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八十八,终幕(下)(书号:13598

八十八,终幕(下)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蛋疼,收尾反而有些拿捏不住了……明天补……

    无法移动终究是个大问题。

    别看当个炮台很爽,但是从植物大战僵尸里面,楚鸣就知道无法移动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缺点。不过……要是像Elzbeh那样聚集核心母巢,达成S级的底力,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楚鸣心一跳,隐隐约约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什么。

    然而还不等楚鸣细想,场上风云再变。

    被打了几下,好像吃了个闷亏的法森脸色不断变幻,竟然逐渐变得狰狞了起来。

    “谁怕谁!大不了就是一条命!”

    说着,法森周围方圆几十米的土地突然翻腾了起来,从地下钻出了无数的触手。

    “这……”楚鸣倒抽了一口冷气,眼下鞭形态的临界能力算是清晰了,竟然是把自己的触手钻进地下,可以想象这个技能消耗不菲,但是也的确对得起它的消耗。

    翻卷而出的触手好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般,快速的枯萎起来,然而枯萎速度不一,大多数却好像从土里被翻出的虫蚁一般骚动起来。

    “老和你拼了!”

    触手在法森的操纵下翻卷而出,竟然变成了蛇潮一般的一团,一个弹跳竟然跳到了再次探出头的肉柱之上。

    “你疯了!”Elzbeh声音不再稳定,播散出来的精神力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你这是自寻死路啊!”

    “拉着你上路,老值了!”法森的叫声被地面翻腾起来的巨响所遮盖,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一点。

    接下来地面又是一震,本来就千疮百孔的路面轰然下陷,下限扩散到百多米才算止住。而自始至终,地下始终传出轰隆隆的巨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完了完了,都散了。”看到这里,楚鸣心里大定,和安筱筱一起吆喝了两声,自觉地就向外走去,洛兰更好像一个尽职的跟班,寸步不离的跟在楚鸣身后。

    这时候正在庆幸感染者内部干起来的黑色守望,如果能看到地下的场景估计会被气死。地下的法森,一手抓着奥兰特,另一只手却抓着一罐啤酒。

    “还有么?”一口喝干,法森舔了舔嘴唇,一脸的贪婪。

    “轮到你了……没了,我看到一个商店顺手拿了罐。”小口抿着啤酒,Elzbeh身上突然窜出了一根粗壮的触手,重重敲在一边,发出了轰然巨响。

    “真麻烦……”法森说着,不得不先放下奥兰特,鞭不断抽在墙壁上,也发出了一阵巨响。

    至于奥兰特则是一脸惊恐的坐在一边,他浑身上下所有的东西被消化了,就连皮下的两个定位仪都被法森弄了出来。眼下还不知道两个家伙是在演戏奥兰特就可以不用活了,但是偏偏奥兰特却没有任何办法通知黑色守望。

    “对了,正好有时间……我有问题想要问你呢。”喝干了四罐啤酒,法森好像突然想起了奥兰特,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你说,你答应我的事情呢!”

    楚鸣等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法森用鞭卷着奥兰特砸在墙上的一幕。

    “稍安勿躁。”楚鸣一把抓住了法森,“你还有时间,眼下还是做一下收尾工作吧。”

    “所以老夫就讨厌这份工作。”

    这是一名看上去七八十岁的老者,脸上几乎爬满了老人斑。弯腰驼背的站在那里,几乎只到楚鸣的腰间。更渗人的是,这位老者身上穿的,竟然是一套给死人穿的寿衣!而在楚鸣的原始视觉里,这位老者竟然根本不存在生命力,好像眼前只是一具冰冷硬邦的尸体一般。

    “入殓师”具体姓名不详,是安筱筱秘密找来的外援。不过安筱筱找他来,却不是让他帮忙打架的,而是做另外一件事。

    “这样就好了吧?”入殓师随手搓了起来,竟然搓出来一个大肉团。随后老者看着楚鸣,好像捏橡皮泥一般在肉团上捏了起来,不大一会,肉团竟然变成了楚鸣的样。

    “虽然不能提供血液,不过这份病毒样本应该够了。”安筱筱微笑着接下话,把一份提取自法森的病毒样本倒在地上的“楚鸣”身上。

    说来也怪,本来苍白的肉块楚鸣却在浇上病毒样本之后突然亮堂了起来。那种感觉难以言喻,非得说的话,就是从死物过渡到活物,获得名为生命的精魄时产生的变化。

    洛兰已经麻木了,刚才刚见到马基和泰森,他就看到了一地的残肢和猎人首领的尸体,还以为马基泰森他们放纵猎人首领击杀了自己之前的那些同盟呢。结果入殓师再一出手才知道,地面上那些肢体都是入殓师做出来又活生生扯碎的。

    以洛兰的脑瓜当然立刻就整理出了整件事的脉络,对于安筱筱也只能说一个服字。这个布局并不难,然而安筱筱却把它做到了滴水不露,甚至提前谋划好了不同的对策,这就显得技高一筹了。

    事情也正是和洛兰猜测的差不多,楚鸣之后,则是安筱筱的“尸体”。只不过在入殓师揉出安筱筱的人形之后,安筱筱竟然抱起了那具人形,要求楚鸣帮她合影留念。这让洛兰感慨,大势力出来的妹就不一样,自己看着毛骨悚然的玩意,这妹竟然当玩具玩。

    安筱筱之后,是Elzbeh和法森的人形。或者已经不能称之为人形了,哪怕是入殓师,想要把两个人做出同归于尽的姿态也不是容易的事。为此入殓师特意认真的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还向两人分别要了一滴血,作为引。

    “来看看吧,满不满意。”饶是以入殓师的能力,也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算弄完,之后后退了一步的入殓师仿佛做出了满意的作品一样,竟然招呼两个人来鉴赏他们的尸身。

    不知道Elzbeh和法森怎么想的,反正楚鸣是惊叹了。法森的那一团触手枯萎了十之八,余下的还断了不少,没断的统统插进了Elzbeh做出的那根肉柱里面。而在法森身上,赫然插着两根巨大的触手,好像正是这两根触手把法森全部的生命力吮吸干净了。至于Elzbeh的那根肉柱,上面有不少或深或浅的割裂伤痕,而法森的大部分触手,从最大的那个裂痕插了进去,正好把Elzbeh藏在里面的身体刺得千疮百孔。

    不管怎么看,这都是妥妥的同归于尽啊!十个人看十个人说不带掺假的!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