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一百二十七,打脸(中)(书号:13598

一百二十七,打脸(中)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这货是哪来的?”继续往里走,还没走到宴会厅,楚鸣就一脸崩溃的看着一边穿着西服打着领结,看着有点小帅的洛兰。

    楚鸣以为这货早就被安筱筱说服,老实的进入天机阁了呢,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给你撑场的。”安筱筱斜睨了一眼楚鸣,刷完剧情那天,因为安筱筱和洛兰都属于乱入者,所以被随机弹出了,楚鸣也不是啥好货,借由把洛兰扔给安筱筱调教。但是安筱筱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稍微提点了一下洛兰就把人送了回来。

    “他怎么可能同意和我混!”除了声音不够高,楚鸣的表情简直就像一个被人强奸的少女一样——三无阶级的楚鸣,怎么可能供得起一个枪手?

    “我做了风投,嗯。”安筱筱然就把楚鸣打进了地狱。

    “呃,好吧。”安筱筱也是好意,楚鸣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虽然因为曾经的事没有打算再组建一支队伍,但是都到了这个程度,楚鸣也没了拒绝的立场。

    “头!”笑嘻嘻的向楚鸣行了个礼,洛兰就站在了楚鸣的身后,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尽职尽责的保镖。

    “你的枪呢?”楚鸣看了一眼洛兰,那套贴身的西服的确很修身,但是根本藏不下任何大于巴掌的东西,洛兰的枪械可是大玩意,无论如何也藏不下的。更关键是这货一身实力大概有八成在枪上,楚鸣怕如果没枪自己还要保护这位。

    “自带收取空间的。”洛兰抬了抬手,给楚鸣看自己手镯上那个手镯。

    灰色的手镯更像是一个腕轮,上面镶嵌了块宝石,余下的地方恐怕还能镶嵌三枚宝石,正是对应孤胆枪手里面种枪械的特制收取空间腕轮。

    “那就好。”说着,几个人已经来到了宴会厅的大门前。

    “请。”好歹记得女士优先,楚鸣做了个不伦不类的绅士礼,一手拉开了大门,邀请安筱筱先进。

    “筱筱!”安筱筱先走,楚鸣只是慢了一步,就看一团不知道什么东西的黑影猛地扑了过来。吓了楚鸣一跳,这什么玩意?

    安筱筱眼皮都没抬,十分熟练流畅的后撤一步,身体轻晃就避过了扑过来的那一团。

    安筱筱是熟练了,可惜她忘了今天她是带团来的,这一下被避过去不要紧,安筱筱身后就是楚鸣啊!好歹也算楚鸣不笨,一转脑袋就想明白了这应该不是里面安排的“节目”,总归是个活物,伤了碰了总是不好的,干脆咬牙接了下来。

    “噗……”肺部的空气仿佛一下被挤了个干净,楚鸣直觉自己的腰身被勒的瘦了不止两号。

    “你是谁!”然而罪魁祸首还不领情,在楚鸣胸口蹭了一下发现不对的黑影扬起脑袋,恶狠狠地质问道。

    “在说这话之前,请你先从我身上下来。”楚鸣庆幸自己不用呼吸,要不然这一下就足够让自己再也不用呼吸了。楚鸣更好奇的是,这货到底有没有点自觉!挂在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立场质问他啊!

    “哼。”黑影的脸色说变就变,瞬间就变成了一副高贵冷艳的模样,从楚鸣的身上跳了下来。楚鸣这才看清,黑影是一只小小的萝莉,顶多是十二三岁的年纪,身上穿的是一套乱七八糟看上去好像类似于大氅的玩意——只是那玩意给成年人用尚且嫌长,也不怪穿在萝莉身上好像一团毛茸茸。

    “圆桌骑士团第八骑士的幼女。”安筱筱这时候才走过来,轻抚萝莉的小脑袋。随后一句话差点让楚鸣当机,“年龄比我稍大,只是因为血统原因,你懂的。”

    “筱筱姐姐!我哥哥来了!”小萝莉拽了拽安筱筱的衣服,一副找嫂的模样。

    “……”楚鸣看了眼这个小不点,又抬头看看安筱筱。这型号,让他怎么动手?

    “……”安筱筱给了楚鸣一个无奈的眼神。等着就好了,等这货的哥哥坐不住出来就好了。

    “筱筱好久不见,还有贝薇尔小姐。”还没等来贝薇尔的哥哥,反倒有另外一名青年风度翩翩的走了过来,然而这货身后那位让楚鸣一眯眼,赫然是塔洛林!

    “舍弟之前给您添了不少麻烦,真是万分的抱歉。”说着,青年再次行了一个礼,对安筱筱抱歉的说道,然而言语,却不着痕迹的把楚鸣降格到随从、跟班的程度。

    楚鸣扫了一眼那不是好饼的东西,打了个哈欠,懒得计较——口舌阴谋对楚鸣来说困难了点,比起被人牵着走丢人现眼,还是沉默着好些,总归有安筱筱在,吃不了亏。

    “你好。”安筱筱脸色僵硬的点了点头,随即偏了偏脑袋给楚鸣打了个眼色。

    “唉……”知道该上杀虫剂了,楚鸣愁眉苦脸的上前一步,正好插入了安筱筱和对面不知名巴菲特家族成员之间。

    “什么苍蝇都上得了台面了。”青年根本没拿正眼看楚鸣,只是垂下眼帘,掸了掸自己的衣襟。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看着就好像保镖一样的人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挥拳向楚鸣打去。

    楚鸣站立没动,洛兰一抬手,一杆湛蓝色的枪支就出现在了洛兰手上。几乎是同时,两道蓝白色的能量流已经在黑衣大汉的身上炸出了两朵冰花。

    “冰霜强化的枪械。”抬了抬眼皮,青年直接对洛兰说道。“你不错,那个废物虽然弱了点,但是你的枪感我还是很满意的,为我效力如何?”

    砰!

    楚鸣的拳头丝毫没有犹豫的落到了青年人的脸颊上。

    “我可以视作你是在挑衅吧?”楚鸣收回拳头,缓缓地擦拭起来。

    “呵呵,杂种,是谁给你的勇气?”青年人脸上扭曲了一下,露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随着青年的话,一根藤蔓竟然从地下钻出,狠狠的擂向楚鸣。

    无力之物……楚鸣脑海里,一瞬间想到的竟然是当初的Elzbeh,这时,楚鸣好像突然产生了共鸣。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