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八十,斯普瑞思的血毒素(书号:13598

八十,斯普瑞思的血毒素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战斗力的差距**裸的展露了出来,这还是人类形态的Elzbeh,若要是真的变成了游戏那种庞然大物,楚鸣丝毫不怀疑,光是数以几十记的绿色能量球就能把自己轰的连点渣都不剩。

    又要破财了……心里这么悲哀的想着,楚鸣动作却不慢。

    在外人看不到的身体深处,楚鸣的每一条基因里面,都渗出了一丝纯粹的红色。那是这一阵击杀猎人收获的生命源能,这些能量本来只要积攒到一定程度,就能够解锁能力的,然而楚鸣现在,却毫不犹豫的将这些能量以消耗品的方式彻底激发了出来。

    这种方式,是上次病毒楚鸣的运用方式。原因也很简单,楚鸣就算晕了过去,心底也依然维持着人类的概念,因此病毒楚鸣不得不通过消耗额外的力量来展现权利。

    楚鸣不会那么疯狂,即使这样楚鸣身上本来还只是线绳粗细的触手也好像打了气一般疯长起来,飞快由原本的线绳涨到了手指粗细,而且不断蜿蜒爬行的触手很快遍布了楚鸣本来**的躯干。而四肢,本来楚鸣那粗壮甚至与本身不合比例的巨大利爪竟然缓缓缩小,直到最后,好像又变回了最初的模样——一个人类带着爪套的大小。

    说不心疼是假的,毕竟这种运用方式是纯纯的挥霍,除了当时获得一点提升之外,根本不会对楚鸣进阶有任何帮助。然而毕竟是自己的计划出了纰漏,楚鸣也只能忍着心疼。

    新的状态不是盖的,毕竟是临时的能量爪第三阶,除了不具备继续提升的效果,而且只要源能一段就会被立刻打回原形之外,其他的提升都是实打实的。而且正如斯普瑞思所说,第三阶段,是真正完全平衡了病毒力量和人类的认知之间的关系,爪套的大小远比二阶那个看着唬人的爪更何用。

    还没来得及熟悉自己的力量,楚鸣就是一跳,整个身体在空竟然生生横挪了一截,正好避开了地下窜出来的触手。

    下肢猛地发力,反关节的效果使得楚鸣在冲刺时候能够获得更方便的发力姿势,楚鸣几乎变成了一道紧贴地面的幽影,快速的“滑”到了Elzbeh身边。

    斩杀!

    同样的架势,然而楚鸣的双爪上却在空气带出了一丝爆响。空气被无情的割裂,在空很清晰的留下了几道白色的爪痕。

    面对楚鸣全力一击,就算Elzbeh也不得不打起精神。双臂的皮肤突然硬化、翻转,最后展开的,就是一面漆黑类几丁质盾牌。在刺耳的切割声,盾牌虽然被划出了几道深深地刻痕,但终究是防住了楚鸣这一次攻击。

    然而楚鸣却不善罢甘休,整个身体在空团成了一团,在空一发力,双足的利爪就蹬上了那面略微眼熟的漆黑盾牌。然而楚鸣却没有一击远遁的想法,故技重施般的,楚鸣足上钩爪再次深深的插进了盾牌内部,更是牢牢地把楚鸣的身体固定在了上面。

    继续……斩杀!

    不再是像把Elzbeh抱到怀里的姿势,楚鸣双手齐齐上扬,足下用力蹬住盾牌,整个人以扣篮的姿势砸了下去。这一下,Elzbeh的盾牌反而成了她的阻碍,从上至下的攻击完全绕过了Elzbeh的盾牌,反而楚鸣在上借力不少。

    楚鸣正以为这一下多少能给Elzbeh添上一丝伤势的时候,Elzbeh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阵无形的威压。不是之前使用的那种,是更加恐怖的力量!在一瞬间,除了视觉和原始视觉,楚鸣的其他感官好像完全失效了,即使是楚鸣两种最直观的感官,也失去了绝大部分效果。那种感觉,就好像整个世界在一瞬间变成了黑白的一般。

    玩过不止一次游戏,甚至游戏还在Elzbeh身上挂过几次的楚鸣哪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瞬间整个人弹了起来,身体一转整个人在空就窜了出去。就连一直老神在在在原地牵制Elzbeh的马基也仿佛感受到了大事不妙,整个人身上立刻显出了以水晶粉尘为骨架的念网,浓缩后的念网分裂出两半变成了翅膀的模样,带着马基飞快后撤。

    哪怕余下两对四个大战正酣的人,也在一瞬间汗毛倒竖,好像感觉到了不妙一般,飞快的后撤跑开。

    然而这次惊天的攻击却告无疾而终。

    “为什么!”端坐在王座上的Elzbeh这时候正俯下身,猛烈地咳嗽着。而伴随着Elzbeh的咳嗽,无数细碎的肉块也不断从Elzbeh嘴里喷出。

    “自然是血毒素。”楚鸣长舒了一口气,眼下的楚鸣自然还不会热情喷发这个绝技,要是真的接下了Elzbeh这一记大绝招,楚鸣并无把握活下来。不过血毒素可不会造成这样的伤害,只能说Elzbeh太悲剧,在发力的时候正好赶上血毒素发作,自己伤到了自己。

    “什么时候?”虽然已经不再咳嗽,但是抬起身的Elzbeh依然显得软弱无力。专门针对了黑光病毒的血毒素,可不是那么容易抵抗的,饶是Elzbeh有着雄厚到不可思议的生命力和生命源能,面对天敌也去了七成实力。

    然而Elzbeh却万分的不解,血毒素之名Elzbeh早就从Cross和塔洛林口分别得知。正是如此Elzbeh才分外注意,不要说那些钢针了,就连马基的几个金属球,Elzbeh也是依靠触手阻挡,而那些钢针,Elzbeh也只是最初扫飞了一次。

    “你真不会以为我们来了就是什么都没准备吧?”楚鸣摇摇头,这种小事楚鸣和安筱筱怎么可能没有想到,为此自然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把血毒素拿出来。

    更何况,当初车都钻了好久,更不知道灌下去多少血毒素才把Elzbeh逼出地面。就算Elzbeh处于较弱的人类形态,楚鸣也不可能指望区区几克乃至几斤四散扩开的血毒素能把Elzbeh如何。要知道楚鸣等人可没有黑色守望的那个条件,大范围的喷射血毒素根本是楚鸣等人做不到的。

    既然没法大范围的喷洒,解决的办法也不是没有。

    斯普瑞思,本来就是一个生物化学方面的专家,在微生物方面的建树也不容小觑,不然当时也不会招来那种祸患了。而斯普瑞思给出了一个很简单的解决方案:血毒素本来就是一种生物制剂,楚鸣等人干脆就拿着被斯普瑞思改造过的微生物进来的。一路的泼洒到眼下终于是到了收获的时候,Elzbeh就在毫无知觉的状态下招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