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七十五,Cross的谋划(书号:13598

七十五,Cross的谋划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暴雪骤然散去,汉森看着楚鸣的眼光几乎想要吃了楚鸣。

    汉森那套相当英俊的黑色铠甲上面,有三道平行的划痕,而胸口处本来明亮的海克斯科技核心眼下却黯淡的几乎无法射出丁点的微芒。

    最后时刻,汉森那套仿照钢铁侠制造的铠甲在海克斯科技核心充能和能量转移本身制造的能量盾牌终于抵住了楚鸣的攻击。然而本来只是为了D级争斗而设计的铠甲,在楚鸣的利爪下终究还是出现了伤痕。

    一想到自己卖身换来的力量几乎就这么被消耗殆尽,汉森几乎想要生啖了楚鸣。倒是楚鸣,最后时刻借由卡片摆脱了暴风雪的禁锢又治愈了伤势,然而却一脸古怪的看着汉森,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

    “好了,塔洛林是来与我们谈判的,我保证过你的安全……”安筱筱适时地怒喝将两个人从尴尬的境地解救了出来。

    “那只是原本的意思。”塔洛林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杂耍一般的把手的棍转了360°。“不过眼下看,恐怕我的目的没法达到了呢。那么,就此告辞好了。”

    “不过啊,希望那时候,你们还有站在我面前的勇气。”从胸前的口袋扯出那张装饰用的手帕扔了出去,脸色诡异的塔洛林一转身就消失无踪。

    被塔洛林丢出的手帕飞速扩大,最后生生变成了一张桌布一般,直接将汉森覆盖在了里面。然而手帕好像根本没有接触到人一般,竟然落到了地面上。

    “啧……”安筱筱从楼上跳了下来。“魔术帕,真舍得……回魂了!”

    楚鸣愣愣的站在原地。没有击杀汉森,并非手下留情,养虎为患的事实楚鸣比谁都知道。既然与塔洛林的关系已经掉到了仇恨,楚鸣怎么可能在意塔洛林会不会怪自己杀了他的属下呢?更何况,只要楚鸣完成了自己的主线任务,那么塔洛林的谋划就必然失败,既然两人早晚势成水火,楚鸣又怎么可能在乎区区一个塔洛林的想法。

    “看这个。”蹲在雪堆央。楚鸣仔细的看着那块肉色的物质——实际上,那大概真的是属于某个生物组织的一部分。

    “感染者的味道。”看着安筱筱不明所以的表情,楚鸣有些烦躁。“这个,是刚刚从汉森身上掉下来的。”

    肉块大概有一个指节长短,粗细与拇指相当。如果不是这玩意在那时候突然从汉森的头发里掉了下来,并且有着强烈的生命力,楚鸣也不会注意它,也正是这么个玩意,楚鸣才暂且放弃了击杀汉森的想法——塔洛林再怎么样也不会任由楚鸣杀了他的属下而无动于衷,无意间破坏肉块的可能性极大,否则楚鸣怎么可能放弃仇恨任由塔洛林离开。

    小心翼翼的从地上捡起这个肉块,阻止了本能吸收这玩意的**。楚鸣和安筱筱手忙脚乱的用一张面巾纸把这块肉块包了起来,算是阻止了样本被污染的可能。然而这种行为却遭到了斯普瑞思毫不留情的耻笑。

    “你以为这是什么?嗯?莫非你还觉得这玩意所感染的黑光病毒有编号可言?我只要扫一扫就能分辨出到底是谁的组织?”

    一边说着,斯普瑞思用镊轻易地撕开了这块肉块,如同斯普瑞思所想的一般,里面是一张十分细小的储存卡。

    仔细的把储存卡进入溶液又弄干,斯普瑞思把这张储存卡塞进了电脑。

    “读出来了,是Cross留下的,一些有关于血毒素的资料。”

    “意料当,情况还不错。你觉得呢?”安筱筱对楚鸣挑了挑眉。

    “差不多吧?”楚鸣稍微有些含混,比起安筱筱楚鸣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分析情况。

    其实,眼下的情况当真是不错的,就在楚鸣等人失去了剧情的方向时,更加被动的塔洛林也有了无以为续的感觉——比起楚鸣等人,塔洛林能做的只有挑唆Elzbeh对黑色守望的各个据点进行针对性打击罢了。

    “总觉得你笨死了。”安筱筱看着皱眉苦思的楚鸣,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状似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

    在安筱筱抽丝剥茧的分析面前,楚鸣发觉自己的确好像快要笨死了。

    「塔洛林终究是姓巴菲特的,他血液流淌的是商人的血脉,如果没法赚到两倍以上的利润他才懒得理你——没错,大商人的确有接见晚辈或者参加慈善的行为,但是那些也是投资好么!所以,他离开Elzbeh的巢穴只能说明他也没有把握,只能依靠扰乱我们的视线来加大自己的把握」

    「说实话,我觉得从他离开巢穴的时候起,他就没有希望了——那代表Elzbeh不再承担保护他的义务才会允许他随便外出,就算是偷溜出来,也代表Elzbeh对他的保护有所松懈——看来你那一席混蛋的话多少起了点作用」

    「Cross和塔洛林的关系根本不需要考虑,无论是盟友还是什么都无所谓。塔洛林能溜出来要么靠的Cross的掩护或者其他方法也无所谓。就像这个肉块,无论是Cross被拜托的时候弄到了汉森身上,还是两者合谋乃至于塔洛林将计就计对我们都是一样的:唯一的结果就是Cross的确希望弄死Elzbeh,而塔洛林失去了获得Elzbeh完整力量的信心,只能选择迂回。不是也无妨,三条路线到最后Cross和塔洛林的力量是可以相互抵消的,我们只要考虑到底要防备谁就好了」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在接下来的潮,把握到主动权。”安筱筱喝了一口茶,为自己的一番话做出了总结。

    “这倒没错。”楚鸣毕竟还是有点脑汁的,安筱筱说的这个问题,楚鸣已经考虑过,倒不会显得慌忙。

    在所有人的先手都丢掉之后,唯一不受影响的,大概只有惯性之下的剧情力量了。然而所有方面都谋而后动,导致剧情力量只能被积攒,无法被释放。那些力量正在逐渐积蓄,直到所有人都被裹挟其,不得不动为止。

    “这么说来,咱们大概是要去见见泰森他们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