好像天使降临。只是楚鸣非人的外形将原本的意境毁的支离破碎,而在光羽的掩护下,楚鸣的身体上却闪过了一道淡青色的光芒。

    体格强化,斩杀!

    弹射出的风刃互相扭曲,竟然形成了一道风锥。

    嗡!

    坚固的树皮四散纷飞,战争古树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嚎。被风锥攻击到的地方,竟然溅出了一些淡青色的液体——树汁对树人来说就是鲜血,楚鸣第一次攻破了战争古树厚实的外围防御,真正的伤到它。

    虚幻的双翼一拍,楚鸣飞快的掠到战争古树身旁,从身体里弹出的触手,将飞溅出的树汁一网打尽。

    “上当了……”边上的老者皱了皱眉,言语间有些可惜的意思。

    战争古树身上的腕轮突然爆发出恐怖的光辉,无数闪着黄色光芒的符从腕轮上跃出,层层叠叠的将楚鸣牢牢的包裹住。

    战争威压!

    将战争光环的力量聚集在一处,想要应对会变得更加的困难。

    即使是战争古树,想要如此细致的操作也有些力不从心,一切都靠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攀上了双腿的四根藤蔓支撑才做到的。而现在,在藤蔓的控制下,战争古树对着符形成的光茧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拳头。

    “结束了。”费洛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通过藤蔓直接操纵战争古树对他也是个不小的消耗。

    战争古树的双臂上绿色光芒几乎能够晃花人眼,随着费洛特的指示,两条手臂重重的对着枚光茧拍了下去。

    “是啊,结束了。”

    光茧,楚鸣却在同一时间呢喃着,说出了同样的话。

    噗……

    战争古树的身体突然一歪,双拳重重的砸在了空地上。

    “嗷嗷嗷嗷!”

    “怎么可能!”

    从战争古树的伤口,竟然钻出了一根根触手,触手好像最贪婪的寄生植物一般,飞快的在战争古树身上扎根,又缓缓的勒紧。

    “和我想象的一样。”两只黑色的利爪缓慢而坚定地撕开了黄色的符链条,楚鸣语气并无所谓。

    “只是一个没见过战场的小孩罢了。”

    “还没完!”费洛特的面孔稍一扭曲,却又恢复了平静,双手在空不断书写着翠绿色的符。

    “已经完了。”楚鸣却根本没有在意费洛特,只是缓缓地将爪搭在从战争古树身体里钻出的触手上。

    战争古树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树皮更是飞快的皲裂掉落,不大会,战争古树竟然生生的小了三圈。

    而楚鸣身上那些触手,却好像受到了刺激一般疯狂攀爬生长,最终竟然向内收缩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触手球。

    而触手球也在几分钟之内快速的枯萎,最终从里面走出的,却是人类形态的楚鸣。

    捏了捏拳头,楚鸣满意的点点头,就在费洛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猛地抬起头盯住了费洛特。

    “准备好一会认输的时候要说的话了么?”

    费洛特在一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浇了一盆冰水,从骨头的缝隙不断地渗出一丝丝的寒意。本来准备好的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嘴了。

    “战场啊,根本不是你们这些小孩家家能够想象的,如果真的有觉悟,那就做好死掉的准备吧。”

    看着一脸惨白的费洛特,楚鸣只觉得索然无味。伸手拂过一边的战争古树,缠绕在战争古树上面的触手便飞快的枯萎、脱落,最后变成了一堆灰尘,被不知道从哪吹出的风彻底吹散。

    走回安筱筱身边,楚鸣伸手捉住了安筱筱的小手,抬头四下环顾了一圈,再次开口说道。

    “我没心思陪你们过家家,如果打算挑衅,就做好死掉的觉悟好了。”

    “后生可畏。”老人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纯粹的杀意了,不知道是谁家的,竟然真的从战场的死人堆里滚过。”

    老人一晃,便彻底消失在了场,只是周围的人却毫无所觉,就如同老者从未出现过一样。只有楚鸣,皱着眉头向那边瞥了一眼,又摇了摇头。

    “说啊!别四处看了!”安筱筱又气又羞,食指和拇指捏住楚鸣腰间的软肉,来回旋转。

    “就是那么回事呗。”楚鸣叹了口气,如何抵御战争威压,楚鸣早就说了。那个所谓的战争威压只是基于费洛特的想象,所虚构出的战场的气氛。然而楚鸣可是真正从死人堆、枪炮弹壳爬出来过,那个虚幻的战争氛围除了让楚鸣想起一些不太美妙的回忆之外,也只能让楚鸣稍微怀念一些了。

    “不是那个!是你召唤出触手那招!”安筱筱也不想触碰楚鸣可能是最痛苦的地方,转而问起了触手。

    那根触手简直是神来之笔,然而任由安筱筱如何回忆,也不记得楚鸣到底是什么时候种下的“种”,更惊人的是,还不只是一处。

    “茜尔妃德的能力十分稀少。”楚鸣扫了一眼周围竖起耳朵的人,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道。“除了与风的亲和,从而能够运用的风刃、风锥和空气的纵跃,以及无尽龙卷风之外。茜尔妃德只有一个效果……”

    “只要空气还在流动,敌人还没有倒下,风就不会停息……”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